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三章 回山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三章 回山

正文 第十三章 回山

推薦閱讀:

    婦人怔了半晌,落寞離去,岳興未加阻攔,該說的話他都已說完,她會不會與不戒和尚與儀琳相認,便不是岳興能夠決定的了。

    岳興心中對這婦人原本并沒有什么好感,只覺得此人太過偏激,為一己之怒,拋夫棄女十多年,實則算不得好妻子、好母親。不過她對不戒并非沒有感情,對儀琳也并不是不疼愛,反而對這父女倆愛之極深,只是她胸襟實在不寬,又愛走極端,她既認定了不戒和尚負心薄情,那么即便不戒和尚再怎地愛她,她也視若未見。

    倏地,岳興腦中浮起寧中則的樣貌,她與岳不群琴瑟和鳴、相敬如賓,在武林人士眼中,他們大約算得上武林中伉儷情深的一對夫妻。想來也是,寧中則慷慨豪邁,又不失嬌俏,處處維護著岳不群,對岳不群一往情深。岳不群溫文爾雅,胸襟博大,大有君子之風,對寧中則也甚為憐惜。兩人簡直是武林中的模范夫妻。

    可是這樣一對深情的夫妻,最后竟勞燕分飛,雙雙早逝,實在讓人惋惜。

    岳興有時在想,所謂武林霸主便那么重要嗎?少林、武當為保持其霸主的地位,對魔教的行徑幾乎不理不睬,對魔教與五岳劍派之間的相互仇殺無動于衷。嵩山派為了鑄就霸主地位,左冷禪不擇手段逼迫其余四派,行徑比之魔教中人還要令人不齒。岳不群苦心孤詣,最后走到妻離子散的田地,也是緣于稱霸江湖的念頭。

    想起了岳不群,岳興神色不由變得復雜。在他年幼之時,岳不群對他極為親熱疼愛,雖然在外人面前,岳不群始終保持著風輕云淡的淡然君子模樣,但對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卻已經疼愛到了骨子里。只是后來岳興長大,岳不群或許為了保持嚴父的形象,這才對他少有親近,但岳興仍是知道,岳不群心中極是在乎他。

    只是每每一想起岳不群日后的所作所為,岳興心中便感到極為惡心,實在難以接受。

    身為大好男兒,為了練功竟然揮刀自宮,這一點可以將之理解為岳不群遭左冷禪逼迫太甚,性命堪憂,不得已而為之,雖然甚為丟人,但畢竟只是傷害自己。

    但是為了得到辟邪劍法,早早算計林平之,冤枉令狐沖,親手殺害門下對他敬若天人的弟子,這一連串的所為,比之左冷禪還要讓人厭惡惡心。更何況岳不群將自己唯一的女兒當作棋子,父女之情竟比不得心中的妄念,讓岳興尤為不忿。

    腦中浮起偽君子三個字,岳興心中登時感到一股由衷的厭惡,又有些心痛。十多年來,岳不群對他一直盡著人父的責任,幼年時的慈愛,如今的嚴厲,莫不是父愛的表現,岳興并非冷血無情,心中豈會毫無觸動?只是實在不知該怎么接受這樣一個表面光鮮正大,背地里卻陰冷毒辣的父親,只好刻意疏遠。

    第二日天方變亮,岳興也不打算打聽不戒和尚一家之事,翻身上馬一路南下,此時天寒地凍,路途艱難,從大同府一路走來,沿途時時停步觀賞,一直到了臘月底這才來到華山腳下。

    華山雄奇險峻為五岳第一,此時被大雪覆蓋,憑添登山險阻。岳興心急見寧中則,當下氣沉丹田,腳尖在道上輕點,整個人如同飛鳥直上,頃刻間已經奔出了十余丈。

    年關將近,華山之上雖然人丁不多,卻也極為熱鬧,幾個半大的孩子在寧中則的帶領下忙忙碌碌,嘰嘰喳喳鬧個不停。岳不群伏在桌案上奮筆疾書,他飽讀詩書,滿腹錦繡,才學不凡。寫了一會兒字,活動活動手腕,走到門前,放眼眺望,千峰素白,寒風凜<!--中间广告位置-->冽,忽然意興闌珊地長嘆了一口氣。

    寧中則在忙碌中不時扭頭觀望丈夫,此時見他模樣,頓時給幾個半大少年布置了任務,隨后獨自一人走到岳不群身旁,看了他一眼后,又進屋沏了一杯熱茶端遞給他,道:“大過年的,師兄怎地長吁短嘆起來了?”

