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失竊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失竊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失竊

推薦閱讀:

    凄厲的叫聲響起之時,岳興剛剛打坐完畢,還未褪去衣衫入睡,當下心中一驚,搶身躍出,身子一閃,鬼魅一般奔向響聲處。

    不多時,便見林震南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如紙,渾身僵硬不動,便如死了一般。林夫人在他身側不遠處,斜倚在一根圓柱上,胸前的衣襟布滿血跡,昏死過去。

    岳興搶步而上,在林夫人脖頸間與手腕處搭了下脈搏,知她受傷雖重,但一時三刻之間倒也無性命之憂。又跑到林震南身子前,他俯身趴在地上,岳興不敢亂動,小心翼翼地摸著他的脈搏,時有時無,甚為虛弱,堪堪只剩一口氣吊著,當下不敢延誤,連忙以左手抵在他的背脊,一道道精純已極的真氣沿著他的督脈緩緩流轉于經脈之中。

    倏地一聲怒斥從岳興背后傳來:“住手……你……你在作甚!”聲音又是驚恐又是不忿。

    岳興聽得是林平之的聲音,心中稍定。林震南命在旦夕,況且岳興對此事也不甚清楚,當下便沒出口多說,默運真氣企圖挽回林震南一命。

    林平之繞過岳興,忽然見到林震南俯臥在地,生死不知,岳興則伸手拍在林震那的背脊上,頓時心神巨震,只道岳興害死了林震南,當下心中悲憤交集,吼叫道:“你……你殺了我爹爹?”說著胸中升起一股勇氣,朝著岳興沖了過去。

    岳興眉頭皺了起來,眼中劃過厭惡之色,右手袍袖一卷,運了三分力道,朝著林平之的身子斜上掃過去。林平之功夫稀疏平常地很,此時又是心神震蕩,被岳興狠狠掃在小腹上,頓時跌倒在地,痛苦地哼唧起來。

    岳興輕哼一聲,繼續以真氣為林震南療傷,不多時見他眼皮一陣顫動,臉色好轉許多,這才慢慢收功。恰好此時林平之爬了起來,怒發沖冠地瞪著岳興,滿含悲憤地吼道:“你為什么要害死我爹爹?”

    岳興對他不加理會,倏地一把扯爛林震南背后的衣衫。林平之悲慟叫道:“畜生,住手!”

    岳興臉色一冷,右手一揮,啪的一聲,扇了林平之一個耳光,森冷說道:“要想你爹活命,就給我閉嘴到一旁老實地呆著。”

    林平之怒氣攻心,哪能聽得進岳興的話,兀自憤憤地叫道:“你……你殺了爹爹和媽媽,有本事你連我也殺了,你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

    岳興感到不耐煩至極,這愣頭青犯起愣來,不怕打不怕死,當下身子一閃,欺到他身旁,左右開弓,甩了他幾個大耳刮子,又點了他的穴道,這才回到原處,直直地盯著林震南背后的烏青掌印。

    “摧心掌!”岳興神色冷厲,伸出食指在掌印上輕輕觸碰,頓時一股陰寒之氣從指尖傳來,隨即食指如電,繞著那掌印點了一圈,又將林震南慢慢扶起坐直,左手放于他的胸口,右手放在后背掌印處,凝神運氣,以先天功精純神異的真氣來為林震南治傷。

    過了一頓飯的時間,岳興額頭上已經汗水密布,頭頂一條如煙似的細線筆直升騰,顯是他內力已運到極處。林平之在一側看的睚眥欲裂,只道岳興正在對林震南的尸體施展什么妖法,當下心中不停地咒罵。

    又過了片刻,林震南背后的烏青掌印漸漸消散,岳興又點了他胸口的幾處大穴,掃了林平之一眼,袍袖一揮解了他的穴道,<!--中间广告位置-->在他尚未說話之前,便說道:“你爹中了余滄海的摧心掌,眼下經我內力療傷,已無大礙,不過你切莫去翻動他的身子,嗯最好去熬些強心的湯藥來,等他醒來便給他喝下去。”

    林平之驚疑不定,跪倒在林震南身前,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放于他的鼻前,頓時感到一陣陣微弱的呼吸,當下欣喜若狂,兀自淚如泉涌。

    忽而岳興一聲大喝:“不好!”旋即拔腿飛奔而去,朝著小茹的房間而去,心想余滄海陰狠毒辣,他奈何不得自己,說不定便會向小茹施毒手,便是不害她性命,但讓她吃些苦頭也極有可能。

    當下來到小茹屋外,扒開窗子大聲喚道:“小茹,小茹,你沒事吧?”

    小茹似乎睡得極熟,岳興大聲叫喚兩聲,方才慢吞吞地挪了挪身子,伸手撐在床上,半坐起身子,迷迷糊糊地說道:“是要吃飯了嗎?唔,我……我不吃啦,我還要睡覺。”

    岳興聽得她的聲音雖然慵懶,但底氣十足,絕未受傷,當下心中一寬。星月光輝之下,忽然見到她脖頸間纏著一條鵝黃的絲帶,系著胸前的肚兜,精致的鎖骨在月光之下如玉石一般晶瑩潤澤,倏地臉上一紅,急忙回過頭去,道:“沒事……你睡吧。”

    小茹無意識地嘟囔兩句,又睡了過去。岳興在窗外悄立片刻,將窗子關好,又折身回到林震南處。

    進去時,林夫人已經醒來,在林平之的攙扶下坐在林震南身旁,雙眼淚水朦朧,見了岳興前來,頓時情真意切地懇求道:“岳大俠求你救救我家老爺吧。”

    岳興擺擺手,搭了搭林震南的脈搏,雖然無力,但也穩定,當下說道:“林總鏢頭已經無礙,只是身子有些虛弱。”當下伸出食指在林震南身上點了十多下,過了少許時候,林震南幽幽轉醒,甫一睜開眼,便怒斥道:“余滄海你這畜生不得好死。”只是他中氣不足,這話說得十分綿軟。

    林夫人母子見林震南醒來,頓時喜極而泣,不停地喚道:“老爺,老爺。”

    林震南回過神來,見了妻兒,頓時心中悲戚,道:“夫人,平兒你們也被余滄海那畜生害死了嗎?”

    林夫人見丈夫無事,心中大為放松,此時見他胡言亂語,頓時覺得好笑,拉了拉他的衣袖,道:“胡說些什么呢,我們讓岳大俠給救了,還沒死呢。”

    林震南眼睛一亮,視線一轉,果然見到岳興站在一旁,心里頓時升起一陣死里逃生的喜悅,頗是誠摯地說道:“岳大俠,林某再次蒙你搭救,此恩實在無以為報啊。”

    岳興擺手示意無妨,忽地又聽林震南長嘆一聲,道:“死里逃生固然可喜,可是咱們祖傳的那件袈裟卻被余滄海這畜生給劫了去,唉,日后到了九泉之下,可怎么面對遠圖公啊?”

    岳興心頭一震,隨即暗舒一口氣,想到:“讓余滄海取了也好,落到青城派手里,比由林家保管還要妥當,爹終究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耳邊聽著林夫人嘮叨抱怨:“丟了便丟了,一件袈裟而已,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物,只要你人沒事就好,日后就是見了遠圖公,他老人家也不會怪你的。”岳興倏地心中一松,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舒暢之情,直欲仰天大笑,暢抒情懷。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