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轉變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轉變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轉變

推薦閱讀:

    兩人出了后山,沒走多遠,便見到寧中則站在道上俏立觀望,神色頗為緊張不安,目光接觸攜同而出的岳興兩人,頓時身形矯捷地朝著兩人而來,待走近了些距離,看得岳不群滿臉壓抑不住的喜色,登時心中大喜,腳下再快三分,閃身來到兩人身前,站在岳興那一側,對岳不群說道:“師兄,你們父子倆……”

    岳不群喜上眉梢,聞言頓時哈哈大笑,不自覺間內力運轉,整個山林間都充斥著他歡喜的笑聲,笑了許久,這才說道:“師妹莫問,速速整飭些小菜,今日你我、興兒、靈珊,再叫上沖兒,咱們一家子好好暢飲一番。我素來不喜飲酒,但今日也須得狷狂一次。”他養氣功夫高深,平素喜怒不形于色,這番言語顯是他心中激動難以自制。

    寧中則心中登時如放下了一塊壓抑她十數年的大石塊,整個人精神一震,跟著哈哈大笑了兩聲,伸手握了握岳興的手掌,心道:“師兄這般喜悅難抑,想來這父子倆便是沒有盡釋前嫌,關系也定大有改善。其實這些年來師兄心中極苦,一方面要承受左冷禪的壓力,一方面又與親生兒子冷戰不對付。不過現在好了,興兒自幼極有主見,此番與師兄和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當下哈哈笑著,旋即腳步輕點,身形如煙,越過兩人迅速離去,遠遠飄來一句話:“我去尋沖兒與靈珊,哈哈,這次沖兒可要高興壞了,既見著你們父子倆重歸于好,又能光明正大暢飲一番。”

    待得寧中則離去,兩人又走了些距離,岳興心中的沖動冷卻下來,不由感到有些尷尬。岳不群本是個寡言不善言詞之人,此刻雖然心中極是興奮高興,但也說不出什么溫情的話來。

    之前岳興見岳不群失落凄苦,心中大動惻隱之心,更兼頗為內疚,沖動之下脫口而出說了那一番說辭,讓父子兩人關系得以改善,但兩人畢竟相處不多,一時間也沒什么話題可說。

    此番見到岳不群與寧中則滿懷欣喜,岳興心中大為觸動,暗自沉思:“這些年來我真是鉆了牛角尖,便是岳不群真的是十惡不赦之人,我便能與他撇清關系嗎?那樣與禽獸何異?這些年我只顧著自己感情上無法接受他,全然沒想過這樣做對岳不群、寧中則會造成怎樣的煩惱與傷害。”

    一念至此,不由失笑搖頭。想起當初得知竟重生成為岳不群兒子的時候,心中極為抵觸的情景。后來隨著年歲漸長,兩人更是疏遠。如今放開懷抱,回頭看來,這些無端的隔閡實則是沒必要的,岳不群也是受了無妄之禍。

    這些年岳興曾仔細分析原著中岳不群的一生,由一開始對岳不群由衷的憎惡到后來對他感到頗為憐憫同情,到最后心中隱隱有些佩服。眼下以原著中岳不群最終的形象來定義此時的岳不群,顯然是不太合適的。

    華山派此時面對嵩山派雖然壓力不小,但也沒到日后那種劍拔弩張、你死我活的地步。岳不群雖然想要變強,但也不至為了變強而無所不為。此刻,他尚未被逼到絕地。

    岳興心中想著,不由又嘆息一聲,暗道:“這些年實則是我自身的問題,我前世雖然有一個武俠夢,向往熱血江湖,但畢竟只是個普通人,骨子里習慣了平淡安穩,所以看不慣偽君子面目的岳不群,感情上無法接受他。其實武林中,哪像世俗百姓那般能夠分出好人壞人?武林本就是一個可以為了目的而相互仇殺的地方。岳不群巧取辟邪劍譜,殺害恒山兩定,對林平之與恒山派而言是壞人,但于華山派而言他絕對又是個好人,甚至是了不起的掌門人。”

