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見疑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見疑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見疑

推薦閱讀:

    岳興看著匾額上的四個大字,一陣恍惚。便是這辟邪劍譜,牽涉到青城派、華山派、嵩山派,連日月神教與其也稍有淵源。一陣恍惚過后,岳興抓起大銅環扣了兩下。不多時朱漆大門打開,里面一人疑惑地看著岳興。

    “在下華山派岳興,前來拜訪林總鏢頭,還望通告。”岳興朝著那人抱拳,甚為有禮。

    那人聞言一驚,華山派在江湖上聲名卓著,論名聲,僅在少林武當嵩山派之下,劍氣之爭之前,更是隱隱有抗衡少林武當的氣象。那人見岳興十分有禮,急忙躬身拜倒,將整扇大門打開,話音夾著些許顫抖,說道:“岳少俠請入客廳就坐,我這就去通知我家老爺。”

    岳興自然知曉林震南為人活絡,處事得體,對這些大門大派常有供奉,不過諸如華山派等五岳劍派,他又自忖身份不及,雖有心結交,卻又不敢貿然行事。那下人跟隨林震南接觸過不少大派子弟,不過似岳興這般名門高第,則鮮有接觸,心知這是自家老爺結交華山派的一個大好機會,當下安置了岳興與小茹,便迫不及待通告林震南去了。

    岳興與小茹坐落用了些茶水和點心,沒過許久,便見一個中年漢子神色甚為激動地走了進來,見了岳興,納頭便拜,道:“岳少俠大駕光臨,林某人未及遠迎,還乞恕罪。”

    岳興急忙起身還禮,道:“岳某不請自來,多有叨擾,尚請林總鏢頭原宥。”

    林震南哈哈大笑,心底暗贊名門子弟果然與眾不同,風度禮儀俱佳,比之青城派的弟子高傲自大要強了無數籌。眼光看向小茹,微有疑惑地問道:“這位女俠貴姓?”

    岳興拉了拉小茹,對林震南說道:“這是舍妹小茹。”接著又對小茹說道:“小茹,還不向林總鏢頭見禮。”

    小茹丟下了手里的糕點,不情不愿地撇撇嘴,目光一直放在桌案的糕點上,極為迅速地對林震南說道:“小女子見過林總鏢頭。”

    岳興見她如此心中感到萬分好笑,看她一副可愛模樣,又不忍苛責,當下對林震南欠身道:“舍妹自幼長在鄉下,缺了禮教,還請林總鏢頭恕罪。”

    林震南笑著搖搖頭,看了看小茹,見她容顏秀美,嬌憨天真,似乎極為喜歡那些甜點,頓時高聲喚道:“再取些糕點來。”心中卻迸出一個念頭,一閃而逝。

    小茹此時方抬頭看向林震南,甜甜一笑,道:“嗯,你也是個好人。”

    岳興與林震南相視一笑,都覺得小茹天真可愛的很。

    過了片刻,林震南向岳興問道:“不知岳少俠此番駕臨寒舍,有何貴干?”

    這個問題岳興早已想過,與其編一些謊言,不如直截了當說明來意,省得期間另生誤會,當下便道:“岳某此番前來,原是因為得知青城派余觀主將對林總鏢頭不利,而我華山派與林總鏢頭祖上稍有淵源,故而前來相助一番。”

    林震南心中好奇,怎的與華山派竟有了淵源,不過既然承蒙華山派看得起,他心中雖是不解,但也不好刨根問底。反倒是岳興所說青城派將對他不利一事,他并不相信,道:“青城派是名門正派,林某對余觀主素來恭敬,他老人家好好的怎么會對林某不利?”

    岳興笑而不語,過了許久,才說道:“但愿是我弄錯了,不過岳某打算在此盤桓數日,還望林總鏢頭勿要厭棄。”

    林震南心中微微有些不悅,旋即心中一震,暗想:“此事原本與華山派毫無干系,但是他竟不辭萬里前來相助與我,不論余觀主是否要對我不利,這份情誼可教我難以報答的了。”當下滿臉感激說道:“林某之事累得岳少俠甚為操勞,林某心中感激<!--中间广告位置-->不盡,怎會有絲毫怨懟之言?”

