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東引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東引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東引

推薦閱讀:

    劉正風顯得極其坦然,沒有背著師門與死敵結交的悔悟,也沒有背棄知己的通心,朗朗而言,接著道:“但是昨夜里,劉某得華山派岳師兄的開解,幡然悔悟,知曉了在下這番決定實在是不仁不義之舉,所以今日雖然仍是劉某舉辦的大會,但卻不再是在下金盆洗手大會,而是劉某要借此機會,期望天下英雄做個見證。”

    劉正風的話音一直十分平穩,但是說到最后,忽然音調拔高,在場的群雄頓時精神為之一震。五岳劍派中人見劉正風說的嚴肅,紛紛肅穆站立起來。定逸師太與天門道長并著岳不群走到劉正風身后。定逸師太大聲道:“劉賢弟幡然悔悟,實在是衡山派的幸事,也是我們五岳劍派的幸事,劉賢弟有事只管說來,老尼姑定當為你做一回見證人。”天門道長與岳不群紛紛頷首贊同。

    劉正風環視一周,見群雄皆是翹首以盼等著他說話,唯有嵩山派的門人臉色陰晴不定,在熱熱鬧鬧的氣氛中,顯得十分突兀另類。

    哄鬧的人群中,劉正風心頭忽然記起這些年在衡山派學藝的情景,他本來家境殷實,為人又十分熱情,師門中不論長輩還是晚輩,大多對他極好。又記起近來與曲洋醉心音樂時相得益彰的快樂。一時心中百味交雜,過了許久之后,才舉起雙手壓了壓。

    “今日劉某在此告知武林同道,劉某人金盆洗手之事就此作罷,但此舉并非因嵩山派諸位之故。”說著冷冷的看了一眼以費彬為首的嵩山派眾人,接著又道:“在下做出這個決定乃是因為華山派岳師兄的勸解開導,讓劉某知曉我所謂的兩難之下做出退隱江湖的想法,實在是有愧師門重恩。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居其八,我與那魔教的曲洋長老以音樂相交為知己。劉某深知曲大哥光風霽月的胸懷,他的人品、技藝著實讓劉某人心服。但是,自古正邪不兩立,我衡山派與魔教有著血海深仇,雖然衡山派在莫師哥的主持下蒸蒸日上,但我劉正風也不應,更不能因此而在一旁逍遙自在。”

    群雄聽了劉正風的話,有的不以為然,更多的卻是打心里理解他。江湖中人,最重義氣。劉正風若不是衡山派舉足輕重的人物,而僅僅是一個有些名望分量的江湖散人,為了一個出身不正的知交好友甘愿隱姓埋名、退出江湖,絕不會招來一片反對之聲,反而會受到眾人的贊頌。

    “所以,劉某人今日在此希冀大伙為我見證,我與日月神教的曲洋長老相交莫逆,但日后若是我五岳劍派與魔教一決生死,劉某人當按蕭引弦,與曲大哥一盡朋友之義,以音律互訴知己之音,然后再拼個你死我活。劉正風生為衡山派的人,死也當是衡山派的鬼。此生絕不做有負師門之事。”

    劉正風的聲音并不高,所說的話語也并不慷慨激昂,但其中卻有一份難言的悲壯與決絕。群雄一時怔然無語。倏地,定逸師太高聲叫道:“劉賢弟且放心,老尼姑今日為你作證,你既然迷途知返,便仍是我正教高人,是我老尼姑的好賢弟。”

    “師太所言大善,劉賢弟今日你既然做出如此決定,我們五岳中人當夾道歡迎,<!--中间广告位置-->只要賢弟你能不負今日所言,哪一個敢再來尋你徒生事端,老道便讓他嘗嘗泰山劍法的厲害。”

    岳不群仍是風輕云淡,看著劉正風,淡淡說道:“劉賢弟,為兄還是那一句話,日后你若與那魔教長老為敵,不需你親自動手,為兄便去為你料理了他,不教你太過為難。”

    劉正風心中變得十分激動,萬分感激地看著定逸師太、天門道長與岳不群,良久后,一提真氣,道:“曲大哥,并非是小弟背叛我們的音樂,而是你我分屬正邪,小弟身負師門大恩,絕不能就此一走了之,還望曲大哥明鑒。”

    劉正風這一嗓子并不嘹亮,但是聲音壓過所有嘈雜聲,遠遠傳去。群雄心中凜然,面面相覷,紛紛暗道:“劉正風盛名在外,果然名不虛傳,單憑這一身渾厚的內功,別說是五岳劍派,便是放眼整個武林,也是一流。”

    聲音傳出很久,門外飄來一句回音:“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是敵也好,是友也罷,總改變不了你我相知之事實。茫茫世間能有賢弟這般一個懂我知我的知己,曲某業已甚為欣慰滿足,雖不能朝夕相對,甚為遺憾,但又何必強求圓滿?”

    劉正風眼眶微紅,待那聲音消散許久后,看向費彬,厲聲喝道:“你還不著人放了我的妻兒弟子?”

    費彬臉上劃過一絲陰沉,目光掃過岳不群、定逸與天門,道:“三位師姐、師兄,你們也看見了,劉師兄結交匪類,用意不明,以我之見,還是將他與他的家小一道押回嵩山,由左師兄親自處置較為妥當。”

    定逸兩道白眉一挑,瞪著費彬道:“劉賢弟已經言明,日后與魔教妖人是敵非友,你還抓著這點不放,是什么用意?難道要讓在場的江湖人士笑我們五岳劍派自相殘殺嗎?”

    天門道長也是緊緊盯著費彬,費彬面沉似水,緩緩搖頭,沒有絲毫松口的意思。岳不群踏前一步,和聲道:“咱們江湖中人一言九鼎,劉賢弟既然當著這門多武林豪杰的面,下定了決心,日后便絕不會做出有違俠義的事情。費師兄還是讓嵩山派的弟子們放了劉賢弟的家小吧,否則這般行徑,與魔教中人有何區別?”

    費彬臉色劇變,神情不善地盯著岳不群。岳不群此話簡直就是在說嵩山派諸人行事不擇手段,有如魔教。費彬心中怒極,但是今日之事,的確是嵩山派做得太過,他也沒有那個臉皮當著數百號江湖人士面前顛倒是非黑白。

    然而屋頂上倏地傳來一道怒喝:“你華山派不顧江湖道義,見利起意,殺害青城派余觀主,本身就卑鄙無恥,又有什么臉面來說我嵩山派的長短?”

    岳不群臉色驟然變冷,旋即迅速變得正常,朝著聲音處說道:“是丁勉師兄嗎?”

    那人尚未回話,忽然聽到一直沉默不言的岳興開口嘲諷道:“藏頭露尾的鼠輩小人,竟也敢自稱是我五岳劍派之首的嵩山派門人,你當這位嵩山派的費師伯是死人嗎?竟敢當著他的面來冒充嵩山派的人?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也瞎了你一雙狗眼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