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九章 生枝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九章 生枝

正文 第九章 生枝

推薦閱讀:

    儀和性子如定逸一般甚為火爆,儀琳的話說得不甚清晰明朗,乍聽之下儀和滿頭霧水,不知所以,眼見著定逸與不戒和尚似乎打出了真火,每一招每一式無不兇險萬分,一個不小心便要非死即傷,心中更添三分焦躁。她固然不知這兩人實在是武學宗匠,一招一式雖看似兇險,但既無殺意,又留有余力,自可點到即止。當下對儀琳大聲道:“到底什么原因,你這般模模糊糊、前后顛倒的說法,任誰能聽的明白?”

    儀和身為同門大師姐,平素威儀頗重,儀琳向來對她既敬且怕,在她大吼之下,一時間竟不敢再說,生怕惹惱了這性子急躁的大師姐。

    儀和見自家師妹臉上驚懼之色頗濃,眉宇間如受驚小鹿般,柔柔弱弱,頓時心腸一軟,握著儀琳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道:“儀琳師妹莫要見怪,我不是吼你的。”

    儀琳立刻搖頭示意無妨,眼光中卻閃爍著好奇的光芒。平日里儀和雖然心腸很好,但脾氣急躁,火氣甚大,經常將一眾師妹惹地不大愉快,但她可從不會這般溫言道歉的。儀琳哪知儀和看著她自幼長成,亦姐亦母的情感早已深入骨髓,此刻見儀琳梨花帶雨,嬌柔不堪的可憐模樣,怎能不教她心腸變軟,這才破天荒的好言安慰。

    自儀琳處問不出個結果來,儀和也不再問,她素來知道儀琳單純如紙,絕不會撒謊,既然之前她那般說法,想來她自己也甚為迷糊的。當下全神貫注看著定逸與不戒和尚。

    岳興在不遠處坐了下來暗自運功療傷,不戒和尚內力極為深厚,那一掌雖沒用盡全力,但也有三分力道,若非岳興身負《先天功》這般道家絕頂神功,怕是要好生將養一段時日才可復原。

    閉目運功,天地間的靈氣源源不斷涌入經脈中,化作一縷縷精純已極的真氣,由氣海往上挪移。他胸腹受創,乃是任脈受傷,兼之五臟六腑俱在此處,所受之傷原本極難調養,但他真氣上行,由氣海穴開始,經過陰交、神闕、水分,一直到了膻中穴,忽然臉上涌現一股濃郁的紫氣,接著一口血箭噴出三尺遠。

    一旁的儀琳被岳興突然吐出的血箭嚇了嬌呼一聲,神色間頗為緊張,暗自祈求諸天佛祖菩薩保佑。倒是儀和比她見多識廣,知曉岳興正在運功療傷,連忙止住儀琳的呼聲,以免打擾他的心神。

    岳興對外界一無所知,噴出了一口血之后,陡然間感到胸間極為舒暢,清涼的真氣行至膻中穴,胸腹間一片清涼舒爽。倏地,真氣繼續上行,經過玉堂、紫宮,速度極為緩慢地往上升去,過了兩刻鐘,終于穿過重重障礙,抵達承漿穴。隨后真氣回返丹田,歸于氣海,接著又一路往下,勢如破竹,直達會陰穴。

    至此,岳興倏地睜開雙眼,雙眸中神光生輝,忽然張嘴發出一陣清嘯。這次的嘯聲激越高昂,比之先前大為不同。正在爭斗的定逸和不戒和尚被嘯聲驚擾,頓時罷手,兩人斗了許久,不出殺招短時間內難以分出勝負,正好借著岳興的嘯聲,就此作罷。

    不戒和尚看著岳興紅潤的臉龐,嘴里嘖嘖有聲,也不知在感嘆些什么。

    定逸師太先是看了不戒和尚一眼,她心中知曉自己實則并非不戒的對手。兩人相斗只是意氣之爭,并無深仇大恨,是故一直點到即止,這才斗了許久。若真是身死相搏,不戒和尚內力較定逸要深厚幾分,用上兵器,拼著受傷,定能擊殺定逸。而且即便是眼下這般相對溫和的爭斗,定逸也絕對沒有獲勝的機會。她的劍法固然精妙,但短時間拿不下不戒和尚,一旦久斗,她內力不濟,勢必會為不戒打敗。

