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洗手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洗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天剛放亮,劉正風的府邸內已經擠滿了江湖人士,不過大多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諸如五岳劍派的前輩高人尚未出場。

    “劉三爺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驟然之間竟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這不僅是衡山派的損失,更是武林正道的損失,實在出乎意料地很。”

    一人冷笑一聲,壓低聲音道:“劉三爺是衡山派的中流砥柱,不論武功、為人,都要勝過掌門人莫大先生,平素多受刁難為難,我看這次所謂的金盆洗手大會,也不過是被逼至此,不得不為。”

    這人此言一出,周圍頓時為之一靜,旋即人人面帶好奇地看著那人,不住得打聽詢問。

    過得許久,眾人到齊,劉正風向著眾人寒暄一番,諸如恒山定逸師太、泰山天門道長等對劉正風的歸隱微詞頗多,不過劉正風向著他們保證,稍后一定給眾人一個滿意的交代,這才讓他們沒有苦口婆心地苦勸。

    又過得一會兒,朝廷之人前來宣讀旨意,劉正風雖然已經下定決心不再退出江湖,但是朝堂上的事卻無法由他決定,只好硬著頭皮接旨,心中想著岳興對他說的話:“武林中人雖然不屑與朝廷打交道,但實際上身上多了一個朝廷的官職任命,并沒有什么壞處,反而在某些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劉正風接了旨,脾氣火爆的定逸師太猛地大喝道:“劉師弟,適才你說要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莫非你的交代就是如此嗎?到底你有什么苦衷,緣何會被逼地要甘愿為朝廷鷹犬?”

    劉正風面帶苦笑,看了看眾人,天門道長面目嚴厲,顯然對自己這一番作為也是十分不滿。岳不群早已知曉劉正風的打算,此時老神自在,風輕云淡。至于其余人等,大都面露好奇,以及準備看好戲的神色,眼神灼灼、竊竊私語地盯著劉正風。

    劉正風朝著岳不群點點頭,輕咳一聲,將朝廷旨意擱在一旁,走向桌上擺放好的金盆,伸手過去,道:“劉某原是要金盆洗手安安心心到朝廷做官的……”

    劉正風話未說完,忽然聽到人厲聲道:“且住。”

    劉正風稍稍一愣便回過神,眼中劃過一絲異色,隱蔽地朝著岳不群與岳興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向來人,略一沉吟,道:“你是千丈松史賢侄吧?你師父呢?”

    史登達微微施禮,又舉了舉手里的五岳令旗,道:“我師父他老人家有要事在身,實則無法親自前來,特命弟子帶著他老人家的令旗,前來阻止劉師叔金盆洗手。”說著又搶步走向天門、岳不群等人一一行禮。

    定逸師太甚為歡喜,道:“你師父出面阻止是最好不過了。”

    岳不群瞥了他一眼,努努嘴,捻須含笑點頭。

    劉正風心中苦笑不跌,暗想自己打算退出江湖,看來真的是大錯特錯之事,當即就要說明心中的想法,倏地想起岳興與他說的一些事,微微變色,忽然變得頗為嚴厲地看著史登達,道:“左師兄派了多少人手前往我這里阻止我?”

    史登達擎著令旗,臉上露出一絲猶豫,很快大手一揮,高聲道:“大伙兒都現身拜見各位師伯、師叔吧。”

    頓時幾十號人齊聲道:“是,嵩山派弟子拜見各位師叔、師伯。”這幾十號人的聲音同時響起,教群雄吃了一驚<!--中间广告位置-->。但見屋頂上站著十余人,一律身穿黃衫,是嵩山派弟子的打扮。但另有許多人各有裝扮,顯然早已混進人群,暗中監視著劉正風。

    劉正風臉色沉了下來,他雖素知左冷禪野心極大,但對岳興所說嵩山派將會有人來為難他,還是將信將疑,但眼下所見無疑已經證實了岳興所說。

    定逸師太性子最急,大聲道:“這是什么意思?嵩山派太過欺辱人了吧?”

    史登達立刻抱拳道:“奉家師之命定要阻止劉師叔金盆洗手,弟子不得已這才帶了許多師兄弟前來,但教劉師叔放棄金盆洗手,弟子等立刻給眾位長輩磕頭認罪。”

    定逸師太面色稍緩,看著劉正風道:“劉賢弟,你看……”

    劉正風忽然僅僅盯著史登達,冷笑一聲道:“若是左師兄親來,說不得劉某也只好俯首聽命,但就憑你們幾個,也能阻止得了我?”

    劉正風話中輕蔑之意十分明顯,史登達一張臉漲紅,瞪著劉正風,呼哧呼哧喘著氣。另一個弟子萬大平忽然傲聲大叫道:“都帶上來。”

    話音剛落,后堂出來一群人,正是劉正風的妻兒與弟子,沒人身后有一名嵩山弟子手持匕首抵著后心。萬大平傲然看了劉正風一眼,似乎在說:“此時我還能不能阻止你?”

    劉正風氣的渾身發抖,倏地仰天大笑道:“好一個嵩山派,好一個左盟主,當真是好手段。”說著忽然一提真氣,朗聲道:“不知嵩山派哪位師兄駕臨,還請現身吧。”

    眨眼之間,一道細微的破空聲傳來,接著叮的一聲,打在金盆邊緣,金盆跌倒,清水一瀉而出,灑了一地。這時一個中等身材的消瘦中年人走了過來,一腳踏在金盆上,將金盆踏平,拱手道:“奉盟主號令,不許劉師兄金盆洗手。”

    劉正風滿目森冷,冷笑一聲后說道:“原來是費師兄駕到,不知嵩山派還有哪些高手駕臨寒舍,但憑費師兄一人,對付的了區區劉某,但恐怕還對付不了在場的英雄豪杰。”

    費彬笑著搖頭,道:“劉師兄言重了,我在劉師兄手上也只能走個三兩招,此次前來并非冒然挑釁劉師兄,只是事關蒼生安慰、武林道義,不得不來而已。”

    劉正風輕輕哼了一聲,目光游走一周,最后落在費彬腳下的金盆,稍作沉吟,道:“既然嵩山派的師兄也現身了,那么在下便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將話說清楚。”

    群雄為之一靜,適才他們都見到嵩山派咄咄逼人,不知眼下劉正風是要負隅頑抗還是忍氣吞聲。

    “之前劉某廣傳江湖,定于今日金盆洗手,從此退出江湖,其實這一決定也并非是朝廷之故,而是劉某與魔教中一位要緊的人物結為知己,劉某不愿有負師門大恩,又不愿有負朋友義氣,兩難之下決定與那位好友攜手一道退出江湖,從此于正教、魔教都無礙。”

    劉正風此言一出,頓時人群哄吵起來。像定逸師太與天門道長這般性子暴躁的人更是滿臉怒火,頗是怒其不爭地看著劉正風,似乎隨時就要走過來狠狠訓斥一頓。

    費彬眼中精芒一閃,眉頭微蹙,雖然劉正風此時直言承認了與魔教高層相交的事情,按理來說對他的行動應當更加有利才是,但他心底卻閃過一絲憂慮。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