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七章 輕厭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七章 輕厭

正文 第七章 輕厭

推薦閱讀:

    岳興不知定逸的心思,不解她為何忽然盤查起他的跟腳,一怔之下,脫口而出,道:“家母姓寧,上中下則。”

    定逸嘴角輕動,臉上先是露出愕然,隨即花白的長眉緊擰,驚疑地盯著岳興,語氣稍有和善地說道:“你是岳先生的兒子嗎?”岳興心中對岳不群十分抵觸,自是不愿報他姓名以證明來歷。不過武林當中,岳不群名聲響亮,地位尊隆,寧中則雖有華山女俠的美譽,但與岳不群相比,仍要大大不如,是故定逸雖熟知寧中則,此刻卻也首先提及岳不群。

    岳興沉默的點點頭,耳畔聽著定逸的話,心中五味雜塵,甚為復雜。

    定逸見了岳興點頭承認,臉上再柔和三分,仔細打量岳興一番,忽而嘆息說道:“岳少俠速速離去吧,恒山上下女尼眾多,卻都是一心向佛的佛門子弟,與世俗塵緣無礙。五岳劍派同氣連枝,貧尼對令尊岳先生也是好生敬佩,少俠莫要再心存妄念,壞了華山與恒山之間的同道之情,令尊面上也不好看。”

    定逸雖然性子火爆,但也并非不識大體之人。五岳劍派原本以華山名聲最著,實力最強,但自打劍氣兩宗相爭之后,人才凋零,實力一落千丈,不僅五岳盟主之位被嵩山派奪了去,自身也成了五岳劍派中墊底的一派。所幸岳不群在武林中大放異彩,為華山派博得了諾大名聲,這才不為世人所輕。是故得知岳興的身份后,定逸便不再盛氣凌人,反而好言相勸。

    岳興見定逸幾次三番認定自己心存不良,當下梗著脖子高聲道:“師太緣何認為晚輩心存不良?”

    岳興含冤不白的神情讓定逸怔了一怔,旋即奇怪道:“你不是上山來打算求娶儀琳的嗎?她爹爹已經與我說了,你也不必出言否認。儀琳單純善良,一心向往佛法,心底澄靜,實則是我恒山派天定的傳人。世情有大苦大傷,你又何必來擾她清修?”說到后來,又變得嚴厲起來,顯是對岳興甚為不滿。

    岳興心知不戒和尚定然沒有將岳興的原意轉達定逸,當下便直說來意,道:“師太怕是有所誤會,晚輩于道上恰逢不戒大師,聽他訴說多年尋覓妻子,心中萬分同情,轉念之下思索他的妻子極有可能藏在了恒山上,是故這才定了計策,以幫助他尋回愛妻,對儀琳小師太實在沒有半分詭念。”

    定逸眉頭擰了一擰,猶自不信地道:“莫非是這和尚誆我不成,他明明說岳少俠你一表人才,人品俊秀,又兼武藝高強,實在是儀琳的絕佳夫婿,所以準備將儀琳許你為妻。”

    岳興搖了搖頭,無奈笑道:“看來不戒大師對師太所說尚有三分保留。晚輩定下的策略是假意與儀琳小師太商定婚約,不戒大師的妻子身為儀琳小師太的親生母親,心憂女兒的終身幸福,定會現身尋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樣的男子能夠有幸娶了她的女兒,彼時便有極大的可能助不戒和尚尋獲妻子,儀琳小師太也可一家團圓。晚輩實在只有此念,別無它意。”

    定逸怔了怔,目露愕然地盯著岳興,片刻后忽然厲聲呵斥道:“婚約之事豈可作假?不戒和尚渾渾噩噩也就罷了,你為何也這般胡鬧?倘若儀琳真的與你定下了婚約,日后再作反悔,讓她一個女孩家如何自處?況且她自幼遁入空門,世俗的情緣羈絆大是修行魔障,又何必費力尋找什么生母?”

