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十九卷無量量劫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強者戰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十九卷無量量劫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強者戰

第十九卷無量量劫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強者戰

推薦閱讀:

    ps:今天會有一章,補上次更錯的,十二點左右發

    勾陳vs金翅大鵬雕!

    六御之中的勾陳,實力如何?

    上古之時,六御就已經存在,是妖族天庭之后,執掌天下的六位掌權者。

    以昊天為首,那時候的天庭名聲不顯,但是封神之后,玉帝掌權,闡、截二教隱世,天庭威名漸顯,勾陳、紫薇、長生、后土、太乙,五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面對金翅大鵬雕的挑戰,勾陳沒有避讓,神色淡然,面帶笑容,透出一種從容不迫。

    金翅大鵬雕黑發倒豎,雙眼爆射出血紅的光芒,整個人充滿了魔性,身體周圍無邊金色消失,發出無盡黑光,魔氣滔天,像是從戰神變成了魔神,氣勢磅礴可怕,頭頂出現一朵漆黑的煉化,身軀和蓮花緩緩融合在一起,那金色的甲胄,染上妖異的黑色。

    此時的金翅大鵬雕,透出無邊暴戾的氣息,穿著黑蓮戰甲一樣,握著方天畫戟,眸光迸射黑芒。

    “殺!”

    大喝一聲,金翅大鵬雕戰戟橫空,戟刃像是一輪黑月,沖天而起,黑茫纏繞,迸射的力量,讓人膽寒.,四方云朵都被震散,

    一戟劈下,天地像是被這一戟劃開一樣,出現一條漆黑的大裂縫,朝著勾陳蔓延而去,裂縫所過之處,山峰塌陷,空間崩碎,無聲無息。

    勾陳眼眸爆發出紫色光芒,讓人無法直視!

    手中銀劍殺氣沖天,滿天星辰都搖搖欲墜,迸發出來的殺氣組成一條銀色真龍,龍鳴動九霄,許多人承受不住耳朵都流出血來!

    那銀色劍光化作神龍,朝著金翅大鵬雕撲去,怒吼咆哮。銀色的鱗片晶瑩璀璨,在陽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

    轟的一聲,黑色戟光、銀色劍光交織,狂暴的力量,擴散出來,形成一道道波紋,所過之處,山峰都被都被連根拔起,崩碎在半空中。

    兩股力量,像是浪潮。席卷九天,擴散向周圍千里,逃亡不及的妖王,瞬間崩碎了,血花四濺。

    遠方,寧無缺手一揮,帶著弟子遠遁,出現在千里外,朝著獅駝嶺眺望。那里已經被黑光、銀光淹沒了,像是兩種不同的顏色在交織,纏斗。

    不斷有金鐵交擊的聲音傳出來,轟隆隆的聲音不斷。戰場不斷擴大,籠罩了數千里地域,生靈絕跡。

    這就是金仙強者的可怕之處,舉手抬足間。山崩地裂!

    “誰會贏?”

    寧瑩暗暗咂舌,看著那毀滅了千里地域的戰場,不由問道。

    “難料!”

    寧無缺搖搖頭。“金翅大鵬雕比起幾百年前,厲害太多了!”

    寧無缺眼光毒辣,自然看得出,金翅大鵬雕已經徹底融合了無天的傳承,雖然只是大羅金仙境界,卻能夠爆發出大覺金仙的戰力。

    這是極為可怕的,越階而戰,也只有金翅大鵬雕這樣的天生異種才能夠做到,而且,金翅大鵬雕的種族神通,一樣可怕,若非恰巧遇到雷法,恐怕勾陳難勝他。

    “勾陳勝率更大!”寧無缺想了想,又道。

    勾陳的淡然,讓寧無缺感覺,勾陳還有所隱藏,這并不是勾陳全部實力。

    想到那幾個黃荒的道人,寧無缺皺皺眉。

    戰場上,轟隆一聲炸響,兩道身影驟然分開。

    “不愧是勾陳!”金翅大鵬雕冷漠的聲音傳出,雙眸死死頂住對面,嘴角咳血。

    此時的金翅大鵬雕,黑發凌亂,披散而下,全身是血,一手握戟,一手滴血,染紅了一身甲胄。

    “你也不賴!”勾陳身上沒有血跡,卻喘著氣,額頭滲出汗珠。

    金翅大鵬雕有先天黑蓮護體,戰力通天,便是勾陳也感覺吃力。

    “不過,就憑你,也想打獅駝嶺的主意,太不自量力了,就是玉帝,也不敢這么做!”金翅大鵬雕身軀挺拔,像是巍峨的高山,透出一股氣勢。

    “玉帝是玉帝,我是我,他不敢,我敢!”勾陳大笑。

    “哈哈哈,好膽量,不過,就讓我告訴你,你的想法有多可笑!”金翅大鵬雕也笑起來,驟然間,笑聲戛然而止,冷哼一聲,“巫支祁,動手!”

