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十八卷無圣時代天帝出 第六百一十六章 灌江口的故人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十八卷無圣時代天帝出 第六百一十六章 灌江口的故人

第十八卷無圣時代天帝出 第六百一十六章 灌江口的故人

推薦閱讀:

    在犯下大錯之后,王朗很快調整了狀態,不到半個月,就將獅駝王、禺狨王戰死的事情打探清楚了。

    從翠云山分別之后,獅駝王、禺狨王、鵬魔王各自返回了出生之地,并不在一起,才會被殺手裝扮成各自的樣子,近身刺殺。

    鵬魔王速度最快,重傷之后逃走,殺手沒有追上,而獅駝王、禺狨王就沒那么好運了。

    根據王朗的情報,鵬魔王逃亡之后,就算沒有被抓住,也離死不遠了,因為殺手的劍上。涂上了一種叫三生的劇毒。

    這種毒,是用奈何橋旁的三生花綻放時,滴下的露水煉制而成,散魂落魄。

    獅駝王的家鄉,在東勝神州。

    寧無缺第一要收斂的,就是獅駝王的尸體。

    灌州,位于江南之地,灌江口便是在灌州,顯圣二郎真君的道場,這里的廟宇,供奉的多是二郎神。

    好巧不巧,灌州有一座山,喚作獅子山,乃是獅駝王的出生之地,也是死亡之地。

    這一ri,灌州來了一位白衣紫發的青年。

    這青年,自然是寧無缺。

    找了撐舟的船夫付了些錢,坐在那舟上,想不到顯圣二郎真君居的地方,居然是個水中州縣,無論往哪兒去,都要坐船。

    寧無缺也是在江南長大的,見慣了江南水鄉,只是這灌州水道復雜,卻比江南更甚幾倍。

    那船夫見寧無缺不似本地人模樣,便開了口,道,公子是北邊來的吧?

    寧無缺笑了笑。

    那船夫以為自己猜對了,笑道,這幾年從北邊過來的富家公子都多了,我們這地兒是個好地方,有神明庇佑,天庭二郎真君立著道場,無人敢來搗亂,家家安居樂業,和和睦睦。

    唉,卻是可憐北方那些人,大周朝帝王昏庸,偌大的基業,非得敗光了不可。我家小舅子也在周朝做個小吏,不久前都帶著家眷逃到我家了,說什么周王無道,天下大亂不久遠。

    寧無缺笑著,沒有答話。

    周宣王去世,他兒子即位,就是周幽王。周幽王昏庸無道,到處尋找美女。大夫越叔帶勸他多理朝政。周幽王惱羞成怒,革去了越叔帶的官職,把他攆出去了。這引起了大臣褒響的不滿。褒響來勸周幽王,但被周幽王一怒之下關進監獄。褒響在監獄里被關了三年。

    其子將美女褒姒獻給周幽王,周幽王才釋放褒響。周幽王一見褒姒,喜歡得不得了。褒姒卻老皺著眉頭,連笑都沒有笑過一回。

    周幽王想盡法子引她發笑,她卻怎么也笑不出來。虢石父對周幽王說:從前為了防備西戎侵犯我們的京城,在翻山一帶建造了二十多座烽火臺。萬一敵人打進來,就一連串地放起烽火來,讓鄰近的諸侯瞧見,好出兵來救。這時候天下太平,烽火臺早沒用了。不如把烽火點著,叫諸侯們上個大當。娘娘見了這些兵馬一會兒跑過來,一會兒跑過去,就會笑的。您說我這個辦法好不好?

    周幽王瞇著眼睛,拍手稱好。烽火一點起來,半夜里滿天全是火光。鄰近的諸侯看見了烽火,趕緊帶著兵馬跑到京城。

    聽說大王在細山,又急忙趕到細山。沒想到一個敵人也沒看見,也不像打仗的樣子,只聽見奏樂和唱歌的聲音。大家我看你,你看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幽王叫人去對他們說:辛苦了,各位,沒有敵人,你們回去吧!

    諸侯們這才知道上了大王的當,十分憤怒,各自帶兵回去。褒姒瞧見這么多兵馬忙來忙去,于是笑了。周幽王很高興,以千金賞虢石父。

    從此,多了兩個詞,一個叫烽火戲諸侯,一個叫一笑千金。可是代價卻是慘重的。

    周幽王在位時期貪婪**,不問政事,重用為人佞巧,善諛好利的虢石父進行專權,引起國人強烈不滿。又廢嫡立庶,廢除申后及太子宜臼,立褒姒為后及其子伯服為太子,并加害太子宜臼,致使申侯、繒侯和犬戎各部攻宗周。

    西周首都鎬京被犬戎包圍,幽王求救,諸侯王都以為幽王又戲諸侯,便沒有再來。而周幽王見救兵不至,犬戎ri夜攻城,便讓虢石父帶頭突圍,虢石父本來也不是能打仗的人,但不敢違抗周幽王的命令,只得勉強應命,率領兵車二百乘,開門殺出。斗不上十合,虢石父便被敵軍一刀斬于車下。

    幽王慘敗,帶著褒姒、伯服等人和王室珍寶逃向驪山。此時,北方大亂,周朝<!--中间广告位置-->崩潰,離嬴政一統東勝神州,不遠了!

