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五章 寄神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五章 寄神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五章 寄神

推薦閱讀:

    “嗯?!”

    沒人形到口的斥責生生咽了回去,憋得臉色通紅。

    小胖子神情興奮,握住拳頭揮舞,低聲跟云想容分享:“來了來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他也說不出來,只是楚留仙長久給他留下的印象就是,那種露出破綻,被人罵得抬不起頭來的事情不會出現在其身上。

    這事,向來是他小胖子的活計。

    楚留仙一手持破鐵片刻刀,一手執凳子腿,身上氣質瞬間不同,仿佛是一個世間雕刻大家,正在雕琢著平生最滿意作品。

    此刻他身上洋溢出來的這種氣質,讓在場眾人下意識地摒住呼吸,生怕喘氣聲大了些,就打擾到他。

    “沙沙沙~~”

    木屑飛揚,凳子腿在他手中旋轉,刻刀則只是隨著手腕抖動而在微微顫動著,掌中雕刻飛快地成型。

    那是一只猴子。

    一只仰天咆哮,振臂揮舞,有不盡憤懣,不盡不甘,怨氣、戾氣、暴虐,直欲沖破天際的恐怖猴子。

    在看到這個雕刻漸漸成型的時候,沒人形臉上竟是布滿驚怖之色。

    此刻,雕刻鋪子當中,小胖子和云想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留仙的身上,楚留仙的目光始終不曾從手上雕刻移開,竟是沒有人發覺這一點。

    “這只猴子是不是幾百年沒碰過母猴子,看這憋的。”

    小胖子在那嘟囔,似乎不如此,無法掩飾他在看到這個雕像本身時候,那種心神受到震懾的失態。

    “楚哥從哪里看到那猴子的?”

    小胖子腦子里浮現出這個疑問來。他打死也不相信這個雕刻沒有母本,猴子身上那股戾氣。即便只是一個小小的雕像,都能動搖他心神,可以想見其本體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

    他甚至懷疑,只要那猴子站在他面前,眼睛一橫,他就得尿褲子。

    這種恐怖,無法言述,連天都能捅破,人如何能抵御?!

    每一處下刀。每一處細節,乃至于猴子身上的每一根絨毛,楚留仙似乎在下刀之前,就在心中有了把握似的,不過片刻功夫。眾人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便長長地吁出了一口氣,停了下來。

    “梅師。”

    楚留仙隨手將破鐵片一扔,雙手將猴子木雕送到沒人形的面前。

    他看上去疲憊至極,好像幾天幾夜沒睡了一樣,小小的木雕,幾個呼吸的時間。仿佛就耗盡他所有的精力。

    “這……”

    沒人形的手有些顫抖,竟是伸不出去接。

    “嗯?”

    楚留仙再是疲憊,終究不是先前雕刻時候的心無旁騖,頓時發覺不對。

    “他這是怎么了?”

    “還是說……”

    楚留仙低頭。看向自己的作品,若有所思,“這猴子還代表著什么不成?!”

    他眼中豁然閃過一道亮光,隱隱捕捉到什么。

    “你……”

    沒人形深吸一口氣。終于從楚留仙的手上接過暴猿木雕,問道:“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楚留仙心念電轉。出口卻沒有半點遲疑,道:“在鎮后的石山下,弟子看到那暴猿石像,心有所感。”

    事實上,在他下手雕刻前,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雕出這么一個東西,只是那一刻手隨心動,無意識地就選擇了那個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暴猿石像為本。

    “哎。”

    沒人形嘆息一聲,搖頭道:“怎會這么快!”

    “快?”

    “什么快?”

    楚留仙腦海中留下一個大大的問號,牢牢地記住。

    沒人形接著道:“記住,以后別靠近那里。”

    看他說話的神情,楚留仙聽出其中的凝重與正式,知道不是辯解或是疑惑的時候,只是應下。

    沒人形點了點頭,神情恢復平常,又是頹廢模樣,回到位置上坐下,摩挲著暴猿木雕,感慨道:“論刻藝本身,你可為我師。”

    聽到這話,小胖子深以為然地連連點頭,當然是背著沒人形的面。

    楚留仙知道定有下文,剛想謙遜,沒人形擺手止住,道:“不過,雕得再像,終非原本。”

    “嗯?”

    楚留仙凝神過來,小胖子、云想容也將耳朵豎了起來。

    沒人形這話不是廢話嗎?

    這世間再好的雕像,難道還能活轉過來,代替其本身嗎?當然不會是原本了。

    “請梅師指教。”

    楚留仙來到沒人形面前,正襟危坐,恭敬請教。

    “天下之道相通,我們便拿畫藝作比吧。”

    沒人形問楚留仙:“你可懂畫?”

    “略通!”

    “天下畫分幾種?”

    這個問題讓楚留仙頓了一下,沒有馬上接口。

    畫分幾種?

    人物、山水、動物?

    還是世俗畫、宗教畫?

    ……

    楚留仙沉吟片刻后,抬頭道:“兩種!”

    “哪兩種?”

    “一為寫實,一為寫意。”

    沒人形點頭,似贊賞,又搖頭,若<!--中间广告位置-->遺憾,問道:“第三種呢?”