    轟!

    一股慘烈煞氣鋪天蓋地,在勾陳身后出現,一道魁梧的身軀浮現,白色毛發紛飛,卻是曾經在天庭時出現的那頭白猿。他在虛空中邁步,向勾陳逼來。

    “砰”

    突然出現的白猿手掌朝著勾陳壓來,猛地一震,虛空都快被壓塌了,沉重如山,讓人毛骨悚然。

    這頭上古兇獸,讓人生畏。

    “巫支祁,你果然逃脫了黃帝的鎮壓!”面對突然出現的白猿,勾陳沒有絲毫驚訝,目光掠過,平靜道。

    “只是,我既然動手,自然知道你們會有這一招。”

    “南無阿彌陀佛!”

    無邊琉璃光閃耀起來,在勾陳、白猿之間,出現一聲聲的佛音,至妙的七寶琉璃神光忽然從虛空涌出來。

    “佛告曼殊師利,此去東方,過十殑伽沙佛土,有世界名凈琉璃,佛號藥師琉璃光如來,原行菩薩道,發十二大愿,令諸有情,皆得所求。”

    一聲聲佛音出現,那虛空的琉璃寶光凝聚出一尊佛來,

    只見這尊佛左手執持無價珠,右手結三界印,身著袈裟,結跏趺坐于蓮花臺,肌膚毛孔全都通透光明,無一幽暗,無一不明,煌煌光明,莊嚴神圣,如同天人法身,七寶琉璃神光之中蘊藏著各種縹緲至妙氣息,有福祿壽之氣,天地人運之氣、天星月華之氣,錦繡祥瑞之氣,還有仙界諸元仙靈妙氣,林林種種,不可勝數,妙處難以分說……

    這佛單手舉在身前,與口鼻耳舌身意呈一線,為敬天禮地之意。時刻觀止自身,口鼻耳舌身意神魂時時凝聚如一,與道暗合。

    這佛出現之時,虛空浮現一片琉璃世界,出現一尊巨大佛陀虛影,和此佛一般無二,蓮花臺下,盤坐十二神將。

    “除一切眾生眾病,令身心安樂,證得無上菩提。”

    “藥師琉璃光王佛?”寧無缺瞳孔微微一縮。看著那出現的佛,旋即露出笑容,“看來靈山不甘居于人下啊。”

    隨著藥師琉璃光<!--中间广告位置-->王佛出現,天空出現十二神將,這十二神將誓愿護持藥師法門,各率七千藥叉眷屬,在各地護佑受持藥師佛名號之眾生。

    藥師佛面相慈善,儀態莊嚴,身呈藍色。烏發肉髻,雙耳垂肩,身穿佛衣,坦胸露右臂。右手膝前執尊勝訶子果枝,左手臍前捧佛缽,雙足跏趺于蓮花寶座中央。

    身后有光環、祥云、遠山。

    “咚”

    藥師佛誦念佛音,擋在了白猿前。“南無阿彌陀佛,巫支祁你率十幾萬山精水怪在淮源大戰禹王,不敵被鎮封。上天有好生之德,將你放出,不曾想你不思悔改,竟然助妖為虐,犯下大錯,我佛慈悲,欲收你為佛門護法,還不快快皈依!”

    藥師佛舌綻金蓮,怒目而視,威嚴無比。

    “哈哈哈,大禹殺不了我,佛門怎么可能收得了我?藥師,你一個出家和尚,還是回去念你的經去吧,省得我出手不知輕重,把你給打死了。”

    白猿大笑,白毛亂舞,雙眉倒豎,眸綻冷光,揮拳向前殺來,那兩只拳頭,宛如兩座的大山,立劈了下來。

    藥師佛靜如磐石,不動如松,身后一輪金光升空,乃是一個金色的缽盂,宛如一輪太陽,缽盂綻放萬丈金光,里面像是蘊含一個小世界,傳出虛無縹緲的佛音梵唱,景象骸人。

    “轟隆隆”

    白猿雙拳猶若千萬斤,真的太沉重了,立劈下來時,將虛空壓的扭曲了,如汪洋般的恐怖波動洶涌而來,和藥師佛的缽盂撞到一起。

    當!

    像是暮鼓晨鐘,白猿雙拳打在缽盂上,一道聲波肉眼可見,以兩位強者為中心,朝著四方擴散開來。

    剎那間,萬里地域,盡皆無聲,所有生靈,都感覺失去了聽覺一樣,可以看見那聲波,像是漣漪,一圈圈的擴散。

    寧無缺周身綻放紫光,將寧瑩、寧風他們籠罩在里面,那聲波撞在紫光上,像是火光迸射。

    刑共他們被紫光環繞,看向外面,只見聲波所過,一座座山峰瞬間湮滅,化為飛灰,那躲避不及的妖王、小妖,身軀爆炸開來,化為血泥。

    那漣漪肆虐,碎裂千里的空間,時空大裂縫出現,吞沒了百里大地,巖漿噴出,火山爆發,毀天滅地。

    剛才金翅大鵬雕和勾陳動手,還會顧忌到手下,但藥師佛和白猿顯然就沒這么顧忌,直接出手,萬里生靈,全部死絕,金翅大鵬雕、勾陳手下,損失半數,全部被那聲波,轟成了碎片。

    “逃,娘嘞,太可怕了!”

