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九章 初談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九章 初談

正文 第十九章 初談

推薦閱讀:

    岳興下了山,一眼便見到岳靈珊一身鵝黃羅衫,俏生生地正快步走來,見了岳興,頓時歡喜地蹦蹦跳跳跑了過來,一把拉住岳興的手臂,搖了兩下,道:“哥哥,爹爹派二師兄前往福建,聽說南方美麗地緊,與我們北方大不一樣,我們一起隨二師兄去福建玩好不好?”

    岳興心中一驚,想到:“派遣勞德諾前往福建,定是因福威鏢局之事了,笑傲江湖的劇情正式展開了。”手指在岳靈珊挺拔的瓊鼻上輕輕刮了刮,笑道:“你自己想要四處的瘋野,干嘛要拉上我。更何況你又非不知道爹他的脾氣,怎么輕易答應你?”

    岳靈珊嬌哼兩聲,嘟囔道:“二師兄年紀那般大,向來無趣地很,與他一道出去,還不得無聊死了。哼,臭哥哥,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就求大師哥陪我去。再說,爹爹要是不答應我,我就去求媽媽,爹爹一定會聽媽媽的話的。”

    岳興哂然一笑,不與岳靈珊分辨。他此時存了相助岳不群的心思,不愿再見他行差踏錯,走到身敗名裂的田地,此刻那還顧得上與岳靈珊多費唇舌,當即拉著岳靈珊,展開輕功,往華山派返回。

    一路上岳興不停地思索,原著中岳不群同意岳靈珊隨勞德諾前往福建,讓岳興十分不解。岳靈珊一個嬌俏少女,既非武功高強,又非江湖經驗豐富,岳不群怎么會同意讓她跋山涉水與勞德諾一道前往福建?若說岳不群此刻已經算計上了林家的辟邪劍譜,使的是美人計,那也說不太通,岳不群可不知林家有一個正當年的俊美少年。

    久思不解之下,索性不再多想。岳興本沒學過什么高深的輕功,不過他內力已深,奔行之間速度卻是極快,三兩步便踏出了丈許的距離,便是拉著岳靈珊也體態輕盈,健步如飛。

    岳靈珊被岳興拉著奔跑,行進速度遠超過她自己施展輕功。她貴為華山派掌門的女兒,華山上下都寵愛著她,要學什么功夫都不難,偏偏她自己對武功不太上心,既沒有枯坐練氣的耐心,也沒有吃苦受累練習外功的毅力。所以此刻在岳興的帶領下,奔速極快,忍不住興奮大叫起來。

    很快兩人來到屋舍外,許多聽到岳靈珊呼喚聲音的弟子也好奇看了過來,見到岳靈珊被岳興牽著急速飛奔,不由嘻嘻笑了起來。不少女弟子看著岳興豐姿神秀,面貌俊朗,不禁心底搖曳,恨不能換下岳靈珊,由岳興牽著自己恣意飛奔馳騁。

    寧中則站在大門口處,含笑看著兄妹倆,待得兩人停下了腳步,這才上前兩步,拉著岳靈珊,給她攏了攏散亂的鬢角,慈愛地看著岳興,道:“興兒這次怎地這么快便下了思過崖?”

    岳興嘴角朝著岳靈珊努了努,沒好氣道:“還不是這個小丫頭大呼小叫,讓我不得安寧,索性便下來了。”

    岳靈珊被寧中則狠狠瞪了一眼,吐了吐舌頭,又對著岳興做了個鬼臉,便聽寧中則斥道:“你哥哥在思過崖上努力練功,你不學習勤奮也就罷了,怎地還去打擾你哥哥?”說完目露好奇地看著岳興,眸子里洋溢著喜悅,道:“興兒你究竟練的什么功夫?怎地這幾年我愈發覺得你變地與眾不同了?平素里你與那些弟子們站在一起,便仿佛是謫仙人與一群凡夫俗子站在一起似的。”

    岳興笑著搖了搖頭,這幾年下來,他不僅日夜用心練功,更潛心學習道學,一身的氣質變地沖虛淡泊,不知根底之人,定會將他誤以為道家的得道真人。

    岳興不愿就此多說,當下岔開話題道:“靈珊說要下山前往福建,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寧中則臉上忽然露出一抹憂慮,看了看四周的弟子們,拉著岳興往里走去,邊走邊說道:“此事一言難盡,雖與我華山派稍有<!--中间广告位置-->淵源,但也并無多大干系。”

