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八章 拒學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八章 拒學

正文 第十八章 拒學

推薦閱讀:

    風清揚的話讓岳興愣了一愣,隨即想起他曾經的過往,悵然說道:“風老頭,你……”

    風清揚臉上悲戚之色更濃,溫潤的眸子里全是追憶,沉默了半晌后,喟然長長嘆息,道:“想當年華山門下人才濟濟,眾位師兄弟哪一個不是意氣風發,可轉眼間,竟死傷無數,都是同門兄弟,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而我……這數十年來,我也不過是茍延殘喘而已,生與死于我而言根本沒有差異。”

    岳興心知他對當年之事極是心灰意冷,又是愧疚歉然,所以這才隱姓埋名,獨居數十年。當下道:“風老頭,此事與你何干?便是你當時未曾被騙,仍留在華山之上,你又能阻止他們互相火并嗎?”

    風清揚眼睛里射出濃濃的哀傷,稍一思索,緩緩搖頭,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

    “風老頭,此事我們先不說,我向你請教一番,當世絕頂高手有哪些?”岳興不欲風清揚繼續悲傷過往,當下轉移話題問道。

    風清揚眼中精光爆射,略一沉吟,道:“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乃是當世一等一的高手。近年來東方不敗奇峰突起,聲望竟蓋過了任我行,號稱武功天下第一,想來修為絕不下任我行,也算得上天下絕頂高手。少林寺方證和尚精研《易筋經》,修為已入化境,也算得上天下一位絕頂高手。其余人等諸如武當沖虛小道士和嵩山左冷禪,武功雖然不俗,但尚不能稱得上絕頂。”

    岳興點點頭,心想風清揚雖然隱居華山,但對武林中事并非一無所知,當下露出狹蹙的笑意,道:“風老頭你怎地不說你自己?難道華山風清揚還算不得天下絕頂高手嗎?”

    風清揚面色淡然,對此毫不看重,聞言只道:“你所言也不算錯,我之內力精修百年,比之任我行、方證之輩絕不會弱,至于那東方不敗,雖無緣會晤,但以我看來他的功力怕是還要比不過任我行與方證兩人,比我怕更是要遜了一籌。而我一身絕技以劍法為長,我身負一門絕頂劍術,若讓我年輕個二十歲,怕是天下再無抗手。只是目下年老體衰,恐怕難以與其余人等爭鋒了。”

    岳興心想風清揚此語也算中肯,他的年歲畢竟要大了其余幾人一截,又曾獲得大機緣,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單論修為只會在其余幾人之上,絕不會在幾人之下。但他畢竟年老體衰,精力不濟,與這等高手動手,實則并無太大勝算。

    心中念頭一轉,問道:“風老頭,以你之見,若你單有那門絕頂劍術,卻無渾厚內力,即便是再年輕個二十歲,能否與如今的任我行、方證等人一爭長短?”

    風清揚這幾年來與岳興相交,深知他資質非凡,為人雖稱不上放蕩不羈,但也頗有些我行我素的味道,對他頗有好感,有心傳他獨孤九劍,是故剛剛故意說起身負一門絕頂劍術,就是想引誘岳興上鉤。哪知岳興不但對這門劍術不感興趣,話語之間竟隱隱又有劍氣之爭的趨勢,當下臉色微沉,目光變得森冷,掃了岳興一眼,稍稍沉吟,緩緩搖頭道:“若無無上內力,便是身負我這門絕頂劍術也難與這幾人爭鋒,便是短時間內可以爭鋒相對,但時間一久,內力不濟的弊端便會顯露,勢必不敵。”

    岳興心底暗贊,風清揚果然不愧為一代宗師,雖然身為劍宗之人,對氣宗也頗為惱怒,但此刻并未刻意抬高劍法的重要性,反而有一說一,言辭中肯,大有光風霽月的胸懷,讓人好生敬佩。

