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浪跡武俠世界 > 正文 第一章 重陽宮

正文 第一章 重陽宮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時值寒冬臘月,朔風如狂,卷集著鵝毛大雪,飄向四方。終南山上白雪皚皚,放眼望去無論宮殿瓦舍還是花草樹木,全是一片刺眼的白,惟有幾株寒松挺立,幾竿翠竹飄搖,幾朵梅花暗放,點綴些許別樣的色彩。

    岳興身著天藍襖子,七尺來高,十四五歲的年紀,雙頰凍紅,烏漆漆的眼睛骨碌碌地轉個不停,視線一直放在正前方的終南山上,眸子里閃爍著思索之色。

    全真道大興天下,與正一道分管天下道教,當今天下諸如武當派、華山派、龍門派、清凈派等大門大派都傳承全真道的道統。

    武當派與少林執武林之牛耳,為所有武林人士共尊為泰山北斗。華山派亦是名震天下,雖不及武當的威勢,但也是武林中首屈一指的大宗派。

    然而作為全真道祖源的全真教,卻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當年天下第一教與玄門正宗的響亮名頭,早已無人記得。

    岳興長嘆一聲,十三四歲的少年人竟露出老者滄桑蕭索的意味,將身后牽著的馬匹安頓好之后,獨自一人朝著終南山上攀爬。

    重陽宮是全真道三大祖庭之首,雖在南宋末年被戰火所毀,但后人不乏虔心向道之人,早已重建宮闕,不過此時重陽宮中再也沒有兩三百年前那些稱雄天下的武功高手,只剩下一些一心期望了道成真的方外之人。

    天上飛雪不絕,朔風正勁,天地間冷凍徹骨,岳興卻絲毫未覺得寒冷,反倒心中萬分火熱。

    “全真教當年號稱天下第一,王重陽與周伯通先后被天下高手共舉為五絕之首,一身所學出神入化,當今天下的諸位大高手也不知能否與其一爭長短。若是有三兩絕學遺留,可是遠勝我華山九功,讓我受用無盡的。”

    華山派傳自當年全真七子的郝大通,派內有些零散的前人手書曾提及到當年名震天下的全真教,不過終究歲月深遠,這些零散的記錄也難說清當時之萬一,百多年來,華山派的前輩高人中,雖有人對全真教心存向往者,但也從未有人打起心思前往終南山重陽宮一探究竟。

    究其原因,一來全真教早已覆滅,重陽宮也成了全真道圣地,與武林幾乎再無瓜葛。二來華山派威震天下,派中高手也算得上天下頂尖的高人,對前人記錄的種種也未必全都相信。

    不過岳興卻是個例外,他本是來自后世,熟知射雕與神雕的劇情,全真教前后兩位武學大高手都稱得上震古爍今,其修為絕不會在當世任何高手之下,甚至要遠勝當世名震天下的高手。所以在他取得了岳不群首肯可以獨自外出時,便迫不及待地朝著終南山而來。

    山道曲折,兼之大雪覆蓋,早已結冰,甚為滑溜。岳興一面熱情似火,一面小心翼翼地順著山道往重陽宮而去。到了夜深之時,終于步入重陽宮。重陽宮中的道士修身養性,了道悟真,大抵比較謙沖隨后,在岳興表明了身份后,便客氣地迎了進去。

    用了些飯菜,岳興被一個小道士帶到客房,岳興也未表明來意,倒頭就呼呼大睡起來,直到第二日卯時才一覺醒來。

    迅速地洗漱后,岳興忍著心中的激動,求見了住持長陽真人,岳興想要進入重陽宮藏書閣,需征得住持的同意才行。

    長陽真人是個六七十歲的老道士,銀發飄飄,寬衣如袍,一派仙風道骨,讓人不禁心折。

    “晚輩全真道華山派岳興,拜見長陽真人。”岳興不敢失禮,對著長陽真人長揖到地。

    長陽真人面色紅潤,神情淡然,伸手虛扶,手中拂塵一擺,道:“岳小友請起。”

    岳興站直了身子,目光平視。長陽真人眸子溫潤如玉,平和地對岳興說道:“華山派傳自廣寧宗祖,確是圣祖重陽帝君的道統,只是華山派傳承的是重陽帝君的武道,而我重陽宮傳承的則是帝君的丹道,貴我兩派數百年來也向無交集,不知小友此來有何貴干?”

    岳興心中暗忖此次前來不過是抱著撿漏的心思,看看重陽宮中是否有王重陽與周伯通遺留的武功秘籍,但這個理由又怎好說出口?旋即轉念一想,王重陽與周伯通都是道學精深之人,他二人的武功修為也與自身道學修為息息相關。江湖上威力強大的武功,大多出自佛道兩門,而佛道兩門的武功修煉時又對佛學或者道學境界有諸多要求。

    如修煉少林七十二絕技對佛學境界就有極高要求,再如修煉道家瑰寶《九陰真經》和《先天功》也對道家學問有一定境界要求。

    岳興心中這般思忖,倒是真的對道家典籍起了興趣,當下恭敬說道:“弊派傳自廣寧祖師,但傳承至今,只余武道秘籍,再沒我道家秘要,小子心中對道學十分向往,久思之下,這才前來全真祖庭,求取眾位祖師遺留典籍一觀。”