    早感覺不對的逃到萬里外的妖王,個個臉色慘白,看著那萬里死寂的大地,瞠目結舌,良久,才被遲滯之后,傳出來的聲音驚醒,火燒屁股一樣,跳的老高,化作一道道遁光,逃到更遠的地方。

    就是勾陳的手下,也在雷震子帶領下,又飛出了萬里。

    這種強者的交戰,太可怕了,金仙之下,皆為螻蟻,這話不是說出來的,金仙的強大,毋庸置疑!

    陣陣佛音不絕,藥師佛周身琉璃光照耀,那身軀也呈現琉璃色,手結三界印,頭上的缽盂,不斷震顫,垂下一道道金光,將藥師佛護住。

    白猿眼眸如電,雙拳如山,落在缽盂上,白毛倒豎,像是炸毛的刺猬,口中發出長嘯,妖氣沖天。

    “藥師,你以為頂著個烏龜殼,我就奈何不了你?”

    白猿冷喝,身軀一扭,宛如一張大弓,崩的一聲,再次撲殺而去。

    “冥頑不靈,鎮!”

    藥師佛睜開雙眼,口中大喝,威嚴無比,手中無價珠飛天而起,呈現琉璃色,散發琉璃光,里面像是蘊含著一個世界,無窮之力,朝著白猿鎮壓而來。

    三丈的身軀,魔猿咆哮,身軀微側,半轉身體,避過飛來的無價珠,伸展右臂,揮動白色的拳頭,猛力砸向缽盂。

    “當”

    白猿徒手硬撼缽盂,白色的拳頭打在金色缽盂上,聲音穿金裂石,讓人頭皮發緊,發生耳鳴。圍繞著藥師佛周圍的寶光,都是一顫,像是要破碎一樣,嚇得藥師佛眼皮直跳,連連結出印法,那飛出去的無價珠,再次飛回來,撞向白猿的背部。

    “殺!”

    另一邊,金翅大鵬雕身軀迸射出一股慘烈的煞氣,像是一頭被封印的荒獸,擁有讓人心悸的魔性,朝著勾陳沖來。

    “嗚……”

    手中方天畫戟順勢橫斬,黑光閃爍,劈向勾陳,發出鬼哭神嚎般的奇異魔音。

    勾陳身軀橫移,避過鋒刃,雙手之間,像是握著兩道雷電,紫光爍爍,打向金翅大鵬雕。

    “當”

    水桶粗細的雷鞭擊在魔戟上,發出一聲巨響,這片虛空一片暗淡,那雷電蘊含毀滅之力,毀滅萬物的生機,霸道異常,順著方天畫戟,沖入金翅大鵬雕的身軀之中。

    金翅大鵬雕飛速倒退,大口咳血,對天長嘯,黑發如瀑,閃爍出妖異的光華,他持戰戟向前刺來,戟刃洞穿天地。

    “嗚……”

    刺耳的魔音,讓人膽寒,殺氣彌漫四野,遠處眾人心驚膽顫。

    “那鳥人怎么不用道法?硬拼如何是勾陳對手?還不等近身,就被雷電劈得倒退了!”寧瑩疑惑道。

    寧無缺笑了笑,“金翅大鵬雕最強的是體魄,而不是道法,勾陳最強的是道法,而不是體魄,金翅大鵬雕用道法,去和勾陳打,必輸無疑,只有最強對最強,才有機會,一旦讓金翅大鵬雕近身,勾陳的道法,就會被壓制!”

    “轟!”

    金翅大鵬雕不斷被雷電擊退,不過,他身軀覆蓋黑蓮戰甲,有著先天黑蓮護體,受傷并不太嚴重。

    而另一邊,白猿避開無價珠,發出怒吼,高舉雙拳,用力劈了下來,這一刻仿若天崩地裂了,像是有十萬大山鎮壓下來。

    “當”

    又一次的碰撞,震耳欲聾的聲音讓虛空都在搖顫,恐怖的波動震懾十方。

    “噗”

    這一次,藥師佛的金光層層碎裂,缽盂搖晃,他口吐鮮血,臉色蒼白,不過,無價珠也出現在白猿腦后,猛地砸下,這一撞,就像是世界壓下一樣,任由白猿怒吼,也被無價珠砸的頭破血流,眼前金花直冒,腳步踉蹌,后退數十步才穩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70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