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鎮怒江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鎮怒江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二十七章 永鎮怒江

推薦閱讀:

    祈天法:赤地千里!

    繼掩月遮天后,楚留仙竟然又施展出了一門祈天法!

    “怪不得他要開法臺!”

    山城張知非,古船楚離人,這會兒終于知道楚留仙大費周章的原因了。

    若非如此,以楚留仙今時今日的修為境界,壓根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即便是現在,經楚留仙手施展出來的祈天法:赤地千里之威能,亦足以讓他們兩個陰神尊者為之瞠目結舌,自愧不如。

    “轟轟轟~~~”

    如一輪輪紅日在墜落下來,滾滾熱浪自上而下,傾瀉在大地上。

    方圓百里之內,盡成一片熾熱紅光籠罩。

    “嗤嗤嗤~~~”

    籠罩在怒江上的霧氣散盡,所有的水分被瞬間蒸發,重新現出下方的怒江來。

    怒江中有一個巨大的漩渦在旋轉,中有一個龐大黑影在舒展身軀,似要攪動怒江流,淹沒天地一般。

    再持續下去,惡蛟攪到怒江的力量,說不準真足以爆發出恐怖一擊來。

    現在,它卻遲了一步。

    蒸發了霧氣后,祈天法:赤地千里的威能,才真正地展現了出來。

    大樹,先凋零了葉,再干枯了枝,裂開了皮,最終化作一根火炬,熊熊燃燒起;

    大地,先枯萎了草,再蒸騰了水分,龜裂成了一張張丑陋的嘴;

    大河,先降低了水位,再煮熟了魚蝦,最后斷流……

    尤其怒江!

    滾滾怒江作為方圓數百里內在最大的水系,水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飛快降低著。

    怒江表面上,漂浮起一層層的魚蝦,盡數被煮熟得皮開肉爛。

    最顯著的就是怒江最寬闊江面上那個巨型漩渦了。

    漩渦在不住縮小著,不是惡蛟無力。而是怒江不流!

    “太傷天和!”

    楚留仙在法臺上,微微閉了閉眼睛。

    一擊之下,殺怒江中生靈無數,自是太干天和。

    這些生靈何辜?!

    楚留仙最慶幸的是山城位處偏遠,附近所有的人都是在山城中生活,百里之內,再無人煙,不然這一擊他也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手。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楚留仙霍地一下睜開眼睛。眼中再沒有悲憫,再沒有遲疑,有的只是堅定如磐石的意志。

    “今日必除惡蛟,有何殺孽,有何果報,我一身當之!”

    他的雙手,猛地向下一壓,祈天法:赤地千里的威能,徹底發揮到極致。

    “咔嚓……咔嚓~~~”

    無數個大地龜裂。河床龜裂的聲音,隨之不斷地傳出來……

    “這是我見過的,最強的一擊祈天法!”

    張知非感慨出聲,在今天之前。他從來不曾想到祈天法:赤地千里這門主要是以影響力持久顯著的法術,竟然會變得如此暴烈。

    “這哪里還是赤地千里?分明就是旱魃出世,是朱雀起舞,是十日橫空啊!”

    他搖了搖頭。信步而行,走到了山城的最高處,向外眺望去。

    楚留仙所做的諸般布置。能瞞得山城居民猶自在歡天喜地地慶祝佳節,卻不足以瞞過張知非的眼睛。

    他的目光,落向怒江中心,曝露在河床上的惡蛟身上。

    “觸不及防擊傷之,大干天和斷其退路及臂助,我已經看到了你的決心,你的手段呢?”

    “你的手段是什么?”

    “公子留仙!”

    張知非目光上移,凝視著法臺衣袍獵獵作響,站得筆直的楚留仙。

    楚離人的目光,亦如是!

    甚至,連楚留仙他自身,也是如此。

    “仙術:捆仙繩,還是……”

    楚留仙有一刻的猶豫,除了他自己,誰也不曾知道,這段時間來他不曾停止運轉過仙域根本法,凝聚出一縷仙靈之氣如手鐲一般,環繞在其手腕間。

    “這些仙靈之氣,估計勉強能充滿捆仙繩符印所須,發揮出最基本的威能……”

    楚留仙遲疑了一下,目光落向了腰間,那里有一枚明黃色的玉璽在泛著微光,縱風再大,不曾晃動分毫。

    ——皇天印!

    “罷了!”

    楚留仙只是猶豫了一眨眼的功夫,便放棄了使用捆仙繩的想法。

    不是懷疑捆仙繩的威能,哪怕他凝聚出來的仙靈之氣不足,不足以發揮出捆仙繩當有的威能,但區區一條陰神惡蛟,還不足挑釁仙術的威嚴。

    楚留仙只是不愿!

    不愿這出大戲,不愿意做到這個了這個地步,最后以束縛住惡蛟為終結,作落幕。

    “轟轟烈烈的開始,就給你一個轟轟烈烈的結束!”

