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五章 北岳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五章 北岳

正文 第五章 北岳

推薦閱讀:

    兩人并著一馬朝北而去,朔風如刀,兩人談形不減,時不時發出哈哈大笑。不戒和尚游歷四方,見識廣博,為人恣意任性,我行我素,卻也沒什么惡跡,岳興對他極有好感。而岳興雖看似淡然,萬事不縈于心,實則極有原則,眼睛里揉不得一粒沙子,稱之為嫉惡如仇也不為過,話語間自有一股豪俠之氣,兼之有先知先覺的優勢,與不戒和尚談天說地,極為盡興。

    不戒和尚不時地瞥向岳興,見他眉清目秀,儀表堂堂,卻又氣勢不凡,談吐不俗,當真是越看越歡喜,竟真的起了嫁女兒的心思。

    兩人一路走來腳程極快,只用了一日多的時間,便已經來到見性峰下。岳興駐足不再前行,不戒和尚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腳步如飛,順著山道而去,眨眼間便消失在山林中。

    岳興怔怔地望著不戒和尚消失得方向,心中倏地變地空蕩蕩的。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圖謀的第一個重大改變,也不知能否改變個人既定的命運。這里有太多的悲劇等著他去改寫,也不知到底能否如愿,一時間不由得惴惴不安起來。

    四下找了個草堂避風,岳興稍作小憩之后,便又開始打坐練功。這兩日的行程中,岳興無時無刻不在修煉他命名的《先天功》。他有后世的見識,對華山派的內功心法不大能看得上,唯一能入他眼的紫霞神功還無法學得全部,連蒙帶騙之下也只得到一層的口訣。

    是故十余年來一直練習著基本功夫,雖然根基極為扎實,但說到內力高深則不然。眼看著笑傲江湖的劇情即將開始,此時更不愿浪費一點時間,只要一有空閑便修習內功。

    心神謹守,依照《先天功》運功修煉,平和的真氣立刻游走全身經脈,十二正經暢通無比,奇經八脈也大多順暢,唯有真氣行到任督二脈時,阻礙重重,難以前進。

    這還要得益于他有后世的靈魂,自打出了母體沒多久后,就想盡辦法得到了呼吸吐納的法門,日日修習,經脈未曾被身體雜質堵塞。而后稍大時又開始修煉紫霞神功,生出了紫霞真氣,這紫霞神功乃是道家法門,于養身一道大有益處,岳興時時以真氣溫養周身經脈,這才能保持著大部分經脈的暢通,未被后天濁氣擁堵。

    不過盡管如此,他的任督二脈仍然閉塞。習武之人須打通經脈,以便真氣運行順暢無阻。一般的經脈雖說不易打通,但窮盡全力專攻一兩條經脈,也不難獲得成果。

    但是要打通任督二脈卻極為艱難,不僅要有深厚的功力,還需有大機緣方可。

    人身任脈主血,總督全身陰經;督脈主氣,總督全身陽經。要想打通任督二脈,不僅需內力深厚、氣血旺盛,還需陰陽相合,千百年來,武林中鮮有人能夠做到。而若任督二脈打通,則周身百脈俱通,彼時氣血循環不休,不用刻意引導,體內真氣也會自己運轉,更兼人體可與天地溝通,自主吸納天地靈氣,渾身內力可稱得上無窮無盡。

    岳興此時因為任督二脈不通,所以每次修煉《先天功》之時,只能通過張開的毛孔吸納天地靈氣,速度要慢上許多。不過饒是如此,他目下的修煉速度也較之尋常武林人士要快了無數倍。

    孜孜不倦地將真氣搬運周天,一陣陣銷魂的舒爽從心底和毛孔涌現,岳興不由沉浸其中,忘記一切。

    不戒和尚內力深厚,一路上連走帶奔,沒多少時間就已經來到白云庵外,想到就要<!--中间广告位置-->見到儀琳,頓時將岳興的囑咐也遺忘,大吼大叫道:“琳兒,琳兒,爹爹來看你啦。”他的嗓門原本極大,內力又深厚無比,這一嗓子興奮之下的大吼立刻如獅子吼一般,在庵內回響不絕。不過他顧忌著脾氣火爆、武功高強的定逸師太,倒是沒有貿貿然闖進庵內。

