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小茹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小茹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小茹

推薦閱讀:

    岳興既已出手,自不會半途而廢,眼見著那賈老二朝著少女逼了過去,頓時從樹上一躍而下。那大樹本有三四丈高,岳興落在樹上,離著地面有一兩丈,再加上這小土山本身又有十來丈高,他本是不及賈老二快速的。但是他身形如鬼似魅,腳步輕點生風,在賈老二伸手抓向那少女時,竟已到了他的身側。

    來不及多想,登時一掌拍向賈老二,岳興于掌法一道并不精熟,但他內力渾厚,掌上灌注勁力之后,雖然并不精妙,但威力頗著。

    賈老二眼見得手,心中稍定,倏地一道勁風自耳后吹來,心知是岳興的掌力,不敢硬接,當下連忙側身閃避,朝右挪了兩步,隨后一個箭步沖向少女。

    岳興原沒指望能將賈老二傷于掌下,將他迫開之后,立刻閃身到少女身旁,伸手將她扶起。那少女渾身酥軟無力,半個身子斜倚在岳興身側,溫香軟玉,呵氣如蘭,便是岳興兩世為人,此刻也不禁有些窘迫,當下斜睨了那少女一眼,見她臉頰飛紅,眸子里凝出一層霧氣,貝齒輕咬櫻唇,神態有說不出的動人,不禁心中一蕩,倏地又升起一股憐惜之情。

    賈老二抓不住少女,頓時往后退了幾步,并著爬起來的姓余漢子,并肩看向岳興。兩人見岳興年歲尚輕,頓時齊齊松了一口氣,自是以為岳興年幼,便是得名師傳授,畢竟修為日淺,兩人合力定能將他擒拿。

    心中升起這般想法,那姓余的變地惱怒起來,瞪著岳興怒聲問道:“龜兒子是何方小鬼?竟管起我們的閑事?”

    岳興適才聽這兩人互相稱呼‘余兄弟’、‘賈老二’心中感到似曾相識,此刻仔細打量兩人,見他兩人頭裹白布,心中一動,知曉了兩人的來歷,當下冷笑一聲,反問道:“不知兩位是何方神圣,竟然欺凌弱小,簡直無恥之尤。”

    姓余的顯然是養尊處優慣了,聽到此話頓時怒不可竭,眼含殺機地盯著岳興,沖口說道:“老子是……”

    話未說完,便被賈老二打斷,道:“我們乃是西岳華山派門下,你是何門何派?”

    岳興心底冷笑,瞧這兩人裝束、口音,當是川人,再加上他兩人的姓氏,早已猜出是青城派門下,當下見了兩人冒充華山派門下,心底惱怒之余也不禁感到可笑,當下也不拆穿,接著問道:“既然是君子劍岳先生門下,想來也是名門正派的俠士,卻又為何坐下這等丑事?”

    賈、余兩人對視一眼,青城派在西南邊陲威震一方,雖然號稱名門正派,但門下弟子怙惡不悛,聲名極差。前兩年令狐沖動手傷了青城派門下,華山、青城兩派便算結下了梁子。賈、余兩人原不至冒名頂替他人,只是眼下身處東南,又有重任在身,索性便冒充華山派弟子,來個栽贓嫁禍。

    當下那賈老二說道:“這女子乃是我們師傅的千金岳靈珊師妹,我們師兄妹三人在此玩耍,也不需經過小兄弟你來準許吧?”說著又對岳興身側的那少女說道:“岳師妹你明明約了咱們兄弟倆來此那個……那個……為何又教旁人出手阻撓?”

    那少女驚魂甫定,心頭一片迷茫,聽了賈老二的話心底十分迷糊,暗忖:“我可不姓岳,他怎地會叫我岳師妹?而且我與他兩人素不相識,更不是什么是兄妹的。”心中惱恨他二人行為無禮可恥,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不做回應。

    岳興聽了兩人冒充華山派門下已然心中不悅,再聽得賈老二將那少女指認為岳靈珊,并說是岳靈珊約了兩人到此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頓時滿面寒霜。岳靈珊雖有些小姐脾氣,但心地不壞,自幼便得岳興的十分疼愛,此刻清名卻被這兩人玷污,若是傳了出去,江湖中人還不說岳靈珊淫邪無恥,這教她日后還怎么做人?

    當下將那少女扶到一顆粗壯大樹邊上靠著,反身取了寶劍,冷目如電掃過兩人臉龐,見那姓余的仍魂牽夢繞地盯著那少女,頓時冷哼一聲,如霹靂般在兩人耳邊響起。

    二人被岳興的冷哼聲威懾,眼神微凝,賈老二盯著岳興,做義憤狀,朗聲道:“還請小兄弟將我二人師妹交<!--中间广告位置-->還,否則我師傅不會放過你的。”

    岳興冷著臉,倏地問道:“四川青城派門下弟子何事改投我華山派了?”