    岳興斜眼看了看岳不群,見他神色間仍激動難平,無聲地輕嘆一聲,想道:“以前我害怕岳不群野心膨脹無法自制,掀起腥風血雨,最后會禍及寧中則與岳靈珊,但是在江湖上混的,哪個不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我向來知道江湖是個快意恩仇的地方,但自己做起來未免大大不足。岳不群與<!--中间广告位置-->我有養育之恩,毫無仇怨,我未曾報答絲毫,反倒心中疑神疑鬼,對他多有不屑,實在是我的大大不是。況且今世有我的存在,岳不群便是野心難消,我無力改變,但我總能改變他實現野心的方法的。與其在這里與他形同陌路,不如攜手共進,努力發展華山派。如果仍同往日一般,身處武林之中,卻懷著一個普通百姓的心理,那不如早早隱姓埋名,做個平常人去了。”

    直到此時,岳興心頭涌起這些念頭,有了這些明悟,他才算得上一個真正的武林中人。此前他一直懷著普通百姓的心思,于江湖的兇險詭譎之處領悟并不多,行思之間與武林中的行事準則大為不同,多是以一個尋常百姓的心態來看待武林中的事情。

    岳興思忖之間,兩人已經來到大堂,寧中則已經帶著岳靈珊去整飭菜肴,令狐沖則神情頗為激動地迎向兩人,他自幼蒙岳不群夫婦撫養,名為師徒,情若父子,眼下見岳不群與岳興言和,頓時為岳不群感到萬分欣喜。

    岳不群瞥了一眼岳興,接著對令狐沖說道:“沖兒你是我華山派中最為嗜酒的人,為師往日對你管束甚嚴,今日卻任你暢飲。”

    令狐沖面露期待之色,于隱蔽處向岳興翹起一根大拇指,臉上頗有感激之色。岳興見他模樣,心底好笑之余,對他的成見也消去了不少。

    以他原本的心態,實在看不慣令狐沖嗜酒如命、輕浮浪蕩、善惡不分,諸如漠北雙熊那般吃人怪物、向問天這樣濫殺無辜之人,他都能結為好友,實在讓岳興心中誹謗不已。不過此刻看來,忽然又覺得令狐沖即便做了這些事,也沒什么大不了。江湖中人,一求武功高強,二求聲名隆重,三求逍遙自在。令狐沖既沒害人,又沒幫那些左道之士害人,僅僅是傾情相交,也算求個瀟灑,又何嘗不可了?

    當下岳興朝著令狐沖笑了笑,也沒說什么。

    岳不群在大堂上坐了一會兒,忽然面露好奇,對岳興說道:“興兒你自幼不曾修習本派武功,但看你這些年來武功精進不少,所修習的也是光明正大的正道功夫,為父便也不問你從何學來。不過我華山派功夫博大精深,乃是歷經數百年,無數前輩高人千錘百煉得來,實在是武林中難得的上乘絕學。你……你身為我和你媽媽的兒子,自然是要學習華山派本門功夫的。”他此刻與岳興言和,岳興又是他十分看重的后輩,此刻不禁起了將岳興納入華山門墻的心思。

    岳興笑了笑,心中卻有些犯難。他所學全屬全真教武功,本已是天下絕頂的功夫。連風清揚打算傳授他獨孤九劍都被他拒絕,又怎會分心于華山派功夫之上?但是岳不群盛意拳拳,又不好直接拒絕,而且《先天功》與全真劍法事關重大,不可輕易泄露,省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當下微微沉吟,看到令狐沖滿臉含笑,頓時心中一動,說道:

    “我一身所學另有傳承,與華山派也是有極深的淵源,拜入華山派倒是可以,但學習華山派的功夫則大可不必。”

    岳興說著見岳不群臉上的笑容稍稍收斂,便又道:“令狐沖是爹爹門下杰出的弟子,便是在五岳劍派之中也名列前茅,不如讓我與令狐沖切磋一場,由爹爹指點一番。”

    岳不群目光游走在岳興與令狐沖身上,暗忖:“沖兒天分出眾,雖然內力不深,但劍法精妙,往往能別出機杼,連我也頗有不如。興兒雖有精進,但料想修習的功法比之我華山派的功夫要大大不如。只是他小小孩兒哪知我華山派功法的深奧玄妙,讓他與沖兒比試一番也好。他敗在沖兒劍下,也能說明華山派功夫的了得,到時我與師妹再從旁勸解,讓他修習本門功夫。哎,這孩子自幼倔地很,華山派功夫傳承數百年,哪是一些尋常功夫能比的了的?”

    當下便頷首同意,道:“如此也好,你們兩人便稍作比試一番,我也好看看你們的進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