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七章 離道觀妖蹤出現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七章 離道觀妖蹤出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夜幕降臨,寧無缺吃過清風送來的飯菜,呆在道觀廂房內,點了蠟燭。

    坐在四方桌旁讀書,前世孤僻的寧無缺沒什么朋友,一到晚上便是讀書,來到這個時空,他還是第一次夜讀。在寧家村,能夠夜讀的機會可不多,他的家境,到了晚上連油燈都點不起,跟不用說蠟燭了。

    沒過一會兒,白云道人敲門而入,寧無缺連忙起身行禮。

    見到寧無缺點燈夜讀,難得的點點頭,朝屋內看了幾眼,白云道人古板清瘦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苦讀書是好事,可別累壞了身子。”

    “縣試臨近,小生想多讀幾篇經義,卻是叨擾道長了。”寧無缺微笑著賠禮道歉。

    寧無缺的目光清澈,笑起來很有親和力,讓白云道人疑心稍減,點頭道:“既然如此,你便讀吧,本道就不打擾了。”

    說完,白云道人走出廂房,將屋門關上,暗忖著“莫不是我真誤會了,他只是暫時被妖物附體?”

    想了想,白云道人從懷里掏出一張黃底紅線的符來,口中念念有詞,右手掐了個手印,并作劍指,一指點在符紙上,符紙上的朱砂線條綻放淡淡的青光。

    青光消失,白云道人隨即便將符紙貼在了屋門上,透過窗紗能依稀看到屋里燭火邊坐著的書生黑影,搖頭晃腦,似乎沉浸在書海一般。

    “有了這符,若是屋里有半點妖氣,本道立即就能察覺。再喚個弟子看著,想必出不了什么事。明日那張清要來,倒還需要準備一番才是。”

    這般想著,白云道人出了庭院。

    屋內,寧無缺聽著白云道人漸行漸遠的腳步聲,輕出一口氣,雖然不知道白云道人在屋門貼的符咒有什么作用,但寧無缺知道對自己來說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妖,不是的話,萬事大吉,可要是呢?被白云道人斬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死過一次,好不容易擁有了親情,寧無缺不想就這么死了。從床上翻出一張裁成人形的白紙,寧無缺將其放在椅子上,又用線穿過拉起,擺出讀書的形狀,若從外面看,便只能朦朧的看到一個讀書的人影。

    這是寧無缺好不容易才想到的辦法,和民間的皮影戲有異曲同工之妙。蠟燭是白云觀神像前的那種,足以堅持一晚上,現在寧無缺就只祈禱不要突然有人進來,若沒人進來,就發現不了里面只是一張白紙。

    感覺差不多了,寧無缺躡手躡腳的走到木窗旁,推開木窗,他早已經觀察過,這里是道觀的后院,木窗外就是道觀后面的樹林,對面有一座雪山,只要進了山里呆上一晚便可。

    木窗離地約有兩米左右,放在以前,寧無缺估計得花些功夫,可喝了白云道人熬制的湯藥,寧無缺身子骨比以前強了不知幾倍,輕輕一躍,便躍出窗外,輕巧的落到雪地上,沒發出丁點聲響。

    “要是再喝上個把月,變成武林高手也不是什么問題啊。”

    感受<!--中间广告位置-->著體內的力量,用身輕如燕來形容寧無缺現在的狀況也不為過。在白雪掩映下,對面朦朦朧朧的雪山,影影綽綽的樹木看起來陰森駭人。

    寧無缺輕巧的從三尺積雪上快速躍過,宛如一只在白雪上跳躍的兔子,迅速竄進了樹林,飛也似的朝著深山跑去。

    “呼呼呼……看山跑死馬,丫丫的,看著只是一里多地的雪山,竟然離白云觀十多里,累死了。”

    寧無缺倒在雪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回頭朝來路望去,慘白慘白的雪路盡頭,一座小小的道觀若隱若現。

    此時道觀那頭已經有一輪圓月升了起來,讓寧無缺知道自己是在往西走,盡管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長衫,但他并未感覺到半點寒意,反而體內有一股熱流從下腹位置涌出來,傳向五臟六腑,傳向四肢百骸,這種感覺在以前喝藥時也有過,此時又感覺到,顯然是那些湯藥的藥力還未全部被吸收。

    “再往里面走一點,最好找個石洞躲避一下。”

    雖然已經離白云觀十多里地,可寧無缺還是不敢確定會不會被白云道人發覺,玄門道術,對他來說太過神秘了,還是小心為上,越遠越好。

    從樹上折了根稱手的樹枝下來,寧無缺拿在手中,小心翼翼的朝雪山深處走去。若是在其他季節,寧無缺可不敢隨便往山里走,這個時代的深山里,老虎、豹子、熊、野狼這樣的野獸十分多,寧無缺他爹就是個獵戶,靠賣獵物的皮毛為生,也不敢深入山林。

    不過現在是冬季,又剛下過一場雪,這些野獸都呆在窩里睡覺,基本很少出來活動。就算如此,寧無缺也不敢大意,沒死在白云道人手上,卻死在山野畜生手里,那就太憋屈了。

    一路心驚膽戰,終于讓寧無缺尋到一處巖洞,洞口不大,里面也不深,月光順著洞口照進來,七八米寬闊,瘦石嶙峋,還有滴答滴答的滴水聲。

    躲進洞中,寧無缺微微松了一口氣,擦去額頭細密的汗珠,靠在冰冷的巖壁上,忍不住咒罵一聲,“妹啊,我這是遭的什么孽,人家做妖,都是威風八面,我是不是妖都不知道,還得東躲西藏,提心吊膽的生怕被人當妖給除了。”

    “唐僧說過,人和妖精都是媽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要我是妖,不成了人妖?”

    想到某國妖媚的不男不女生物,寧無缺打了個寒顫,“呃……還是妖人?”

    糾結于自己是“人妖”還是“妖人”的問題,時間流逝,月上中天,臨近子時,一天之中陰氣最重之時,一股陰風吹進巖洞內,讓寧無缺打了個哆嗦。

    朝外面望去,一輪偌大的圓圓的月亮掛在天空上,皎潔的月光如淡薄的白紗,隨著樹梢輕輕飄動。

    前世也沒少看月亮,可寧無缺從未覺得月亮這般美過,淡淡的月暈緩緩凝聚,形成一頭銀白色的巨狼,朝著圓月一聲長嘯。

    “嗷嗚……”

    那一瞬間,寧無缺看到了自己化身成狼,仰天而嘯。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58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