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零四章 低頭、匍匐、向前!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零四章 低頭、匍匐、向前!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一百零四章 低頭、匍匐、向前!

推薦閱讀:

    “呔!吃俺老孫一棒!”

    一聲暴喝,像山在崩開,雷在炸響,河在潰堤,地在震動,海在咆哮……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全都感到天地在戰栗,在震動,半是腳下大地的確是晃動如棉花,半是自身為聲音所震站立不穩。 />

    “撲通~~撲通~~撲通~~”

    下餃子一樣,近處的小胖子、云想容,遠處的乞丐王、沒人形等人,全都站立不住,撲倒在地上,若是在朝拜著什么。

    偌大天地間,竟是只剩下一個人站著。

    楚留仙!

    興許是念及現在這個身體是出自楚留仙之手,蟠桃是他種出,留了幾分情面,楚留仙這才能在蓋壓天地,順從逆亡的威勢下站立。

    即便是如此,楚留仙也站得很辛苦,汗水順著眉毛,順著臉頰流淌下來,流進眼睛酸痛,流入嘴巴苦澀,順著脖子流入月白色褻衣內則冰涼一片。

    這些,楚留仙都沒有心思去理會,他竭力地望向九天之上,再深黑暗也掩蓋不住的頂天立地虛影。

    “轟!”

    一聲巨響,一根金色大棒開天辟地而下。

    大棒之下,黑暗散去,壓抑破碎,天為之高,地為之深,仿佛什么東西,為之一擊破碎。

    “嗚嗚嗚嗚~~~~”

    嗚咽之聲,從天上傳來,下一刻玉盤一樣的明月被什么東西吐出,然后瞬間朗徹的空中,一條狗夾著尾巴,歪著腦袋,軟軟地倒下。

    大口能吞月的天狗,在大猿王手下。與偷雞的家犬是一個下場,與路遇的野狗是一個級數,不過一棒而已。

    大圣一棒,天狗殞命!

    天狗倒下后,它的身軀散開,化作濃濃的黑氣彌漫天地,向著四面八方飄蕩開來,仿佛它自身就是天地穢氣所凝聚,現在回歸了本質模樣。

    與明月相映。恰似一汪清泉當中傾入了一硯墨汁一樣。

    “呔!”

    又是一聲暴喝,大猿王猶不滿意,雙手拽住金色大棒尾部,龐大的虛影當空旋轉起來。

    金色大棒迎風而漲,隨著大猿王的動作。呼嘯著橫掃而過。

    橫掃千軍,橫掃天宇,橫掃目之所及的一切。

    寰宇澄清!

    干凈,無比的干凈。

    當那漫天的棒影消散,偌大天地給楚留仙等人留下的感覺就是干凈,凈得沒有半點塵埃,除了天狗之外。不知道多少妖邪,多少污穢,盡在那一棒下湮滅得干干凈凈。

    “這是何等的神威!?”

    “何等的霸氣!”

    楚留仙不覺間連呼出的氣都熾熱了起來,口鼻如要燃燒。那是血液的溫度,心的溫度。

    “大丈夫,當如是也!”

    “蓋世英雄,不外如此!”

    人同此心。此刻在仙緣鎮后,大猿王石像前的所有人。心中冒出的都是同一個想法。

    然而,眾人心中的蓋世英雄,卻沒有如大家想象的那樣放出大笑,或是傲然挺立,或是揮棒環顧天地,問誰是敵手?!

    眾目睽睽之下,大猿王拄棒虛空而立,不言不語不動,莫名地,就給人一種茫然、落寞的感覺。

    不是無敵的寂寞,而是空蕩蕩的,沒有著落的那種感覺。

    “這是神馬情況?”

    小胖子撅著屁股,從地上爬起來,疑惑地看著天上虛影。

    在他們的身后,仙緣鎮眾人擁上,若不是楚留仙等人退避得快,險些就被直接踩了過去,足見其瘋狂。

    “大圣!”

    “大圣!”

    仙緣鎮眾人在高呼,他們似乎知道要發生什么。

    天上,大猿王伸了一個懶腰,順勢將金色大棒舉過頭頂,向后擱到了脖子后面,兩只手吊在那里,一搖一擺地在虛空中漫步,向著遠方去。

    “它這是要離開?”

    楚留仙恍然仙緣鎮民們為何緊張了。

    “怎么看著那么像一條狗呢?”

    小胖子口無遮攔慣了,看著大猿王的背影有感而發。

    話剛出口,他就悔死了。

    一只胖爪子閃電般狠狠捂在嘴巴上,恨不得把舌頭都給咽下去,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每一根飄揚的發絲都在說:不是我說的!

    小胖子嚇死了,那話要是讓天上那頭暴猿聽到,別說來個“呔,吃俺老孫一棒”,就是打個噴嚏過來他也受不了啊!

    大猿王倒是沒有回頭,仙緣鎮民齊刷刷地轉身,那種充斥著怒火的目光讓小胖子如芒在背,渾身都在打擺子。

    小胖子想起爛賭鬼那個可悲的下場,習慣成自然地哧溜一下,縮到了楚留仙身后去。

    楚留仙感受到那些好像要穿透他身體,再刺穿后面小胖子的目光,不由苦笑。

    “咳咳~~~”

    他輕咳數聲,道:“你說得對!”

