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章 將斗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十章 將斗

正文 第十章 將斗

推薦閱讀:

    岳興也是怒氣攻心,一時口不擇言,才將定逸也含沙射影了一番,話一出口,他便覺得不妥,不過恒山派也未免太過咄咄逼人,他可不是泥捏的沒有絲毫脾氣,任由別人數落而無動于衷。

    果然,定逸怒極,她是恒山的宿老,在武林中大有名望,即便是其余四岳掌門見了她也不會失禮,今日竟然被一小輩含沙射影指責了一番,以她的脾氣立刻就想代岳不群教訓岳興一番。

    但岳興受傷在前,又是好意為了她門下弟子而來,她自居長輩身份,實在拉不下臉皮出手。若是岳不群在此,她尚能挖苦嘲諷他一番教子無方,即便是出手懲戒岳興也是極有可能,但岳興孤身一人身在恒山,定逸便是怒氣攻心,也死死忍耐著出手教訓的沖動。

    以儀和為首的恒山派弟子各個臉上蒙上了一層憤怒,神情不善地盯著岳興。岳興這一番話無異于將恒山弟子斥責為蠻橫無理、出口傷人之輩,這番話若是傳到江湖上,江湖中人會怎樣看待恒山派?怕是人人都要背后說三道四:“恒山派好大的名頭,也不過盡是蠻橫霸道、人品低劣之輩而已。”

    儀和性子急躁,忍不住怒火,當即往前邁了兩步,眼中噴火地盯著岳興,恨恨道:“小賊胡言亂語,怎敢這般詆毀我恒山派清譽?”

    岳興嗤笑一聲,他心下知道此番定是得罪了定逸,但他并無過錯,當下理直氣壯,斜睨著儀和,朗聲道:“在下如何便是胡言亂語了?難道偌大的恒山派做得出事情,還不讓人說嗎?”岳興神色不屑,讓一眾恒山弟子心中惱恨萬分。

    “我恒山派做了什么事?你給我說清楚,否則貧尼今日非要好好教訓你不可!”儀和已然到了爆發的邊緣,沖著岳興大吼道。

    “嘿嘿,”岳興冷笑兩聲,這才道:“恒山派好威風,既然你要聽,我就說給你知道。”接著看向定逸,出言問道:“師太你之前一見到我是否就指責我‘胡攪蠻纏’,又說我是‘登徒子’?”

    定逸滿面寒霜,略一回憶,便點點頭,算是肯定了岳興的話,心里想道:“這少年一心相助不戒和尚,也是相助儀琳,確是一番好意,也是我是非不分,急燎燎地就這樣指摘他。‘登徒子’一名若是傳揚出去,他自己固然是名聲受損,整個華山派與岳掌門怕都要沒臉面對江湖同道了。哎,此事是我孟浪,冤枉了他。”她心里雖這樣想,但素來剛硬,臉上卻沒有絲毫歉意。

    岳興嗤笑兩聲,又指了指儀和,接著道:“這位師太也是一般,甫一見面,便將我說成卑鄙下流的‘登徒子’,嘿,岳某人究竟做了什么事,要讓你恒山派上上下下都來指責我是登徒子了?”岳興的話中三分怒氣,七分怨氣,登時讓不少恒山弟子心中一凜,暗自思索他究竟做了什么事,但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岳興到底做了何事,即便是儀琳之事,那也不至讓他背負‘登徒子’惡名的。

    定逸心底長嘆一聲,心想這次讓這少年狠狠數落了一頓恒山上下,但偏偏又是自己理虧,卻又發作不得,當真是讓人好生煩悶,當下便準備忍氣吞聲息事寧人。

    倏地,儀和高聲怒斥,道:“你怎地就不是登徒子了?我儀琳師妹分屬佛門弟子,你卻對她糾纏不休,不是登徒子是什么?”說著忽然覺得有人扯她的衣袖,回頭一看,儀琳正怯怯地看著她,臉上甚為惶恐。當下又瞪了一眼儀琳,這才惡狠狠地看向岳興。

    岳興見儀和才像是胡攪蠻纏的人,心中一怒,高聲怒斥道:“你耳朵聾了不成?適才我已與不戒和尚說清楚,他愛找誰做女婿便找誰,都與我無關。我什么時候說過要娶你的儀琳師妹了?”

