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決心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決心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決心

推薦閱讀:

    岳興神色帶著無盡的嘲諷,閉嘴不言,看著岳不群,見他面龐上全是隱而不發的怒火,可是怒火之下卻是無比的凝重,顯然他對岳興的話并非毫無所動。

    令狐沖結結巴巴,道:“這……這…….”

    過了片刻,岳不群顯得很是疲憊,搖搖手,忽然外間傳來一聲苦笑,道:“岳師兄不必斥責岳賢侄,他所言甚是,劉某人當真是鬼迷了心竅,只顧著自己逍遙自在,全然忘卻了師門大恩。我與莫師兄雖然不合,但師門長輩之恩情深似海,絕非我一言就可回報的。況且岳賢侄所說少林武當之事,也未必就是他年輕人的沖動之言。”

    岳不群急忙起身,迎了過去,便見劉正風神情萎靡、步履蹣跚地走了進來。以他的年歲、武功,本應當正是意氣風發之時,此刻卻這樣頹廢,顯然心中震駭極大,一時不能控制情緒。

    劉正風面露慘然,對著岳不群抱了抱拳,隨后看向岳興,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看了許久后,長嘆一聲說道:“我活了大半輩子,卻不如你一個小小少年要看的通透,岳師兄真是好福氣。”

    岳不群臉上掛著輕微的笑,搖搖頭,不以為然地說道:“劉師弟過譽了,這小子背后說著長輩的長短,是岳某教導不當,劉師弟莫要見怪。”

    劉正風又是慘然一笑,堅定而緩慢地搖搖頭,道:“我并未見怪,岳師兄,令郎的見地發人深省,便如黃鐘大呂、當頭棒喝一般,讓劉某幡然醒悟。”

    岳不群對岳興能有此見地,心中十分快慰,當下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并未再說些什么過謙的話。過了一會兒,面露猶豫,沉吟了片刻,向劉正風問道:“劉師弟,小兒所說,你與魔教高層相交一事……”

    劉正風的身子肉眼可見地一震,隨后找了個空椅子,整個人肉泥一般癱軟在椅子上,臉上露出惶恐、內疚、自責等神情,許久之后,吁了一口氣,道:“賢侄所言無措,劉某正是與日月神教一名長老結為知己,此次金盆洗手也多半是為了顧全我二人的情義。”

    岳不群臉上涌出痛惜之色,嘴角攝動兩下,幽幽長嘆一聲,道:“賢弟何以至此?你這么一來,豈非自絕于武林正教?”

    劉正風苦笑著,目光游走在岳不群與岳興之間,道:“原本我以為與曲大哥相交,只是我二人之事,我們相約攜手退出武林,對正教、邪教都沒什么大的影響。但是適才聽了岳賢侄所言,才知我實則是大錯特錯。我這一身武藝傳自師門,自幼又受師門長輩教養,此中恩情,豈是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比擬的。我若當真置師門前途安危于不顧,只顧著自己與知己逍遙自在,那可真的豬狗不如了。”<!--中间广告位置-->

    劉正風的話中大有回心轉意的意思,岳不群連連點頭,面色稍霽。倏地岳興插嘴說道:“劉師叔,小侄有一言不吐不快。”

    劉正風面露好奇,道:“賢侄莫要見外,有話只管說便是。”

    岳興道:“自古以來,都說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劉師叔于當世能找到志同道合的知己,實在是大大的幸事。但是人生無常,不如意之事居多。劉師叔與那魔教的曲長老生來便是死對頭。所以劉師叔與他惺惺相惜之下,相約一同退隱江湖。但是劉師叔是否考慮過什么是知己?可否思考過知己與家人、同門孰輕孰重?”

    岳興說到此處,劉正風臉上已經露出思忖之色,岳興又道:“況且人之一生,知己難求,但有一知己,不論敵友,已經足夠。便是日后你們二人互相敵對,但至少都知道這世上有那么一個人,是自己的知己。這不比我們這樣庸庸碌碌,一生也尋覓不到一個知己的人要強嗎?人生不如意之事居多,劉師叔又何必強求圓滿呢?”

    劉正風沉默良久,倏地大笑起來,道:“多謝岳賢侄了。”說著又看向岳不群,道:“岳師兄,衡山派劉三絕非逃避現實的懦弱小人。我與曲大哥以音律相交,我雖知他有光風霽月的胸懷,我也愿意與他交為一生的朋友,但我身負重則,豈能輕言退卻。明日我便昭告武林,將此事說個明明白白,他日若教劉某與曲大哥敵對,我便與他琴簫合奏一曲,再拼個你死我活,也算得上一樁美談。”

    岳不群捻須頷首,臉上掛起燦爛的笑容,道:“若當真有那么一日,賢弟如果顧念情誼下不了手,為兄便代為出手,也不教賢弟背負無情無義的名聲。”

    劉正風含笑搖頭,神色間雖仍有愁苦之意,但比之前的萎靡頹廢要精神煥發許多,道:“大丈夫行走江湖,恩怨情仇只是等閑事,想來曲大哥也能夠明白我的心意,定不會怪罪于我。同樣,若他為了他所出身的魔教要來殺我,我也不會心存怪罪之意,全力與他拼一拼就是,我二人已是知己,所得遠勝過世人,是朋友也好,是敵人也罷,就算死在對方手中,也不枉來人世走了一遭。”

    岳不群與岳興見劉正風說的十分慷慨,但臉上的愁苦之色一直未曾消減,不由紛紛在心底嘆息:人生無常,不如意之事居多。岳興又想到原著中的岳不群,他的本意應該也是要做一個為武林稱頌的大俠,但世事無常,卻將他逼得走上一條不歸路。

    令狐沖在一旁始終不言不語,但三人的話對他沖擊極大。

    “什么是朋友?朋友之義到底該是什么樣子?朋友、親人、同門,究竟孰輕孰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