    “嗯!”

    刷刷刷地,不知道多少道目光落在他身上,這目光要是有一點溫度,他都得燃燒成火炬。

    <!--中间广告位置-->楚留仙對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這個下場一點興趣都沒有,忙接著道:“縱是無敵天下的英雄,也有不忍言之事,有不堪承受之重,有不可遺忘之深……”

    “咦?”

    小胖子從楚留仙身后冒出來,他聽出來了,楚留仙這是想將他的話往回圓。

    “哪怕是像狗一樣落寞低頭,像狗一樣四肢著地匍匐,也要承受,也要向前!”

    “爬,也要爬著向前!”

    “這才是大英雄,大豪杰,大丈夫,才是好男兒!”

    楚留仙說到最后,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地熱血沸騰起來。

    遑論是他,即便是小胖子都開始疑惑,他剛剛是不是也是這個意思?

    仙緣鎮民們目光中的怒火熄滅,轉為溫和。

    楚留仙剛剛松了一口氣,天上異象紛呈,仿佛是在為他的話做著注解一般。

    大猿王一步步踏著虛空向前。腳下的風、云盡碎,空間好像也隨之塌陷,但他沒有低頭看上一眼,目光始終向前。

    在前方,隱隱約約有海市蜃樓一樣的景象浮現出來,那是一座山,遍生花果。

    山上有徑,小徑通幽;

    盡頭有樹,碩果累累;

    樹旁有溪。涓涓細流;

    源頭有瀑,飛流而下;

    瀑下有猴,玩耍戲水……

    ……

    ……

    大猿王一步步地走進那片安寧、虛幻的花果山,落寞、匍匐如狗,卻帶著道不盡的虔誠、憧憬。好像那里就是它心中永恒追逐著的凈土。

    恍惚間,楚留仙等人意識都有些模糊,他們眼中的大猿王好像不再是那個頂天立地的英雄,大棒之下誰敵手的無敵,而是那只在桃樹下啃著桃子汁水沾濕毛發的小猴,是那只為在母猴前逞英雄縱身跳進瀑布的猴頭……

    那,才是它的幸福!

    “啪~~”

    夢幻泡影。消散無蹤。

    花果山的海市蜃樓,無敵的大猿王,盡數在虛空中沒有了影蹤。

    只剩下,仙緣鎮后。心中空落落的眾人。

    “我……”小胖子撓著頭,“好像明白了點什么。”

    具體是什么,他又說不出來。

    “結束了……”

    楚留仙疲憊地閉上眼睛,吁出一口氣。心中通透,隨著大猿王仙緣的結束。他跟仙緣鎮也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了。

    “結束了……”

    小胖子下意識地回頭,望向那邊仙緣鎮民,望向在黑夜中如落寞的巨獸匍匐在陰影中的仙緣鎮,悵然若失。

    云想容也在回頭,她在找巧手素貞的身影。

    隨著他們的動作,仙緣鎮民們的動作突然定格住了,有的剛剛抬起腿,有的剛剛張開口,有的伸手入懷撓癢癢,有的向后微微撅起屁股似要放屁……

    不管他們是在做什么,猛地一下動作就定格在那里,無不充滿了詼諧的味道。

    楚留仙等人卻一點都不覺得這一幕有什么詼諧的。

    整個世界,包括世界里的仙緣鎮民們,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間失去了光彩,變成灰白顏色。

    靜止的,灰白的,恍若過往一個月中所經歷的一切人、事、物都被壓縮成了平面,烙印在昏黃絹帛上的古老畫卷一般。

    這方天地間,唯一能動的,能言語的,有著鮮艷色彩的,只剩下楚留仙他們三人。

    “咦?這是怎么回事?”

    小胖子疑惑地伸出手來,觸摸向身前,手按出去約莫兩三尺的距離,就再不能向前了,好像前面有一個無形的屏障將他們包裹住一樣。

    下一刻,他們三人在無形氣泡的包裹下,向著空中懸浮飛起,須臾之間,數十丈也。

    在數十丈高空望下去,仙緣鎮、后山大猿王石像、鎮民們,一切都是凝固在那里,定格于永恒的灰白色當中。

    “楚哥你看那邊。”

    小胖子眼睛賊兮兮地一陣亂轉,突然伸手一指,叫出聲來。

    楚留仙循聲望去,只見得一個是猩猩,一個是小貓,一男一女兩個各自被困在一個氣泡當中,亦如他們三人一般,懸浮著飛起。

    轉眼間,他們五個人分別身處在三個氣泡當中,就那么懸浮在半空,起起伏伏,飄飄蕩蕩,若無根之飄萍一般。

    “這是什么情況?”

    小胖子撓頭,下意識地望向楚留仙方向。

    楚留仙微微一笑,又帶著幾分悵然道:“剛剛不是說了嗎,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既然結束,自然就再也觸碰不到仙緣鎮。”

    “余生里,我們應該都再也不會有機會回到這個地方了。”

    小胖子還在撓頭:“那我們怎么還在這里?”

    “當然是三十天未至,我們還要等人,等某個人的結果,是身陷囹圄,還是得脫藩籬?”

    楚留仙隨口應著,卻并不真正關心那個被他們稱為“兔子”者的下場如何,只是繼續凝望著大猿王在虛空中消失的方位,久久地沉吟不語。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4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