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二章 現身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二章 現身

正文 第十二章 現身

推薦閱讀:

    恒山派女尼們在定逸的帶領下返回白云庵,不戒和尚似乎是急著勸說儀琳,也跟了去。岳興仍在山腳下的茅屋內,并未急著離去。今日一戰,對手雖然不是頂尖的高手,但正適合給他喂招,酣戰之余,感悟良多,對全真劍法又有不少的領悟,此時正在茅屋內仔細精研全真劍法。

    上山道上,不戒和尚圍著儀琳滔滔不絕地說著,儀琳卻似乎有些生氣,粉嘟嘟的小嘴噘起,對繞前繞后的不戒和尚不理不睬,玉臉微沉,一副萬邪不侵的姿態。

    定逸在一旁看的有些好笑,心想這不戒和尚也是十分奇葩,又想到岳興來此的目的,經過此事,怕他也沒有心思再幫助儀琳尋找她的媽媽了,不由又悵然一嘆。

    “師傅,弟子無能,還請師傅責罰。”儀和只道定逸不滿她未能打敗岳興,這才悵然嘆息,當下頗為內疚自責。

    定逸失笑搖了搖頭,她對外人十分冷硬,但對門下弟子卻極好,說道:“咱們佛門子弟武功高低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顆仁慈之心。今日你雖然沒能贏了那小子,但也沒丟我恒山派的臉,為師又怎會怪你?”

    說完頓了頓,又道:“那小子劍法固然精妙,但內力卻遜你不少,若真的生死相斗,他又豈會是你的對手?”

    儀和點點頭,沉默稍許后說道:“弟子只是不忿他口出無狀,與他并無深仇大恨,自然不需痛下殺手。何況我年長他十多歲,內力勝過他并非是我的本事,若要我依仗年長而功力深厚來勝過他,弟子是決計不愿的。”

    定逸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贊許的點點頭,忽而道:“你有這個心態是極好的,這才是我佛門子弟該有的風范。不過這次這事,你也的確是錯怪了那小子了。”

    儀和不解,疑惑地看著定逸,她明明聽到岳興出言不遜,怎會錯怪了他。

    “那小子來我恒山原本是知曉了不戒和尚的悲苦遭遇,打算助他尋回妻子,讓你儀琳師妹一家團圓。沒想到不戒這和尚大約是真的看上了這小子,想招他為女婿,上山與我商議時,并未說出那小子的本意,只說想將儀琳許配給一個少年俊彥。我一聽之下大為惱怒,與那和尚爭執了一番,便下山找到了那小子,盛怒之下,所說的話也頗為冤枉他。而后你不明就里,對他一通指責,他年少氣盛,怎能不心生惱怒?這才會說了那些詆毀我恒山派的話,按理來說這也是怨不得他的。”

    定逸的一番解釋讓儀和愣了一愣,旋即頗為不善地看了一眼仍圍著儀琳的不戒和尚,懊惱道:“師傅,那弟子這次豈非是錯怪好人了?我……我……”她原本是想說要不要去給岳興道個歉,但她性子如定逸一般,實在不是愿意給人低頭認錯的人,這才結結巴巴。

    “哼,”定逸哪里不知自己大徒弟的意思,當下只是冷哼一聲,道:“那倒也不必,他是華山岳掌門的兒子,與我恒山派大有淵源,我是他的長輩,他卻詆毀我派,漫罵于我,別說說他兩句,就是打他一頓,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就算岳不群知道了,也只會感謝我代他管教兒子。”

    儀和想了想,覺得定逸所言有理,再說她所做也不算過分,且爭斗之時對岳興多有留手,兩邊也算是相互扯平了。目光觸及板著玉臉的儀琳,儀和又憂心起來:“那儀琳師妹怎么辦?”

    定逸沉吟片刻,而后對儀和說道:“你去將此事原委告知儀琳,既然她媽媽藏身恒山,若她當真想找到媽媽,我們未必就沒有辦法。至于不戒那個瘋和尚,且不用管他。”

    儀和欣然點頭,快速向儀琳跑去,一想到這個師妹大有可能找到媽媽,心中忍不住為她感到歡喜。當下將事情的原委說給了儀琳知曉。

    儀琳一雙秀目圓睜,充滿了不可思議,她原本對岳興頗為惱<!--中间广告位置-->怒,暗怪他對定逸不敬,又詆毀恒山派,此時知曉了事情的始末,頓時心內自責:“如此說來他是來幫我尋找媽媽的,是我們冤枉了他,我……我卻是錯怪他了。”心想著要不要折返回去給他賠個禮。隨后又想起媽媽極有可能藏身在恒山上,頓時心亂如麻,聲音弱不可聞說道:“我……我也不知道,儀和師姐我該怎么辦?”

