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劉府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劉府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劉府

推薦閱讀:

    田伯光瞪大了眼睛,呼哧呼哧喘氣瞪著岳興,胸膛急劇起伏,如同風箱一般,顯然岳興的話讓他十分惱怒。岳興回身斜著瞅了他一眼,輕哼一聲,揚長而去。田伯光雙拳緊握,嘴里叫道:“他媽的,他媽的,老子一刀劈了你。”不過卻不敢當真湊到岳興身旁。

    令狐沖在一旁嘿嘿笑著,儀琳瞧了田伯光一眼,見他氣急敗壞又無可奈何的模樣甚是滑稽,撲哧笑了出來,隨即臉蛋劃上一抹酡紅,羞怯的跑開,嬌美之態美不勝收。田伯光瞧了她一眼,怔怔出神,再也罵不出來,跟著令狐沖踉蹌前行。

    四人前往劉正風府邸,道上未再生事端,不久便來到。劉正風是衡山派二號人物,在武林中大名鼎鼎,一身武功甚為高強。不過他生財有道,家底豐厚,宅院倒是十分氣派,比之岳不群的居所要豪華大氣的多,恒山派的尼姑庵更是相形見絀。

    儀琳抬眼看了兩眼,旋即雙手合十,淺誦佛經。令狐沖則哈哈一笑,神色間甚為雀躍,道:“沒想到劉師叔府邸這樣氣派,想來劉師叔府上的藏酒也一定十分富余,這次一定要向他老人家討幾壇喝個過癮。”

    岳興斜睨了他一眼,令狐沖咧嘴干笑,心中卻誹謗不已:“男子漢大丈夫自當豪飲,你武功雖比我高,但酒量卻比我差多了。”

    岳興走到大門前,抓起赤銅圓環,輕輕扣了兩下。不多時里面響起腳步聲,一個年輕男子打開大門,看著幾人,抱拳躬身道:“不知幾位朋友是哪位前輩門下?”說著看向儀琳,眼中稍有疑惑。

    岳興抱拳還禮,道:“這位小師太乃是恒山派定逸師太弟子。”說著指了指令狐沖,又道:“我二人乃華山派門下,此次聽聞劉師叔金盆洗手,特來觀禮道賀。”

    那人聞言肅然起敬,對著岳興又施了一禮,道:“在下米為義,請問諸位師兄師姊高姓大名?”說著卻又看向田伯光,見他神色甚為憔悴,岳興又未介紹,不由頗為不解。

    當下各人敘了姓名,米為義眼中射出濃濃的驚訝,夾雜著一絲佩服,對岳興道:“原來是岳師兄當面,小弟失禮了。”岳興劍殺余滄海一事已經哄傳武林,劉正風自也知曉,與門下弟子閑談之時,流露出對岳不群的欽佩之情,直嘆自己大大不如。

    向大年、米為義等弟子不解,便向他詢問,劉正風便解說道:“余滄海名震武林,實則有他獨到之處。他一身功夫之強,絕不在我之下,我若與他相斗,勝敗難料。但你們那華山派的岳師兄,年紀輕輕竟能殺了他,可想他的功夫之高。華山派武功雖然精妙,但我衡山派的功夫也不差。可是教你們幾人與余滄海爭斗,你們能撐得幾招幾式?由此可見,單論教導門人弟子,岳師兄比為師可要厲害的多了。”

    米為義等人素知余滄海之名,不過這幾日聽聞他被華山派一個后輩弟子所殺,不少人覺得他不過是欺世盜名之輩,此時聽劉正風自稱與余滄海武功相若,當下便有人問道:“師傅,那余滄海功夫果真這么強嗎?”

    劉正風微微一笑,道:“青城派威震天南,余滄海身為一派宗主,豈會欺世盜名?況且他這一番威風可不是靠著坑蒙拐騙得來的。”

    眾弟子對劉正風的話向來信服,心中甚是驚詫,對未曾謀面的岳興升起一股由衷的傾佩之情,有人在心中暗想:“師傅說余滄海的功夫與他在伯仲之間,那位華山派的岳師兄卻要勝過余滄海,那豈不是說……”想著偷偷瞄一眼劉正風,心中更是驚駭。

