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九章 美玉贈俊彥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九章 美玉贈俊彥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九章 美玉贈俊彥

推薦閱讀:

    關上屋門,寧無缺看向門后的白紙和破棉鞋,忍不住得意的一笑。

    剛才若是白云道人執意進來,寧無缺就完了。他和白云道人回到白云觀幾乎是前腳后腳的時間差,還不等寧無缺收好屋內東西,白云道人便來到了庭院,幸好,寧無缺機靈,躲過了這一劫。

    將破棉鞋用白紙包好,藏到床下,估摸著尋個機會將這東西扔了,吹了蠟燭,躺到床上,回憶著今晚這么多離奇事情,身心疲憊,打了個哈欠,沉沉睡去。

    翌日。

    寧無缺是被清風的敲門聲驚醒的,打開門,清風端著飯菜責備著走進來。

    “公子,都讓你晚上不要讀太長時間,一天之計在于晨,晚上讀再多,清早起不來又有什么用?”

    寧無缺不好意思的撓頭笑著,這世界的人起的都很早,一般卯時三刻就已經起床,而道觀里的道士卯時就要起床,也就是早上五點就起來打坐修煉,擔水做飯。

    此時已經接近巳時,日上三竿,已經很晚了,也難怪清風會責備。寧無缺也知道清風是為自己好,但昨晚發生的事能說出來么?

    “吃完早飯,好好梳洗一下,這是師父讓我給你的衣物,師父已經答應給你引薦那考官,表現好點,前十名沒多大問題。”

    將飯菜放到桌上,清風又拿出幾件衣物放到床上,道:“我還有事要忙,到時候會有師兄喚你。”

    說完,清風便走了出去,屋外,又下起了飄絮般紛紛揚揚的小雪。寧無缺關上屋門,推開窗戶,昨夜留下的痕跡已經被白雪覆蓋,心上松了一口氣,終于過了這一劫,想必白云道人疑心也淡了吧?

    道觀內的飯菜很清淡,一碟豆腐和一盤青菜,還有一碗米飯一個饅頭,對寧無缺來說,這已經是很好的食物了。

    “不知道那未謀面的娘和傻哥哥有沒有吃的?”

    輕嘆一口氣,寧無缺放下碗筷,打來院子里的井水,一番梳洗,換上白云道長送他的衣物,用布條束住快要及腰的長發,他才十六歲,沒有行冠禮,只能用布條束住,至于剪掉頭發,除非寧無缺不想活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要是寧無缺剪掉頭發,便是不孝的大罪,都不用去縣考,等著官兵來抓吧。

    打量著清水里自己的儀容,寧無缺滿意的笑了笑。人靠衣裝,原本寧無缺相貌便不差,此時換上新衣服,氣質更佳,一身潔凈的白袍,明眸皓齒,劍眉星目,面容英俊,長年侵泡在書籍里,一舉一動都流露著儒雅的書生正氣。

    自己簡直就是“小白臉”中的典范,放到后世,絕對是風靡大眾一等一的美男,而且還美得有氣質、有內涵。

    自戀了一會兒,寧無缺拿起書來,溫習著縣試要考的經義和詩詞,躁動的心,緩緩平復下來。不久,屋內便傳出朗朗的讀書聲。

    寧無缺家里沒有書,他看的書都是來自于書塾先生,這世界,書籍極為珍貴,能夠藏書的,家里非富即貴。白云觀有著自己的書屋,寧無缺現在看的書便來自那里,原本他就聰慧,現在妖狼血脈覺醒,更是一目十行,過目不忘,沒過多久,一本經義便被背完。

    恰好,一個道士來敲門,言稱白云道人要見他。

    寧無缺放下書,理了理衣袍,感覺差不多之后才跟隨道士進入雪中踏出庭院。

    這還是寧無缺第一次踏出后院,來時因為生病,沒來得及細看,此時才發現白云觀還是很大的,中央一座十多米高的大殿,邊上有三座偏殿,四周用圍墻圍起,觀內種著竹柏,在雪中綠意盎然。

    走過一段古香古色的長廊,進了大殿,殿內供著道家三清神像,神像高二丈二尺,跌坐金身,束發道裝,端莊和藹,表情甚為和善,下方一只銅鑄香爐,裊裊青煙,緩緩升起。

    寧無缺誠心的在三清神像前拜了三拜,這才在道士和善的目光中進了后殿。

<!--中间广告位置-->    道觀后殿是給來道觀上香的貴客休息用的,單獨隔出來一間廂房,里面白云道人正和一聲音中正平和卻又不失威嚴的男子交談著。

    寧無缺敲了敲門,便聽得白云道人聲音傳來。“進來!”

