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一章 全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一章 全真

正文 第十一章 全真

推薦閱讀:

    儀和未見定逸出言阻止,只道定逸也十分惱火,只不過礙于身份不好動手,心中打定主意,定要勝了岳興,而后狠狠教訓一頓,好教他知道恒山派并非是好惹的。不過見岳興年幼,也不好搶先出手,當即長劍橫在胸前,瞪著他:“這里是恒山地界,我是主,你是客,還是你先出手吧。”

    岳興嘿嘿一笑,心知儀和功力不俗,也不硬撐臉面,當即刺出一劍,正是全真劍法第一式‘張帆舉槕’,示意比斗正式開始。恒山派劍法綿密嚴謹,以防御見長,普天之下以守御而言,惟有武當太極劍能夠稍勝一籌。故而岳興這一劍固然十分精妙,儀和卻毫不慌亂,眼見劍尖立著自己只有一尺遠時,這才舉劍踏步迎了上去。

    兩劍一經接觸,岳興立刻感到胳膊一沉,儀和內力比他深厚許多,全力施展之下,一招便取得了優勢,好在她的劍法擅長防守,雖有出其不意的厲害攻招,但她不愿重傷岳興,便沒施展,只是竭力將岳興的劍勢壓制,不多時自可獲勝,等勝了他再狠狠訓戒一頓就是。

    兩劍分開,岳興已知儀和內力深厚,自己此刻難以比擬,不過也不氣餒,長劍飄飄,將全真四十九式劍法一一施展。這套劍法是全真教上乘劍法,武林中罕有匹敵者。岳興已經數次施展,目下多有心得,精妙之處更勝之前。

    儀和不愿出手太狠,一直采取守勢,起初甚為輕松便可見岳興的劍法守住,到了后來卻壓力越來越大,實則是岳興劍法的威力愈發強大。

    一旁的眾人不明其中緣由,只道岳興武功高強,竟勝過了儀和,不由各個焦躁不安。不戒和尚與定逸師太卻十分清楚,岳興的劍法雖然精妙萬分,但實際上卻不是儀和的對手,只是儀和心地善良,雖然惱怒岳興的言辭,但卻不愿輕易傷了他,這才處處手下留情。

    兩人又拆了幾招,定逸師太心道:“岳不群的兒子才十三四歲,儀和卻已經修煉了十余年,若是勝他不過,豈非是說我恒山劍法不敵他華山劍法嗎?”當即高聲道:“儀和不必再留情。”

    儀和聞言一震,長劍似乎一下變得犀利凜冽起來。其余弟子紛紛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氣:“原來儀和師姐一直讓著這人,看來還是儀和師姐厲害一些。”也有幾人暗自思忖:“即便儀和師姐手下留情,但這人的劍法武功也當真不錯,換我去和儀和師姐打,便是師姐手下留情,我也打不過師姐的,他卻與師姐打了個旗鼓相當。”

    岳興也是精神一震,儀和劍法不俗,已經有了恒山劍法的幾分神韻,欠缺的只是火候而已,若全力施展,威力比之現在怕是要勝過不少,當下凝神對戰,仍是那套全真劍法,不過每一招每一式卻信手拈來,再不苛求固定套路。

    儀和正要進攻,忽然察覺岳興劍法的威力大增,雖然仍是之前的劍法,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同,她只是隱隱察覺,想說又說不清楚,心中凜然暗道:“好小子,原來你也留手了,也好這樣一來我也不必再畏首畏尾,生怕傷了你,我倆就好好打一場,讓你見識見識我恒山劍法的精妙。”儀和見岳興年幼,怕他內力不深,劍法不純,又不愿傷他,是故一直留情。此刻見岳興劍法精妙不在自己之下,威力不凡,心道他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倒是起了爭勝的心思。

    兩人又是一番龍爭虎斗,岳興全真劍法是道門上乘劍術,劍法光明正大,中正平和。恒山劍法綿密嚴謹,但奇招跌出,稱得上正中有奇。兩人你來我往又交手了二十余招,各自全力施展所學上乘劍術,一旁的恒山弟子固然看的眼花繚亂,欽羨不已,就是定逸師太也不時點頭贊許。

