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暗疑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暗疑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暗疑

推薦閱讀:

    岳興神色微變,眼中流露出一絲怒火與森冷,暗忖此事與郝三等人并無干系,出手對付他們也是無用,當下仍舊仔細聆聽,不過心中卻警惕起來,知曉定然是有人在陷害自己。

    郝三說完之后,面噙冷笑,輕蔑地看著姓陸的漢子。眾人都是一愣,姓陸的漢子對郝三的神情視而不見,皺著眉頭問道:“華山派是名門正派,與林總鏢頭素來并無仇怨,那岳興怎會無端地殺害林總鏢頭?”

    郝三嗤笑一聲,道:“你莫不知曉林家有一門絕頂精妙的劍法嗎?他華山派是練劍的門派,得到消息怎能不動心?出手殺人奪劍,也平常地很。等日后岳興父子與華山門人將林家的劍法練成了,更能稱雄江湖,屆時什么名頭聲望還不是鋪天蓋地而來?”

    姓陸的漢子沉默下去,仔細一想,覺得郝三所說并非毫無道理,不過心中仍有疑惑,便又問道:“林家辟邪劍譜雖然名震江湖,但林總鏢頭的武功卻稀松平常,并沒什么高明之處,可見這辟邪劍譜也不過是徒有虛名,華山派武功本來已經十分精妙,又怎會為了這樣一本不中用的劍譜來自毀名聲?”

    “嘿嘿,”郝三冷笑兩聲,沽了一口酒,斜眼端倪著姓陸的漢子,忽然道:“老陸你真是蠢笨如牛。當年林家先人憑著這門辟邪劍法威震天下,黑白兩道群雄束手,又怎能說這劍法平庸?以我之見,定是林震南資質魯鈍,難得這門劍法的精髓,這才武功平平。但是華山派底蘊深厚,岳不群武功高強,得了這本辟邪劍譜,定是能解開其中奧妙,再現當年林家先人的威風的。”

    姓陸的漢子點點頭,心知郝三所說不錯。江湖中一些神功秘籍常常十分難以學成,林震南資質不好,難以學得家傳劍法的精髓,是以才武功平平,這一說法也極有可能。當下稍作沉默,接著又問道:“既然華山派有意奪取林家的簡譜,自當是岳不群親自動手,才大有保障,為什么又叫一個毛頭小子出手?不怕失手嗎?”

    郝三面色甚為輕蔑,向著姓陸的漢子嘲笑兩下,這才怪里怪氣地問道:“似你這般說法,是瞧那岳興不起咯?”

    姓陸的胸膛一挺,伸出短小肥厚的手掌在胸膛上拍了拍,道:“姓陸的怎么說也練武三十余年,那小子今年不過二十來歲,這些年江湖上也沒有他的名號,他又有甚子本事來讓我高看一眼?”

    郝三冷笑連連,目光中滿是不屑,森然盯著姓陸的漢子,倏地說道:“照你這么說,你是想殺了岳興來給林震南報仇了?”

    姓陸的一怔,神色間頗是猶豫,眼光瞧向四周,見眾人都好奇地看著自己,心中豪氣陡升,朗聲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此乃天經地義。那岳興與林總鏢頭無冤無仇,為了一己私欲便害人性命,我當然要……”話未說完,忽然瞥見郝三面帶鄙夷的笑容,心中一怒,忽而一驚,暗想道:“那小子是岳不群的兒子,我若是殺了那小子,岳不群怎能容我活下去?華山派是名門正派中的翹楚,與嵩山派、泰山派、衡山派和恒山派向來同氣連枝,又與少林、武當交好,屆時岳不群遍邀好友來殺我,天下之大,可也再無我容身之地了。”

    當下后背冒出一陣冷汗,目光閃爍,猶豫一番后,底氣不足地說道:“我當然要捉到這小賊,讓他到林總鏢頭墳前磕頭認罪,再押著他親上華山,當面看著岳先生責罰于他,也算是為林總鏢頭報了此仇。”說到最后聲音愈小,粗糙的臉上也變地微紅,想來是甚為尷尬。

    郝三聞言并未出言嘲笑,反而長嘆一聲,道:“你有這個想法當真極好,不過終究遙不可及,難以落實,一個不慎,你還有身死之虞。”

    姓陸的冷哼一聲,不過郝三所說也不錯,雖然將自己看輕了,但之前也算是好意規勸自己,當下哼了一聲之后,便不再說什么。

    郝三長嘆過后,忽而又搖了頭來,對姓陸地說道:“你這心思倒也算得上不錯,華山派勢大望尊,若真能低頭給林震南磕幾個頭,向武林傳言認錯,也是極為難得的了。但是以我看來,你這番心思也只不過是鏡花水月,不可坐實的<!--中间广告位置-->。”

