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五章 妖神座次,三妖根腳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五章 妖神座次,三妖根腳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五章 妖神座次,三妖根腳

推薦閱讀:

    “應對……”

    虎天刀遲疑了一下,欲待避重就輕,一抬頭,就看到楚留仙發冷的目光。

    “這是怎么了?”

    他心中嘀咕,不想承認也得承認在發憷,一觸碰到楚留仙目光,他便想起在石鐘山里面生不如死的感覺。

    他自是不知道,楚留仙聽聞到消息,想到由此引來的麻煩終究會牽連到自家身上,心情著實是不怎么愉快。

    虎天刀下意識地避開,不敢直視,嘀咕了一聲:“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便心安理得地道:“妖師宮開的時候,平地起山,為妖師行宮,凌駕于妖域所有妖山之上,動靜極大,周遭妖怪不可能察覺不到。”

    “嗯?”

    “所以你們就要肅清?”

    楚留仙眉頭一皺,奇怪地問道。

    他可是聽說妖師宮開,萬妖問道,老槐樹等講述到這個景象時候,一臉憧憬,無疑是盛況。

    怎么看虎天刀他們的做法,好像生怕他人參加一樣。

    “是,也不是。”

    虎天刀在地上扭了扭,青老的樹根明顯將他綁得很不舒服,又不敢提出松開,使勁地昂起頭來,道:“我們只要肅清一小段時間,一直到妖師出世,妖師宮開,傳音整個妖域的時候就行啦。”

    “細說說吧。”

    楚留仙來了興致,心知這里面定然還有老槐樹等鄉下妖怪們不了解的內情,不由得興趣大增。

    “這個……”

    “嗯?!”

    “好吧……”

    虎天刀徹底自暴自棄了,老老實實地道:“為了妖神座次。”

    “妖神座次?那又是什么東西?”

    楚留仙感覺自己就好像在吃一道名菜。一開始是全羊,剖開是全雞,再里面是鴿子,再開是鴿子蛋……

    一般無二感覺。

    一層層面紗一般不住地揭開,涉及的東西越來越多,同時也意味著事情的嚴重性越高,對他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妖師有教無類。但凡妖域妖眾,皆可往問道,聽道。”

    “再是了得的巨擘亦不敢阻攔,那代表著是對妖師不敬。”

    “不過……”

    虎天刀無限憧憬地道:“據族里參加過上一次妖師講道的老人說,妖師宮中。有十個座次,與眾不同。”

    “這十個座次不僅僅是在最前面,最能聆聽到妖師所講述之道,更關鍵的是每一個座位里,都蘊含著一絲妖神本源。”

    虎天刀越說越興奮,仿佛自家不是被捆得跟粽子似地不能動彈。而是意氣風發地坐在那十個座次上一樣。

    楚留仙聽得入神,倒沒有打斷他的意思,全神貫注地記住其中要點。

    “據老人家說。得妖神本源者,不僅在聽道時候會有更多的收獲,后面更是憑著妖神本源,太半都會有大成就。”

    “故老相傳。不知道從哪一代開始,爭得那十個座次者,便被稱之為十大妖神!”

    虎天刀說到這里,楚留仙便明白過來了。

    那十個座次,代表的是實力的長進,巔峰的一線機緣,更是身份。是地位!

    “我懂了。”

    楚留仙微微頷首,道:“你們是想在妖師宮出現之前,先行將附近的人驅走,為自家妖王爭奪十大妖神座次掃清障礙。”

    虎天刀連連點頭,一臉惋惜自家沒機會,又有點為能參與此事與有榮焉。

    真細論起來,竟是后者占了多數。

    楚留仙撇過頭去,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頭老虎乍看起來威風霸氣,一口一個爺爺,動不動就要拔山填海的,其實沒什么追求。

    遑論楚留仙這等人物了,就是稍稍有些追求的大妖們,也不會以參與為榮,怕是覺得“彼可取而代之”的更多吧?

    鄙夷之余,楚留仙倒對這頭老虎興起了幾分其他想法,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暫且按下不提。

    “這么說,你們也就是干些臟活累活罷了,真正的重頭戲,還得等到諸位巨擘到來嘍?”

    楚留仙這句話說來是疑問,聽其口氣分明就是確定了。

    虎天刀與有榮焉的神情一斂,很是郁悶地點了點頭。

    可不是這樣嗎?

    他們所能對付的,不過是小嘍啰罷了,本地妖山妖王們。

    真正有資格與類似白虎之主般妖魔巨擘爭奪妖神座次者,哪一個不是驚天動地人物,豈是他們這些打前站的對付得來的?

    無非是那些大人物們不想在螻蟻身上花費精力,他們這才多少有些作用。

    在了解完這些事情后,楚留仙沉默下來,皺著眉頭,冥思苦想。

    虎天刀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么來著,目光觸及到楚留仙凝重神色,竟是下意識地閉上嘴巴,生怕驚擾了對方吃得苦頭。

    頂了天了,這頭老虎也就是小意地扭了扭身子,讓樹根束縛得他不是那么難受。

    正如楚留仙所判斷的,這頭表面看上去威風得不成的老虎,真心沒有什么出息啊~~~

    靜室中,陡然安靜了下來。

    片刻之后,楚留仙方才抬起頭來,徐徐地吐出了一口氣。

    將前因后果,事后牽扯,各方人物都細思了一遍,楚留仙頓時覺得有濃濃的緊迫感,如跗骨之蛆,排遣不得。

    “即便不想以后,單純眼前這步肅清,我們懷山就不可能置身其外。”

    “想要繼續安靜地發展,逐步蠶食其余妖<!--中间广告位置-->山,徐徐地擴充實力,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如此疾風驟雨,若不能架海擎天,勢必就是傾覆在大風大浪下的結果。”

    楚留仙吐氣之后,跟著吸氣,似要將先前吐出去的那口氣十倍地吸回來一般。一口吞吸,如鯨吸水,靜室之中甚至響起了風氣呼嘯音。

    “那就來吧。”

    “虎天刀!”

