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惡少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惡少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惡少

推薦閱讀:

    岳興一坐便是近兩個時辰,待到戌時末分兀自收功醒來,他連日來常以內力奔走,消耗頗大,此番兩個時辰的打坐雖不能將損耗的內力補足,但整個人卻精神起來。

    外間明月當空,燦爛光輝,蒼穹之上寒星密布,閃爍不停。岳興走到曠野中,遙望星空,但見銀河絢爛,端的是良辰美景,當下腳步如風,快速攀上右手邊的一個十來丈高低的小土山,一躍而起,飛身立在一株參天大樹的粗壯枝干上。

    其時已趨至初夏,曠野之中百花芬芳殘遺,又有樹木清香,兼之清風拂面、星月照人,極為愜意。岳興坐落在樹上,極目遠眺,見著福州城中燈火點點,數不盡的高大樹木矗立在城中,婆娑搖曳。

    岳興身子靠在樹干之上,雙腳隨意晃悠,大樹枝繁葉茂,將他整個人的身形都遮掩住。他看了一會兒城中燈火,便覺得索然無味,抬頭又看了看深邃蒼穹之上燦爛生輝的星月,倏地暗想:“此時此刻,若是與恒山派儀琳小尼姑一起坐在這大樹上遙望高空星月,是否也是極為讓人歡喜的呢?”旋即又微笑搖頭,似乎是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過了片刻,美景依舊,卻已經引不起岳興的興致,索性便靠在樹上思索著武學之道。

    “前些日子說起劍意,自古以來的劍法之中,攻勢之巔非獨孤九劍莫屬,守御之極非太極劍法莫屬,然則除了這兩門曠古絕今的劍法之外,似乎并未有第三門劍法果真孕有劍意。”岳興心中想起那日與岳不群的對話,不由心底泛起疑惑:“全真劍法雖然招式平常,但練到深處威力極大,從當年王重陽憑借這門劍法與先天功奪得天下第一的名號,便可知這套劍法的威力定然不俗,否則王重陽即便內力比之其余人要深厚,但在招式上絕不可能將其余四人折服。”

    “但是全真劍法究竟厲害在何處?從目前看來,這門劍法雖然精妙,但比華山劍法也高明不了多少,絕不可能能夠讓東南西北四絕心服口服,到底是因為我練的不到家,還是其中另有訣竅,我不得而知呢?”岳興這些年修煉全真劍法,雖然心中知曉這門劍法練到深處威力極大,但于此刻看來,這門劍法雖然精妙,但說與一陽指、降龍十八掌等天下絕學一爭長短,則略有不足,是故心里極為疑惑。

    “或者說這套劍法孕有劍意,也是如同獨孤九劍與太極劍一般重意不重招的劍法,只是我并未領悟這劍法中的劍意,所以威力不顯。如此說來倒也能夠說得通,當年全真教門下,只有王重陽能將這門劍法的威力發揮到極致,足以與其余各大神功爭鋒。但到了周伯通及其余弟子門人手中,這套劍法便顯得平凡地緊。料想便是因為自王重陽之外,無人能夠領悟劍意之故。”

    岳興心中作此想法,不禁又開始思忖全真劍法的劍意究竟是什么。思忖之間忽然聽得幾道頗為沉重的腳步聲自南方傳來,當下收斂心神凝神靜聽,便聽得幾道壓著嗓子的聲音。

    “余兄弟,這深更半夜的,你我二人在城中耍耍就是了,為何偏要跑到這荒郊野外來?”

    “賈老二這你可就不懂了,這婆娘美麗地緊,要是在弄她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豈不是太過掃興?若是在城內,解了她的穴道,難免會大吼大叫,你我兄弟二人固然不怕,但若是出現意外,耽誤了我爹的大事,那可就不妙地緊。不如到這城外荒野處,解了這婆娘的穴道,任她叫破喉嚨也是無妨,你我兄弟兩人也可圖個盡興。興致過后將她殺了就地埋了,或者扔到深山老林里,神不知鬼不覺誰也不知道。你我兄弟既大大爽快一番,又絕不至耽誤我爹交待的大事,豈不是兩全其美?”

