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六章 師太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六章 師太

正文 第六章 師太

推薦閱讀:

    岳興在山腳下打坐練功,心底明凈澄清,沒有一絲雜念,腦海中只有《先天功》的法門,靜坐許久,心中有了明悟:所謂先天,并非是是功力強弱的劃分,一個未出母體的嬰孩是先天之身,但他沒有絲毫內力。有些人機緣巧合之下打通任督二脈,鑄就先天之體,但未必就比那些內力深厚、武功高強,但未達先天的人要強大。

    先天說的是人體本身,全身經脈打通,溝通天地之橋,則為先天。武者達到先天后,渾身的毛孔與穴竅都可吸納萬物散逸于天地之間的精氣,修煉速度比未達先天之人要快無數倍。與人爭斗時,耐力更久。

    岳興按照《先天功》的法門搬運內力,起初之時真氣平寂無波,隨著全身毛孔大張吸收天地靈氣,真氣變得有如沸水,在經脈內奔騰不止,順著十二正經與奇經八脈一遍遍地循環行過,只在任督二脈中艱澀難行,每行進了一圈,真氣便壯大一分,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岳興四肢百骸無不被這股奔騰浩蕩的真氣洗滌,渾身清涼舒爽,倏地一聲長嘯發出,嘯聲并不渾厚,卻甚為清脆響亮,宛如幼兒放聲高呼,極具穿透力。

    嘯聲持續了一頓飯的功夫,驚起了無數歸巢倦鳥。恒山之上,一眾大小尼姑聽著連綿不斷傳來的嘯聲,不由心生好奇。大師姐儀和面色驟變,冷厲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悵然,暗自思忖道:“聽這聲音此人不過是個未脫童稚的娃娃,可內力卻如此精純,我派之中,別說那些年幼的師妹們,即便是我也比不得此人的。”

    當下對著身邊的小尼姑們說道:“發出嘯聲之人不知是敵是友,這兩日莫要下山,待我稟明了師傅再做定奪。”旋即火急火燎離去。

    其實儀和不知岳興修煉的《先天功》分屬道家神功,真氣凝實精純之處勝過當世任何一門心法,但他修煉時間短暫,說到真氣的渾厚,則遠遠比不上儀和等多年苦修的修者。

    岳興長嘯過后,胸中濁氣吐盡,連日奔波的疲勞一掃而空,整個人精神奕奕,神采煥發,茅屋外天寒地凍,他卻感覺不到絲毫寒意,長身而起走到屋外,暮靄蒼茫,落日余暉映射在山坡的厚雪上,色澤明艷,煞是好看動人。

    忽然眼中出現一道人影,自見性峰上飄然而下,山道為冰雪覆蓋,十分滑溜,這人卻健步如飛,絲毫不擔心腳下打滑摔了跟斗,猶如飛鳥一般,足不點地,三兩步就跨過數丈的距離,不多岳興已看清面貌。

    五十來歲的年紀,身形高大,比之一般男子也要高了幾分,一身僧袍裹覆,兩道長眉花白,神色極為剛硬。岳興看清來人樣貌,心中便知曉定是定逸師太無疑,當下正準備行禮,卻聽定逸冷笑一聲,道:“不戒和尚嘴里的那少年便是你了吧?”

    岳興一愣,隨后了然,想來定是不戒和尚上了白云庵,與她說了是由,當下道:“卻是在下。”

    定逸冷眼看著岳興,目光掃過之處,岳興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寒意,暗道這老尼姑好深厚的內力。定逸打量了岳興兩眼,忽然沉聲道:“你速速離開吧,恒山之上乃是佛門清靜之地,與紅塵無礙,你莫要前來打擾。”

    定逸這兩句話語氣十分不善,隱隱間壓抑著怒火。岳興知曉她脾氣暴躁,但心地卻頗為善良,當下也不見怪,只是不知不戒和尚是怎么與她分說的,當即抱拳道:“師太,在下此來是為了賢徒儀琳之事……”

    話未說完,定逸臉上勃然變色,一雙眼睛瞪圓,充斥著怒火,惡狠狠道:“速速離去,老尼就此不再追究,倘若仍死性不改,胡亂糾纏,貧尼可就要出手驅趕了。”

    岳興心底苦笑,同時也有<!--中间广告位置-->了一絲怒氣。他誠心誠意前來幫助儀琳,正主尚未見到,卻被定逸認定在胡攪蠻纏,一腔好意被當作罔顧。不過他心底終究是期望讓儀琳能夠與爹娘團聚,當下只好忍著氣,說道:“師太你怎可如此蠻橫,在下一句話都未說完,你便斥責我胡亂糾纏,我要辦之事對儀琳而言是件大喜之事,師太為何百般阻撓?”

