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二百零一章 她不愿意,你不能強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二百零一章 她不愿意,你不能強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二百零一章 她不愿意,你不能強

推薦閱讀:

    “看來是了。”

    楚留仙微微一笑,從羽玄大妖臉上收回了目光。

    羽玄大妖在聽到“小孔雀”三個字時候,一瞬間的失神與驚詫,旋即反應過來強自鎮定。

    這對楚留仙來說,已經足夠了。

    “……”

    羽玄大妖張了張口,似要辯駁,看到楚留仙似笑非笑神情,最終搖頭苦笑,到口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留侯慧眼,羽玄佩服。”

    羽玄大妖到底還是心有不甘,忍不住問道:“留侯,不知道羽玄哪里露了破綻,讓留侯得知羽玄是為小公主而來。”

    “小公主?”

    楚留仙注意到羽玄對小孔雀的稱呼,微微皺眉,旋即平復,恍若未聞,淡淡地道:“楚某原本也想著尊駕若非是適逢其會,當是有所為而來。”

    “那又會是為什么呢?”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羽玄一眼,接著道:“楚某本以為尊駕是沖著楚某而來,以尊駕的手段,若悍然出手,未必不能打楚某人一個措手不及。”

    羽玄大妖吃了一驚,忙道:“留侯誤會,羽玄從未有過如此想法,此來實是……”

    楚留仙伸手止住,道:“楚某現在已經知道了。”

    飛禽一族的大妖,老槐樹的支支吾吾,在黃風妖出事歸來后小孔雀連面都沒有露過,好像在躲著什么……

    這些聯系在一起,楚留仙若還是不能做出推斷。那就不是公子留仙了。

    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除了借機靠近,行刺于他外,羽玄大妖的上桿子,以及停留不去,是為了什么?

    行刺這一說法,在楚留仙見到羽玄大妖的第一眼,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羽玄大妖不僅僅沒有擺出有恩的架子,同時一身氣息既不張揚,亦不收斂。平和而已。

    楚留仙經過過多少戰斗。見過多少強者,陽神真人亦曾千里同行,坐而論道,與陽神境界只有一步之遙者。也曾直面對戰。對氣息的感應。冥冥中的靈覺,無不如掌中觀紋一般。

    “他是有所求而來,卻無敵意。”

    楚留仙做出判斷后。索性直接點破羽玄大妖的目的,掌握了主動權。

    他沒有將推斷過程跟羽玄大妖多說的意思,搖頭道:“尊駕想來本是想著不暴露目的,引楚某人答應你什么,從而掃平你帶走小孔雀的障礙,可是如此?”

    羽玄大妖默然,苦笑,點頭,還真就是這樣。

    “那現在尊駕有何教我?”

    楚留仙下意識地眺望了一下天外,夜色如水,銀月高懸,是一個好天氣,隱隱地,他卻能感受到似有風起云涌,天邊而來,風雨將至。

    “風雨欲來啊!”

    楚留仙不想與羽玄大妖兜圈子,直接開門見山了。

    羽玄大妖本還想托詞一二,抬頭看到楚留仙神色,若有所悟。

    “此人明顯是性格桀驁,傲氣凜然之輩,對這樣的人,只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不然定是適得其反。”

    羽玄大妖有所悟后,重新組織了一下,道:“大王明見萬里,羽玄確是動了小心思,貽笑大方。”

    楚留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伸手對羽玄大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他繼續說。

    羽玄大妖這會兒收拾了震驚與失落后的情緒,神志清明,愈發明白想要達成目的,該如何說了,坦然道:“留侯,羽玄乃是烏云一族,歷代奉五行山號令。”

    說著,他出事了一塊帶著玄色,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令牌,上面用妖文所書的,正是“烏云”二字。

    “小公主為五行山重要人物,本不合在外久留,只是我們最近才訪得小公主蹤跡,又聞左近當有大變,愈發不敢讓小公主值此多事之秋,牽扯入個中紛擾。”

    羽玄大妖兩手一攤,自嘲道:“羽玄小小羽族,本不夠身份前來迎候小公主,只是適逢其會,恰在左近,便得了命令。”

    “為了以策萬全,羽玄的確是動了小心思,想著借助救護黃風大將的小小人情,求得留侯一個承諾,再以此換取留侯不阻攔羽玄帶走小公主。”

    說到最后,他神情轉為鄭重,拱手道:“羽玄確無其他心思,留侯明見。”

    楚留仙聽到這里,緩緩點頭。

    懷山留侯的聲名,止于百里妖域,更是罕有出手,乃至展現全部實力的時候。整個妖域對他實力最了解的,對他手段最懼怕的,怕就是現在還在修養的那一位。

    除此之外,外面妖族只怕認為所謂的懷山留侯不過是一個小人物,或還有沐猴而冠之譏也說不準。

    這羽玄大妖如此施為,應該就是如他所說,至于把身段低至如此,更是為了小孔雀故,生怕楚留仙遷怒到小孔雀,或者是小孔雀為其對楚留仙不敬而不愿意跟他離去,可謂是用心良苦之至了。

    “這羽玄大妖無論是氣息還是法寶,都在黃風妖之上,又是最能進退自如之飛禽一族,在未曾見過<!--中间广告位置-->我動手之前,他當是覺得以其實力,即便是談不妥當,也可以隨時抽身而去才是。”

    “如此放低自己,當是如其所言,烏云一族歷代敬奉五行山,為了小孔雀故!”

