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三章 鐘山鎮壓,獨木成林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三章 鐘山鎮壓,獨木成林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兩百零三章 鐘山鎮壓,獨木成林

推薦閱讀:

    “不用了。”

    楚留仙淡淡的話剛剛傳出來,羽玄大妖甚至對這牛頭不對馬嘴的話來不及做出反應,天上虎天刀發作了。

    “冥頑不靈。”

    “爾等鄉下妖怪,你家虎爺爺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既不愿走,就都留下吧。”

    “呀呀呀呀~~~”

    天刀白虎撕風咆哮,通體毛發都泛出了金屬光澤,沖天而起,轉瞬之間就小成了一個小小的白點。

    下一刻,白點又以更快的速度飛速地變大,裹挾著隕石墜落般的威勢,向著懷山方向撲來。

    近了,又近了。

    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如楚留仙般抬頭望天者都可以看到虎天刀的兩只巨大翅膀張開如刀,龐大身軀向著懷山側面傾斜過去。

    “撕拉撕拉撕拉~~~~”

    鐵翅過處,虛空盡裂,觀其威勢,分明是要憑著這一俯沖之威,直接以鐵翅之堅,庚金之利,生生切割,破開整座懷山。

    一刀,斷山岳!

    虎天刀目無余子到了這個地步,竟是不耐煩一個一個對付懷山妖眾,而是要毀去懷山,一口氣解決所有人。

    他驕傲如此,卻也有如此驕傲的本錢。

    至少羽玄大妖在這一擊下面無人色,自討當面絕對接不下來,連護山大陣都沒有的懷山更不能承受得住。

    “走啊!”

    “帶著小公主快走啊!”

    “留侯,我求你了!”

    羽玄大妖滿臉決然之色。撕心裂肺地喊叫著,現出了鐵翼雄鷹的本相。每一根羽毛上都充斥著悲壯,就要逆風迎著虎天刀而去。

    他的舉動,他的話語,無不是風蕭蕭兮之悲壯,天地皆寒之哀嚎,當真是聞著傷心,聽著落淚,不得不拱手稱一聲壯烈之士。

    嗯。如果沒有楚留仙后面的話,就是如此。

    “我說過,不用了。”

    楚留仙從真龍皇座上起身,回頭沖著露出本相就要振翅而起的羽玄大妖說完那幾個字,一只手緩緩舉起,過頂如托天,翻掌似擒拿。再重重地一揮而下。

    滔天妖氣,豁然爆發。

    偌大懷山之巔,在這一瞬間盡數掩蓋在楚留仙的妖氣之下,墨如無月之夜空,下一刻,光芒大放。一個龐大的人形虛影,從漆黑如墨的妖氣中顯現了出來。

    “陰神!”

    羽玄大妖即便是想看不到也不能夠,真切地看到楚留仙的人形陰神如其本尊之前動作一般,一只手高高地舉起,再重重地落下。抓在虎天刀龐大身軀上。

    “虛幻妖力凝結的手掌,如何能夠撼動大妖強悍的身軀?!”

    羽玄大妖準備再喊。再勸,只要楚留仙能帶走小孔雀,他雖死無憾。

    敵人,畢竟是他引來的。

    只是一個剎那前后,時間短暫得羽玄大妖只來得及在腦子里閃過之前念頭,壓根不曾付諸行動,變化便生。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就讓他將到口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動作太突然太猛烈,喉結上下發出哽咽一般的吞咽聲。

    陰神妖力凝結之巨掌抓下來,虎天刀并不是沒有閃避的機會,他是不屑于閃躲。

    興許,在那一瞬間,他還冷哼了一聲,誰知道呢?

    虎天刀任憑巨掌加身,甚至還有空暇從上而下,瞥視了楚留仙一眼,再以最優雅的姿勢,微微一掙!

    當這一幕發生的時候,下方羽玄大妖幾乎不忍卒睹,在他想來定是巨掌破碎,懷山留侯受妖力反噬,一屁股坐到那奢華得過分的皇座之上。

    可是——

    可是——

    可是——

    便在羽玄大妖忍不住要閉目的那一瞬間,天上忽然傳來一聲驚叫。

    “你……”

    虎天刀只來得及喊出這么一聲,那加諸于他身上的巨掌就變了。

    “咚~”

    一聲鐘鳴,悶而不亮,不似金鐵之聲,更像是山腹為之一空后,呼應天上雷鳴,地下水流發出的悶響聲。

    一聲鐘鳴,一座鐘落!

    楚留仙妖王法身的陰神顯化拿捏出去之巨掌,在抓住虎天刀的一瞬間,手掌翻覆間化作了一座石山。

    ——石鐘山!

    楚留仙身經百戰,豈會是表面驕橫?

    他一出手,就是三大天賦神通之一的石鐘山。

    原本以為可以輕易掙脫的妖力巨掌,變幻成一座山壓下來,虎天刀頓時有天黑地暗,換了乾坤的感覺。

    當真是換了乾坤。

    羽玄大妖聽到的那聲驚呼,便是發生在那個時候。

    虎天刀固然驚怒,卻不恐慌。

    他怒罵聲聲,咆哮陣陣,妖力勃發,悍然要破碎開這個禁錮空間。

    “老子先破了這個鳥法術,再斷了懷山,把你們全都吞到肚子里,化為倀鬼!”

