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四章 訓斥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四章 訓斥

正文 第十四章 訓斥

推薦閱讀:

    寧中則立刻松開岳不群的手,走到岳靈珊身側,抓住她往外走去,邊走邊笑著說道:“這小子一走就是近一個月,終于還知道回家過年了。”

    她內功高深,輕功卓絕,步伐極快,岳靈珊被她抓著,連走帶跑,一小會兒便氣喘如牛,便喘著粗氣說道:“哥哥都回來了,媽媽你干嘛還要這么著急,都不管女兒了。”

    寧中則腳下放緩,看了岳靈珊一眼,見她紅唇高高噘起,看似竟是吃醋了,當下哈哈大笑,道:“你這小丫頭,怎地還與你哥哥爭寵嗎?唔,你爹爹向來疼愛你,對興兒卻不假顏色。爹爹疼愛女兒,媽媽當然就要疼愛兒子啦。這樣你們兄妹得到的疼愛才一樣多。”

    岳靈珊不滿地哼唧兩聲,卻不再嚷嚷,加快腳步跟著寧中則,小臉上滿滿的期盼之色。

    岳興在道上一路狂奔,真氣所至,體態輕盈,迅捷無比,漫長的山道不住倒退,一刻多鐘的時間,已經看到一棟棟建筑,想起寧中則溫柔的笑,腳下再快兩分,沒過多久,一大一小兩道人影鉆入眼簾。當即不再留有余力,身形一溜煙如閃電般朝著兩人竄了過去。

    山道盡頭,寧中則看著兒子在雪地上健步如飛,長衣飄飄,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一般,心中大喜過望,忍不住大喊一聲:“興兒慢些,小心滑倒。”

    岳靈珊美目瞪著岳興,神色中露出驚訝,隨后不依地對寧中則撒嬌道:“媽媽你偏心,教哥哥這等厲害的輕功卻不教我。”

    寧中則凝神觀望岳興身形,見他步伐雖沒有什么玄妙,但身體輕如羽毛,雙腳不停交替著輕點山道,整個人看起來便如凌空飛弛一般,當下不由也有些驚異:“怎地一月不見興兒輕功精進至斯?”隨即又為他輕功大進感到十足高興,輕輕啐了岳靈珊一口,道:“你瞧好了,你哥哥的輕功可沒什么紛繁奧妙,惟有迅捷而已,你若是勤修苦練,自可像你哥哥一般的。”

    言下之意便是說岳靈珊練功不勤,岳靈珊哼哼兩聲,雙目放光地盯著越來越近的岳興,兩條胳膊高高舉起揮舞不止,吶喊道:“哥哥……哥哥,我和媽媽來接你啦,你再快一點。”

    岳靈珊內力不深,原本聲音傳得并不遠。但時值深冬,山野空曠,沒有阻礙,且岳興自打練就了《先天功》聽力大增,當下聽了她的呼喚回道:“好,我這就來了。”

    寧中則在岳靈珊說完之后就將她拉住,責怪地看了她一眼。山道原本就不易行進,此時被大雪覆蓋,更是滑溜,稍有不慎就要摔一個跟頭,岳興快速奔跑中要是不慎摔倒,非得留下一身傷不可。一雙美眸緊緊盯著岳興,滿是慈愛歡喜。忽然聽到岳興開口說話且速度不減,頓時心里一驚。

    像岳興這般快速奔跑,定是用上了內力,全憑著一口真氣才能如此迅捷。除開那些內功絕頂深厚的高人,真氣循環不休,可在奔跑中自由吐氣,一般學武之人若是在急速行進時泄了那一口真氣,勢必要速度放緩,運氣不好的甚至有可能連累真氣岔行,受了內傷。

    眼見著岳興速度不衰,幾個呼吸就要來到身前,寧中則放下心來,只是心中暗自奇怪:“難道興兒出去一趟獲得了奇遇,內功精進如斯?”隨即又輕微地搖搖頭,哂然一笑,暗道自己胡思亂想,內功修煉需循序漸進,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便是逢獲天大的奇遇,也不可能憑添這樣深厚的真氣的。


