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敵現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敵現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敵現

推薦閱讀:

    要說原著中的林平之,也算得上一個可憐人,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為人做作,乍逢大變之后上了華山,明知令狐沖與岳靈珊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卻又從中作梗,雖然并未主動追求過岳靈珊,但既知她與令狐沖的感情,自當應避嫌,他卻毫無避諱。

    而后得知了岳不群的行徑又將一腔憤恨延及岳靈珊身上,甚至親手殺害了對他情深意重的結發妻子。種種行為著實讓人不齒。

    岳興斜睨了林平之一眼,他自打解開了對岳不群的心結,心胸豁然開朗,再看待原本熟知的人物時,也不再帶有異樣色彩,一個人的行為與性格,往往與日后的際遇息息相關,不能完全按照他所知的人物來對號入座,但是目下對林平之仍升不起什么好感。

    岳興運勁于袍袖,輕輕一撫,林平之身體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神色愕然地看著岳興。

    岳興眉頭微蹙,林震南這一番行為似乎認定了岳興亦是來此不善,他心中微微冷哼一聲,對林家父子又看低一籌,當下冷聲道:“我早已言明此來純為相助林總鏢頭,別無它求,林總鏢頭莫要憂心太甚。我若真的貪圖你林家什么事物,不如等余滄海滅你滿門之后再自行取來,也好過此時教人認作居心不良。”

    林震南臉色通紅,也不知岳興此番是裝腔作勢,還是心中果真如此打算,一時間甚為窘迫,朝著岳興拜了拜,卻又尷尬無言。林平之看了看岳興,目光瞥向他身旁的小茹,臉色登時一黯,神色間頗有些愁苦之意。

    小茹緊緊挽著岳興的胳膊,神色間甚為不忿,粉嘟嘟地櫻唇噘起,一雙靈動的眼睛骨碌碌轉個不停,看了看岳興,眸子里似乎有些委屈,仿佛在說:“你來幫助他們,他們給你送東西,你為什么不收呢?”

    岳興回眸見了小丫頭這副神情,臉色頓時軟了下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小腦袋,溫和一笑,倏然間面色劇變,嚯地站了起來,身子一閃,已經出了大門,飄回一句話:“小茹你在這里呆著莫要亂走,我去去就來。”

    林震南夫婦臉色跟著一變,林震南抬腳想要出去,最后卻又悵然一嘆留在屋內,神色間既有憂慮,又有羞愧。林夫人不知他心中已經轉了千百個結,只道他心憂強敵,當下走到他身側,溫聲出言安慰。

    小茹甚為驚惶,倚在門口,恨恨跺了跺腳,待岳興身形消失,才回頭,氣呼呼地掃了林家三口一眼。林平之胸口巨震,心中想到:“若是她的哥哥傷在青城派手下,她一定不會原諒我了。”一念至此,心中又酸又痛,猛地一拍桌子,朝著林震南夫婦說道:“爹娘……”尚未說什么,卻看見林震南滿面愁苦,心里又是一驚,記起岳興之前的話,再也說不出什么逞強的話。

    林震南夫婦以及小茹紛紛看向林平之,見他神色悲戚,甚為沮喪,林夫人還以為他也是心憂青城派,當下棄了丈夫,走到他身旁,握著他的手掌,道:“平兒莫要擔憂,有岳大俠在,咱們不會有事的。”

    林平之心底陣陣酸楚,說不出的難受,面上擠出一絲笑容。小茹又是重重地哼了一聲,仍是倚在門上,極目遠望,神色間滿是期盼。

    適才岳興聽得些許破空之聲,<!--中间广告位置-->以他此時內力之精純渾厚,耳目之靈敏,卻也不太分明,心知有了不得的武學高手前來,當下搶身而出,展開步伐追蹤而去,但一直追到林家府邸之外,也沒見到那人一毫行跡,當下一躍而起,立在屋頂之上,氣沉丹田,朗聲說道:“余觀主大駕光臨,緣何又不露行跡?”

    岳興這一喝聲中氣十足,整個林家宅院內都清晰可聞。林震南夫婦在廳內身體一抖,互相看了一眼,見彼此皆十分驚懼。林平之雙拳死死攥緊,眼神偷瞄了小茹一眼,卻見她毫無擔憂之色,仍是滿面希冀地看著外面。

    岳興一聲大喝之后,并無人答話。岳興心知余滄海陰狠毒辣,今日若不能迫使他放棄對付林家的心思,便是能夠阻擋他一時,終不能攔得了他一世。

    當下鼓勁說道:“余觀主為了林家辟邪劍譜而來,如若再不現身,我便將這劍譜毀了去。”

    岳興話音剛落,便見一個山羊胡子的矮道士從林家宅院左側的隱蔽處露出身形,胳膊一揮,又有幾個青年奔了過來。

    岳興雙目如電,目光掃過眾人,落在矮道士身上,抱拳道:“余觀主大駕光臨,還請入內一敘。”旋即又對林震南道:“林總鏢頭,還請大開中門,恭迎余觀主。”

    林震南夫婦對視一眼,眼中驚疑不定,但形勢比人強,兩人眼下也無可奈何,只好親自走了出去,恭迎余滄海。

    余滄海乍聞辟邪劍譜之名,當真怕岳興將它毀去,略一沉吟便帶著門下弟子從正門而入。岳興一躍而下,與林震南一道朝門口走去。

    但見余滄海滿目陰狠,目光如電地射向岳興,稍過了兩個呼吸,沉聲問道:“你是什么人?竟敢管到老子頭上來了?”

    林震南尚自惴惴不安,見余滄海對他不加理會,也不敢貿然出言。岳興毫無恭敬之意,隨便抱拳,道:“在下華山門下岳興。”

    余滄海眉頭一挑,眉宇間變地凝重起來,仔細打量了岳興一番,緩緩開口問道:“原來是岳賢侄當面,你爹爹岳先生也在此間嗎?”

    岳興搖搖頭,心知余滄海對岳不群甚為顧忌,不過此刻岳不群真身并不在此,便是胡言誆騙余滄海一番也是無用,當下便道:“家父日夜參研華山本派功夫,哪里得空前來萬里之遙的此地?”

    余滄海神色一松,旋即又擰起眉頭,神色變地冷淡,說道:“賢侄適才言及辟邪劍譜,想來這本劍譜已經落到賢侄手里了?”

    岳興失笑,道:“這劍譜是林家的家傳武功,我又非林家的人,怎么會有劍譜?”

    余滄海眸子一凝,眼中湛然神光一閃,沉默了些許之后,冷冷說道:“這般說來,賢侄是在消遣老夫了?”

    岳興哂然一笑,目光掃過余滄海以及他身后眾人,道:“余觀主嚴重了,我不過是想與余觀主會晤一面,這才這般說法,引余觀主現身而已,可沒有戲耍之心。”

    余滄海臉色更加冷漠,卻閉嘴不言。倏地一聲怒喝自他身后傳來:“華山派的龜兒子,你竟敢捉弄我師傅,快快跪下來給我師傅磕頭認罪,否則……你便是岳……岳先生的門下,老子也要打得你滿地找牙!”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