    定逸看著不戒和尚,心中悵然地嘆了一口氣,這才看向<!--中间广告位置-->岳興。適才岳興受傷頗重,但這一會工夫后竟然變地神采煥發,絲毫沒有病態。

    岳興此次借著不戒和尚一掌之力,震散了任脈中的堆積雜質,加上自幼打下的堅實基礎,更兼《先天功》神妙奇異,竟然一舉打通了任脈,真氣運行兩遍,頓時內傷好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些許筋骨尚有些疼痛,不過也無關緊要了。

    岳興長身而起,神清氣爽,恨不得再哈哈大笑一番,但四周眾人環視,他也不好孟浪,見眾人都盯著他,正想著如何開口時,不戒和尚忽然大笑道:“小子賃是要的,比這些恒山上的大尼姑、小尼姑可要強多了。”

    此言一出,定逸立刻惡狠狠地瞪著他,語氣不善地說道:“賊和尚你說些什么?”

    不戒毫無顧忌,目光掃視了儀和等尼姑,道:“我說的難道不對嗎?這小子生生受了我一掌,頃刻之間竟然傷愈無礙,這份本事別說你門下弟子,就算你定逸老尼姑也沒有吧。”說著忽然又涎著臉,對儀琳笑道:“琳兒你看這小子甚為了得,確是做夫婿的上好人選,要不你再想想吧,是不是就選了他做你的夫婿吧。”

    儀琳原本就對這個話題甚是惱怒,此刻不戒和尚在她一眾同門面前舊事重提,頓時雙頰通紅如炭,羞惱之下雙足一跺,差點又哭了出來,嬌嗔道:“爹爹你莫要再胡說了,我是佛門子弟,怎可有這樣的心思?”

    這次定逸也不與不戒和尚爭吵,儀琳既然佛心堅定,她也大可不必與不戒和尚多費口舌。不過岳興之前被不戒打了一掌,此刻心中知曉他是心煩意亂之下所為,但仍免不了怒氣難消,頓時道:“大和尚,我好心好意來助你,沒想到你卻遭了你的一記神掌,你愛找誰做你女婿盡管去找,可別往我身上攬事了。瞧你這以怨報德的模樣,我可不敢跟你攀上親戚關系。”

    不戒和尚對此毫無慚愧,理直氣壯、氣勢洶洶說道:“我的琳兒看不上你,自然是你不好,你既然不好,我打你也無可厚非,你一個大男人有什么好斤斤計較的。不過我現在看你倒是十分順眼,又覺得你還是不錯的,以后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我一定會說服琳兒嫁給你做老婆的。”

    岳興對這個顛三倒四的和尚實則是感到頭疼無奈,心想自己沒事找事,干嘛要起了心思助他一助,以至落到如斯田地。其實岳興對儀琳并非沒有絲毫想法,只不過他更多的是因為原著的緣故,對這個小尼姑多有憐惜,說到男女之情倒也未必有多少。

    而且儀琳單純可愛,一心向佛,對男女之情尤為克制,原著中即便對令狐沖產生了刻骨銘心的愛戀,也仍然竭力克制著自己。或許對她而言,佛才是她心中最為圣潔重要的東西。岳興因為憐惜儀琳而來,若真的應承了不戒和尚,讓儀琳背棄了心中的信仰,豈不是讓她置身于另一種凄苦之中?

    岳興尚未出言,一旁的儀和忽然跳了出來,滿臉憤怒地看著岳興,怒聲道:“你這登徒子何必在我們眼下玩一些欲擒故縱的把戲?儀琳師妹已經打定注意將一生奉獻佛祖,你還是快點滾出恒山吧。”

    岳興一愣,隨即神色變冷,胸中怒火翻騰,他一心來此助人,無端遭受定逸的冤枉,又被不戒重傷,此刻連恒山的小門徒竟然也大言不慚教訓起他來,好似他真的要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似的。

    “嘿嘿,”岳興冷笑一聲,目光森冷,掃過定逸以及她門下弟子,甚為不屑地說道:“恒山派上下果然是一副德行,自上到下都是這樣口舌如劍,慣于出口傷人嗎?怪不得恒山派在武林中大名鼎鼎,有這樣厲害的舌劍,哪一門哪一派也是萬萬不及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