    楚留仙想明白后,望向羽玄大妖,但見其臉上堆滿期待之色地等待著回復。

    搖了搖頭,楚留仙淡淡地道:“怕是要讓尊駕失望了。”

    羽玄大妖神色大變,忍不住高聲道:“留侯,你又何必強留小公主呢,她可是五行山……”

    他話還沒說完,便被楚留仙伸手止住。

    “稍安勿躁。”

    楚留仙目光越過羽玄大妖。望向山巔邊緣,道:“我沒有強留小孔雀的意思。”

    “那……”

    羽玄大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把身段放到最低,怕的無非是楚留仙留難罷了。

    所謂懷山留侯,在五行山,乃至他們烏云一族來說,自是算不得什么,就算是羽玄大妖自身,也不覺得會比懷山留侯弱到哪里去。無非是投鼠忌器罷了。

    “既不同意。亦說不強留,這到底是什么意思?”羽玄大妖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看來,五行山小公主流落到這鳥不拉屎的懷山,被人當成流浪的妖怪收留為妖將罷了。他來得匆忙。自是不知道小孔雀與老槐樹類似祖孫一般的關系。更不知道小孔雀在懷山中超然的位置。

    “很簡單。”

    楚留仙懶得與他糾纏。直截了當地道:“小孔雀若是愿意與你走,那便走,我不留難;”

    緊接著。他神色轉厲,盯視著羽玄大妖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補充道:“她若不愿,你不能強!”

    “呼~~~”

    “原來是這樣。”

    羽玄大妖長出一口氣,心放到了肚子里。

    “小公主當初離家出走,不過是小孩子別扭罷了,現在淪落到小妖山上為妖眾,定是吃多了苦頭,自會知錯,如何會不愿意?”

    “不管如何,這懷山留侯不做留難,少了阻礙便行。”

    羽玄大妖心情大好,覺得能對五行山有個交代了,臉上不自覺地堆滿了笑容,再次拱手為禮道:“那羽玄多謝留侯成全了。”

    他怕遲則生變,忙又道:“既然留侯大量,羽玄失禮了,這便帶小公主離去,向來族中和五行山方面,定會對留侯有所表示,以酬這段時間懷山對小公主的照顧。”

    楚留仙無所謂地笑笑,他何曾在意過什么酬謝,只是隨意地擺了擺手,道:“你最好還是問過小孔雀的意見。”

    “我剛剛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她不愿意,你不能強!”

    羽玄大妖雖然覺得多此一舉,但怎么說他與小孔雀都還在人家的地盤上,自無不可,正要應承下來呢,一個清脆如黃鶯出谷,偏偏又帶著執拗味道的女孩兒聲音,從山巔邊緣傳了過來。

    “不用問了!”

    “我不愿!”

    羽玄大妖豁然回頭,驚訝無比:“啊~”

    他聽出來了,那不就是小孔雀的聲音嗎?她說什么?我不愿?這是什么情況?

    羽玄大妖短短時間里,第二次覺得事情完全脫出了他的掌控。

    在他循聲望去的方向,一個身著翠羽黃衫,眉清目秀,一步步走過來的小女孩兒,不是小孔雀又是何人?

    羽玄大妖腦子里跟漿糊一下,固然留意到小孔雀出現的方向,正是此前懷山留侯目光所停留的所在,卻無心去想楚留仙怎會比他還早發現小孔雀的存在,那樣的話其其實力不是遠比想象中強諸如此類的東西。

    “小公主……”

    羽玄大妖還想努力一下,沖著走過來的小孔雀迎了上去,道:“小公主,最近這里不太平,你還是跟我回去吧,免得讓五行山的大人們擔心。”

    “我說了……”

    小孔雀跳舞一般,一個轉身,繞過迎上來的羽玄大妖,跑到楚留仙的身前,回過頭來,又重復了一遍:“我不愿!”

    “我就不回去。”

    羽玄大妖慌忙中不及細想,上趕兩步要再勸,忽然間,一股冷意襲來,他下意識止步,愕然抬頭正對上楚留仙帶著冷厲之色的眼眸。

    莫名地,他腦海中就浮現出了楚留仙剛剛說的那八個字:她不愿意,你不能強!

    當時絲毫不放在心上的話,這會兒明明白白地實現在面前,羽玄大妖連苦笑都苦笑不出來了。

    他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不再上前。

    羽玄大妖算是看明白了,小孔雀表現得如此堅決,他要是再糾纏,怕是真會被這懷山留侯定為敵人。

    他還在動著念頭,想著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隱情,該有什么辦法來勸告呢,異變突生。

    “嗷~~~~~”

    一聲虎嘯,鋪天蓋地而來,腥風滿灌,陰影從天邊籠罩過來。

    “是誰?!”(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6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