    “風老頭,華山派創派數百年,以內功心法而言,有紫霞功與混元功;以劍法而<!--中间广告位置-->言,有養吾劍、玉女劍法等。但總論起來,這幾門功夫不論內功外功,雖稱得上上乘功夫,但離著天下絕頂,則尚有一截距離。”

    風清揚點點頭,雖不知岳興論述起華山的傳承功夫用意何在,但見他并未如一般氣宗之人竭力貶低劍宗的劍法,當下也并未出聲。

    “華山九功名噪一時,可就是僅僅這九門功夫,竟讓華山派無數前輩自相殘殺,何其愚陋!想那少林派,門中算得上上乘武學的有七十二種,號稱七十二絕技,其中不論劍法、拳法、掌法、內功,都有分屬天下絕頂的功法,更何況還有一門鎮寺絕學《易筋經》。除此之外,還有無數未排的上號的修煉功法更是五花八門,若似華山派這樣,偌大的少林寺是否也該分為什么氣堂、劍堂、拳堂、刀堂等等?”

    岳興語帶嘲諷,他十分不解那些華山先輩怎會如此愚蠢,強自劃分什么劍宗氣宗,簡直是愚不可及。風清揚聽到岳興此言,心中震動,只覺得一道前所未有的大門已經向他豁然敞開。什么劍氣之爭,簡直是天大笑話,大家都是華山派的人,愛練氣的便去練氣,愛練劍的便去練劍,如此相安無事,又能增強華山派的實力,豈非是皆大歡喜之事?為何定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別人,讓別人服從自己的思想?

    過了片刻,風清揚發出哀慟一嘆,看向岳興的目光極為柔和,道:“可惜你不是生在當時,其實你的那些前輩們不乏聰明才智之士,未必就沒有這樣的心思,但是他們一心想要將華山派發展地更加鼎盛,彼此雙方互有堅持,絕不妥協,都想說服對方順從自己,卻忘了不論練劍練氣,豈非都可增強華山派的實力?”

    頓了頓,風清揚又道:“孩子你很好,真的很好。我這一生有負華山派良多,眼下我也沒多日子可活了,我這一身的劍術若不尋個傳人也實則可惜,你可愿跟隨我學習劍術嗎?”風清揚被岳興的話觸動,心底不再矜持,主動想要教岳興劍法。

    岳興心知風清揚定是想傳授他獨孤九劍,心中頓時猶豫起來。他所學的全真劍法本就是極上乘的劍法,練到了高深處不一定就會次于獨孤九劍。而且獨孤九劍雖然神妙無方,但重中之重卻是對那股劍意的領悟。只要領悟了無招勝有招的劍意,舉手投足,隨意比劃都是獨孤九劍。這門劍法傳授的是劍意,而非劍招。

    過了許久,岳興緩緩搖頭,道:“風老頭,這四年來我承你指點良多,我本身就學了一套極上乘的劍法,一生也受益無窮,實則沒必要再學另一套高深玄妙的劍法,武學之道貴在專精,我深信我這套劍法若能練到絕頂之境,當不會弱于當世任何劍法。而且,我并非是華山弟子,風老頭你若有心,不妨在華山派門下尋一個資質絕佳,脾性合你胃口的人來傳授絕學。”

    風清揚愣了愣,似乎沒料到岳興竟然會拒絕他,隨后喟然長嘆,神色頗為落寞,道:“也好,你所說也是對的,你那一門劍法我雖未盡數知曉,但即便是管中窺豹,也知它精妙高深,實則是一門絕頂的上乘劍術,你專攻這套劍法,日后成就也定非同小可。只是老頭子時日無多,有生之年也不知能否尋到一個傳人。我的一身劍法失傳倒也無妨,只是前輩高人的絕世劍法可不能自我而絕。”

    說話間忽然傳來岳靈珊清脆的呼聲:“哥哥,哥哥,快點下來,有好玩的事情,你要不要玩啊?”

    岳興微微一笑,忽然聽風清揚說道:“莫要吐露我的行蹤。”隨即身子一閃,已經消失無蹤。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