    岳興一躍來到寧中則面前,撲通跪了下來,扣了一個頭,道:“孩兒叩見媽,這些時日讓媽擔心了。”

    他重活一世,初來之時心中茫然,面對陌生的世界,舉世滔滔,卻沒有半點留戀,心中甚至曾萌生死意。好在岳不群夫婦一心疼愛著他,讓他心中感到溫暖,由一開始的排斥漠然到后來逐漸接受現實。

    只不過岳興原本就對寧中則這個江湖女俠大有好感,既然機緣至此,接受了她之后,兩人也真的是母子情深,絕無作假。但對岳不群卻萬分復雜,說岳興對他沒有感情則并不屬實,讓岳興對岳不群如同對寧中則一般,他又難以辦到。

    寧中則紅著眼眶扶起岳興,仔細地打量著,幫他收攏散亂的發絲,過了一小會兒,道:“先回家吧,你爹爹還在等著呢。”

    岳興被寧中則挽著,伸手拍拍岳靈珊的小腦袋,在她的不依聲中三人一道返回。

    院落內,華山門下的弟子們仍在忙碌著,大家都知道岳興回來了,忍不住都有些興奮,只有令狐沖面上頗有憂色,岳興既然回來,不知又該怎樣刁難他了。

    岳不群返回屋內,握筆凝神,想要寫幾幅字,怎奈心中隱隱激動,目光不時瞟向門外,每每下筆,均無法做到精氣神相合,當下輕嘆一聲擲筆就茶。

    枯坐一會兒,忽然出聲呼喚令狐沖:“沖兒為師有事吩咐。”

    令狐沖忙丟下手里的事物,跑到岳不群身旁,躬身道:“師傅有何吩咐?”說著目光瞄向岳不群臉龐,見他臉上嚴厲之色稍退,眸子湛然若神,稍有一絲急切之意也是一閃即逝。

    岳不群溫和地看向令狐沖,道:“天寒地凍,山上冰雪甚滑,你去接應一下你師娘,若岳興帶有事物,你幫著提取一些,速去速回。”

    令狐沖得令匆匆離去,心里暗忖:“師娘武功高強遠勝于我,又何需我來接應?岳興此次出去是游歷江湖,又非采購貨物,怎么會有多少事物要取?我看師傅八成是思念岳興地緊,又故作矜持,讓我上前打探一番吧。”心里想著,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自幼蒙岳不群和寧中則撫養,與岳興一同長大,對岳不群和岳興之間的疏離看地清清楚楚,此時想來心中不免悵然,又忍不住有些埋怨岳興。

    走到半道,正恰逢著岳興三人迎面而來,令狐沖心中雖對岳興稍有微詞,但兩人自幼相處,感情也不差,當即朗聲笑道:“岳興你可想起回家了。”說著上前與岳興熊抱一起。

    岳興雖是岳不群與寧中則的兒子,但他從未拜師,又不愿被華山弟子稱作師兄或師弟,所以諸如令狐沖、勞德諾等比他年歲大的,便直呼其名。其余年歲比他小的,大多稱他岳大哥。岳不群對此頗有異議,寧中則也勸說了幾次,怎奈岳興不肯認作華山門下,夫婦兩人縱然有些不悅,也始終無可奈何。心想他終究是自己的子嗣,生來便是華山派的人,稱呼什么的倒也無關緊要。

    四人一路說說笑笑,不消片刻來到別院,與一眾門人相見,頓時人人三言兩語,大為熱鬧。

    岳不群在屋內聽得動響,直到岳興回來,臉上流露出一絲殷切,隨后生生壓下,變得淡然,長身而起走了出去,看到岳興被弟子們圍在中間問長問短,頓時冷哼一聲,道:“你在恒山上丟盡了華山的臉面,此刻竟然還得意洋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