    那賈老二被他這么一說,似乎也頗為<!--中间广告位置-->心動,當下連連催促,道:“那便快一些吧,格老子的,我讓你說的心癢癢,快點隨便找個地方,你來頭籌,我緊隨其后,完事后趕緊回去。”

    兩人又走了些距離,找了個比較平坦的地方,姓余的從背上放下一個布袋,緩緩解開后,露出一個身形。岳興借著星月之光,運起內力灌注雙眼,登時看清袋中之人是個看似十六七歲的少女,明眸皓齒,臉龐絕美,在星月清輝之下,更似神仙一般。此時卻滿臉惶恐,泫然欲泣。

    那姓余的見了少女這般神態,頓時色授魂予,情不自禁咕嘟吞咽了一口,伸手朝著少女嬌嫩的臉龐摸去。

    賈老二也被這少女的姿容所攝,此刻見了少女就要被姓余的褻瀆,心中竟升起一股嫉妒之情,當下連忙道:“余兄弟,你不是說要解了這婆娘的穴道嗎?她這般不能動不能言,有什么意思,不如將她解了穴道,咱們兄弟不僅能一聽她婉轉啼吟的聲音,還能看到她不斷掙扎的模樣,豈不比這樣玩弄一個如木雕人偶一樣的身體更要讓人覺得刺激嗎?”

    姓余的伸出的手頓在少女臉頰前方半尺處,聽了賈老二的話后呼哧呼哧喘著粗氣,雙眼中充滿了野獸一般的光芒,迅速解了少女的穴道,一聲低吼便朝她撲了過去。

    那少女穴道被解,見那姓余的猛地撲過來,頓時一聲嬌呼,連忙閃躲開來,只是她渾身酥軟,挪移之間毫無力氣,只避開少許。好在那姓余的色令智昏,整個人熱血上涌,竟被地上攀爬的一條木藤絆倒在地。

    少女又往后挪了兩步,鳳目圓睜,瞪著姓余的與賈老二,臉上又驚又怒,斥責道:“你們……你們……”她此前從未在江湖上行走過,這兩日在南方一帶游玩,今日里在客店內飲食時被那姓余的看見,此人極是好色,見了少女容顏絕美,身姿婀娜,不禁起了壞心思,鬼鬼祟祟摸到后廚,問清了少女點的吃食,下了些蒙汗藥,待少女回房倒頭昏睡時,便與賈老二一同將她裝入布袋,運到城外,打算一逞獸欲。

    姓余的從地上爬起,又迫不及待朝著少女撲過去,少女驚駭之下又往后退了兩步,只是她柔柔弱弱,又受蒙汗藥影響,纖弱無力,竟也摔倒在地上,卻也恰好避開了姓余的。

    少女眼中含淚,她雖單純,但也知曉這兩人不懷好意,當下帶著哭腔說道:“你們中原人素來自稱禮儀之邦,為什么……為什么……”

    那姓余的見少女跌坐在地,再無逃避可能,當下心花怒放,嘿嘿淫笑兩聲,也不回答,整個人張開雙手朝著少女再一次撲了過去。

    岳興在樹上將這一幕看的真真切切,原本他只以為這幾人是互有仇怨,心里并不愿多事。但仔細聽下來,事情似乎并非如此,當是這兩人見色起意,干起了劫色的勾當。岳興心底厭惡,當時之風于女子名節極為看重,壞人清白簡直比殺人性命還要讓人痛恨。又見那少女秀美柔弱,當下心底一軟,在姓余的第三次撲過去之時,倏地折斷一枝樹杈,運勁擲了過去。

    此時他內力小成,甚為渾厚,含怒全力一擲之下,那截樹杈便如極厲害的暗器一般,夾帶著勁風,在那姓余的尚未反應過來時,已經戳到他的胸口,頓時仰天跌倒,不住地揉捏著胸口,顯是疼痛地厲害。

    姓余的尚未回過神,賈老二卻警覺起來,警惕地看著四周,朗聲道:“是哪位朋友出手?”說著步步逼近那少女,想來是想抓住少女,留作人質。

    那少女原本心生絕望,倏地見一根樹枝飛來擊倒姓余的,頓時大喜,忽而又見賈老二朝她走來,心知他與地上的姓余的是一路人,皆非好人,當即嬌呼一聲:“哎呦不好,那位高手快來救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