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偶遇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偶遇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偶遇

推薦閱讀:

    岳興乍聞林震南與余滄海的死訊,不由心中一震,心底升起一抹疑慮與不安,暗忖:“是否是岳不群殺了兩人?”不過念頭一起,很快便又消散。岳不群若是對林家辟邪劍譜起了覬覦之心,定是獨自一人暗中前來,雖然可以殺得了林震南,但他獨家寡人,要殺余滄海則實屬萬難。岳不群武功比余滄海要高出一些,但兩人差距并不很大,便是岳不群暗中偷襲,余滄海想勝過岳不群實則不可能,但若一心想要逃命,怕是岳不群也殺不了他。

    更何況,若是岳不群殺了余滄海,又怎會將這樁血仇推到岳興的頭上?

    岳興搖了搖頭,眉宇間盡是沉思與不解,顯然眼下發生的事情,與原本的故事情節已經出現極大的偏差,岳興感到沉悶的同時,也不禁大為興奮。

    只不過如今他被冠上‘小魔君’的名頭,被青城派認作大仇人,林震南與余滄海身死一事原本與他無關,但現在他又無法抽身事外了。

    岳興又聽了郝三等人的話語,再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心中頗為郁悶,當下起身離去,回到房中仔細推敲、思索起來。如此幾日下來,也不外出,除了打坐練功、飲食起居之外,便在思考究竟誰有可能做下這些事。

    這一日正在用餐,忽然聽到一聲柔弱嬌美的呼聲:“哎呦,令狐師兄你……”

    岳興一震,抬頭望去,見酒樓中坐著兩個男子,一個尼姑,正是令狐沖與儀琳。令狐沖身上劃了幾道傷口,衣衫染紅,神色間卻平淡至極,喝了一口酒之后,對著儀琳罵將起來。

    儀琳神色歉然,欲言又止,被令狐沖喝罵幾聲后,一雙秋水般的大眼睛里蓄滿了淚水,盯著令狐沖看了兩眼,道:“令狐師兄……我……我這就離去,絕不……絕不將霉運傳染給你。只是……只是我想跟你打聽一個人……他……”

    令狐沖見儀琳泫然欲泣,楚楚可憐,不由軟了心腸,聲音放柔,道:“師妹要打聽哪一位師太?”他自是以為儀琳與她的師姐、師妹、師叔、師伯走丟了,想要向他詢問打探一番。他急欲讓儀琳速速離去,只要能保住她的清名,便是自己慘死田伯光刀下,也都無所謂。

    哪知儀琳輕輕的搖搖頭,忽地暈生雙頰,頗為忸怩地說道:“我……我想問一問……你們華山派的岳興岳師兄……不是……哎呦!”她心生羞怯,眼光不敢看向令狐沖,生怕被他恥笑喝罵,便扭頭看向別處,正好見到了岳興正凝神觀望這邊。當年岳興見到儀琳時,模樣已經長成,與此時并無太大區別,儀琳一見之下,愣了一愣,旋即驚呼出聲,腦袋低了下來,像個犯錯的孩子一般。

    岳興見儀琳認出了自己,當下闊步走了過去,站到令狐沖身側,抱拳道:“一別經年,小師太別來無恙?”

    儀琳鼓起勇氣,瞄了岳興一眼,倏地眼圈一紅,道:“岳……岳師兄……我……是我冤枉了你,錯怪了你,你能不能原諒我?”

