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十七卷無天隕落牛魔覆 第五百六十三章 神魔種彩蓮

第十七卷無天隕落牛魔覆 第五百六十三章 神魔種彩蓮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無天和佛門進行最后的博弈,卻說寧無缺自仙舟之中出來之后。

    一路來到西海之中,越過汪洋大海,來到一片雷光閃耀的大峽谷。這一座峽谷,卻是屹立在大海之中,像是兩只巨大的手臂深處水面,中央有海水灌進去,發出嘩啦啦的震響。

    這峽谷極為寬闊,海浪滔滔,也就是曾經老蛟龍發現九彩蓮花之處。

    才來到峽谷中,就見一頭紅色的光影宛如雷電般掠過,在追逐著峽谷中的游魚,最后一口將那些游魚吞下。

    感覺到有外人闖入,那紅色光影露出身形,大叫一聲,“哇!”

    那是一頭猶如紅色的牛,卻長得怪異的異獸,這異獸正是少咸山的窫窳。

    窫窳原先一直呆在黑風山,不過自從出了龍鯨的事情后,寧無缺就將窫窳帶到了這里,擔心鎮守這片峽谷的龍鯨跟隨那群龍鯨遷徙,帶走了在海峽深處快要成熟的九彩蓮花。

    每隔百年,四海之中的龍鯨都會遷徙回祖地,進行繁衍,位于峽谷之中的龍鯨也不例外,在龍鯨群大鬧鋼鐵樓船之后,龍鯨群又踏上了去路,窫窳代替了龍鯨來鎮守這片峽谷。

    見到是寧無缺,窫窳露出親昵之色,“哇、哇”的叫著,湊上來,瞪著眼睛。

    寧無缺見此,微微驚訝,這窫窳倒是智商見長,以往是不會做出這樣的動作的,寧無缺摸了摸窫窳的頭,神念感知了一下,竟然發現窫窳的法力也有了增長,比起幾年前厲害許多。

    要知道,兇獸的實力,日漸積累,年歲久遠的兇獸。實力就越強,天賦逆天的兇獸、血脈強大的兇獸都很難幻化人形,而兇獸的實力增強,也是極為緩慢的,能夠短短這么幾年,就有如此進步,實在驚人!

    “或許是它積累到了一定程度,即將蛻變吧?”寧無缺想了想,便不再理會。

    讓窫窳閃到一邊,寧無缺手一揮分開峽谷中的海浪。只見海水嘩嘩嘩的往兩邊擠壓,寧無缺踏入其中,窫窳緊跟其后,進入了海里。

    這峽谷極深,足足五千多米處,寧無缺才停下來,看向在漆黑海水里閃爍一點光芒的崖壁,朝那里走去,很快。只見一個幾十米高大的洞口出現,那光芒就是從洞口閃耀而出,卻是一顆巨大的老蚌。

    “參見大王!”那老蚌扇貝開合,發出蒼老的聲音。扇貝之中,有著一粒潔白如玉般的珍珠,閃耀著光。

    “嗯!”寧無缺微微頜首,這是龍鯨離去后。寧無缺在海岸邊收服的一些水妖。

    畢竟,窫窳有蠻力卻沒有太高的靈智,若是遇上強敵。有這些水妖幫襯,也能抵擋一二,實在不行,也能夠有水妖前去黑風山求援。

    進了洞內,一直往里,都是極為寬闊,洞府里的小妖們都來迎接,將寧無缺迎進了內洞,這內洞又是另外一番的光景,珠光寶氣,琉璃光華。

    寧無缺無心享受,卻是直接進了秘洞,讓窫窳守候在外,洞中七拐八繞,終于來到一個四周氤氳血色的地方。

    這里有些像是心臟內部,絲絲血光繚繞,而在這洞中間,有一潭青幽幽的水,散發絲絲寒氣,而在這池塘之上,有一朵蓮花。

    這蓮花極為奇異,沒有花葉,只有花徑,還有一朵花,就像是直接采了一朵蓮花插在潭里一樣。

    那花朵有九瓣花瓣,分別呈現紅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種顏色,每一種顏色,都幻化出一方世界一樣,極為玄妙,前八種顏色都已經長成了健全完好的花瓣,唯有最后一種白色,還閃耀點點白光,沒有其它幾瓣大。

