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俠義?屁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俠義?屁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俠義?屁

推薦閱讀:

    田伯光被岳興戳戳點點兩下,驀地臉色變地蒼白無比,神色間甚是惶恐,軟軟地癱在地上竭力掙扎起來,嘴里大聲叫道:“你……你……田某技不如人,要殺要剮任由你便,但你怎能恃強這般作踐我?是英雄好漢的,便一劍殺了我!”

    田伯光武功高強,自然知道岳興在他腰間點戳的幾下,是教他日后再也不能人道,以他嗜色如命的性格,不能與女人作樂,實在是生不如死。

    岳興滿臉寒霜,冷冷回道:“你既然敗在我的劍下,當然任由我來處置,是殺了你也好,或是作踐你也罷,全憑我的喜樂。況且你往日作奸犯科之時,哪一次不是憑著自己的本事制服人家女子,讓一個個弱質女流死命掙扎,你再作踐人家?今日報應到了你身上,也是你活該,怨不得旁人。”

    田伯光無言以對,沉默了片刻,忽然破口大罵:“他媽的,老子又沒非禮你娘,也沒非禮你姐姐、妹妹,天下女子何其多,我做的事,與你何干?偏你要多管閑事,我看你日后也不得好死。”

    岳興與令狐沖都聽得義憤填膺,一同吼道:“閉嘴。”只是令狐沖神情不善,岳興卻一個耳光扇了過去,啪的一聲大響之后,又不跌地連扇了十七八個耳光,只打得田伯光兩頰紅腫,這才停手,眼含殺機地盯著田伯光,道:“我知道你想死,故意說這些不堪的言語來激怒我,但我有言在先,絕不會輕易殺你。”

    說著頓了一頓,接著又道:“我制服你、處置你,全是你咎由自取,若我真是毒舌之人,自可將你父母雙親、一眾親戚朋友全給罵一遍,便是你雙親此時已經歸天,也要受辱甚重。但我并未這般折辱你,只是封住你的祖氣,讓你不能再作奸犯科。你若真是個漢子,既然眼下敗于我手下,那就甘心認罰,否則只會教我小覷了你。”

    田伯光果然不再喝罵,不過嘴里仍叫著:“他媽的就數你們俠義道中人最惹人厭,大家都是混江湖的,偏生你們這些人愛多管閑事,要替這個討回公道,替那個伸張正義,江湖上哪來什么公道、正義?你知不知道咱們道上的人都厭惡你們這些所謂俠義中人。”

    令狐沖和儀琳聽得這話頓時一愣,顯然沒料到名門正派在江湖中竟是這個形象。岳興卻不為所動,淡淡說道:“我出身華山派,卻從未自詡俠義道中人。正道也好,魔道也罷,與我全不相干。你說的一點不錯,江湖上哪來什么公道與正義?公道與正義不過是武功高的人嘴里的說辭罷了。所以我不去作惡,也不去管那些無關緊要的人作不作惡,便是有人在我面前作惡了,又關我什么事情?”

    田伯光愣住,先前他見岳興義正言辭地數落令狐沖,只道岳興也是個一腔正義感爆棚的俠義道人士,沒料想竟說出這一番話,一愣之下,忽然大怒,道:“既然你不愛多管閑事,為什么又來為難我?”說完之后臉上忽然露出詭異的表情,目光瞥向儀琳,倏地仰天哈哈大笑起來,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定是看上了這小尼姑,我意圖輕薄非禮她,當然是將你惹怒了。我若是換了另一個你不認識的女子下手,怕你也沒好心特意與我爭斗來搭救人家。”

    說完了,又搖著頭,道:“自作孽不可活啊。”

    儀琳一張粉臉通紅,有心斥責田伯光,卻又羞怯不敢,偷偷瞥了一眼岳興,見他嘴角含著輕笑,道:“你總算說對了一件事。你若<!--中间广告位置-->不是與儀琳小師太與令狐沖為難,我管你是不是萬里獨行的采花賊,又管你做什么惡。我既非你的家人長輩,又非你的師門同道,更非官家中人,費心費力來管束你,可太不劃算。不過你又說錯了一件事,儀琳小師太乃是出家人,你妄語編排我不要緊,可不能毀了她的清譽。”當下又是扇了田伯光一個耳光。

    “哈哈哈,”田伯光忽然朗聲大笑,道:“怪不得你得了‘小魔君’的名頭,就沖著你這番言語,便是與圣教中人相較,那也不遑多讓。”

    岳興嗤笑一聲,道:“魔教就是魔教,原本江湖中人相互仇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便是手段卑劣,但只要是為了活命,那也沒什么大不了。但是魔教中人嗜血濫殺,實在稱不上一個‘圣’字。這幫人整日自我歌頌,明明是一個個讓人不齒的魔頭,卻又非要將自己變成旁人口里的菩薩。我若是魔教中人,定會以正教中人嘴里的魔教二字為榮,以本教中人嘴里的圣教二字為恥。”

    田伯光怔了一怔,搖頭苦笑,道:“我不懂。”

    岳興不再多說,看了看儀琳,對令狐沖說道:“衡山派劉正風師叔金盆洗手大典在即,想必恒山派的師太也會前來,你押著田伯光,我們一道上劉師叔府上,到時將田伯光交給恒山派的師太,帶回恒山交由不戒大師看管。”

    令狐沖點點頭,伸手扶起田伯光,眼光微微掃過岳興,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忽然變地陌生起來。他與岳興自幼一起長大,岳興有時性子沉靜,有時又頑皮地緊,在他心中,岳興不僅是岳不群與寧中則的兒子,更是他弟弟一般。有時他被岳興捉弄,也從不惱怒。只道弟弟頑皮胡鬧。不過此刻,偷偷望去,見岳興臉上忽然充滿了讓他迷惘的威嚴,渾身上下那股讓人難以言喻地氣度更是與之前大不相同。

    怔了一怔,令狐沖對岳興先前的話大起認同之感,覺得岳興那番話實在太對他的脾性。旋即又暗暗搖頭,暗自納悶:“師傅中正嚴肅,想來秉承正義與仁義,若是聽到岳興這一番話,定要狠狠責罰他一番。”

    納悶同時,也有稍許疑惑,不知究竟是自己心中所想正確,還是岳不群向來教導的正確。只是暗自揣摩:“師傅師娘教導要行俠仗義,不得結交匪類,似日月神教中人,見到就應該將他殺了。行俠仗義固然是我輩本分,不結交歹人也屬應當,可是見面即殺人,當真正確嗎?魔教名聲雖然敗壞,教中之人大多不善,但總歸有一二好人,見面即殺,不分好人壞人,當真不錯嗎?”

    其實令狐沖的想法與岳興截然不同。岳興心中對是非正邪極有判斷,只是他不會輕易多管閑事,但也不會與向問天、田伯光之流結交,只要這些人不犯到他,大家便相安無事,各行其道。令狐沖則不然,他行事全憑義氣,熱血一沖,管你好人、壞人,都能結為好友。便是親眼見了人家作惡,也只是氣憤一陣,再被熱血一涌,豪情一發,又能傾情相交。

    若說岳興是一個冷眼旁觀的自私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正道、邪道均是一樣;那么令狐沖就是一個沒腦子、但憑義氣行事的莽夫,看似義薄云天,豪情蓋世,實則是比岳興更加自私的人,在自己瀟灑暢快之際,將養育他的師傅師娘,相處了十多年了師弟師妹全然忘卻,全沒想過自己的行徑會給他的親朋好友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