    楚留仙一聲輕喝,嚇得那頭沒啥出息的老虎一個激靈,撕心裂肺地吼叫著:“大王不要啊~~~”

    “呃~~”

    楚留仙臉色一變,覺得胸中一口氣悶住,險些沒能提上來。

    “俺還有用啊~~”

    虎天刀好大一條漢子。堂堂的大妖,如蚯蚓一般地在地上挪著,看那使出了吃奶力氣要挪到楚留仙面前模樣,仿佛是要抱住他大腿求饒般。

    楚留仙臉色變了一變,一種熟悉無比的感覺浮現出來。這一幕,著實有些眼熟啊。

    那種緬懷,那種柔弱,只是在他身上出現了一剎那,下一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不是要殺你。”

    楚留仙自然知道虎天刀如此作態是誤解了什么,果不其然。這話一出,虎天刀煞白臉色瞬間就正常了,身子也不一弓一弓地蠕動了。看起來順眼不少。

    “我問你,你們這些大有根底的大妖,為何會接連出手對方我手下妖將黃風?”

    楚留仙這不是要問責,而是真心好奇。

    “他明顯是本地妖山勢力。來打前站的。”虎天刀心有余悸,自然有什么說什么,生怕說得慢了,對方覺得他沒了用處。

    虎天刀想到這里,悲從心來啊,總覺得自家逃不過當頭一刀,可要是強項又是不敢。生不如死的滋味嘗一次就差不多了。

    “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沒出息的老虎如是想著,接著補充道:“別人不知道,我是附近都尋遍了,不曾發現任何異常處,找不到當初引發天地異象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我就尋思著,這要擴充的本地妖山勢力,興許會知道得多點,就想將那黃風妖抓起來拷問拷問。”

    “不曾想,他還挺扎手……”

    虎天刀說得垂頭喪氣,很是覺得當初他要是不起這個心思,也就不會看到羽玄大妖,接著就不會跟上來,更不會落到眼前生死不由己的下場。

    楚留仙不置可否,從面色上完全看不出信還是不信,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是嗎”,便又接著問道:“說說吧,除了你天刀白虎,還有什么人物值得注意一下。”

    “有有有,余子碌碌,不提也罷,有三頭妖怪,大王一定要注意,莫讓他們跑了。”

    說到這個,虎天刀倒是來了精神,抱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想法,很有讓楚留仙將他說的人一網打盡,大家黃泉路上有個伴也好的心思。

    “九命貓妖,姬小喵,那個臭丫頭最是難對方,一口一個‘喵’的說話俺也聽不習慣……”

    虎天刀第一個供出來的便是:九命貓妖——姬小喵。

    楚留仙一邊聽著,腦子里一邊就浮現出他為黃風妖驅除異種妖力時候所見的景象。

    其中最突出的,不赫然就是一只九尾貓兒形象嗎?

    “九命貓妖姬小喵,她妖山何處?”

    楚留仙興致盎然地問道。

    “沒有妖山。”虎天刀搖頭如撥浪鼓,很是鄙夷地道:“貓妖一族,天生有為人寵物的惡習,尤其是九命貓妖一族,向來就是混跡在各處,平日里裝成無害樣子,一只魚兒也能讓她們裝可愛模樣蹭啊蹭的。”

    “妖怪之中,最是無品。”

    楚留仙對他后面的評價就是將就聽聽。他心里面有數,貓妖一族這種特殊的生息方式,當是與其先天習性,以及特殊的修煉方式有關。

    這些是題外話,楚留仙聽聽就罷。

    虎天刀賣隊友賣得興致勃勃,連珠炮般地繼續道:“再就是出自北冥宮的那頭老烏龜,歸辛樹。”

    “這老烏龜,不愧是背著殼兒的,明明是玄武血脈,皮糙肉厚耐操,遇事第一個縮頭的就是他,忒也沒種。”

    “還有還有,出身青木山的青蛟,敖闖,俺就呸了,蛟就蛟了,青木山上下非得腆著臉自稱是青龍,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臉皮厚過了天去,讓人不齒。”

    楚留仙越聽臉色就越古怪,敢情在這頭老虎眼中,就沒有一個是他看得上的,不是無品,就是沒種,還捎帶上一個不齒……

    虎天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興許是看出楚留仙臉色不對,勉強公允道:“姬小喵千幻萬變,還有九條命;歸辛樹皮糙肉厚,還能趨吉避兇;敖闖是有名的闖將,將就算是勇猛。”

    “哦~”

    楚留仙點了點頭,他算是聽明白了。

    這三個有名有姓的大妖,隨便來一個絕對都比這頭老虎強,知道這點就足夠了,其他的就當成是個“噗”,放掉就算了,不值得臟了耳朵。

    “好了。”

    楚留仙拍了拍手,從云床上站起來,踱步到虎天刀面前,悠悠然地道:“廢話說完了,現在是算賬的時候了。”

    “算賬,算什么賬?”虎天刀尖叫出聲:“俺可是都說了吖,大王饒命。”

    “什么賬?”

    楚留仙笑得很溫柔,問題是抬起來,再翻蓋下去的手掌,怎么看都跟溫柔無關。

    “我們來好好算算,你說話不盡不實,想要欺騙我的賬!”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6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