    推開門,寧無缺目光朝里面看去,白云道人坐在椅子上,背后有著一幅道人畫像,旁邊隔著一張小桌的椅子上,有一個穿著錦衣華服的中年男子,頭戴玉冠,國字臉,面龐紅潤,頜下三縷長須,端著一杯茶,端坐著,不怒自威。

    寧無缺只是微微停頓,旋即便邁步而入,恭敬朝白云道人一禮。

    “見過道長。”

    而后又朝男子拱手行禮。“參見大人……”

    這個時代不興跪禮,并不是那種見人就跪的時代,百姓見官員也只用行拱手禮,男兒膝下有黃金,只有在祭祀或者面對家族長輩、父母時才下跪,行跪禮、拜禮。

    “不錯不錯,你就是白云兄所說的寧仲遠吧?儀表堂堂,的確是一表人才。”

    見到寧無缺禮節到位,人也清秀,再配上那清澈的目光和淡淡的笑容,撲面而來的是如沐春風的溫暖,見過不少年輕俊杰的張清也是眼前一亮,滿意的點點頭。

    “回大人,晚生便是寧仲遠。”寧無缺恭敬說著。

    張清越看越覺得歡喜,從懷里掏出一塊玉佩來,遞給寧無缺,道:“出來的急,身上沒帶什么東西,這玉佩值不得幾個錢,但也跟了我不少時間,你我有緣,便贈予你。”

    “使不得使不得,晚生得見大人真容,已是三生有幸,哪敢接受大人玉佩?”寧無缺連忙推辭。

    “哎,有什么使不得,美玉贈俊彥,這玉和你正配哩。”

    “一塊玉而已,你便收下吧,長者賜,不可辭。”白云道人在一旁道。

    “這……”寧無缺為難遲疑,一咬牙,接過玉佩,朝張清一個深鞠躬,道:“大人今日贈玉之恩,仲遠沒齒難忘。”

    張清笑了笑,道:“聽說你也是這次縣試的應試生,若你到了縣里,來府上走走,你那玉佩便是憑證,下人不會攔你。”

    寧無缺恭敬的點點頭,道:“若有機會,晚生定會上門拜訪,還望大人不要嫌晚生啰嗦才是。”

    “哈哈,仲遠若來,我歡喜才是。”

    白云道人見已經差不多了,便開口道:“好了,本道和張大人還有話說,你先回去吧。”

    寧無缺也知道以此時自己的身份地位,能夠得到張清一塊玉已經很不錯了,此時留下一個好印象,將來走動便有了機會,若得寸進尺賴在這里,剛才營造起來的好印象可就都毀了。

    “仲遠告辭……”

    寧無缺退出屋外,關上屋門,這才轉身,心情大好,朝后院走去。

    “此子如何?”白云道人笑道。

    張清喝了一口茶,咂咂嘴,道:“翩翩有禮,進退有度,良才美玉,可雕可琢。不過,這才華嘛,還得過了縣試再說。大哥,你不會想讓我收他為弟子吧?”

    白云道人一捋頜下胡須,道:“他是個書生,你也是個書生,為何不能?莫不是要我教他修道不成?”

    “這個,不瞞大哥,如今朝廷分為太子和秦王兩派,秦王四處征戰,不臣之心久矣,太子一派雖然多是朝中官員,但無甚兵權,形勢不妙。我若收他為徒,將來很可能將他牽扯進王位之爭,反而是害了他。”張清嘆氣。

    白云道人也不再執著,輕嘆一聲,道:“人間不平靜,妖魔四起,昨夜又有一妖現世,這天下,何時能太平?”

    “當今唐王圣明,又有良臣名將輔佐,太平盛世不遠矣。你我兄弟,一人居廟堂,一人隱山林,難得相聚,說這些作甚,不若說說昨夜妖魔之事。”

    白云道人一笑,便將前因后果和盤托出,朝張清一一道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58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