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二章 夢里夢外危機現

第一卷山村少年初涅盤 第二章 夢里夢外危機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誰?”

    突然躍進來的人影,讓寧無缺心里緊張,身體往后挪了挪,盯著站在對面的黑影,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來人面貌。

    可惜,雖然他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但要分辨出來人相貌著實有些困難,只能隱隱約約辨認出來人身材高大,約莫一米九,十分魁梧,好似一座黑塔般立在那里,披散著一頭長發,在黑暗里頗為嚇人。

    “仲……娘……吃吃……”

    來人聽到寧無缺的聲音,幾步跨過來,來到干草堆旁,語氣里帶著歡喜,連忙從麻布短衣里掏出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塞到寧無缺的懷里。

    而后蹲到一邊,期待的看著寧無缺,嘿嘿笑著,道:“仲……餅……吃吃……”

    黑影的聲音并不結巴,只是感覺說起話來十分費力,而且吐字很不清楚,但在寧無缺聽來,卻有一種親切感,是他從小到大都沒有體會過的親情。

    “伯武,哥……”

    寧無缺一句話脫口而出,盡管看不清楚黑影相貌,但那種熟悉感,讓他瞬間便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后,都是一驚,他何時來的哥哥?

    “難道,那個夢……”

    寧無缺心里頓時亂如麻,這算是怎么回事?自己是第一個夢里的寧無缺,還是第二個夢里的寧無缺?

    兩個夢里的鏡頭在他腦海里不斷回放,瞬間,一種思緒縈繞在心頭,兩個夢里的寧無缺都已經死了,第一個是身死,第二個是魂死,他就是寧無缺,寧無缺就是他,一種新生!

    “吃吃……”

    見到寧無缺發呆,黑影一陣急促的輕喚。

    這便是第二個夢里的傻子哥哥么?寧無缺若有所悟,他已經不在原來的世界了,在這里,他有親人,有一個老母親,一個傻哥哥,這是何等的幸福啊,自己還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呢。

    回過神來,寧無缺默默的拿起懷里的黑乎乎的餅,往嘴里塞去。他的手雖被綁住,但并不是綁在后面而是前面,雙手十指夾住住黑餅,一股難聞的餿臭味撲進鼻子。

    “吃……”

    看著寧無缺手中的餅,黑影催促著,肚子里卻是嘩啦啦的一陣響動,讓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嘿嘿的傻笑。

    胃里一陣翻騰,寧無缺一口咬下餿臭的黑餅,混合著淚水和嘴里的鮮血,就著可以崩碎牙齒的堅硬面餅,一起吞下腹中。

    吃到一半,寧無缺將餅遞給黑影寧伯武,道:“哥,你吃……”

    寧伯武連忙擺手,臉上露出傻笑,右手指了指肚子,道:“飽……了……”

    咕嚕嚕……

    話音剛落,肚子又是一陣叫喚,寧伯武撓頭傻笑著。

    寧無缺鼻子一酸,眼中淚花打轉,將半塊黑面餅遞到寧伯武手上,也指了指自己肚子,道:“飽了,你吃……”

    見到寧無缺動作,寧伯武這才連忙拿起面餅,幾口便將又干又硬的餿臭面餅吃下大半,剩下手中一小團,小心翼翼的收進麻布短衣里,一邊嘿嘿笑著道:“娘……吃……”

    見到這一幕,寧無缺忍住的淚水又一次流了出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寧伯武雖然是個傻子,但那傻里傻氣的一舉一動,卻讓寧無缺心酸不已。


    什么是幸福?寧無缺此時感覺到了。

    寧伯武并沒有呆太久,他似乎是偷偷溜進來的,走的時候躡手躡腳,寧無缺也沒問他為何自己會被綁在這里,寧伯武天生癡傻,問了也是白問。

    黑面餅雖然難以果腹,但總算將肚子填了半飽,本來精神便不佳的寧無缺躺在草堆里,不久便沉沉睡去。

    昏睡之中,寧無缺再一次做起了夢來。

    這是一個世外桃源一樣的小山村,村民樸實,寧無缺便是生活在小山村里的獵戶之子,在村里的書塾上學,一家四口靠獵戶打獵度日。

    一年前獵戶染上傷寒去世,老母親又體弱多病,哥哥癡傻,他還年幼,一家經濟便斷了來源,只靠村民接濟度日。

    少年聰明靈慧,是書塾里最聰明的學童,十二歲時考取縣城的童生,成為村里的驕傲,如今十六歲,已經有了考取秀才的資格。

    因此,書塾的先生給寧無缺取字仲遠,順便也給傻子哥哥取字伯武。否則,尋常村民怎么會有名字?

    夢境講述了寧無缺的成長,而寧無缺就好像看電影般,瀏覽了寧無缺的人生,一直到十六歲的元月十五,也就是元宵節那天,寧無缺賞月之時,夢境便陷入了血色和瘋狂之中。

    血色里,有凄厲的驚叫聲,有叫罵聲,村民們驚慌失措,四散逃亡。再之后,寧無缺便再也看不清楚,似乎只有嘈雜的喝罵聲。

    “妖怪……”

    “打死這只妖怪……”

    “妖啊……”

    “仲遠……仲遠……仲遠……”

    又是一聲聲凄厲的老母親的呼喚在回響著,寧無缺心如刀割一般,心痛不已,伸手想要去抓那血色。

    就在他觸碰到血色之時,猛然間無數血光晃動,化成一個個血色的奇形怪狀的文字,在寧無缺的夢境里懸浮著,足足上千個文字,好似蝌蚪,卻又比蝌蚪復雜,也不是篆字,有點和甲骨文類似,卻又不是甲骨文。

    寧無缺驚訝的瞪著這些血字,每一個都透著一種玄奧的氣機,閃爍瑩瑩的血芒,懸浮著,一陣輕顫后一個接一個連在一起,形成一條文字鐵鏈,似有靈性般朝著寧無缺沖來。

    “啊……”

    碰到這樣詭異的情況,寧無缺神經再大條,也被嚇了一跳,舉起雙手下意識的抵擋,一聲大叫,從草堆上猛地坐直身體,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滿頭的大汗。

    “呼……幸好只是噩夢。”

    長出一口氣,寧無缺朝著周圍一看,此時屋子已經沒有原先黑暗,四四方方,約莫十多平米,對面是一道木門,昨晚寧伯武便是從那里進來。

    屋子用竹子搭建而成,門邊堆著一堆干柴,一堆干草堆在身后,一縷縷的光順著竹片間的縫隙射進來,頭頂上是鋪開的茅草。

    讓寧無缺有些無語的是對面的木門上居然還貼著一張黃紙符,畫著亂七八糟的線條,難道是辟邪的?

    “道長,那妖怪就在里面,昨晚還是多虧了道長,擒拿了那妖怪……”一個帶著討好意味的老人聲音從屋外傳來。

    “除魔衛道,乃正道本分,村長客氣了。”

    陰冷的笑聲讓寧無缺毛骨悚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縈繞心頭,久久不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58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