    岳興見林震南果然滿目感激之色,心道此人還算識得好歹,雖然現在不相信他的話,但仍然乘他的情,真的等余滄海來犯之時,救他一救倒也是順手之事。

    兩人閑談一會,林震南告辭離去,回到房中將此事說給了夫人知曉,那林夫人也覺得十分奇怪,不過她自幼長在洛陽,常聞華山派美名,對華山派多有好感。

    當下說道:“夫君,以你之見,青城派……果真算得上名門正派嗎?”她自是知道丈夫與青城派打交道,多受到對方輕視與刁難,心中早存不滿,況且青城派的名聲素來算不得多好,這才有此問。

    林震南為人謹慎,雖心知青城派門風不好,便是私下里也不愿隨意數落,只道:“青城派門下雖有些不肖之徒,但總體而言還是好的。余觀主更是名震江湖的一代宗匠。”

    “那華山派呢?”林夫人見丈夫話中留了七分,頓時又問道。

    林震南臉露向往之色,悠悠長嘆一聲,道:“華山派岳先生江湖人稱君子劍,武功出類拔萃,人品端莊俊秀,那可不是你我觸得著的高人。”

    林夫人微微點頭,道:“既如此,那岳少俠所說怕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你……你……還是小心一些吧。而且我總覺得那青城派的余滄海太過陰鳩,不是好人。”

    林震南眉頭微蹙,沉吟半晌,喃喃自語道:“我林家除了些金銀財物,有什么值得余觀主這般身份尊貴的武林高人覬覦的?”說著忽然神色一震。

    林夫人見丈夫神色大變,心中一緊,道:“夫君,可是想起什么?”

    林震南霎時間臉色變得極是難看,眸子里露出極度驚駭,看著林夫人,一字一句道:“林家辟邪劍譜。”

    林夫人卻面露不解,看了林震南兩眼,道:“林家辟邪劍譜只屬一般,你修煉了數十年,也沒見的有多精妙,想來余滄海應不至于為了這樣一套劍法來對付你我吧?”

    林震南記起當年祖上的傳聞,搖了搖頭,道:“相傳咱們林家這套劍法在遠圖公手里時,威力無儔,只是后人不肖,難以學得劍法精髓,才將這一套威力絕倫的劍法埋沒。”

    “那這么說……”林夫人臉色微變,有些擔憂地說道。

    林震南面色不僅難看,而且甚為沉重,思考了片刻,重重點頭,道:“若說余……余滄海垂涎咱們林家的辟邪劍譜,倒也并非不可能。只是眼下我憂心華山派派人來此是什么目的,莫非也是為了辟邪劍譜?”

    林夫人眉頭微蹙,道:“你不是說那岳少俠氣度不凡,又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況且他若對咱家的劍譜起了心思,又怎么會帶著他的妹子前來?”

    林震南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了然之色,苦澀道:“我知道了,這位岳少俠的確是來相助你我擊退青城派的,帶著他的妹子卻另有用意。夫人你沒見到那女娃子,當真是天仙一般的美人,我若年輕個二十歲,嘿嘿…….”

    林夫人橫了他一眼,聽他繼續說道:“咱們平兒一向眼高于頂,尋常女子難以入眼,但見了此女之后,怕是要魂牽夢繞了。那岳少俠助你我擊退余滄海之后,使出美人計,讓他那妹子引誘咱們平兒,咱們的辟邪劍法終究會落到他的手里……”

    林夫人心底不信丈夫這些說辭,但是轉念間覺得岳興此番前來實在太過意外,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岳興與他們林家素來并無交情,又怎會為了他林家與青城派這樣一方霸主為敵?當下心中又有些相信,一時間甚為犯難,不知該如何決斷,只眼巴巴地望著林震南。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1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