    九彩蓮花,媲美先天至寶的天地孕育之物,世間從未出現過,最出名的就是替哪吒重塑身軀的七彩蓮花,可惜這七彩蓮花缺乏了黑白二色,這二色乃是陰陽,與魂魄有關,也和造化有關,用七彩蓮花重塑身軀,哪吒無魂魄,也無法再長大。

    這可是能夠和先天十二品蓮臺媲美的異物,甚至,玄妙之處還要更甚,比西方準提圣人手中的七寶妙樹還要更強的至寶。

    任誰都沒想到,會生在在這樣的地方。九彩蓮花也就這幾年成熟,黑風山已經封山,寧無缺也就不太擔心,至于黑暗之淵那邊,已經由斬出的化身火焰帝君前去鎮守,寧無缺打算在此閉關幾年,等待九彩蓮花成熟,以便第一時間取走。

    畢竟,這等先天寶物出世,天地都會震動,異象降世,若不守著,被他人搶走了,那就虧大了。

    這個地方蘊含著先天元氣,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混沌氣混雜,寧無缺盤坐在九彩蓮花之旁,心靜如水,一切空寧。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他的心,已經逐漸能夠靜下來,這是要經過大江大海的洗練之后,才會慢慢沉淀的靜。

    識海之中,已經亮起了一半的狼族傳承閃耀紫光,像是一顆顆紫色的星辰,綻放光芒,《太陰訣》第五層,這些字體,不僅僅代表著傳承,還有著一種力量在里面,就和三十六個道字一樣,唯有悟透了,才能夠用這種力量。

    天罡三十六變之中,寧無缺除了最玄妙的“斡旋造化”尚未掌握之外,其它三十五變都已經修成,在四大部洲,很少聽說能夠將天罡三十六變修煉圓滿的,這種修煉和體悟,需要時間的積累和沉淀。

    寧無缺因為有了狼祖太古之時幾千萬年的時間沉淀,又有著那些傳承,才能夠基本掌握一些道法。

    五臟之中。

    玄陰帝君盤坐著,周身絲絲陰寒之力散發,滾滾煞氣漆黑,一柄斷戟在沉浮,散發玄奧的力量。

    黃金大帝化身萬千黃金色的刀劍,有一股意蘊在其中。

    神木帝君盤膝在一顆扎根于肝臟的綠色蒼天桂樹之上,綠光瑩瑩,那桂樹猶如虬龍,葉子灑下一片片光芒,和神木帝君遙相呼應。

    戊土帝君則是周身黃光彌漫。有一種厚重的感覺,吸收了冥河之地的土行晶石,戊土帝君顯得越發凝實。

    而位于寧無缺的丹田之中,像是一片小世界再造一樣,出現一片千里大小的陸地,在這片陸地的天空之中,烏云彌漫,一尊雷霆之神盤坐欲九天之上。

    這片世界,乃是寧無缺在地仙界之時得到的那一片洞天,在寧無缺孕育之下。這片洞天逐漸向著世界幻化,假日時日,便是一片小世界。

    血紅色的洞府,絲絲猩紅之氣擴散,寧無缺盤膝其中,靜靜悟法。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修煉無歲月,寧無缺這一坐。便是四年,這一日,寧無缺在修煉之中,似乎聽到了聲聲不甘的咆哮。擾亂了他的修煉。

    這種咆哮來自冥冥之中,很輕微,卻真實存在,卻又微不可聞。寧無缺睜開眼睛,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這種咆哮不像是尋常生靈,倒像是神魔在咆哮。發出不甘的怒吼。