    岳興一怔,不知所以,當即爽朗一笑,道:“小師太莫要自責,岳某從未怪過師太。”說著儀琳神色變得輕松起來,岳興將目光轉向田伯光與令狐沖,忽然長袖一掃,令狐沖面前的酒碗頓時跌到地上,啪的一聲碎成幾塊。

    令狐沖苦笑地站起來,他自幼常受岳興捉弄,此時只道自己又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岳興不高興,發起脾氣來,當下苦笑兩聲,道:“岳……岳師兄。”

    岳興目光在令<!--中间广告位置-->狐沖臉上掃過,哼了一聲,但見令狐沖身上血跡斑斑,受傷不淺,當下道:“都一身傷了,還死性不改。”隨即看向田伯光,眼神頓時一冷。

    田伯光老神自在的飲了兩杯酒,當岳興目光射來時,頗為不悅地皺皺眉頭,看也不看岳興,徑自沖著令狐沖說道:“令狐兄,這小子是你們五岳劍派哪一派門下?”

    令狐沖看了岳興一眼,又看了看一旁低頭不語的儀琳,心中稍稍安定,心想:“岳興武功高明,要遠勝與我。今日我二人在此,田伯光的打算就難以落實了。”當下道:“此乃家師嫡子,華山派岳興。”

    田伯光眉頭一挑,哦地一聲驚訝,道:“你便是小魔君岳興?”說著雙眼放光地打量起岳興,嘴里嘖嘖有聲。

    令狐沖并不知岳興的諢號,狐疑地看著岳興,心中暗想:“也不知是什么人給岳興起了這么個諢號,當真貼切地緊,這廝根本就是個小魔頭。”

    田伯光卻暗自警惕起來,不過眼中仍有深切懷疑,倏地問道:“令狐兄,這位小魔君的功夫還要高過你嗎?你……你不是華山派大弟子嗎?”

    令狐沖想起當日與岳興比試一事,煞有其事地重重點頭,道:“我這位岳師兄深得家師嫡傳,一身功夫只比我師傅師娘稍遜,要遠遠勝過我。”

    田伯光十分佩服令狐沖的豪情義氣,對他的話甚為相信,又聯想到小魔君的事跡,當下手里握住快刀,雙目如電盯著岳興,問道:“不知岳兄弟來此有何貴干?”

    岳興冷哼一聲,目光掃過儀琳,道:“武林中人殺人放火只是等閑事,可是有一件事情,卻教人人見人厭。”

    田伯光嗤笑一聲,斜睨著岳興,道:“如此看來,小魔君岳兄竟然子承父業,也是個正人君子,要替天行道了?”

    岳興對田伯光的擠兌言語不理不睬,自顧說道:“你算得什么東西?替天行道勢必要守正辟邪,鏟除邪魔外道,你一個專門欺凌無助女子,豬狗不如的采花淫賊,說你是邪魔,那是對邪魔的玷污,說你是外道,嘿嘿,連豬狗都不屑與你為伍,我看這外道,你也決計稱不上的。”

    田伯光聞言大怒,豁然站起身子,長刀指向岳興,冷冷說道:“聽說你數日前殺了青城派余矮子,老子倒要瞧瞧你有什么本事,竟敢想對老子耳提面命,在此大放厥詞。”

    岳興對田伯光的鋼刀視若不見,道:“淫賊,你可有母親?”

    田伯光一愣,心中一轉,便知岳興想說什么,當下只是冷笑,也不作答,森然地看著岳興。

    岳興也不催問,眼神灼灼地盯著田伯光,又問道:“聽說你這淫賊向來自號大丈夫,為人義氣當先,對朋友極是忠義。但不知可有專門壞人清譽名節,被人辱罵為‘豬狗不如’的大丈夫?”

    田伯光臉上微紅,他為人素來光明磊落,胸懷坦蕩,雖然做了許多壞事,但與人結交向來義氣當先,是故對令狐沖才高看一眼,只因令狐沖胸有豪情,是個值得一交的大丈夫,這才遲遲不肯下手害了令狐沖性命,好讓自己的獸欲可以得逞。

    此時岳興這一喝問,頓時讓田伯光感到羞愧,他也自知自己的行徑實在萬分惡劣,不過他終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惱羞成怒之下,猛地大喝一聲,道:“他媽的,老子砍死你,就是男子漢大丈夫了!”說著身子一閃,迅捷無比撲向岳興。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