    虎天刀這可不是虛言恫嚇,吞噬生者,化為倀鬼,本就是虎族妖怪的天賦神通,遑論是虎天刀了,就是大風也是會的。

    這頭虎天刀在那發狠,羽玄大妖震驚后還是不信,老槐樹等楚留仙的老班底,見識過自家妖王用這招磋磨黃風妖的,無不是面露微笑,心中大定。

    果不其然。

    <!--中间广告位置-->虎天刀發狠歸發狠,一經掙扎才發現問題不對。

    恍若一整個天地般的束縛,在頃刻之間加諸于他的身上,這不止是背了一座山,若是整個石鐘山自成天地,虎天刀無異于背了一個天地在身上,還要將天地破開?

    “做夢!”

    老槐樹在自家妖王耳邊湊了一個趣,饒有興致地看著石鐘山從而天降。帶著砸穿大地的威勢,狠狠地落在地面上。

    “轟隆隆~~~~”

    巨響聲中。大地晃動,懷山搖擺,之前虎天刀留下的裂縫被大地擠壓弭平,全無痕跡。

    “收!”

    楚留仙施施然地坐回到了真龍皇座上,伸出去的手掌一握,遠方大地上石鐘山便急速地縮小。

    縮小,放大;再縮小,再放大……

    彼此拉鋸。總體而言,石鐘山還是在堅定不移地向著坍塌縮小方向去。

    顯而易見,虎天刀不僅僅沒有破開石鐘山之力,連支撐下去,保持平衡的力量都沒有。

    “竟然……”

    羽玄大妖瞠目結舌,伸出一只手指遙指著石鐘山,囁囁嚅嚅不能言。

    這是什么情況?

    羽玄大妖覺得整個世界都在顛覆。今天之內發生的所有事情,沒有一件是他判斷對的。

    現在就是有人告訴他,山是漂浮在天上的,水是由下向上流,他都得考慮一二,才敢小心翼翼地否定。

    “真是不真實啊~~~”

    羽玄大妖感慨著。換了一種目光,以如初見一般的神態,認真地打量著坐回到真龍皇座,看上去懶洋洋恍若春睡未醒般的懷山妖王。

    到了這個地步,他哪里不知道是徹底小看了這位鄉下妖王。這懷山留侯實力之強悍恐怖,遠遠超過他意料。

    “幸好是待之以禮。好生商談,若是那行事霸道的前來……”

    羽玄大妖猛地打了一個寒顫,想到自己被人反手一掌,壓在石山下的慘狀,就有不寒而栗之感。

    這不是他在憑空想象,而是真切地發生在他面前的一幕。

    石鐘山落下后,楚留仙便有一指沒一指地屈指而彈。

    每每一根手指彈出去,遠方石鐘山就會發出“咚~”的一聲巨響,通體震顫,恍若是深山老林中野寺,晨昏定省時候,老和尚推著鐘槌,一下下地撞在銅鐘上一樣。

    相隔著千丈距離呢,聽在耳中猶是如此巨響,可以想見近在咫尺是什么聲音,身處內部又該是怎樣的慘狀?

    “凌遲也就是這么一回事吧?”

    想到這里,羽玄大妖就對沒再聽到虎天刀的慘叫、叫罵表示理解了,現在石鐘山下的虎天刀自顧不暇,哪里還有叫罵的力氣?

    羽玄大妖在那感慨著,再對楚留仙重新看待,便忽略了身邊一些人的反應。

    老槐樹前面都是笑瞇瞇地看著,時而奉承下自家妖王,時而擺出元老的架勢,對其他后來者指指點點,說著自家妖王何等厲害,他老人家隨著南征北戰見過多少比這大得多的場面云云。

    他老人家說得唾沫橫飛,突然之間,毫無征兆地,目光一直,到口的話就沒了下文。

    “這……”

    老槐樹下意識地望了自家妖王一眼,目光凝聚在楚留仙額頭緞帶上。

    下一刻,又重新轉回石鐘山,似有什么決定般,一步向后猛退。

    老槐樹畢竟是積年的老妖怪,妖力蓬勃而出,整個身軀伴隨著這一步退,直接撞入了山巔那株老槐樹本體上。

    轉念間,在其他人還沒有弄明白這老貨所為何來時候,整座老槐樹“嘭”的一聲,青煙起,在眾人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個呼吸不到的時間,千丈開外,石鐘山上空,老槐樹再次現身,從天而降。

    一開始時候,依然是佝僂著身子耄耋老者模樣;

    在落到石鐘山巔一瞬間,老頭子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一株蒼天古樹,不知幾千年槐。

    老樹不僅僅樹冠如華蓋,遮掩了整座石鐘山,根系更如活物一般,又似饑渴了幾千年一朝得雨露,不住地延伸開來,須臾之間,密密麻麻的根系覆蓋了整座石鐘山表面。

    “老相老當益壯啊。”

    楚留仙眼珠子一轉,若有所悟,依稀明白了向來能躲就躲的老槐樹怎地如此自告奮勇,做的又是沒什么意義的事情。

    他笑著說了一句,這話是在其翻掌間鎮壓了虎天刀后所言,在場的無論是懷山妖眾還是羽玄大妖,無不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再說——

    “不容易啊,一株老槐,也學人獨木成林,怕是吃奶的氣力都用出來了吧。”

    且不提眾人議論,楚留仙似是疲憊了一般,看那邊大局以定,就等著回頭將虎天刀捆來見他了,便緩緩地起來,轉身。

    “回頭捆結實了,我要見他。”

    話音落下,轉身動作未完,在七十二地煞道兵陣法的帶動下,楚留仙的身影在懷山之巔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人注意到,在轉身的一瞬間,楚留仙的身軀顫動了一下,更沒有人察覺,伴著那一轉身,懷山留侯額上緞帶

    ——崩斷,飄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9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6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