    睜開眼睛,那種繚繞在耳邊的咆哮聲斷絕,寧無缺看向四周,只見潭中的九彩蓮花已經只差最后一步就成熟,也就在這幾個月內的事情。

    而原來還很妖艷的血色妖洞,如今血光漸漸消失,那游離著的絲絲血光逐漸稀少,就像是被某種力量吸收了一樣。

    “難道,是被九彩蓮花吸收了?”寧無缺微微吃驚,以前因為很少來此,從未發現過這里的異常,現在想想,能夠孕育出九彩蓮花這種天地奇物至寶,此地可不尋常。

    寧無缺閉上眼睛,又感受了一下,那微不可聞的咆哮聲再次響起,寧無缺又睜開眼睛,那聲音又消失。

    寧無缺再次閉上眼睛,神念散發出去,識海之中,神魂躍出天靈蓋,用神魂來<!--中间广告位置-->感應,那絲絲咆哮果然未曾消失,神魂盤坐,朝著四方擴散。

    “嗯?”這次查探,果然發現了不同尋常,只見以這個巖洞為中心,四周的石壁都像是一個個化石一樣的器官。

    其中有五臟,也有腸子,都已經化為石頭,唯有這像極了心臟的巖洞,還有絲絲血光,卻已經極為暗淡。

    “難道?”寧無缺心中有了猜疑,暗暗驚駭,神魂再擴散,這一次,直接查看整個峽谷的模樣。

    深海之中壓力,對神魂有著明顯的壓制,寧無缺如今的神魂之力,也無法看穿海底之下,但是,在海底之上,看到的景觀,著實讓他大吃一驚。

    腦海之中,一幅畫面浮現出來,在這海洋之中,一頭石化了的十多萬丈之高的無頭神魔高舉雙手,形成了這片海峽,它的雙腿齊腰被栽進了海底,無法脫身,另有無數封印覆蓋。

    甚至,寧無缺還在這巨大的神魔身軀之中,看到了銹跡斑斑的鐵索!

    血洞光芒閃耀,寧無缺神魂回到識海,寧無缺緩緩睜開眼睛,看向四周石壁,倒吸一口氣。

    “沒想到,這一切,竟然是有人刻意而為之,為了一朵九彩蓮花,不惜用一具神魔尸體蘊含的力量來培養么?”

    寧無缺自言自語,“那一絲絲不甘的咆哮,難道來自那頭神魔?”

    寧無缺看向潭中,青幽幽的太一真水,隔絕神魂的力量,無法看穿潭下面有著什么,寧無缺感覺,這下面一定有著什么。

    與此同時,蓬萊島上空,混戰進入了白熱化的程度。無

    天再一次施展法術將眾佛的神力吸住。眼看靠眾佛之合力已難以抵御,法力高深的觀音、普賢、東華帝君、二郎真君也馬上加入了戰斗。

    另一所在,四海龍王統率的海龍兵、火鴉兵和顯圣二郎的草頭神兵,與余下的眾菩薩羅漢結成陣勢,與金翅大鵬王和巨蝎所率的無天弟子和天兵天將展開了白刃戰。

    眾人都是奮不顧身,渾身浴血,掌中的單刀不停地飛舞著。雙方勢均力敵,戰局呈膠著狀態。

    那阿修羅界黑暗之淵的克隆作坊內,克隆機已不再轉動,兩名黑衣領班在打盹。

    忽然轟隆一聲,克隆機下的淬水池爆炸,火光中躥出了七八條人影,為首的卻是天庭雷部眾神。

    如今局勢危機,四大部洲無天之亂漸漸擴散。沒有孫悟空這個福星,局勢不好收拾,一直潛伏著的聞仲得到教中命令,前來搭救天庭眾神。

    他掌中金鞭一掄,一聲怒吼,像是雷霆之怒,狠狠地一鞭碰在了克隆機上方的水晶房子上,嘩啦一聲巨響,水晶房子頓時破碎倒坍。

    他身邊的天君騰身而起,雙眉中央的神目放出一道雷光。轟的一聲將克隆機點燃,作坊內霎時火光沖天。

    兩個黑衣領班還沒有反應過來,其它天君已經趕到,武器疾掄,一刀一個,二人頓時腦漿落地。

    一隊靈兵在黑衣領班的帶領之下沖了進來。

    眾人一聲吶喊掩殺過去,靈兵大亂。

    眾人大展神威,與靈兵斗在一處。聞仲對手下大聲道:“這里交給你們了,我和十天君去尋玉帝和眾神!”

    說著。他與十天君縱身朝大倉庫的方向飛去。

    趙天君手持雷錘眼看眾天君大開殺戒,心里發癢,朝著一個隧道而去,一路拼殺。竟然是撞上了一個阿依那伐,這阿依那伐是一個克隆化身,殺過來。

    趙天君在上古見過阿依那伐,沒想到再遇見。知道這里的機關和這老家伙有關,幾步上前,揮劍拍在阿依那伐身上。阿依那伐踉蹌幾步,跌坐在地。

    這時一隊靈兵從隧道沖出來,朝趙天君殺來,趙天君只好回頭殺去。

    卻見這阿依那伐趁他東張西望之際,慢慢地離開,趙天君回頭一聲大喝:“阿依那伐,你要是敢動一動,我一劍劈了你!”

