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處置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處置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處置

推薦閱讀:

    岳興聽得令狐沖這般言語,知曉他對田伯光起了同情之心,當下雙眼含煞,盯著令狐沖看了片刻,森冷說道:“你可還記得師門教導?”

    令狐沖心中一凜,記起多年來岳不群與寧中則的諄諄教導,當下長劍一揮,就要刺向田伯光,可是目光落到他的臉上,見他生死一線之際仍然面不改色,咧嘴大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情,手上又變作遲疑,頓了一頓,對岳興說道:“田伯光雖然劣跡斑斑,但他未必不是個真漢子,眼下他已經被你制住,不如……不如迫使他發下毒誓,日后不可再做以往行徑,然后便饒他一命吧。”

    岳興冷笑不語,田伯光雖然不怕死,但并非說不想活,當下聽了令狐沖的話,心中好生感激,立刻開口發下毒誓,接著苦笑道:“田某行徑惡劣,自己也并非不知。只是……在下……哎,日后田某老毛病再犯了,便去尋一些淫娃蕩婦或者嫖宿娼妓便是,絕不危害良人。”

    令狐沖登時一喜,回身又看向岳興,眼中露出期盼之色。岳興冷眼看著令狐沖,緩緩說道:“此人卑鄙下流,所說的話當真可信?”

    令狐沖嘴角蠕動兩下,尚未說出話來,田伯光忽然高聲叫道:“小子,田某人言而有信,說到定然做到,我雖然惡行累累,但未必不如你們俠義道中人守信。令狐沖,你這就殺了田某,省得教人把田某當作不守信用的小人。”

    令狐沖心生為難,倏地聽到岳興嗤笑兩聲,抬頭望去,便見他雙眼冷冷地看著自己,道:“便是此人言行如一,日后不再作此勾當。但之前被他禍害的女子,有誰來可憐了?女人名節重于生命,尤其是那些平民百姓,受了他的侮辱,多半是難以存活,你今日放過他,可想過那些被他害了的無辜女子?”

    令狐沖心底震駭,此時經岳興提起,才想起那些被田伯光禍害的女子,會有多么凄慘,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愧疚,暗想道:“我只道田伯光舉止不端,為禍不小,但見他確實是個漢子,只要日后痛改前非,便饒了他一命也無不可,但從未想過他禍害的那些女子身受何種荼毒痛楚,我……”

    一念至此,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倏地又聽岳興說道:“你為人灑脫不羈,心中雖有是非的觀念,但一經遇事,往往卻憑著自己喜好胡亂辦事。俠義道中人有時迂腐啰嗦,不對你的脾性,你便對人家敬謝不敏。似田伯光這等壞胚子,只因與你性格相合,你大生好感之際,連他的種種惡行也能忘卻。如此,你不如自行脫離門戶,一來無論如何行事,也不至教華山派與我爹臉上蒙羞,二來你日后也可隨心所欲,再沒旁人嘮叨數落。”

    令狐沖冷汗連連,腦中浮起自己放浪不羈,所交非人,連累師傅岳不群與華山派生命受損,自己亦身敗名裂,忽然叫道:“不,不,不會的,我身受師傅師娘大恩,豈能玷污他們的名譽。<!--中间广告位置-->”說著眼中殺機一閃,長劍徑直刺向田伯光咽喉。

    田伯光在令狐沖神色陡變之時已經暗道不妙,此時見令狐沖神情猙獰,長劍刺來,雖然劍勢緩慢,但終究無力反抗,當下只好閉目待死。哪知長劍尚未抵達,倏地聽到儀琳一聲嬌呼,道:“哎呦,不要。”

    令狐沖心神一震,回復了清明,劍尖抵在田伯光的咽喉上,臉上一片肅穆,回首看了看儀琳,眼中頗為不解。

    “佛說不可殺生,令狐師兄,他……他既然決意放下屠刀,我們本該給他一次改過向善的機會。”說著雙手合十,小聲地念起經文。

    令狐沖心中雖然打定主意殺了田伯光,但心底深處終究尚余不忍,此刻聽了儀琳的話,不由一愣,看向岳興。

    岳興苦笑兩聲,搖了搖頭。儀琳性子單純,哪知田伯光往日犯下的罪孽是怎樣不可饒恕,她只道田伯光以往犯了大錯,但眼下卻發誓棄惡從善,這便起了寬恕之心,不忍田伯光命喪于此。

    岳興看著儀琳,田伯光的罪行實在不好說與儀琳明白,況且便是她明白了,也未必就能狠心殺了他。可是若真的放過田伯光,也未免功虧一簣,下次再要捉拿他,可就極為不易了。當下沉吟半晌,倏然間見儀琳臉龐嬌美,神色柔和,閉目低頭輕聲念誦佛經,竟有說不出的圣潔感,靈光一閃,道:“既然儀琳小師傅為他求情,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令狐沖與儀琳眼光轉向岳興,便是田伯光也看向他。岳興接著說道:“儀琳小師傅的爹爹是個出家的和尚,不如讓這田伯光也出家為僧,日后伴在儀琳爹爹身旁,讓她爹爹代為看管,既不傷了田伯光的性命,也教他從此無法做惡。況且不戒大師脾氣實在有些怪異,田伯光跟隨他,怕是要吃不少苦頭,也算是為了前罪受罰。”

    令狐沖不知不戒和尚是何等樣人,儀琳卻對自家父親甚為了解,當下急忙搖頭,倏地又覺得岳興這個主意不差,但潛意識里總覺得讓田伯光跟隨不戒和尚不太好,具體哪里不好又說不上來,當下怔怔無言。

    岳興站起身子,走到田伯光身旁,出手如電,封住了他幾處大穴。田伯光神色焦急,他向來自由散漫慣了,哪能整日受人約束,更何況還要出家為僧,有心反抗,卻力不從心。轉念一想,又不聲不響老實下來,只在心中暗道:“等大爺恢復了自由,天高海闊,還不是任我馳騁!到時候老子一刀砍死那個臭和尚,誰又能阻止得了我?”

    岳興在一旁見田伯光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心中明了了他的想法,嘿嘿冷笑一聲。不戒和尚武功高強,若是不能制服田伯光,岳興又怎會打此主意?不過岳興心中極為不屑田伯光的行徑,當下氣運指尖,迅速在田伯光腰背腎俞處點戳,勁力透過肌理,封住祖氣,定要田伯光日后再難為非作歹。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