    長陽真人聞言沉默半晌,道門傳承秘法向來講究法<!--中间广告位置-->不傳六耳,等閑人等根本沒有可能得授道門秘要。重陽宮中典籍無數,卻也絕不能輕易示人。不過華山派終究是全真道的分支,嚴格算起來,也算不得外人。而且華山派在武林中名聲卓著,若是讓華山派認祖歸宗,這對全真道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當下長陽真人沉吟良久,這才緩緩說道:“小友心慕道學實則難能可貴,只是這重陽宮中的典籍是諸多前輩真人所著,是整個全真道的無價之寶,萬難外借的。小友若有心學道,大可自己進入藏書閣閱覽諸多典籍,貧道也可答疑解惑。”

    岳興大喜,連忙對著長陽真人拜了幾拜。

    重陽宮藏書閣中汗牛充棟,典籍無數,岳興看地眼花繚亂,心中泛起苦笑:“對修道之人而言,這些典籍都是無價之寶,但對我而言,這里大多的書籍都如廢紙,只有少數講述與修煉有關的書籍才有用,可是這么多書,一本一本翻閱查詢,又要到猴年馬月才能查完?”

    心中這般無奈地想著,嘴上向引路的道士問道:“敢問道長,這么多的典籍可曾分門別類嗎?”

    那道士看了看岳興,道:“閣中的書籍大多是講述金丹大道的秘典,倒是不曾分類,只有少數專講練氣的典籍被取出單放一處。”

    岳興精神一震,練氣練氣,武林中人練得不就是氣嘛!當下急忙問清講述練氣的典籍拜放何處,隨后在道士惋惜的眼神下直奔而去。

    這一堆典籍不下數百本,岳興抱著熱切的心情仔細翻閱起來,但大多是都是晦澀難懂的講究修仙的練氣之法,與武林中的內功秘籍截然不同。岳興越看心越冷,到最后完全不抱希望,幾百年了,即便重陽宮中曾經遺留有神功秘籍,也早該被人竊取了。

    心中沒了期望,岳興的心反倒沉靜下來,仔細閱讀這些看似對武林中人毫無用處的練氣法訣,不知不覺間已經翻閱了百十來本,這時正翻閱到一本《全真大道歌》。

    這名字一看就知它定是講述修仙的法門,之前他翻閱了不少什么‘歌’或者什么‘訣’的書籍,都是清一色的談論修仙了道的讓人一看之下頭昏眼花的晦澀書籍。岳興漫不經心地翻開封面,果然這書一開始就講述什么天地之道,如何追逐長生等玄之又玄的事情。不過翻閱了幾張書頁后,岳興忽然神色一震,瞬間變地凝重起來。

    當下不敢如之前那般散漫,岳興捧著這本《全真大道歌》細細研讀起來,閱讀到后面,臉上情不自禁露出狂喜之色,有時有抓耳撓腮,好不滑稽。

    過了良久,書籍翻閱大半,岳興忽然瞳孔一縮,看著書頁空白處寫著一段段密密麻麻的小字,這些字跡的下方赫然留著‘長陽子’三個大字。岳興迫不及待讀起這些段小字,過了許久后,長舒一口氣,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這果然是一門內功心法,世俗內功心法都是以五谷精華與自身精血化為內力,內功修煉極為艱難,稍有不慎即有走火入魔之虞。但是這么心法竟然直接通過呼吸吸收天地靈氣,化為自身內力,比之平常心法雖然要慢上少許,但對身體有益無害,而且隨著境界的提升,修煉越來越快。而普通心法隨著氣血的衰弱,修煉只會變地越來越慢。”

    岳興心中驚駭無比,依照這門心法所說,這實在是一門了不得的神功,比之當世任何威名遠播的神功秘籍都要大為不同,雖說威力不一定超過其他神功,但于養生延年一道,則要遠遠超過其余功法。而且這么心法修習越久修煉越快,威力越大。

    隨即岳興想起長陽真人雖然年老,但眸子里英華內斂,溫潤如玉,顯然內功修為已達化境,比之岳不群等名震天下的高手,實則要勝過不止一籌。起始時岳興沒想過長陽真人竟練過內功,此時想來他定是將這門心法當成了求取長生的秘法,數十年來修煉已有不小成就。

    倏地,岳興瞪大雙眼,想起全真教中的確有這么一門功夫。岳興立刻將書頁往后翻去,便見到一招招劍法刻畫在紙上,看了一小會兒,岳興肯定心中的猜測。

    “這定是全真心法無疑,后面應當是全真劍法了。全真心法看似平平無奇,也沒什么威力,但是越往后修煉,越顯得不凡。若一個人能有幾百歲的壽命,或許真能將全真心法修到極高深的境界,從而長生也說不定。”

    岳興肯定手上的《全真大道歌》就是全真教賴以立足江湖的根本,當下欣喜若狂,稍后稍稍定神,又思忖道:“全真心法是王重**據《先天功》簡化而來,那豈不是說《先天功》也有這樣的功效,而且效果更加顯著?”

    倏地眉頭一皺,岳興心中有劃過諸多疑問:“王重陽身為天下武學第一人,震古爍今的大宗師,更是學究天人,理當精通養身延年之道,卻又為何中年早逝,比之其余四絕尚有不如?”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40/8640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