    又過了片刻,兩人已經斗了百多招,仍是旗鼓相當。其實儀和早已發覺岳興<!--中间广告位置-->劍上力道比之自己要弱了許多,想來應當是內力不足之故。她本可加大劍上力道,以內力取勝。但她心底正直,不愿仗著年長修為深厚的優勢,一直以劍術與岳興較量。

    到了此時,儀和內力消耗不小,額頭上已經隱隱露出一層密密的細汗,喘息也變得稍有粗重。反倒是內力不及她深厚的岳興,臉不紅氣不喘,似乎精神更加健旺,沒有絲毫疲態。

    定逸在一旁看的尤為清楚,她此時胸中惡氣稍退,沒了之前的火氣,見兩人這般模樣,在暗自欣慰儀和心性純良的同時,不免詫異岳興后勁竟然這樣悠長。想起門下諸多弟子,實則沒人能夠比得上岳興,不由又有些意興闌珊。

    武林中人內功深厚者為數不少,但是只有極少數的人知曉世上有一些拳法或劍法可在與人爭斗時恢復內力,諸如全真劍法以及華山混元功都是此類功法。但若說有一門內功心法可在與人爭斗時不停修煉,世上怕沒人相信。內功心法修行不易,動輒走火入魔,任誰在修煉時都是靜坐止動。

    偏偏岳興的《先天功》沒有走火入魔之虞,即便是爭斗時,也可通過毛孔吸納天地靈氣,化為自身真氣。所以岳興與儀和爭斗良久,儀和消耗頗大,漸感吃力,岳興卻幾乎沒有消耗。

    定逸看了看兩人,心中憂慮起來:“照此情況,再過片刻儀和內力不濟,勢必要敗在這姓岳的小子劍下了。”不僅是定逸看出了兩人的情況,一眾恒山弟子也發現了不妥之處,見著儀和越發地疲憊,岳興卻仍然生龍活虎,不由心底焦慮萬分,也不免升起黯然之情。

    不戒和尚嘴里嘖嘖有聲,雙眼放光地盯著岳興,不時瞥瞥定逸。定逸原本不愿理他,后來實在被他那副賤兮兮的表情惹怒,冷冷地盯著他,正準備出口責難,忽然聽到岳興的聲音。

    “師太劍法精絕,內力深厚,再打下去,在下可就要輸了,咱們就此罷手吧,這一場就算平手如何?”岳興與儀和斗了許久,心中的怒氣早已發泄完,此時又心知儀和之前多有留情,眼見著儀和將要內力不支,輸在他的劍下,當下往戰圈外一跳,朗聲對儀和說道。

    儀和也知自己支撐不了許久,聞言看向定逸。定逸輕輕點了點頭,這是最好的法子,華山掌門的兒子與恒山白云庵的大弟子打了個平手,于華山和恒山的名望都無損。

    當下合什朝著岳興微微躬身,道:“貧尼多謝少俠了,再打下去貧尼是非輸不可的。不過縱然如此,少俠若仍對我儀琳師妹有非分之想,貧尼仍要與少俠斗一斗的。”

    岳興肚子里暗自誹謗不已,不過他承了儀和手下留手之情,也不與她爭執。

    倏地定逸師太竄到岳興面前,見她眉頭緊擰,似乎遇到了什么難心事,過了會,問道:“你所使得劍法是華山劍法嗎?怎地老尼從未見過?”

    岳興搖搖頭,道:“晚輩已經說過,我并未拜入華山門下,又怎會得傳華山武功。”

    定逸好奇起來,道:“那是何門何派劍法?我看這套劍法似乎是道家劍術,莫非你拜入了武當派嗎?”武林中秉承道家道統的大門派也不在少數,武當、泰山、青城學的都是道家武功,但是這些門派當中,惟有武當派能夠穩穩壓著華山派,讓岳不群把自己的兒子送到武當或許還有那么一絲可能,送到其他門派則絕無可能。

    岳興微笑著搖頭,道:“并非武當劍法,而是全真劍法。”

    “全真?”定逸眉頭一挑,心底思索起全真是哪一門派,思索良久也不知所以,心里打定主意回去問一問定閑師太,隨后不再多問,道:“此間事了,少俠請回吧,我等也要回庵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