    姓陸地心中怒起,沉聲道:“我先捉住那小魔君,逼著他到林總鏢頭墳前叩頭,他若不肯,老子立刻殺了他為林總鏢頭報仇,然后遠遁大漠、草原,終身不履中原,便是華山派勢力龐大,也總是尋不著我的。”

    郝三又是嗤笑兩聲,一邊呷酒一邊搖頭,嘴里嘖嘖有聲,飲了兩口,姓陸的臉色變地越來越差,這才道:“你道那小魔君的名頭是怎么來的?半月之前武林中根本沒有岳興這一名號,但半個月來他竟能獲得這一名號,那定是有過硬的本事的。這個小字是說他年幼,魔是說他行事不似正道中人,這兩個字尚屬平常,但這個君字豈是一般人能夠消受的?尤其是魔君,嘿嘿,便是圣教之中,又有誰讓人稱作了魔君的?”

    姓陸的愣了兩下,接著很是不屑的哼了一聲,道:“我看這個名號只不過是大伙看不慣他,才故意這么叫的,你想他出身名門正派,卻被冠上魔君的稱號,豈不是說他數典忘祖、自甘墮落嗎?他一個小娃娃,能有多大本事?我是比不得岳不群,但若連他的兒子也比不過,哼哼,郝三你也未免太過小瞧了姓陸的。”

    郝三冷著臉,嘿嘿陰笑兩聲,道:“他們這般名門大派豈是我們這樣的孤魂野鬼可以揣測的?那小魔君岳興雖然年紀不大,但是手上的功夫卻確實了得的很,別說是你老陸,我看咱們在座的一擁而上,也決計不是他的敵手。”

    眾人皆是不信,紛紛搖頭嚷嚷。姓陸的以為郝三故意夸大岳興的武功,是為了教自己熄滅了為林震南報仇的心思,以免得罪了岳不群與華山派,當下心中頗為感動,道:“郝三哥,你也不必夸大其辭,將那岳興的功夫吹上天去。我去尋他雖是報仇,但絕不傷他分毫,日后見了華山派岳先生也自當恭敬有禮,想來以他這么大的名聲,一定是個明理的大俠,老陸將事情的始末全說給他聽,料想他也不會怪罪于我的。”

    姓陸的這一番話說的甚為誠摯,且語氣轉和,顯然是不愿再與郝三起什么爭執。哪想郝三聞言之后冷笑三聲,站起了身子冷眼看著姓陸的,說道:“你得不得罪岳不群關我何事?實話便說給你聽吧,岳興那小魔君的名號并非因殺害了林震南而來,也不是我們這些旁門左道的人士率先叫出來的,而是青城派的門人弟子最先這么稱呼他的。”

    眾人又是一愣,青城派也是名門正派,但比之華山派似乎還要遜色少許,它的門人弟子怎么會給岳興加上這樣的名號?這不是大大得罪了華山派嗎?

    姓陸的也是不解,愣愣地看著郝三,郝三不再賣關子,倒豆子似的將原有一股腦說了出來:“那岳興在殺了林震南之后,北上途中遇到青城派余滄海,那余滄海似乎也覬覦林家劍譜,兩人便斗了起來。余滄海自忖是岳興的長輩,出手時頗有留手,但那岳興卻心狠手辣,一出手就全力以赴,讓余滄海吃了個大虧。按說那岳興的武功極是高強,但比之余滄海還要遜了些許,但余滄海吃虧在前,兩人的本事也并非相差太多。最終余滄海死在岳興手上,岳興又打算斬草除根,殺了不少青城派弟子,但總歸有一兩個漏網之魚,從此便叫岳興為小魔君。”

    郝三一口氣說完,斜睨著姓陸的,頓了頓,道:“岳興能將余滄海殺死,雖然一開始占了余滄海的一些便宜,但以余滄海的本事,竟不能扭轉局面,便可知岳興的武功定然也極為高強。老陸你有什么本事能夠抓到他?”

    姓陸的呆了呆,不可置信地說道:“你說他先殺了林總鏢頭,而后又殺了青城派余滄海?”

    郝三點頭兩下,心里也嘆息一聲。林震南武功平庸,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余滄海一身武藝非同小可,在武林中也是大名鼎鼎的一號人物,竟然被岳興這么個少年殺了,郝三不免為岳興感到驚才絕艷,又想到自己蹉跎歲月,本事卻不上不下遠遠不及岳興這一個未及弱冠的少年,心中又有些黯然。

    而那邊岳興心中猶如一團亂麻,腦海中不停地回響著一句話:“是不是他殺了林震南?是不是他殺了余滄海?”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