    楚留仙的雙手,緩緩地高舉。

    隨著他的動作,漫天的狂風,忽然靜止。

    “嗷呼~~~”

    惡蛟仿佛也感覺到了危機存在,不顧得還沒有從九天御雷,赤地千里造成的傷勢中恢復過來,強行從干涸的河床上騰空而起。

    怒江,早已斷流。

    縱是縱橫千里龐大水系,在這百里<!--中间广告位置-->祈天法:赤地千里輻射范圍之內,亦為之斷流不能流淌。

    黑蛇屬水,惡蛟亦屬水。

    此刻,惡蛟本身已經被克制到了極致。

    “吼吼吼吼~~~~”

    惡蛟仰天咆哮著,龐大的身軀舒展開來,向上沸騰而去,一顆顆妖丹被它吐出來,銜在口中,遙遙對著天上楚留仙。

    在這般大環境下,惡蛟想要施展什么法術,只能憑借這顆本命妖丹了。

    陰神大妖,憑借著妖丹的全力一擊,楚留仙半點不想領教。

    “啪!”

    當楚留仙的雙手高舉過頭頂時候,懸著皇天印的繩索猛地崩斷,明黃色玉璽大放光芒,滴溜溜旋轉著飛起。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

    “天生萬物,有規有則!”

    楚留仙的手張開。握住了皇天印,沉沉地向下壓落。

    “嗤!”

    仙靈之氣,灌入皇天印中,這件仙靈之寶的威能被徹底激發出來。

    天地之間,一張明黃絹帛展開。

    惡蛟升騰而起的身姿,滿臉猙獰的恐怖,即將吐出的妖丹,盡數為之一滯。

    無法形容的力量加諸于身上,它好像被束縛住,壓下頭顱。等候判決一般。

    “不是吧!”

    張知非神色大變,原本那種居高臨下,看你表現般的悠然自得不存,連頭頂上的銅盆都落了下來。

    “這種力量……”

    他感覺到了危險,生死的危險,易位而處,站在惡蛟的位置上,面對這一擊,連他張知非也感到毛骨悚然。有隕落的危險。

    “謫仙人!”

    “謫仙人!”

    張知非喃喃自語,好像在這個時候才想起楚留仙的另外一個身份一般。

    不到切身的感悟,永遠不知敬畏。

    他雖然會錯了皇天印的來歷,但這種感覺卻是不會錯的。

    “諭~~令~~~!”

    楚留仙在此刻。猶如口含天憲一般,一字一頓地往外吐出兩個字來。

    每一個字吐出,他的周身靈力就好像被抽空了,下一刻就要抽取他一身的生機去抵消。

    只是今時今日的楚留仙。終究不是當日在摩天崖上對陣黑山老妖時候模樣,還足以勉力支撐,不會慘烈到那種地步。

    “永~!”

    “鎮~!”

    仙域根本法在不住地運轉著。積累至今的靈氣環盡數爆開,無窮無盡的靈氣涌入楚留仙的體內,又被他化作一個個字眼吐出來。

    “怒~!”

    “江~!”

    “永鎮怒江!”

    明黃絹帛上,四個清晰的大字清晰地浮現出來。

    這是對惡蛟的宣判。

    沒有理由,沒有道理,不提惡蛟曾受山城居民香火,又禍及一方,是因果,是報應,只是簡簡單單的宣判。

    這是天規,是天條!

    “轟!”

    楚留仙高高舉起的手,持著皇天印,種種地落下。

    皇天印分明就是落在虛空中,明黃色絹帛上卻有一個清晰的金光大印浮現出來。

    落印!

    “嗷嗚~~”

    惡蛟臉上猙獰不見,妖丹被生生破碎,龐大的身軀從空中墜落下來,重重地砸在干涸的河床上。

    “轟轟轟轟轟轟轟!”

    接連七道光柱爆發出來,分別從惡蛟的頭部一直蔓延到尾部,就好像是七根釘子,將惡蛟生生地釘在了河床上。

    “咔嚓~~咔嚓嚓~~”

    肉眼可見的,惡蛟全身上下,不住地石化,與河床底部融為一體,好像一條鎮壓在河床上的蛟龍石像。

    “嘭嘭嘭~~”

    天地間,四面轟鳴,氣爆無數,元氣紊亂。

    皇天印,這件仙靈之寶的強力爆發之下,涌動的威能余波,就驅散了余下一切法。

    仙術之下,盡數在這恐怖的余波震蕩下失效。

    祈天法:掩月遮天;

    祈天法:赤地千里;

    七十二地煞陣之搬山;

    真龍皇座:化龍……

    云開霧散,重見天光月明,怒江重新奔涌,映照月明如故。

    滾滾卷土重來的怒江水涌過,漫過了惡蛟所化的石龍,原本如怒的激流陡然變得溫柔了起來。

    水勢平緩,如女兒家垂落如瀑般的青絲在洗發,流水順著柔順的發絲流淌下來的那種溫柔,那種光澤。

    怒江,直似女兒河。

    永鎮怒江!

    皇天印下,惡蛟當場隕落,化作鎮物,鎮壓住怒江本身。

    從此以往,山城左近,成魚米之鄉,在可以想見的未來,當會人口繁榮,安居樂業。

    看到這一幕,楚留仙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法臺、皇天印等陸續化作流光歸位,更有七十二地煞道兵涌入體內。

    失去了法臺的承托,他整個人從空中墜落下來,僅僅比承載著山城的高山徐徐落回原地慢上了一點點。

    當其時,一輪明月高懸,楚留仙衣袂飄飄,如是從月宮折桂歸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5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