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章 定計 - 浪跡武俠世界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四章 定計

正文 第四章 定計

推薦閱讀:

    岳興眼珠子一轉,心里覺得不戒和尚常年四處奔波尋找妻子,也著實苦情可憐,也累地儀琳孤苦,當下道:“你女兒既然是天下第一的美人,自有許多男子喜歡,你又怎地這般心急火燎地招女婿?”

    不戒和尚哼哧兩聲,昂然道:“天下的男子大多壞的流膿,要找一個像我這般一心一意,又武功高強的可萬分艱難。”說著斜視著岳興,道:“我看你小子還行,既有眼光,武功也不弱,比那些所謂的名門子弟要強上不少,既然讓我遇上了,當然要為我寶貝女兒搶先預訂了,省得你被其他不知所謂的女人勾引了去。”

    岳興心中哂然一笑,不再接著話題,話音一轉,道:“你女兒當真十分漂亮可愛?”

    不戒和尚嗤笑兩聲,昂首挺胸,神情甚為得意,道:“那是當然,她有我這樣玉樹臨風的爹爹,又有貌美如花的媽媽,自然是秀麗絕倫。“說話間,肥碩的臉上露出由衷的寵愛之色。

    岳興心底嘆息,道:“你女兒多大啦?”

    不戒和尚一怔,蒲扇大手撓了撓腦袋,頗為苦悶道:“唔,大約十三,亦或者是十四歲了吧。”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雙腿亂蹬,嚎啕大哭起來:“我的琳兒,我都許久沒有抱過我的琳兒了。”

    岳興聽他真情流露,哭喊中甚是心酸悲苦,不由也心底一酸,出言安慰道:“眼下已經到了大同府,恒山也不遠了,不消兩日你便可見到女兒啦。”

    他這番話漏洞百出,不戒和尚從未跟他說過女兒在恒山之上,他又如何得知?只是不戒和尚思女心切,對岳興的話竟充耳不聞,倏地站起身子,拔腿往外而去。

    岳興一驚之下,連忙抓住他的寬大袖子。不戒和尚猛然回頭,聲色俱厲說道:“你要做甚,為何阻止我去見女兒,別說你還沒成為我的女婿,即便你成了我的女婿,我也是什么時候想見女兒就見我女兒,你也阻止不得的。”

    岳興哭笑不得,耐著性子道:“你既然這般疼愛你的女兒,為何不留下陪伴她呢?想來你若能日夜伴著她,她一定極是歡喜的。”

    不戒和尚愣了愣,臉上露出黯然蕭索之色,放眼望去,只見天地間一片蒼茫,又記起這許多年來天南海北的四處奔波,形單影只,心中酸澀無比,長嘆一口氣,道:“我要去尋琳兒的媽媽的,一日尋不到她,我一日便不能停下,終有一日,終會找到她,那時我們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琳兒會更高興的。”

    岳興心中對不戒隱隱有些欽佩,此人看似瘋癲,實則至情至性,敢愛敢恨,心中也十分希望他們一家能夠團圓,便道:“你妻子失蹤了嗎?為何你要天南地北地尋她?”

    不戒和尚兇厲的臉上罕見地露出一抹溫柔之色,炯炯有神的眸子里帶著些許追憶,輕聲道:“琳兒的媽媽原本是個尼姑,我愛上她之后便出家做了和尚,和尚配尼姑豈非是絕配嗎!只不過后來一次我多看了一個漂亮女人兩眼,她便一氣之下躲開我,讓我再也找不著。其實在我心里,天底下再美貌的女子又怎么及得上她呢,若讓我能找到她,我再也不看別的女人一眼,永遠都只看她。”

    岳興微微動容,有道是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這不戒和尚雖然并非玉面郎君,但用情卻極為<!--中间广告位置-->專一,遠勝世人太多。他那妻子行事也是太過偏激,若換一個尋常女子,有這么一個一心愛護她的丈夫,只會恨不得好好去憐愛他,兩廂廝守,又怎會故意躲避,兩不相見。

    “你真的走了許多地方,也沒有找到你妻子嗎?”岳興心知儀琳的媽媽此刻正在恒山之上,但是因她脾氣太過古怪,卻不敢斷定能夠幫不戒與妻女團圓,當下一面思索對策,一面引著不戒的話語。

    不戒和尚銅鈴般的眼睛一瞪,情緒變地激動起來,扯著衣袖,大聲道:“那還有假!五湖四海之地,我哪里沒去過?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怒目圓睜,大有吃人虎豹的威風。

    岳興也不怕他暴怒之下傷人,換上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態,慢慢說道:“你在外之時可曾思念你的女兒嗎?”

    不戒和尚大腦袋重重點了兩下,不解地看著岳興,道:“自然思念的緊,琳兒從小就乖巧可愛,小小的人兒既聰明又漂亮,我怎能不想她?我多想天天把她架在脖子上,陪她嬉戲玩耍,聽她脆生生地叫我‘爹爹’,嗚嗚……”不戒和尚又悲從心來,雙眼朦朧,放聲大哭起來。

    岳興拍了拍不戒的肩膀,嘆息一聲道:“為人父母者,無不對兒女牽腸掛肚。你一個灑脫的男子漢尚且如此,你女兒的媽媽豈不是更加牽掛女兒?”

    不戒哭聲驟然停止,眼中露出異彩,盯著岳興,神色逐漸變地興奮起來,卻仍有猶疑地道:“你是說……”

    岳興心知不戒和尚已經猜到他的意思,只是一時不敢相信,當即又道:“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妻子既然要躲避著你,那肯定就會躲在一個你最想不到的地方。這些年,你東奔西走,搜遍了天下,但是怕仍有一個地方你未曾搜尋過吧?”說完,大有深意地看著不戒和尚。

    不戒和尚凝眉思忖著,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倏地大手啪地拍在锃亮的腦袋上,哈哈大笑道:“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隨即看向岳興,滿臉感激地說道:“小子還是你聰明,不過你是要做我女婿的,我也就不用給你道謝了。”

    岳興心中偷笑,臉上卻裝出迷茫之色,懵懂地問道:“你知道什么啦?”

    不戒和尚心情大好,歡快地拍拍手,而后插在腰上,極目望著北方隱約的山巒,道:“她一定是在恒山上啦,我找遍了三山四岳,五湖四海,也沒發現她的一絲蹤跡,可是卻從沒有在恒山之上尋找過。她肯定是藏身于此,又能躲開我,又能時時陪著琳兒,豈非是一舉兩得嗎?”

    岳興裝成了然,對不戒連連道喜,過了一會忽然臉色一垮,道:“縱然你知曉了她藏身恒山,但恒山這么大,她若有心躲著你,你也無計可施,決計難以找到的。”

    不戒和尚一怔,也變地苦惱起來,不住地騷撓著光頭,目露急切,卻又想不出好的辦法,焦躁之下嚯地一掌拍在身前的石桌上,半尺來厚的堅硬石桌頓時四分五裂,看地岳興心中一凜,咂舌不已,心忖這大和尚果然內功深厚,比之岳不群怕也是要高出三分。

    當下眼珠一轉,低聲對不戒和尚連說帶比劃一陣子,不戒和尚仰天大笑,不住地拍著岳興的肩膀,嘴里直呼:“好女婿,好女婿。”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