    定逸聞言大怒,指著岳興道:“恒山定逸蠻橫之名,少俠莫非不知曉嗎?你快與我滾遠一些,儀琳的事與你何干?再不走貧尼可真的要動手了。”

    岳興怒不可言,喘著粗氣瞪著定逸,倏地道:“老尼姑,你怎么這么不講道理?”他這句話甚為不客氣,大有冒犯的嫌疑,武林中后輩子弟對前輩高人莫不恭敬萬分,岳興卻因來自后世,心中原本沒有這些條條框框,這許多年也未曾行走江湖,雖然心中知道武林中人對前輩應萬分尊重,但情急之下,哪還記得這許多?

    定逸的花白眉毛挑了挑,臉上的怒火已經如同爆發前的火山,虎著臉盯著岳興,道:“老尼講理也好,不講理也好,怎么說眼里都容不下你這般登徒子。儀琳是貧尼弟子,一心向佛,貧尼不知你用了什么辦法說動了她爹爹,讓他允諾了婚事。但是不戒和尚行事顛三倒四,儀琳的事情他可做不得主,你挖空了心思騙得了那糊涂和尚的信任,也是無濟于事。”

    說著忽然向前踏了兩步,右手忽然揮掌攻來。岳興一驚,他于掌法一道向來并無涉獵,當下迅速挪身側避,順手抽出寶劍,嘴里高喊著:“師太這是你先動手的,可不是在下以下犯上。”

    定逸繼續揮掌欺近,嘴里道:“貧尼與你既非同門又非同道,哪來什么上上下下,你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便是。”一套天長掌法一招招使出來,法度森嚴,威力大是不凡。

    岳興內力不深,劍法也不純熟,在定逸的攻勢下只能左支右閃,竭力應付,即便如此也仍險象環生,若非定逸心中并無殺意,只想驅趕他,恐怕他早已落敗。

    兩人你來我往,斗了好大一會兒功夫,定逸修為高強,要想勝過岳興,實則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她被岳興的全真劍法吸引,只覺得這套減法精微奧妙,實則不在恒山劍法之下,須知恒山劍法綿密嚴謹,長于防守,往往又有令人意料不到的殺招,堪稱天下難得的上乘劍法。定逸乍見一套不輸于本派的劍法,心中大起一窺究竟的心思,是故這才讓岳興支撐了許久。

    又斗了一會兒,定逸心中更加奇怪。岳興的劍法精妙也就罷了,說不準是得了高人傳授。但是他小小年紀,內力卻極為精純,久戰之下,定逸功力深厚,對付岳興也不費什么力,固然沒什么耗損,但岳興竟然也沒有絲毫疲憊之色,反而看起來越戰越勇。定逸于過招時已經知道岳興內力不深,如此久戰竟然內力不衰,實則讓人心生不解。

    定逸原本就不愿傷了岳興,此時心中好奇,下手更是留了三分情面。岳興壓力大松,手上長劍如同翻飛的蛟龍,對全真劍法也更加熟稔起來,下手之間劍招的威力也變強許多。

    過了許久后,定逸完全領教了岳興的全真劍法,見他一身武功光明正大,似乎是道家功夫,心中忖度岳興是否是武當弟子或泰山弟子,若岳興是這兩派門下,那儀琳一事可就有些難辦了。

    當下定逸運足內力,僧袍大袖一震,格擋在岳興的劍身上。岳興虎口一震,感到一股沛然的力道迫向自己,整個人不由倒退了幾尺,長劍差點脫手而飛。抬頭防備著定逸出手,卻見她站定不動,神色間猶有憂慮地問道:“你是何派門下弟子?”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