    岳興輕輕點頭,辟邪劍譜與華山派淵源不淺,也算得上是從華山派流傳出去。但福威鏢局卻與華山派并無關系。當下道:“我去見見爹,有些事與他商議。”

    寧中則面色大喜,這些年來她兒女雙全,夫妻美滿,已算的上十分稱心,唯一讓她操心之處就是丈夫與兒子關系不善,任她想盡辦法也難以改變。此刻忽然聽到岳興主動去見岳不群,并與他商議事情,頓時綻放笑顏,激動地說道:“好,好。你爹現在應該在后山之中練功,你自己去尋他吧。”她不欲打擾這父子倆的相處,當下拉著岳靈珊遠遠離去。

    岳興立在原處怔了怔,心中莫名的有些發慌,自嘲一笑后徑自取了兩瓶美酒,朝著后山而去。

    這幾年來左冷禪野心顯露無疑,岳不群壓力更重,練功十分勤快,但怎奈紫霞神功幾乎毫無精進,劍法雖有長進,但自忖也決計勝不過左冷禪,時常憂心如焚。

    岳興步入后山,運功收斂氣息,渾身如同融入四周環境,遠遠地見到岳不群手持長劍正在練劍,過了一會兒后又仗劍挺立,面有疑惑之色,又過了一會兒,竟又坐下練氣,臉上蒙上一層紫氣。

    過了許久,岳不群收功起身,岳興故意發出一聲咳嗽聲,朝著岳不群走去。

    “興兒?你不是在思過崖上練功嗎?怎會到此?”岳不群見了岳興,臉上一抹喜色一閃而逝,變地嚴肅刻板,不解地問了句。

    岳興也不解釋,手中的酒瓶一拋,仍向岳不群。岳不群抄手接住,一股酒香鉆入鼻孔,頓時臉色一沉。他雖是江湖大豪,但平素卻不怎飲酒,更喜愛茶水。當下見岳興持酒而來,心中頗為不悅,不過父子倆關系原本就十分不睦,此刻也不愿為了些許無關緊要的小事爭執,當下將酒瓶擱在一邊,問道:“你來此處有什么事嗎?”

    岳興但笑不語,輕輕呷了一口酒,慢步朝著岳不群走去,一屁股坐在他的身側,沉吟了片刻才道:“你要派勞德諾前往福建?”

    岳不群一怔,旋即微微頷首,道:“不錯。”

    岳興心中又變地猶豫起來,不知下面的話該怎么問,把玩著酒瓶,過了好大一會兒工夫,這才淡淡說道:“聽說福州福威鏢局祖上有一部辟邪劍譜,似乎與我華山派淵源極深,爹爹你派遣勞德諾前往福建,莫不是為了此事?”說完眼睛緊盯著岳不群。

    岳不群神色毫無變幻,情緒也無絲毫波動,卻點頭并未否認,道:“辟邪劍譜在武林中名頭響亮,此番青城派余觀主意圖對福威鏢局下手,這部劍譜與我華山派關聯不淺,我華山派不能對此無動于衷。武林中原本為了神功秘籍相互仇殺也是常事,但因有了這一層關系,當在適當的時間搭手救一救福威鏢局上下。”

    岳興臉色變地古怪,他見岳不群神色誠摯,擲地有聲,絕非虛情假意之象,一時之間也分不清岳不群究竟是貪圖林家的劍譜,還是真的想在適當的時候對福威鏢局援助一番。當下試探道:“什么時候才是適當的時間?”

    岳不群沉默了稍許,道:“青城派取得劍譜,意欲殺人滅口之時。”

    岳興對岳不群的說法不置一詞,忽然問道:“聽說當年林遠圖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打遍天下無敵手,威震當世,爹爹對這部劍法莫非便不動心嗎?”

    岳興說話之時已經想過岳不群神色故作平淡或者勃然大怒的情狀,哪料到岳不群聽了此話之后,竟然變地神色復雜,倏地抓起身旁的酒瓶,大大灌了一口酒。岳興心底冷笑之余,不禁也起了好奇的心思。眼神灼灼地盯著岳不群,看他有什么說法。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