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章 敗田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十章 敗田

正文 第四十章 敗田

推薦閱讀:

    岳興面上露出冷笑,心中卻警惕萬分,不敢絲毫大意。田伯光所作所為雖然為人不齒,但他一身功夫著實非同小可,怕是與余滄海之流相較也在伯仲之間,而且他的一手快刀刀法,攻勢凌厲之至,算得上一門難得的絕學。

    田伯光步伐輕盈迅捷,身子撲向岳興的同時,已經握住鋼刀,斜斜朝著岳興劈了過來。

    刀風凌厲,一旁的儀琳瞪大了眼睛,蔥白玉指捂住小嘴,神情甚是惶恐,她見過令狐沖與田伯光的爭斗,知曉田伯光武藝高強,對岳興的安慰十分擔憂。令狐沖也是面色沉靜,手里提著劍,但見岳興不敵,便要沖將上去,便是以二敵一,也不能讓田伯光殺害岳興。

    岳興嘴帶冷笑,田伯光這一刀甚為迅速,他雖可避開,但一避之下,勢必要面對田伯光源源不絕的攻勢,以田伯光的快刀,岳興想要躲開三兩刀自是不難,但若要躲過幾十刀,則不易。當下氣運丹田,灌注手臂,舉劍斜揮,以劍身擋住田伯光的刀刃。

    當的一聲。兩人同時身子一震。岳興頓覺手臂一酸,虎口隱隱發麻。田伯光止住腳步,手也停下,面露驚訝的看著岳興,過了好半晌,方才嘖嘖說道:“小魔君果然名不虛傳,看你不過十八九歲的模樣,沒料想內力竟然這般深厚,只是不知你的劍法是否如你的內力一般厲害。”當下長嘯一聲,再次和身撲向岳興,刀式更加凌厲迅猛。

    岳興哼了一聲,內力如潮注入長劍之中,全真劍法原本綿密柔和,以之抵擋田伯光的快刀,原是沒有絲毫優勢,但是此刻長劍被岳興灌注了內力,劍身之上忽地隱隱發出風雷之聲,岳興揮動之間,只覺得劍如手臂,翻轉刺退,無比隨心所欲、靈活之至,速度更是極快,比之田伯光的快刀也不遑多讓。

    兩人各自交手數招,田伯光心中升起欽佩之意。他行跡惡劣,不少俠義道中人曾想殺他為民除害,但他的快刀厲害無比,輕功又高絕,長時間以來,縱橫江湖,罕逢敵手。如今快刀刀法使將出來,全力以赴之下,竟奈何岳興不得,又見他年歲尚幼,心中既是欽佩,又是訝異。

    卻不知岳興使了幾招之后,心中卻叫苦不迭。他以內力灌注長劍,雖然劍勢大變,威力猛增,但一身內力消耗也快了無數倍,以他此時的內力,這般使出劍法,最多能出劍二十多招。但是田伯光武藝高強,二十多招怕是難以將他制服。岳興不由心中焦急起來。

    田伯光怔了一怔之后,高聲笑起來,道:“沒料想華山派竟還有這樣厲害的劍法,你我再來打過,哈哈哈。”

    令狐沖在一旁瞧得目瞪口呆,前次岳興與他比試,劍法可沒有這樣厲害,否則三兩劍便能贏過他了,倏地心中升起一股慚愧之念,暗想自己與岳興同出一門,年歲比他還要大上幾歲,可是不論內功、外功,卻要遜他不少。當下聽了田伯光的邀戰后,精神一振,雙眼緊緊盯著兩人。

    岳興心知自己身處劣勢,當下不再將內力灌注長劍,與田伯光再次斗了起來。他劍中沒有了內力,速度頓時銳減,威力也降低不少,面對田伯光的一刀快似一刀的刀法,左支右閃,勉強應付下來,但也已經險象環生,全憑著內力深厚、腳步迅捷,才能每次躲過他的鋼刀。

    田伯光見此不禁皺眉<!--中间广告位置-->,只道岳興看不起他,并不全力以赴,當下甚為不悅地哼了一聲,鋼刀平舉,閃電般橫著砍向岳興胸間。

    岳興見田伯光這一刀并沒什么精妙,也沒有后招,厲害之處全在速度極快,讓人擋無可擋、退無可退。當下心一橫,又將內力灌注長劍,頓時劍勢一變,長劍翩若蛟龍,銀光乍現,接著便聽當的一聲,岳興又以劍身擋住田伯光刀刃。

    岳興不等田伯光再次攻擊,手腕一翻,接著一抖,丹田內的真氣如潮涌入長劍,長劍輕輕顫抖,毒蛇吐信似得刺向田伯光,正是一招‘萬里封侯’,倏地劍影一分為二,齊頭并舉,一道向田伯光刺去。

    兩道劍影一上一下,上面的劍影對準了田伯光的咽喉,下面的卻是對準了他的膻中穴,均是勢若閃電,迅速無比。

    田伯光見此心中大為驚訝,但暗忖這兩道劍影之中定有一道是虛招,以他的眼里原本可以分別出來,但岳興劍勢太快,眨眼之間就抵到身前,田伯光哪有時間來思忖,當下只好舉起鋼刀劈向刺向咽喉的劍影,足尖點地,不停后退。

    當!猛地刀劍相交聲響起,田伯光心中大定,暗道自己好運,竟然擋住了岳興的實招,不過背心處也滲出一片冷汗。

    倏然間,田伯光頓覺胸前一痛,接著全身一酸,他驚駭之下目光下垂,登時看見岳興的劍尖已經抵在他的胸口,劍尖所指之處,正是膻中大穴,頓時亡魂大冒,心中又疑惑不解。

    不過他大穴受創,真氣滯礙,渾身更酸軟無力,再也沒有還手之力。岳興長劍刺入田伯光肌膚三寸后便停手,神色顯得十分疲憊,輕輕拔出長劍后,頓時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丹田內也空空如也,額頭上尚滲出點點汗水,晶瑩剔透。

    “令狐沖,田伯光這廝已經被我制住,一時半會無法動彈,你過去取了他的性命吧。”岳興長長吁了兩口氣,對令狐沖說著,心里卻閃現一些明悟,十分興奮。

    儀琳小步跑到岳興身側,低著頭,小聲道:“岳師兄……你……你不要緊吧?”

    岳興并未受傷,不過是真氣消耗太過,不過先天功回氣極為迅速,這一會兒,丹田內已經又聚起了些許真氣,當下朝著儀琳微微一笑,搖搖頭,道:“多謝師太關心,在下并無大礙。”說著又看向令狐沖,道:“他膻中穴受創,提不起真氣,渾身酸軟,你還不趁此時將他殺了,更待何時?”其實岳興此時也可提劍殺了田伯光,但想到之前令狐沖定然已經與泰山派的人打過照面,眼下讓令狐沖了結了田伯光,也算是堵上那些人的口舌。

    令狐沖在岳興的催促之下,只好提著長劍走向田伯光,不過步履卻十分緩慢,走到近前,見田伯光臉上沒有絲毫惶恐之色,反而掛著微笑,道:“我田伯光萬里獨行,為惡不小,不想今日惡報來臨,不過死于令狐兄之手倒也無憾了。令狐兄你動手吧。”

    令狐沖見他于生死之間毫無驚懼,反而侃侃而談,又想起這兩日與他相交、相斗的事情,心中對他大起好感,不由猶豫起來,長劍比劃了兩下,卻始終難以下手,最終一聲長嘆,轉目看向岳興,道:“岳興,田伯光雖然為惡不小,但我看……我看他光明磊落、心胸不凡,不如……不如……”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