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章 和解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二十章 和解

正文 第二十章 和解

推薦閱讀:

    岳不群喝了一口酒,將酒瓶重重放下,倏地盯著岳興,看了許久,才說道:“在你心中,為父就是這般人品不堪的人嗎?”眼中露出一縷哀傷,頓了頓又道:“自打你長到了五六歲,便慢慢與為父變地疏遠,這些年來我一直心中不解,此刻卻恍然大悟。”

    岳興胸口似乎被猛擊,一陣抽搐疼痛,看著岳不群流露哀傷的模樣,深深感到自責,可是轉念間,又覺得岳不群不過是偽裝而已,又感到一陣憤恨,霎時間心中復雜萬分,五味雜塵,過了許久,仍說不出什么話來。

    岳不群深深看了一眼岳興,道:“我受恩師收留恩惠,自幼受夫子教誨,自知為人不被你們年輕人喜歡。你是這般,沖兒也是這般,他雖對我敬畏愛戴有加,但與你媽媽卻更加親昵。只因我嚴肅莊正,不茍言笑。但我實則沒料到你心底對我竟然有這樣的揣測。”

    頓了兩下,岳不群接著道:“你媽媽慷慨豪邁,是武林中一個奇女子,不輸須眉。我奉行中庸之道,一心只想光大華山派,不愿多得罪人,但我胸中未必沒有豪情,只是我須顧全大局,不似你與你媽媽一般,可以隨心所欲。而你……以我這些年來的觀察與了解,你心底有正氣,對世間的正義與邪惡分明地很清楚。但你又不愿多管閑事,便是窮兇極惡之人,若不是惹到你,大概你也不會費力出手。簡而言之,你心中有對是非的判斷,但卻無行俠仗義之心。”

    岳興聞言沉默著,岳不群與他交流不多,但卻一語中的。他自己心中對是非有判斷,絕不像令狐沖那樣,不論什么人,也不管這些人以前與眼下究竟做了什么樣的事,只要脾性合得來,就能與人稱兄道弟,以英雄豪杰的美譽來稱贊。但是岳興也知道,他分得清善惡,卻并不會去多管閑事,做一個什么正道的俠義之士,為武林除害云云。

    他只在乎他在乎的人。譬如田伯光,若他并未招惹儀琳,岳興固然不屑與他相交,但也不會特意與他為敵。

    岳興心中長嘆一聲,沒想到岳不群對他了解之深,竟至于斯。倏地胸中一震,岳不群既然這般了解自己,想來他平日里對自己也是極為關注的。岳興不由朝著岳不群望去,卻見他神色憂傷,滿臉失落,登時張開嘴想說些安慰之話,卻又嚯嚯了兩聲也沒說出口。

    “這些年我一直教導你和沖兒等弟子要有行俠仗義之心,行事要秉承正道,估計你對這些話是大不以為然的吧。此番你問我對那劍譜是否動心,嘿嘿,我若當真對那劍譜有心,又為何只派勞德諾前去?他……嘿。”岳不群面色稍稍緩和,又變地肅穆起來,緩緩說道。

    岳興心頭一震,暗道岳不群此言不虛。當世之人無人知曉辟邪劍譜是個什么模樣,是一冊書籍,亦或是一卷畫卷,根本不可得知。以常理而論,既然是劍譜,那應當是一冊配有圖案的書籍。岳不群此時若真的想取得這部劍譜,絕不會派遣勞德諾前去,而是自己悄然<!--中间广告位置-->前往福建,伺機取得。否則一旦劍譜落在青城派手里,便是岳不群以華山掌門之尊,也絕不可能取來。

    岳興一念至此,腦中哄哄亂想,心中只道:“莫非我真的冤枉了他?”

    倏地岳不群又仰頭喝了一口酒,稍稍吐了些酒氣之后,話語傷懷地說道:“我華山派功法深奧,練到深處便是不能稱雄天下,也定能威震一方,我自有神功秘籍在眼前,不去仔細揣摩修煉本派功夫,難不成還要費心去覬覦旁人的家傳功夫嗎?更何況林震南雖然頗有名頭,但那也只是他為人處事極為得體,于武功一道,卻并沒什么了不起的成就。”言下之意,便是懷疑辟邪劍法徒有虛名,不過他向來說話行事不愿開罪人,此刻也只是隱晦一說,并未詆毀辟邪劍法。

    岳興聽了許久,心中漸漸變地喜悅起來。他最怕見到的就是打從一開始,岳不群便背地里算計林家的劍譜,那樣的岳不群可真的就是無可救藥的。而如今岳不群既然并沒有對林家的劍譜起心思,日后雖然不擇手段獲取辟邪劍譜,那也算得上情有可原。

    彼時左冷禪虎視眈眈,五岳劍派中的其余幾派各個岌岌可危,岳不群不愿見到華山派就此泯滅,不愿見到妻女與門人弟子被他人魚肉,無奈之下將目光放到辟邪劍譜上也是迫不得已之舉。

    有時候一個純良的善人被時事所逼也會變成大惡人。岳不群即便胸中野心勃勃,但只要不踏出足以導致他身敗名裂的第一步,再加上華山派若能蓬勃發展,岳不群絕不會自甘毀棄多年的聲譽,做出那許多教人憤恨的事情。

    岳興心中喜悅,臉上不禁也露出了笑容,舉起手里的酒瓶,對岳不群敬道:“爹爹,孩兒性格孤僻,愛胡思亂想,心中懷疑爹爹,還請爹爹原諒。”說著仰頭大大喝了一口酒。

    岳不群楞了一下,隨即眼中迸射由衷的喜悅,岳興何時與他說過這樣讓他開懷的話來?頓時臉上常年存在的淡定也消失不見,手臂微微顫抖,抓著酒瓶也是狠狠喝了一大口。

    岳興喝了酒,忽然翻身跪倒,道:“這些年孩兒鉆了牛角尖,對爹爹多有疏遠,讓爹爹擔心失望了,請爹爹恕罪。”

    岳不群手臂顫抖更加劇烈,手中酒瓶落地翻到,一個箭步竄到岳興身前,將他扶起,顫音道:“好,好。為父……爹爹不怪你,快快起來。”說著將岳興扶了起來,自己轉身背對著岳興,以袍袖擦拭眼角。

    許久岳不群轉過身子,眼圈通紅,父子倆相視而笑。倏地岳不群拉住岳興,大步向前而去,道:“興兒我倆快回去,讓你媽媽弄些小菜,咱們與你媽媽和你妹妹好好吃頓飯、喝頓酒。”

    岳興在岳不群身側,見他極為罕見的情緒激動,心中也頗為歡喜,歡喜之余也稍感歉疚。若非是他自己鉆了牛角尖,岳不群也不會傷心失望了這些年,寧中則也不會為這父子倆操心擔憂許久。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