    忽然一個靈兵向著趙天君殺來,一劍劃過,阿依那伐驚叫道:“天君小心!”

    同時從手中揮出一把白灰,灑在趙天君臉上,趙天君心中一驚,卻只覺得渾身無力,神魂被壓一樣,癱軟在地。

    阿依那伐哈哈大笑,站在趙天君身前,端的神威凜凜,威風八面,“天君神威,只是我這壓魂散,滋味也不錯!”

    “來人,將此僚拿了,綁去佛祖殿前請功!”

    與此同時,聞仲和十天君等沖進阿修羅界的大倉庫,踢開大門。

    倉庫里站滿了羅天眾神。聞仲快步來到玉帝面前,揭開他頭頂上的符咒,一聲大喝,雙掌放出萬道雷光直從玉帝的天靈灌注下去,可玉帝依舊呆若木雞,眼珠一動不動。

    張天君道:“太師,我看是無天收了他們的魂魄。現在怎么辦?”

    聞仲沉吟著。

    張天君又道:‘現在的關鍵是找回玉帝他們的魂魄!只是,能夠關押、鎮得住眾神的魂魄的地方可不多!“

    一個天君慌里慌張地跑進來,嘴里大呼小叫道:“太師,太師,不好了!阿依那伐將趙天君抓走了!”

    張天君大吃一驚:“什么?”

    那天君道:“趙天君一個沒注意,中了阿依那伐的壓魂散,失了法力!被抓走了!”

    聞仲冷哼一聲,皺皺眉,沒有說話。在這種關鍵時候出了這樣的事情,心中顯然很不滿!

    “殺!”

    就在這時,倉庫外喊殺聲響起,聞仲朝外看去,只見眾天君被一伙靈兵打進洞中,那伙靈兵為首一個白袍的男子,白袍上繚繞著火焰紋路,持著一柄火焰般的神劍,殺得幾天君無可抵擋。

    “太師,敵人太強了!”眾天君退到了聞仲身后,不甘心道。

    聞仲點點頭,目光落在白袍人身上,上下一打量,這才開口,“你就是黑風山的嘯月妖王?”

    火焰帝君看著聞仲,身軀昂藏,披著甲胄,手持金辨,國字臉,威嚴無比,果真是忠肝義膽聞太師,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雷部正神之主!

    “你就是聞太師聞仲?”火焰帝君反問。

    “哈哈,不錯,你這小妖還不錯,竟然敢和本太師這般說話!只是,年輕人還是不要太狂妄的好,如今是無天作孽在先,擾亂三界,本太師不得不出馬。玉帝乃是天地至尊,天庭之主,天地正統,無天將其囚禁于此,就是違逆天地,有罪,你在此看守,也是有罪,若是你再阻我,更是罪上加罪!”

    聞仲聲音帶著雷音,像是悶雷在炸開一樣,極為威嚴。

    “你既然迎娶了百花仙子,就該是心向天庭,玉帝為尊,該為臣子,如今反囚禁其于此,則是不忠之罪,若是歸還眾神魂魄,放我等離去,則可免此罪責,我定會上書玉帝,為你加官進爵!”

    “哈哈,你們這些偽君子,無天佛祖才是大仁義之人,此乃是佛祖和如來之爭,與你們天庭何關?若是你們表現得好,佛祖還會給你們個活路的機會,若不然,就是死路一條!”黑衣領班冷笑。

    聞仲看向火焰帝君,“看來,你心意已決?”

    火焰帝君淡淡一笑,微微搖頭,“聞太師何必咄咄逼人,我非天庭之臣,何來不忠之罪,至于違逆天地,那更是滑天下之大稽。此乃劫數,你也知曉,若說起恩,玉帝倒是還欠本王一個人情呢!”

    “你也且先呆在這里,若是無天敗了,本王自然會放你們離去,若是……”火焰帝君淡淡一笑。

    聞仲冷哼,“道不同不相為謀,動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68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