    岳興沒料到定逸忽然大怒,被她劈頭蓋臉說了一通,不過到了最后聲音卻變低,且多有猶豫,說完后,沒等岳興出言,又道:“你當真能確定儀琳的媽媽便在恒山之上嗎?”定逸雖然嘴上說世俗情緣是修行的魔障,但念及儀琳時常思念父母,甚為可憐,不由心生憐惜,出言問了一句。

    岳興當然可以肯定,只是并無確實證<!--中间广告位置-->據,當下只好開口道:“雖不敢斷言,但也有極大把握。”

    定逸聞言沉默著,臉上露出思索之色。岳興不敢打擾她,只好在一旁靜靜等待。

    忽然,山上傳來一陣狂叫:“定逸老尼姑,休要為難我的愛婿。”卻是不戒和尚在山上見定逸惱怒下山后,安慰了儀琳一番,這才迅速趕來,生怕這脾氣火爆的尼姑一言不合之下上了他看中的女婿。

    不戒和尚來速極快,不多時已經下了山,來到岳興與定逸身畔,見岳興安然無恙,頓時心中松了一口氣,將背上的儀琳放了下來,指著岳興道:“琳兒你看,這便是爹爹為你尋得的夫婿,是不是玉樹臨風、一表人才。”

    岳興聽不戒和尚的話,心頭一震,眼光投向儀琳,見她十三四歲的年紀,顯得青澀稚嫩,但明眸皓齒,清麗脫俗,顧盼之間姿態絕美,當下忍著心中的震動,對她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儀琳下了不戒和尚的脊背,立刻挪步到定逸身側,聽了不戒和尚的話,十三四歲的少女忽然心生羞澀,羞怯地看了岳興一眼,見他果然如同爹爹所說那般玉樹臨風、一表人才,她常年見不得世間男子,此時見了岳興,不由有些窘迫,在岳興朝她微笑時,不由暈生雙頰,低下了頭,心中默念佛經,旋即對不戒和尚說道:“爹爹莫要這樣說,我是佛門弟子,怎可與他……”

    定逸聽聞愛徒此言老懷大慰,不住地點頭。不戒和尚卻哈哈大笑起來,道:“做個女尼有甚子好處,整日青菜豆腐,青燈古佛,寂寥不堪,琳兒你要學你娘親,還俗嫁個好郎君,自此雙宿雙棲,做一對神仙眷侶,豈不比你在山上敲鐘念經要美妙。這少年便是爹爹特意為你尋來,你看看滿不滿意,若是琳兒不甚滿意,爹爹便為你再去尋找,哪怕走遍天下也要為我的寶貝琳兒尋到一個天下頂好的夫君。”

    儀琳被他這番話說得燒紅了臉,十三四歲的少女原本就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儀琳雖然自幼禮佛,但并非一無所知,此時聽了不戒和尚的話,心兒怦怦亂跳,又羞又怒,心底驀地升起一股罪惡感,連忙閉目暗自背誦佛經。

    定逸大為惱怒,儀琳若是心神不堅,很可能就會因為不戒和尚這一番話墜入魔障,她可不愿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弟子受苦受難,當下怒喝一聲,道:“瘋和尚你胡言亂語什么,儀琳是佛門弟子,自當一心虔誠向佛,怎可有世俗男女之情,你切莫毀她修為。”

    不戒和尚對定逸的呵斥不以為意,大聲道:“世間哪來什么佛祖菩薩?即便是真有,想來這些個佛祖菩薩也是不愿見到好端端的一個人枯坐蒲團,青燈黃經孤寂無聊地渡過一生的。你從未嫁人,哪知男女之情的美妙?我是琳兒的爹爹,我所作所為豈會害了她?”

    定逸向佛之心極為虔誠,此刻見不戒和尚詆毀佛祖菩薩,頓時怒不可竭,惡狠狠地瞪著不戒和尚,大有大打出手的沖動。不戒和尚嘿嘿直笑,對以言語擠兌了定逸十分得意。

    岳興在一旁看著兩人之間硝煙彌漫,不由苦笑起來。他本意只是幫助不戒和儀琳一家團圓,確實沒想過與儀琳結什么夫妻。但事情發展至此,他倒是似乎成了在其中推波助瀾的奸猾小人。

    儀琳面色惶恐,一雙秋水般明凈透澈的大眼睛在定逸和不戒和尚身上來回徘徊,一汪清淚蘊滿,隨時會滑落,蔥白玉指交織在一起,心底驚憂不安,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余光不經意間掃過一旁的岳興,胸中竟破天荒地升起一股怒氣:“要不是他,爹爹和師傅也不會吵成這般模樣,真是可惡。”隨即又心中一驚,暗道自己犯了嗔戒,當即連連背誦佛經,祈禱著:“菩薩恕罪,菩薩恕罪。”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