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優曇,月下蛾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優曇,月下蛾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優曇,月下蛾

推薦閱讀:

    “我們還沒有輸,我們還有機會!”

    公子燁重新振奮起來,大聲下令:“立刻讓人盯緊九層,別說是公子留仙,就是一只公蚊子,一只公蒼蠅飛出來,我都要知曉。”

    歐陽蘭不敢怠慢,立刻下去下令。

    這里畢竟是他們天下敬氏的地盤,真要豁出去監控,楚離人這個yin神尊者也不能完全避免、屏蔽。

    畢竟,這是規則內的東西;

    再說,誰叫你公子留仙要霸占人的地方呢?

    公子燁想到得意處,冷笑出聲,憶及之前楚留仙到來時候,他想到這主兒的行事風格,第一時間狼狽地從天下樓九層退出來,縮到這個所在,他就渾身不自在。

    這會兒命令一下,尤其是看到歐陽蘭回來點頭復命,示意都安排好了后,公子燁不由得有扳回一局的快感。

    “來,公子留仙,讓本公子看看,你能不能克服這個通病,又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公子燁喃喃自語,卻不知道他繼續監控下去,到了天崩地裂,也別想得到真正的答案來。

    畢竟,他不知道楚留仙在山城一役時候就有的感悟,他所持的那一點聰明人通病,對今時今ri的楚留仙來說壓根就不是問題。

    畢竟,他更不會知道,早在他悟出那個故事道理進而發現楚留仙目標,甚至更早在楚留仙揮退了主事們之后,就有一道身影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天下樓九層……

    悄無聲息地出了天下樓,悄無聲息地上了一艘沒有標志的梭子船,悄無聲息地如一條游魚入海般,飛快地駛向了三山海域……

    楚留仙,早已不在!

    公子燁那番手段,注定了是拋媚眼給瞎子看。

    他們卻不知道這一點,在安排妥當后。公子燁與歐陽蘭兩人相對而坐放松不少。

    “其實,就是公子留仙克服了那個聰明人通病,他也未必能夠做得到!”

    公子燁重新將大堆的玉帛紙資料撿起,翻閱,口中道:“實力,絕對的實力,以一己之力,短短時間內,想要解決那個問題,難之又難。他有這個實力嗎?”。

    “若選用這種方式來解決,那就別怪難度突破入了yin神級?”

    公子燁冷笑,只是說來也怪,明明能做的都做了,心中也覺得自家公子說得在理,歐陽蘭就是覺得怪怪的,好像冥冥中有預感,在無聲地告知她,不會如此的順利……

    ……

    “這里就是三山海域嗎?”。

    楚留仙站在一艘梭子船頭。緩緩地駛入三山海域。

    從某一刻起,梭子船下的海水就開始變化了顏se,才原本的湛藍,不知不覺地過度為了碧綠中泛著幽光。

    楚留仙居高臨下望去。隱隱約約能見的在碧綠se的海水中,漂浮著一縷縷更綠的絲絳。

    這些細絲彼此糾纏在一起,分泌出粘稠的液體,好像凍結住的豬油一類東西。又好似一整塊的翡翠在對著陽光照看時候,內里棉絮一樣的存在。

    楚留仙目光掠過碧綠se的海水,隨著梭子船緩慢前進碧綠翡翠海里。一片島嶼從前方海平面下浮了出來,躍入了他的眼簾。

    三山海域,由三山島聞名,周遭小島如項鏈般環繞在三山島周遭,號為三山島鏈。

    楚留仙是第一次到達這片海域,他的問題,也沒有人能回答。

    早在靠近這片海域的時候,他就讓駕駛這艘梭子船的手下先行離去了。七罪之訣,終究不能假手于人,他不能留下任何破綻,讓人詬病。

    楚留仙并不著急,他沒有急催腳下梭子船,只是在其動力枯竭時候踏上一腳,灌注靈力驅使向前。

    其他時候,他任由梭子船緩緩地劃破翡翠海的平靜,漸漸靠近三山島。

    時間,隨著翡翠海上乍現又撫平的波痕而流逝,等前方三山島主體在楚留仙眼前大如三座高山的時候,明月悄無聲息地懸上高空,月華傾瀉而下,給偌大天地披上了一層薄紗。

    本當是萬籟俱寂的夜,當第一縷月華灑到三山島鏈上,“蓬”地一下,無數銀白se的光從三山島上,從周遭三山島鏈無數小島上飛起。

    “真是美麗啊!”

    楚留仙負手而立于梭子船頭,感慨出聲。

    這的確是美麗如夢境,純銀般銀白的光點構成浮云一般,籠罩在眼前天地,更如浮云隨風飄蕩,從這里,到那里……

    無論銀白浮云如何變幻,始終不離開島嶼陸地范圍的上空。

    “嘩啦啦~~嘩啦啦~~~~”

    梭子船破水的聲音在夜里聽來清晰了不少,下一刻,又為驀然籠<!--中间广告位置-->罩下來的另外一個聲音所籠罩。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此前一直籠罩在諸島嶼上空的銀白浮云聚散間舍島嶼,齊刷刷地撲到了海面上,距離海面極近,帶著充斥耳膜的異象瞬間將翡翠海變成了銀白月海。

    “月下蛾!”