    儀和在旁暗嘆一聲,這個儀琳師妹實在是太過單純,胸中毫無半點機心,更沒什么主見。今日見了岳興,實在是良材美玉,恒山派里可沒有這等人物,唯有儀琳資質不俗,是恒山派難得的佳弟子,日后成就未必會低于定逸,但是她這副性子,又如何能撐起恒山派?

    儀和嘆了一聲,變得有些蕭索,拍拍儀琳消瘦的肩頭,道:“此事師姐我也無能為力,你自己決定吧。”說完大步走開,留下儀琳怔怔出神。

    另一邊,岳興仔細鉆研了一會劍法,收獲良多,又開始打坐練功,今日一戰,他內力不深的短板已經凸顯無疑,好在對敵之人是儀和這樣心地仁慈之人,要是換做一個兇惡之人,怕他早已魂飛魄散身首異處了。

    岳興這一坐就是近兩個時辰,直到戌末亥初時分,耳邊忽然聽到十多丈之外傳來極輕微的動響,這才從入定中醒來。心中一動,便躡手躡腳起身觀望。便見一個三四十歲的婦人踏著微不可見的月色朝著茅屋而來。

    黑夜里那婦人看不見岳興,岳興卻因修習《先天功》的緣故,視力大為增強,依稀間可看到她面目丑陋,表情僵硬,見她來速極快,立刻又坐好不動。

    那婦人幾個呼吸后已經來到茅屋外,顯是輕功不俗。茅屋內有岳興點燃的火堆,雖然昏暗,但借著火光,也可看清一切。婦人小心地查看許久,隨后無聲無息地準備離去。

    岳興哪肯讓她輕易離開,當即開口道:“既然來了又何必急著離開?”

    那婦人身形微不可察地頓了一頓,隨即裝成懵懂的樣子,慢步往前離去。

    岳興閃身出門,擋在婦人身前,對著婦人微微一拜,道:“拜見前輩。”

    婦人面色迷茫,惶恐地連連擺手,似乎在說:“老婦不敢受公子一禮。”

    岳興知她裝作聾啞,也不奇怪,道:“不戒和尚尋找前輩多年,煞是大費苦心,前輩為何仍對前事耿耿于懷,不愿見他一面呢?”

    婦人瞳孔一縮,眼中露出奇異的光芒,盯著岳興許久后,開口沙啞說道:“你為何知曉我?”她常年不說話,這句話說地極慢,且語調怪異,若只聽聲音,定會以為這是域外之人。

    岳興避而不回,反而問道:“不戒和尚對你一往情深,只因看了別的女人一眼,你就要躲他十多年嗎?”

    婦人臉上劃過一抹怒色,恨恨道:“那個好色和尚既然打算將琳兒許配給你,為何又嚼舌根子說這些事?你將來是琳兒的夫婿,這些事情怎可讓你知曉?”言下之意似乎對不戒和尚嫁女給岳興并不反對。

    岳興仍舊不答,向前逼迫一步,道:“儀琳小師傅自幼孤苦,雖有定逸師太和同門師姐相伴,但畢竟沒有爹爹媽媽疼愛,心中想來有不少遺憾和悲苦的。”

    婦人臉露憐惜,對岳興卻不假顏色,怒斥道:“胡說,這許多年我一直陪著琳兒,她有什么遺憾和悲苦?”

    岳興長嘆一聲,搖搖頭,眼神變得復雜,看向婦人丑陋的臉,道:“你固然知曉她是你的女兒,可她知道你便是她的媽媽嗎?你便是待她千般好,她也只會認為你是個極好的啞婆婆,而非是媽媽。”

    婦人怔住,眼睛變得空洞起來,一眨不眨地盯著岳興,片刻后淚水不斷滑落,臉上流露出濃濃的慈愛,接著又被深深地自責代替。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