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黑山妖名初流傳 第五十七章 婺州城道佛齊現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三卷黑山妖名初流傳 第五十七章 婺州城道佛齊現

第三卷黑山妖名初流傳 第五十七章 婺州城道佛齊現

推薦閱讀:

    七月初七,乃是七夕佳節。品書網()

    七夕起源于漢朝,仙師葛洪的《西京雜記》有“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于開襟樓,人俱習之”的記載,后人亦有詩云“闌珊星斗綴珠光,七夕宮娥乞巧忙。”

    婺州城內,張燈結彩,年輕男女紛紛走上街頭,尋覓心上人,成雙成對,女贈男乞巧荷包,男贈女乞巧果子,雙溪河邊燃放花燈,祈求生活順心,愛情美滿。

    樹蔭下,瓜果旁,一起欣賞天上的牛郎織女星,甜甜蜜蜜,恩恩愛愛,自不多提。

    七夕佳節,城內并不宵禁,婺州城北,十數騎背劍道人縱馬狂奔而來,馬蹄聲陣陣,驚得城墻上守衛個個張弓按劍,城門口守軍長刀出鞘,推出拒馬,鎧甲亮晃晃,整齊列陣,軍容整肅。

    城門火把、火盆掩映下,十多匹好馬良駒希律律的嘶鳴著,齊齊在城門下數十丈外停下。

    離得近些,已經可以看到雙方面容。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一個亮銀鎧甲的將軍站在城頭,身后披著披風,腰間獅虎繡紋腰帶,前胸明光鎧甲,左邊縛著長刀,手里一桿長槍,頭戴銀盔,威風凜凜。

    “我等乃是玄心道門弟子,特奉當今圣上之名,前往黑山,路經此地,暫住一晚,還請將軍通融。”

    一個玄衣道士驅馬而出,約莫三十年紀,嘴邊胡茬,頜下三縷胡須,朝著城頭將軍高喝一聲。

    “道門之人?有何憑證?”

    將軍濃眉一皺,什么時候朝廷之事,需要道門幫忙了?莫不是又出了什么妖孽,為禍世間不成?

    黑山并不在婺州境內,因此那將軍也是不知黑山之事。這將軍也是見過些世面,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凡間之外,還有飛天遁地的仙家,也有為禍世間的妖魔鬼怪。

    有些妖魔朝廷不方便動手,就會讓道門、佛家出手,此事尋常百姓不知,但軍隊之中一些將領卻是清楚,因為軍隊之中,就有這樣一些人,神通了得,能御使飛劍斬敵將千里之外,甚至兩軍對壘,施些妖法,左右勝敗。

    “此令,可否?”

    玄衣道人手在懷里一掏,一面淡金色的令牌呈現在手上,龍翔鳳繞,火光之下,散發淡淡的金色,正中一個似乎蘊含天威的“圣”字,若用望氣之術看去,可見令牌之上,氣運之濃重,遠超金華山,凝聚成了一條猙獰的淡金色龍體,環繞在令牌之上。

    “圣上之令?”將軍一驚,身影消失在城頭,片刻后,帶著一隊甲士來到城門,整理著裝,恭敬下拜,“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身后甲士也猜到令牌來歷,齊齊下跪。

    朝著令牌三叩九拜,將軍這才起身,看向十多個道人,“不知諸位所為何事,竟是驚動了圣令。”

    十多個道人落下馬來,玄衣道人小心翼翼的收了令牌,也落了下來,清瘦的身形,顯得仙風道骨,輕輕一笑,道:“此乃圣令,貧道也不敢透露,將軍還是莫要問了,此事事關重大,貧道等人也只是先鋒,陸續還會有人到來,便是太仆卿張道源張先生也奉旨出了宮,不日就會前來。”

    將<!--中间广告位置-->軍輕輕吸了一口氣,張道源位列九卿,素有孝、賢、仁德清廉之名,是當代儒家名士,地位尊崇,歷任相州都督,官高權重,連此人也奉旨前來,卻不知出了何事。

    引著諸位道人進了婺州城,將軍看著眾道人離去,暗暗思忖。

    時隔不久,城外又是一陣馬蹄聲,只見一群素衣握劍的蒙面女子飛馳而來,馬嘶長鳴,落在城外。

    “我等乃是峨眉山羽仙門弟子,特奉當今圣上之令,有要事在身,在此借住一宿,還請將軍行個方便,此是憑證!”

    清香襲人,一個身姿婀娜的白衣女子策馬而來,手里一面金牌,不等將軍發問,就已經將一切道來。

    還不等將軍開口,馬蹄聲再次傳來,羽仙門眾人也是朝來人看去,只見一群光頭禿頂的和尚,身穿法衣,慈眉善目,奔馬而來。

    見到羽仙門眾女,一和尚走出來,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原是羽仙門諸位施主,失敬失敬。”

    羽仙門眾女朝和尚還禮,“白馬寺諸位大師,久仰久仰。”

    和尚持著金牌,朝將軍道:“貧僧乃是白馬寺僧人,特封圣上之令,借過此地,暫居一晚。”

    在城門之旁,將軍看著白馬寺、羽仙門的人走遠,暗暗揣測,定然是出了什么妖魔,這等動靜,比得上十六年前了。

    那年天下道門、佛門齊動,四處可見這些人的蹤影,將軍年幼時就是跟著一個道人學的武藝。

    婺州城,隨著一批批方外之士的到來,氣氛漸漸變得凝重起來,在喜氣洋洋的歡樂之下,暗流涌動,有些勢力背景的,都是暗暗打探消息,特別是太仆卿張道源也要到來的消息,引得婺州太守震動,官員驚訝。

    而在婺州城北五里外的一座小莊園內,幾株柳樹下,一張木桌子。

    木桌子之上,擺著瓜果甜品,還有香茗美酒。

    寧無缺、若蘭、寧無雙三人坐在桌子旁,一起賞星星、看夜景,嗑著瓜子、喝著香茗,好不自在。

    至于陳青龍,則是另外擺了幾張桌子,和他那些兄弟喝酒吃肉,歡笑聲不斷。

    寧無雙呆了一會兒,覺得盯著幾顆星星看,實在沒啥意思,他這年紀,可坐不住。起身一溜煙,跑去和陳青龍他們吃酒去了。

    天上繁星閃耀,一道白茫茫的銀河橫貫南北,那河的東西兩岸,各有一顆閃亮的星星,隔河相望,遙遙相對,那就是牽牛星和織女星。

    寧無缺端著茶杯,搖著竹椅,瞇著眼,看著天空,感知卻清晰的“看”到莊園半里地外官道上不斷經過的修士,暗暗心驚,又一波人打馬而去,這已經是第六個勢力了。

    若蘭抬頭望天,芊芊素手撐著尖細卻又絲毫不顯突兀的下巴,精致的瓜子臉上,露出淡淡的傷感之意,黛眉如畫,眸波流轉,看向寧無缺,漾起一絲異色。

    “公子,你說,王母為何要把牛郎和織女分開,人間真情最難得,他們多可憐,唉……”

    若蘭輕輕嘆息,柔弱的身軀,略帶憂傷的看著星空,那般孤獨,讓人忍不住吝惜,想要疼愛她。

    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59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