    米為義平復心中的驚訝與傾佩之后,頗為憂慮的說道:“青城派是當世名門大派,余觀主也是一代宗師,華山派的師兄殺了他,兩派之間怕是要大氣干戈了,我們五岳劍派同氣連枝,屆時……況且<!--中间广告位置-->余觀主是正道高人,那位岳師兄此舉未免……”

    劉正風輕笑著,思忖片刻,搖了搖頭,道:“什么正道邪道,正道之中未必都是好人,邪道之中也未必都是壞人。譬如那被殺的余滄海,為人氣量狹小,行事不擇手段,身負的惡行不見得就少了。而且他掌管青城派,卻為禍四方。不過他終究是俠義道中人,他這一死,對武林而言,實不知是福是禍。至于華山派的這位年輕人,自幼岳掌門夫婦去操心。為師就要退出江湖,管那些閑事干嘛?”

    米為義心事重重地點頭應承,心中仍然覺得岳興殺了余滄海,實在是一件讓人頭疼的難辦事。不過心里對岳興卻升起了極強的好奇。大凡年輕人,大多心高氣傲,對同儕不會輕易升起敬佩之心。但岳興武功太高,甚至高出了劉正風,米為義等弟子自忖練一輩子也不一定能夠與劉正風比肩,突然之間得知了一個年輕人年紀輕輕便取得了他們一生也不一定能夠取得的成就,驚詫過后,傾佩敬仰之情陡然升起。

    今日突然見到岳興當面,米為義仔細地打量起來,見他十八九歲的模樣,比自己還要小了幾歲,整個人看起來斯斯文文,便如一個俊朗的秀才一般,實在無法讓人相信他身負高明武功,可與劉正風比肩。

    米為義很快收斂心神,將幾人迎入府內,心中有些許疑問想向岳興詢問,但暗忖這么做實在失禮,只好忍耐著前行。

    過了一小會兒,米為義將幾人帶到劉正風面前,道:“師傅,華山派岳興、令狐沖兩位師兄和恒山派儀琳師姐前來拜見。”說著又看了看田伯光,頓了一頓,道:“這位前輩……”

    劉正風圓臉露出燦爛的笑容,眸子里閃爍著一絲好奇,隱晦地打量起岳興,見他豐姿神秀,果然一表人才,心中大大驚嘆。瞥見田伯光后,見他神色頗為萎靡,又臉生地很,不似五岳劍派門下,不由眉頭一皺,道:“這位是……”

    岳興躬身行禮,隨后道:“回稟六師叔,此乃江湖上臭名遠揚的采花淫賊,萬里獨行田伯光。”

    劉正風‘哦’地一聲,目光中射出濃濃的驚訝,他身后的門人弟子也低聲驚呼。

    “此人是被岳賢侄所擒嗎?”

    “正是。”岳興輕輕點點頭,道:“晚輩今日在回雁樓用餐,正巧碰上了他在為難我派令狐沖與恒山派的小師太,便與他斗劍,勝了他一招將他制服,正要殺他之時,儀琳小師太起了慈悲之心,讓我饒他一命。晚輩正準備將他交給一個可靠的人看管,讓他日后不能再為惡。”

    岳興說的甚為簡單,但劉正風的小眼睛卻微微瞇了起來。田伯光臭名昭著,但武功高強,在武林中四處為惡,卻無人能制。劉正風前翻聽聞岳興劍殺余滄海,心中雖然嘆息岳不群了得,但對岳興卻沒什么感觀,只有一個武功高強的印象。這次親眼見到田伯光為他擒拿至此,又見到岳興本人,心中大為觸動,暗思:“這少年真是天縱奇材、驚才絕艷,別說我的門下,便是整個衡山派門下也無一人能夠與他相較。岳掌門好福氣啊。”

    他的一眾門人弟子心中震動比他更甚,他們雖然也聽了傳聞,但畢竟未曾親見,心中雖然對岳興十分佩服,但或多或少有些疑慮,時常暗忖:“說不定岳師兄另有幫手,說不定余滄海原本就負傷,說不定……”總之他們心中實在不相信岳興的武功能高過劉正風。

    但此時此刻心中再無一絲懷疑。田伯光的武功與余滄海大致差不多,而且輕功要遠勝。岳興能拿下田伯光,自當要比余滄海強。向大年、米為義等弟子心中服氣,又有些自慚形穢,看向岳興的目光充滿了佩服,有些人甚至在心中下定決心將岳興當作自己的榜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