    賈老二與那姓余的聞言一驚,其實他二人的口音與裝束哪有半點關中人的樣子,只是他二人思忖此處地處東南,甚少有人能識得四川口音與裝束,這才有恃無恐嫁禍栽贓華山派,哪知此番竟是假李鬼遇上真李逵了。

    那姓余的瞪了賈老二一眼,朝著岳興惡狠狠地問道:“你是華山派的?”

    岳興清冷的目光掃過兩人面龐,忽而譏笑道:“青城派自居名門正派,沒想到門下弟子盡是這般卑鄙無恥、死不足惜的惡徒。”

    姓余的與賈老二又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眸子里都看到了焦急。青城派在武林中雖然名聲不太好,但總歸得大家承認分屬正道。今日這事如果被華山門下弟子傳揚江湖,那青城派可就聲名掃地、千夫所指了,青城派的名聲他們可以不在乎,但余滄海勢必會因此惱恨他二人,想起余滄海的手段,兩人頓時打了個哆嗦,又對視一眼,眸子里一同露出兇光。

    倏地兩人不分先后一同攻向岳興,打算殺人滅口。岳興時刻警惕著兩人,見兩人眼露兇光之時,便知曉兩人起了殺人滅口的心思,頓時運功全身。他雖自忖功力較這兩人遠要深厚,但畢竟沒有生死搏殺的經驗,不敢心存大意,一上來便運起了十成內力。

    賈、余二人內功淺薄,招式也說不上多精妙,兼之滿懷興致而來,并未攜帶兵器,這般赤手空拳朝著岳興沖過去,岳興冷笑兩聲,長劍如電,唰唰兩下刺在兩人手腕上,又惱怒兩人出言詆毀岳靈珊的清名,復又將兩人的左耳割下,這才冷聲道:“你二人卑鄙無恥,不過終歸是青城派門下,我也不好越俎代庖,出手替余觀主清理門戶,這次且饒了你們,快給我滾吧。”

    二人雖受傷頗重,但乍聽可得不死,還是心里一松,旋即兩人相互攙著,滿眼怨毒低頭離去。

    岳興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甚為不屑地搖搖頭,要不是看在這兩人還有些用處的份上,今日定要教他二人喪命于此。

    待兩人身形走遠,轉過身子看向那少女,卻見她迷迷糊糊地又瞇上了眼睛,借著星月之光,如此近的距離之下,但見她青絲柔順烏黑,長長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宜喜宜嗔的絕美臉龐上尚露出些許驚恐,當下朗聲說道:“姑娘……姑娘…….”

    岳興叫了好一會兒,那少女才慢吞吞地睜開眸子,見到是岳興后,神色稍稍放松,軟軟地問道:“那兩個壞人呢?是被你趕跑了嗎?哎,你們中原人怎么這么壞,嚇死小茹了!”

    適時一陣涼風吹來,那少女醒了醒神,慢慢站了起來,好奇地打量著岳興,見他身姿挺拔,英眉秀目,臉龐俊美,嘴角含笑,眸子有神,頓時驚訝地叫道:“呀,原來你竟長的這么好看呢。”

    岳興失笑搖頭,問道:“小茹姑娘是吧?”那少女點點頭,又搖搖頭,甚為嬌憨地說道:“是小茹,不是小茹姑娘。”

    岳興含笑,道:“好,小茹你在城中可有什么親朋好友,我送你進城尋他。”

    小茹小腦袋快速地左右搖動,十分不情愿地說道:“我不要進城啦,我也沒親戚朋友在城里,我是一個人來到這里的。我……我……我要跟著你!城里好多人看我的目光就像獅子老虎看獵物的目光一樣,我……我有些害怕。”

    岳興心底暗嘆一聲,這小姑娘姿色絕世,引得旁人垂涎也分屬正常,只是她看似單純地很,家里人怎會讓她獨自外出?當下板著臉,對她道:“你不怕我嗎?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壞人了?”

    那少女仔細盯著岳興的臉龐與眸子,起初時尚有些擔心之色,但過了片刻,忽然咯咯笑了起來,道:“你的眼里一點都不兇,反倒像最好的玉石一樣溫潤,而且你長的這么好看,怎么會是壞人呢?爸爸說小茹是天底下長的最好看的姑娘,小茹可是個好人喲。你么……是天底下最好看的男子,當然也是個好人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