    楚留仙神情凝重,收斂了全身氣息,剎那間讓自身變得恍若死物一般,絲毫不引起那鋪天蓋地的月下蛾注意。

    月下蛾,逢得月光而起舞,待得月落則匿跡,嗜好枯榮草jing華,服食此物能使其生機大旺,增進繁衍。

    有那修士飼養此妖物的,多半需要購進枯榮草,以真火淬煉其jing華,野生的月下蛾自然無此本事,只能囫圇吞下,十不取一。

    楚留仙身上并沒有攜帶一絲一縷的枯榮草,自然不會像資料中那些大商船般引來月下蛾的攻擊,得以全神貫注地觀察眼前這罕見的一幕。

    密密麻麻的月下蛾齊聚在海面上,這一幕幾乎沒有人見過,楚留仙也只是在典籍中偶爾看到過片鱗半爪的記錄。

    “這么說,海上懸浮的那些膠狀物,果然是海無量,又稱水優曇!”

    “佛門典籍中記載,于那凈土中,有佛門靈根名優曇婆羅存在,其物根如菌,葉似絮,生則怒生,滅則瞬滅,千年醞釀一生滅,只在剎那彈指間芳華!”

    “水中有其物,名之海無量,其蔓延汪洋,如菌如絮,生則彌漫無量大海,待其壽終,倏忽而滅,有靈根優曇婆羅之些許特xing,故又名水優曇。”

    楚留仙一邊在腦海里回憶著海無量的特征,一邊沉吟著:“看來我之前的判斷果然無誤。”

    “水優曇能彌漫無量大海,其關鍵就在其厭靈特xing,它們能吞噬靈物中一切糟粕,又厭靈如厭仇敵,這才保證其有足夠的養分,能在壽命未竭時候無限擴張。”

    “這世上,靈物永遠不夠,靈氣總是缺乏,反過來無靈之物,車載斗量,無盡汪洋中有無量之數,何其恐怖!”

    楚留仙感慨無比,心想若非此物壽命實在是太短,任由其無限擴張下去,偌大汪洋,終究再無其他生靈插足之處。

    正所謂一飲一啄,盡在天心掌控,這一點于海無量上體現得最是明顯。

    明白了海無量的特xing,自然不難明白眼前這一幕是如何出現的?

    “今年恰逢月下蛾不知何故大量繁衍,恰好又在三山海域出現了水優曇,于是月下蛾采取枯榮草,投入海域中為海無量吞噬,再汲取其反哺出來的枯榮jing華為食。”

    “如是反復,又壯大了月下蛾群,最終導致十里海墟附近一處大的枯榮草產地出現問題,今年的枯榮草供貨在這段時間內出現短缺,以至于價格攀升遠遠超過往年水準!”

    “這,就是一切之根源!”

    楚留仙臉上露出笑容,他將一切想明白的同時,無數月下蛾從海面上飛起,于月夜長空中起舞,捉對交配,銀白se的浮云聚散變化莫測,美麗得直如夢幻。

    不少月下蛾太過靠近海面,翅膀為海水打濕飛不起來,最終漂浮溺死在海面上。

    這一來,就形成了讓人幾乎為之癡迷的美麗景se。

    上,有銀白浮云,聚散莫測,萬千變化,狀世間諸般形狀;

    下,有點點銀星,漂浮于海,若星辰倒映在海面上,又一點點地熄滅……

    “美則美矣,我卻不得不將爾等覆滅。”

    楚留仙搖頭,足下用力,梭子船電she而出,劃破海面,徑直撞上了前方的三山主島之一。

    當梭子船沖上灘涂時候,楚留仙整個人如御風獨舞,輕飄飄地落下來。

    回首望去,天上月下蛾還在狂歡,那種充滿了歡愉的舞姿,讓人望之不由沉醉。

    這,也是最好的機會。

    若等得這些月下蛾重新下來采集枯榮草,楚留仙未必能安然布置手段。

    與月下飛蛾舞,漫天銀月華截然相反的是,在灘涂上多有一具具森森白骨,就那么坦露在灘涂上,任憑chao水起落或淹沒,或曝露。

    想也知道,這便是殞命在月下蛾群中的修士。

    這些美麗的月下蛾,并不是真的無害。

    “雖然用不了十天半個月,無論是海無量還是月下蛾,壽命盡時自然散。”

    “可惜,我沒有那么長的時間。”

    “所以,只好對不住了。”

    楚留仙轉身,輕飄飄如無重量,飄飛向了三山島主島的最高處。

    在那里,他要只手,毀去這一切!(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5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