    那船夫見寧無缺不說話,以為這公子不喜歡聽這些,便說起灌州來。

    這灌洲倒有些傳說,據聞灌州在古代基本沒有水,灌洲之中有一座高山,當時一位將軍西征至此,走到這里時感覺渴了,只是找遍整座山也無水,見到一石人,當即問石人:‘何處有水?’

    石人不說話,那將軍當即拔出劍來,一劍把石人的頭給斬落了,當下整個灌州發大洪水,天上降大暴雨,地面洪出水泉來,水淹了七ri七夜方絕,ri后便成了灌州,在此州無路可尋,只有河道。

    這灌州之水,特別清澈,水深五六丈,能看見下面的水底。水底的碎石象蒲子一樣多采,白沙象霜雪一樣玉潔,赤岸象朝霞一樣鮮紅。是一奇景,傳聞,這水下,還有龍族盤踞呢!

    寧無缺笑道,的確是個好地方!

    公子要去的那座獅子山,就是那位將軍斬石人的高山,形似獅子,常年會有獅子吼聲響起,因此得名獅子山,據我爺爺那一輩說,這獅子山上,曾經盤踞著一個妖王,也不害人,是個得道的妖仙,二郎真君便也不收他!

    哦?是嗎?那妖王后來哪里去了?寧無缺略作好奇道。

    那個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三年前,那獅子山上,忽然雷聲大作,黑云漫天,似乎有妖魔呼喊,持續了半夜才停,第二天,那獅子山就斷了一截,像是被天神斬過一樣,估計是二郎真君下界,收了那妖王了!

    很快,小舟便載著寧無缺到了一座州河中的高山下,四周水澤,野鳥紛飛,這獅子山也不是什么高山,放在這百里水澤內,若不是船夫載著,寧無缺還真難找到這地。

    公子,到了!需不需要老丈在這里等候?船夫道。

    寧無缺踏上獅子山,扔了一塊碎銀給船夫,不用了,你自去吧!

    那好,公子小心,這山上,可能還有妖魔啊!那船夫一撐船篙,唱一聲,八百里水澤嘿,九千里路哎,打漁人家伴水澤,撐船的老丈依竹篙……

    那竹子扎成的小舟,伴著青山綠水,如利箭般,倏忽而去。

    踏上獅子山,寧無缺四處打量,這山不高,不過二十多丈,亂石雜草叢生。

    獅子當縱橫山林,為何會出現在這么座小島上?寧無缺心中疑惑著,往山上走去,到了山頂,和那船夫說的一樣,這獅子山被劍削去了一半,早沒了獅子模樣。

    山上并沒有獅駝王的尸體,倒是有一座被劈開的石人,那石人經歷風吹ri曬,早沒了石人模樣。

    山有山神,水有水神,這水中的山,卻不歸山神管,也不歸水神管,歸龍王管。

    灌州之地,有龍脈之相,這水中,自然也有龍王,當下寧無缺手一劃,分開波浪,踏入水中。

    灌州之水清而淺,所謂潛龍在淵,淺水難出龍。

    寧無缺料想,不會出現什么厲害的龍王,多是鯉魚、蛇之類進化的蛟龍,不曾想,這灌州之水的龍王,竟然還是老熟人。

    水中龍宮,算不得多繁華,只有零星幾個小水妖,聽到有妖王來訪,著實是震驚了這幾個小妖,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連忙進去稟報。

    這灌州是楊戩的地盤,那個妖怪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妖族稀少也是正常。

    很快,一道偉岸的身影隨著幾個小妖快步而出,看到彼此,兩人都是一愣。

    是你?

    是你小子?

    寧無缺看著在幾個小妖簇擁下,穿著黑衣的龍王,竟然是消失上百年的老蛟龍,頓時無語了。

    你小子是什么眼神?怎么,看到本大爺做了龍王不爽啊?老蛟龍很不爽,背著手,斜眼看著寧無缺。

    那龍王的衣冠披在他身上,根本無法遮掩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那股痞氣,簡直就是衣冠禽獸!

    你怎么跑到這里做龍王?寧無缺無語的看著老蛟龍,無視了他的不爽。

    輪輩分,四海龍王都得尊稱我為爺爺,在這里做個小小龍王,有什么好驚奇的?老蛟龍傲氣道。

    你小子又是怎么回事?難不成派人跟蹤本大爺?不對啊,本大爺來到這里后,就沒出去過啊!

    咦?老蛟龍盯著寧無缺,剛才他太吃驚,沒察覺寧無缺的變化,此時細看,立即感覺到了不同,那龍眼微微瞇起,看來你小子這幾年奇遇不少啊?竟然和本大爺一樣強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69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