    儀和面帶輕蔑,冷哼兩<!--中间广告位置-->聲,道:“你那些鬼蜮計量騙得了儀琳師妹可騙不了我。儀琳師妹貌美如花,天下哪個男兒見了不動心?你若不想娶她,又為何讓他爹爹上山與師父商議婚約?你現在所作所為不過是欲擒故縱而已,你不僅是個登徒子,更是個卑鄙小人。”

    岳興氣急而笑,大笑聲經久不絕,過了許久,這才面冷如鐵對定逸說道:“師太,這就是你門下的高徒,不僅出口傷人,更是是非不分,果然了得的很。”

    定逸自認理虧,被岳興擠兌了一番,早已怒極,只是不便發作。此刻聽他話語嘲諷,當下冷冷說道:“你雖然好意而來,但儀和卻不知道,她有這樣的想法實則不算奇怪,而且你的言行未必便是恰當,你所定計策于儀琳清譽大有違礙,說你登徒子未必合適,但說你孟浪行事不周,則絕不為過。”

    岳興哈哈大笑,這老尼姑明知自己來意,此番紛爭錯在她的門下,但她卻極為護短,竟然避重就輕,將問題又扯到自己身上,當下大笑著說道:“女人的嘴實在是世間一大利器,我只能甘拜下風。不過我被冤枉至斯,可不能心平氣和。既然嘴上說不過,那就用劍來說吧。”

    岳興雖然大笑,但話語森冷,顯然動了真火。定逸一愣之下,心底暗怪自己:“少年人火氣大,吃不得虧,更何況此事原本是我方理虧,原本給他道個歉說了開也就無事,但是我……哎,此刻他要動手,我若再讓儀和道歉,日后世人不免會說:‘恒山派是怕了華山派,不敢與華山少俠動手,只能低頭道歉。’可若真要動手,未免有傷兩派和氣。”

    當下便道:“岳少俠,貴我兩派向來同氣連枝,妄動干戈有傷同道之情,實則大可不必。”定逸性子剛硬,爭強好勝。若在平時岳興出言挑戰,她定會派遣門下得意弟子應戰,但此時她卻不愿再起紛爭。

    岳興心中堵著一口氣,哪肯善罷甘休,當下冷聲道:“我岳興可未拜入華山門下,與你恒山派也沒有那勞什子的同道之情。而且在下這也不是什么妄動干戈,而是在為我的清白與名譽而戰。”說完長劍一震,挑釁地看向儀和。

    儀和早就恨不得出手教訓岳興,見他看向自己,頓時一把抽出寶劍,叫道:“要打就打,貧尼還怕你不成?”

    定逸長眉緊蹙,想要制止兩人爭斗,但轉念間想到:“姓岳的內功甚淺,應當不是儀和對手。等儀和將他敗于劍下,我再命儀和向他賠禮,到時這樁糾紛自然可以化解。”于是并未出言阻止。

    儀和是定逸座下大弟子,修行日久,功力不俗,雖然資質有限,未能傳得定逸的衣缽,但一身修為非同小可,實在要遠勝岳興。儀和不知岳興深淺,凝神待戰,沒有絲毫輕視,在她想來,岳興既然敢上恒山來滋事,定然有所依仗。、

    岳興卻知道自己的修為定然比不過儀和,但大丈夫活著就要快意恩仇,此時他胸中煩悶淤積,被恒山冤枉指責,惟有仗劍發泄一番、維護自己的尊嚴才可,至于勝負倒在其次。

    這時不戒和尚忽然說話,道:“小子這個大尼姑雖然功夫不怎么樣,但內力要比你深厚許多,你可不是她的對手,還是不要逞強,你要是被她一劍宰了,我上哪再找一個來給琳兒做夫婿?”

    定逸長眉一抖,她雖對儀和有信心,但比武較技若非差距太大,誰也不敢說穩操勝券,心中畢竟仍有些擔心。不過此刻不戒和尚這么說,倒是讓她徹底放下心來,這個和尚內力高深,她是極為佩服的。而且聽他之前在山上所說的話,之前也與岳興動過手,算是對岳興知根知底。既然不戒這般說了,想來儀和的勝算就算沒有十成,也定有九成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