    楚留仙疑惑,哪里來的第三種?

    沒人形也沒有等他答案的意思,悵然道:“你有沒有看到過那么一幅畫,其中情,其中景,其中人,是某個人生命中最難忘的一刻。”

    “但漫漫長的生命里,再是難忘,終有一日,驀然回首,會發現早在不知不覺中,忘了個干凈。”

    “惟有那幅畫,凝固了永遠不忘的人。”

    “你說……”

    沒人形看著楚留仙的眼睛,問道:“遺忘了的現在,凝固的不忘,哪一個是真的那人?”

    楚留仙不答,他沒法答。

    那人是什么人?是那個矢志永遠不忘的,還是那個真實存在的?

    楚留仙也不用答。他已經明白了沒人形的意思。

    那樣的畫,他的確見過!

    曾記否,少年出山村,身后一片蕭瑟,村荒,人寂寥。

    那時候,楚留仙讓辛夷所繪的畫,定格了那個本以為要永遠將那一幕銘刻在心中的山村少年。

    多少年時光多少事,今時今日楚留仙已經很少想起那一幕了。如此情形,與沒人形的話中情形是何等的相像?

    “寄神!”

    沒人形的聲音回蕩在楚留仙的心湖當中,如驚濤駭浪,卷起千堆雪。

    “畫的第三個境界,就是寄神。將神,乃至那一刻的真實,寄托在其中,真正賦予其生命。”

    “畫如此,刻亦如此。”

    楚留仙不自覺地點頭,他想起了忘川——龍女淚,想起凝固在那雕塑當中。無數年不散的父愛。

    不過他心里也明白,無論是那幅畫,還是忘川,終究只是摸到寄神的邊。不是沒人形真正要表達的東西。

    楚留仙回望沒人形,眼中精光迸射,朗朗晴空下,卻有虛室生白。暗室燭火般的明亮。

    沒人形突然舉起手中的暴猿木雕,高聲叱罵:

    “你這潑猴。無父無母,無法無天,怎還不去死?”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全都被沒人形唬得一跳,懷疑他是不是瘋魔了,不然怎對著一個木雕喝罵。

    小胖子表現得最是夸張,整個人都哧溜到了墻角,眼睛瞄著門,時刻準備腳底抹油。

    沒人形身上的癲狂一收,問楚留仙:“你說,它若是真,若為活,我敢罵它嗎?”

    楚留仙搖頭,小胖子搖頭,云想容搖頭。

    莫名地,三人的腦海中都浮現出一個景象,一頭暴猿須發皆張,高舉棍棒,其聲震天:

    “呔,吃俺一棒!”

    “啪!”

    沒人形將手中的木雕狠狠往地上一砸,暴猿雕像,粉身碎骨。

    “你說,它要是真,我敢如此對它嗎?”

    楚留仙等人再搖頭,連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景象一起搖了出去,實在太過血腥。

    沒人形兩手一攤,道:“那就是寄神!”

    “我就是要刻出我不敢!”

    怎么聽怎么別扭的話,恰似一道閃電,劃破所有黑暗,一瞬間驚醒了楚留仙。

    “寄神!寄神!寄神!”

    “原來是這個意思,我懂了。”

    楚留仙不自覺地扭頭,望向某個方向。

    他的目光好像能穿透墻壁,穿透空間,一直穿透到那座石猴雕像頂天立地的地方。

    隱隱地,楚留仙把握住了沒人形話里面的真意,也真正明白了他想要做追求的是什么?

    “我做不到。”

    “怎么也做不到。”

    沒人形聲音中是不盡落寞,不盡遺憾,“你愿意跟我學嗎?”

    楚留仙心中一陣激蕩,無法遏制,恰似積蓄了無盡巖漿無盡地氣的火山,無可忍耐的爆發出來。

    楚留仙正衣冠,行大禮,恭聲道:“弟子愿學。”

    “請梅師賜教。”

    沒人形欣慰點頭,轉身,道:“明早,你過來學吧。”

    說著,背對楚留仙等人擺手,示意他們可以離去了。

    楚留仙恭敬地對著沒人形背影行禮,拉著小胖子他們兩人出去了。

    到最后小胖子還迷迷糊糊的,心里面直嘀咕:“這就完了?他們到底在說什么啊?”

    “寄神,寄什么神?”

    “再怎么寄,難不成一塊破木頭還能活過來不成?”

    很久之后,小胖子才明白,這會兒他一個浮想聯翩,竟然無限地接近了真相……

    沒人形的雕刻鋪子外,楚留仙放開拽著小胖子他們兩人的手,回首望去,見得整個鋪子陽光不進,幽深得如荒野中山洞一般。

    “仙緣鎮,果然不愧是仙緣鎮。”

    “仙緣!”

    楚留仙有種預感,他已經在一點一點地靠近某個仙緣了。

    “嗯?”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問道:“胖子,云姑娘,你們今天怎會跑過來?”

    楚留仙這話剛出口呢,小胖子回想起什么恐怖事情一般,滿臉痛不欲生;云想容身上銀鈴聲響,好像克制不住在顫抖一樣。

    楚留仙愈發好奇:

    “發生什么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4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