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再聚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再聚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再聚

推薦閱讀:

    劉正風心中對岳興頗有好感,但他自忖即將退出武林,不愿多管閑事,對岳興殺害余滄海、擒拿田伯光的事一筆帶過,設宴招待岳興等人。

    夜深。

    眾人都回房休息,岳興披著單衣走出房間,月色朦朧,星光閃爍,倏地見到庭院的石桌旁坐著兩人。岳興借著朦朧的月光看了看,不聲不響地走向兩人。

    “田兄,世事無常,你往日為害不小,日后若能痛改前非,走向正道,也未必不是好事。”令狐沖舉著酒杯,神色頗有些唏噓地說著。

    田伯光仰頭干了杯中酒,抹了抹嘴角,苦笑道:“田某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只是你那岳師兄讓我去做和尚,并且……對我而言可真是生不如死。”

    令狐沖笑著搖搖頭,道:“岳興為人不壞,等你日后改過向善了,我再設法求他為你解除身上的禁制便是。他將你交給那位不戒大師,也是防止你再做惡,將來你改過了,再還俗便是了。”

    田伯光心想令狐沖此言有理,眼中露出希冀之色,倒了一杯酒,舉向令狐沖,道:“借令狐兄吉言,干了。”

    令狐沖同樣舉起酒杯,倏地聽到身后傳來一道清冷又有些許調侃的聲音:“他的胡說八道怎么就是吉言了?”

    令狐沖與田伯光同時扭頭望去,但見岳興臉上似笑非笑,輕步走到他二人身邊。令狐沖臉上露出干笑,田伯光哼了一聲,將剛剛的酒倒入口中。

    “岳興你還沒睡?”

    岳興瞥了他一眼,坐到兩人中間,看著田伯光說道:“你相信令狐沖的那番說辭?”

    田伯光沉默地看著岳興,似乎在控訴:“處置權在你手中,問我信與不信又有什么用?”

    岳興似乎懂了田伯光的意思,直直地看著他,道:“佛家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我不信佛。你犯的錯原本與我無關,你若不是惹到我,我也不會多管閑事。但是既然現在你落到我的手里,你就要為以前犯的錯付出代價。原本我是想一劍殺了你,也算是給你一個痛快,但儀琳小師太心底慈悲,不愿將你死于非命,所以你余下的人生都用來為前事贖罪吧。”

    田伯光神色一沉,面上露出一抹兇惡之色,瞪著岳興就要發作,忽然間神色微微一動,竟平寂下去。令狐沖臉上有不忍之色,目光在岳興與田伯光之間來回游動,想說什么,卻又說不出口。

    岳興說完便起身離去,他對田伯光沒有絲毫同情與好感,就是原著中被不戒和尚閹割,也并不值得讓人同情憐憫,更何況此時岳興給他的懲罰,還比不上不戒和尚的手段。

    次日清晨,岳興早早醒來。明日便是劉正風金盆洗手的大日子,五岳劍派的重要人物今日定會<!--中间广告位置-->抵達。岳興與令狐沖幾人便留在府中,與向大年、米為義等劉門弟子交流切磋。田伯光精神大變,較之往日的意氣風發截然不同,整日里抱著一壇子酒飲用不停,時刻醉醺醺的。令狐沖勸了兩次,全被他罵開。岳興冷眼想看,不管不顧。

    到了下午時分,許多武林中人已經過府拜見,不過除了那些德高望重的人,都在一番寒暄之后離去自尋住所。申牌時分,泰山派門人到來,劉正風熱情接待一番,此后恒山派、華山派眾人紛紛抵達。

    岳不群與劉正風敘了會兒舊,告辭離去,劉正風吩咐下人準備宴席。岳興與令狐沖前去拜見岳不群。見到兩人時,岳不群臉上涌出一抹喜色,隨即臉色沉了下來,先是打量著令狐沖一會兒,隨后盯著岳興,臉色變地越來越難看。

    令狐沖惴惴不安,岳興卻風輕云淡。過了許久,岳不群神情肅穆地問道:“現在到處傳言你殺了青城派余滄海,究竟是怎么回事?”

    岳興淡淡說道:“有人在陷害我。”

    岳不群點點頭,神色放松許多,道:“我想你眼下也沒本事殺了余滄海,可是是誰這般陷害你?余滄海大有身份,青城派實力不俗,若是我華山派與青城派火并起來,怕是兩敗俱傷之局。”

    岳興與令狐沖點點頭,岳興稍稍沉默了一小會兒,神色詭異地看著岳不群,道:“爹的意思是……”

    岳不群搖搖頭又點點頭,神色變地凝重起來,沉吟了片刻后說道:“此事不能妄下定論,但那個陷害你的人定是不愿見你逐步成長,并以我華山派為心腹大患。”

    岳興、令狐沖對視一眼,心中同時涌出一個人:左冷禪。岳興這段時間時常推測是什么人在暗中陷害他,不過因為原本劇情的影響,他根本沒想過是左冷禪在暗中做手腳。此時聽岳不群這么一說,登時覺得左冷禪實在極有可疑。

    不過岳興心中仍有疑問,道:“他若不愿見到華山派強大,為何不直接殺了我?我定不是他的敵手的。”

    岳不群沉默片刻,幽幽說道:“他有吞并我們的野心,那是想整合所有力量稱霸武林,而非做一個孤家寡人。所以他沒有殺我,更不會來殺你。而且他心中對我多有忌憚。”

    岳興點點頭,岳不群忽然臉露微笑,說道:“田伯光此人雖然不堪,但一身功夫之高,我也沒有把握能將他生擒,沒想到興兒竟能將他擒住,也算是為武林除了一個大害。看來你這段時間武功頗有精進。”

    令狐沖想起當日岳興與田伯光相斗時用的劍法,重重點頭。岳興忽然低聲說道:“爹你看劉正風師叔一事……”

    岳不群眉頭微蹙,道:“你劉師叔怎么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