    岳不群看向寧中則,溫和一笑,舉起手里的茶水輕輕抿了一口,目光放到眼前的一群半大少年身上,道:“沒什么,師妹不必掛懷。”

    寧中則白了他一眼,嗔道:“我與你做了十多年的夫妻,你心中有事,我豈會不知嗎?你是個老實君子,可藏不住心里的心思的。”

    岳不群看了看那一群少年,見他們忙活地熱火朝天,沒人關注他們夫妻說話,頓時將寧中則柔荑握在手中。寧中則一驚,隨即心中又羞又甜,連忙掙脫,狠狠剜了他一眼,玉臉緋紅。

    岳不群嘿嘿笑著,卻不再逗弄寧中則,過了許久忽然又長嘆一聲。寧中則知道丈夫心中有事,當下緊緊靠著他站立,情深地看著他,道:“師兄你可是遇到了什么難題?說與師妹聽聽,你我夫婦同心,總會有法子解決的。”

    岳不群看著寧中則,見她神色堅定,心想自己這個夫人實在豪氣干云,胸中豪情遠勝他這個丈夫,當下失笑搖頭,道:“師妹莫要胡思亂想,我……我只是看著這些弟子們,想起了當年我第一次來到華山時的情景。一眨眼已過了數十年,想當年我華山派何其鼎盛,偌大的劍氣沖霄堂中人頭攢動,笑語不絕,師叔師伯各個年富力強,師兄弟們無不朝氣蓬勃,華山派好生興旺。沒料想傳到了我的手里,竟然變得這般清冷落寞了。”

    寧中則向來知道丈夫心中的夙愿便是重振華山聲威,奪回五岳第一的榮光,這些年實在背負了太多,當下也顧不得害羞,緊緊握著岳不群手掌,挺了挺胸膛,神色嚴肅地說道:“華山衰敗并非是師兄的過錯,師兄也切莫背負太多。你我夫婦數十年來勤練不輟,便是不能帶領華山重回巔峰,但也可保得一二十年的平安。我們悉心教導門下弟子,等沖兒、興兒他們長成,以他們的資質自當是一等一的豪杰,我們夫婦辦不到的,他們一定能夠辦到。彼時便是你我夫婦到了九泉之下,也可無愧于先輩祖師。”

    岳不群沉默地點點頭,眼中神光湛湛,也不知是否認同寧中則的話。沉默片刻后,倏然說道:“昨日定逸師太差人送來一封書信,對我多加挖苦嘲諷,說興兒在恒山上恣意胡鬧,出言無狀,我身為人父有教養不當之責。眼看年關降至,興兒想來也已在回程的路上了。待他回來我非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師妹你切莫橫加阻撓。”

    寧中則握了握岳不群的手掌,橫了他一眼,道:“你大義教訓兩個孩兒與門人弟子之時,我何時出言干涉過?不過看你現在嘴上說的兇,真的等興兒回來了,你怕是又下不了手了。”

    岳不群冷哼一聲,對寧中則的話不置可否。寧中則倏地輕嘆一聲,道:“哎,也不知你們父子倆究竟是不是天生的對頭。自打興兒懂事之后,你便對他少有親熱。他對師兄你也是十分疏遠。你們父子倆看起來倒是像仇敵更似父子。”

    岳不群忽然渾身一僵,眼中隱晦地劃過一抹失落之色,連忙放眼遠處,避而不談。

    倏地,岳靈珊穿著火紅冬襖蹦蹦跳跳跑了過來,秀麗的臉頰兩抹腮紅紅彤彤的煞是可愛,滿是興奮地對著岳不群和寧中則說道:“爹爹、媽媽,哥哥回來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