    沒過多久,只見一道輕盈的身影迅速奔來,正是儀琳小尼姑。

    她此時十三四歲的年紀,秀臉如初綻的粉紅蓮花,純潔無瑕,雖然尚有稚氣,卻已顯露絕世姿容,奔跑間雖然慌亂匆忙,但姿態聘婷,步伐靈動。

    不戒和尚見了寶貝女兒,也顧不上是否會被定逸師太怪罪,立刻大步迎去,一把將儀琳摟在懷里,蒲扇似的大手在她粉背上輕拍著。

    過了許久,儀琳發出輕輕的哽咽聲,不戒和尚低頭看去,見她清澈的眸子里淚光閃閃,兩行清淚順著凝脂般的臉頰滑落,頓時心中揪緊,極為溫柔地哄著她,道:“琳兒乖乖,爹爹來看你了。”

    儀琳從不戒和尚懷里鉆了出來,用寬大的僧袍擦了擦雙頰的淚水,露出一個比嬌花還要明艷的笑容,脆生生地喚道:“爹爹,我還以為你今年不來看我了哩。”說話間臉上露出由衷的滿足欣喜之色,讓不戒和尚心中又是一痛。

    他常年在外漂泊,一年下來也就過年時能夠陪著儀琳三兩天的時間,儀琳一個小小女孩兒家從未跟他吵鬧抱怨,雖然心底也舍不得爹爹,但只會獨自一人在被子里傷心痛哭。此時見到爹爹前來看她,立刻就十分滿足了。

    不戒和尚心底又是憐愛,又是自責,粗糙的手掌在儀琳秀麗的臉龐上輕輕磨搓著。

    過了片刻,儀琳忽然嬌呼一聲:“糟了,師傅布置的功課還未完成哩。”當下拉著不戒和尚往里跑去。

    不戒和尚聽著儀琳嬌嫩的聲音,被她柔弱無骨的小手拉著,一腔的慈愛填滿了心房,任由她在前面牽引,來到佛堂。

    “琳兒,你我父女難得重逢,還做什么禱告,我說些有趣的事情給你聽吧。”不戒和尚與儀琳重逢,心底有無數的話要說,實在不愿儀琳枯坐念經,當下說道。

    儀琳臉上露出些許意動,她一個十三四歲的嬌俏少女,雖然一心向佛,但也免不了對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心生好奇,每年不戒和尚來看望她,都會說一些奇聞異事,這些故事是除了佛經里的故事外儀琳最喜歡的。

    不過她最終仍是搖了搖頭,貝齒輕咬,神色虔誠說道:“不行的爹爹,我在做功課禮敬菩薩,可不能半途而廢,這是對菩薩的大不敬。爹爹的故事可以一會兒再說,禮敬菩薩卻不能拖延的。”

    不戒和尚抓耳撓腮滿心不屑,擱在以往,他定會捉著儀琳離去,管他什么菩薩不菩薩。不過這次上山,他與岳興聊了許久,也多少知道了些儀琳的苦悶,當下也不愿勉強女兒,耐著性子坐在一旁,看著儀琳滿臉虔誠的誦經拜佛。

    過了許久,儀琳禮拜完畢,這才希冀地看著不戒和尚。當下一個個有趣的故事自不戒和尚嘴里說出來,他本不善言辭,又沒有什么文采,說出來的故事未免有些干癟無味,不過儀琳倒是聽地津津有味,極有興趣。

    又過了許久,不戒和尚已經說了不少的故事,忽然記起岳興的計劃,頓時一拍腦袋,笑嘻嘻地對儀琳說道:“琳兒,帶我去見你師傅吧,爹爹有事情與她商議。”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