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四章 仙緣鎮 六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四章 仙緣鎮 六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八十四章 仙緣鎮 六

推薦閱讀:

    《公子留仙》最新章節...

    次日,午時。

    楚留仙悠然地捧著粗茶喝得有滋有味,旁邊小胖子、云想容據案大嚼,吃得不亦樂乎。

    英雄樓的英雄宴,陳英雄哭喪著臉送來的,他們吃得很開心。

    小胖子狼吞虎咽實屬正常,不曾想連云想容都一只手掀著面紗不放,另外一只手不住地將各種食物往嘴巴里送。

    整個過程中,楚留仙就見得一張櫻桃小嘴不住地開闔……開闔……開闔……

    他有點眼暈,索性別過頭去不看。

    手上茶涼了再注,如是者三,連綿不絕的咀嚼聲音終于消停了。

    “吃完了?”

    楚留仙悠然問道。

    小胖子恬不知恥地拍著肚子:“七分飽。”

    旋即又補充:“肉少點,油水不夠。”

    云想容靦腆些,低頭擦嘴不語。

    “你們多久沒吃了?”楚留仙很是無語地看著桌面上杯盤狼藉,想到回頭又得看到陳英雄死了親娘一樣的心疼表情,頓時就別扭得很。

    他是真覺得奇怪。

    他們進入仙緣鎮才多久,滿打滿算才一天吧?看小胖子和云想容的樣子,像極了大半個月沒吃了。

    “楚哥你沒察覺?”

    小胖子以比楚留仙更驚訝十倍的表情反問道。

    “察覺什么?”

    “餓得快啊!”

    楚留仙搖頭,很是坦陳地道:“早上你們家包子不錯,午飯也豐盛,對了,昨夜你們走后村長還命人送來了夜宵。”

    他說到這里,小胖子眼睛就跟狼一樣,綠油油的。

    下一刻。他捶胸頓足,嚎道:“為什么,為什么我不第一個答應干活啊,這日子沒法過了。”

    說著,小胖子眼巴巴地,可憐兮兮地望著楚留仙,以聞著傷心聽者落淚的黯然神傷道:“楚哥,我餓啊……”

    楚留仙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挪了下位置。離小胖子遠點,這才若有所思地道:“你們的意思是,在這仙緣鎮中,我們會餓得極快,消耗甚巨?”

    小胖子點頭。旁邊云想容那里鈴鐺聲傳來,面紗飄動,顯然深以為然。

    “還不止……”

    小胖子繼續吐口水,“我的力氣越來越小,修為明明沒有被封禁,但感覺就好像在一點一點地失去效用一樣。”

    他有點撓頭,似乎在煩惱如何表達出修為還在。卻沒有漸漸沒有作用這一點來。

    “楚哥這個你也沒有發覺嗎?”

    小胖子不敢置信地問道。

    云想容也詫異地望過來。

    兩人都習慣了楚留仙的見微知著,這次怎么可能連這么明顯的東西都感覺不出來,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問題?

    面對他們疑惑的目光,楚留仙依然是悠然自若模樣。絲毫不以為意地搖頭道:“沒發覺啊。”

    緊接著,他灑然一笑,道:“進入仙緣鎮后,我就沒有打算動用修為。連一次搬運都沒有過,當然察覺不到了。”

    “嗯?”

    小胖子何其敏銳的一個人。頓時從楚留仙話里捕捉到了什么,身子前俯,問道:“楚哥,你發現什么了?”

    “不是我發現什么了。”

    楚留仙失笑道:“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七罪之訣,七大家各出難題,唯一的限制是不得超過本境界的極限。”

    “換句話說,所有對實力方面的考驗都在后頭呢。”

    “仙緣仙緣,從這個鎮名就不難判斷出一些東西了。仙緣或可爭,但絕無可能憑力勝。”

    楚留仙若有所指地看著傾聽中兩人的眼睛,做出總結:“力量,在這仙緣鎮當中,應該是最無關緊要的一點。”

    “你們察覺到的修為不可動用,與其說是限制,倒不如說是提醒。他們在提醒我們,動這里,而不是那里。”

    “在意,不在力!”

    說“這里”的時候,楚留仙屈起一指,點了點腦袋;提“那里”時候,他指的是小胖子粗壯的胳膊。

    “我明白了。”小胖子做出恍然大悟狀,“楚哥你就是想明白了這一點,所以索性一次都不去動用修為,讓自己適應如普通人一樣,從普通人的角度去獲得仙緣?”

    楚留仙微微頷首,面露笑容,剛想來一句“此言得之矣”,“孺子可教”之類的,不曾想小胖子后面接上一句話,頓時讓他把那些全都給咽了下去。

    “楚哥,那你動腦子吧,想到什么記得告訴兄弟。”

    小胖子一臉輕松,好像重擔從肩膀上卸下來,可以吃喝玩樂等結果去的樣子。

    “這人就不能夸。”

    楚留仙徹底對這小子沒指望了,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速去,別在這礙眼了。

    “得嘞。”

    小胖子恬不知恥地把桌上東西來了打包,掉頭離去前還不忘拋下一句:“楚哥,我去看看猩猩他們三個有多慘,晚飯時候跟你學學啊,哈~~”

    楚留仙嘴角抽搐,他還不了解這胖<!--中间广告位置-->子嗎?匯報猩猩他們三個現狀是其次,主要是“晚飯時候”,重點是在這里沒錯吧?

    ……

    三天時間轉瞬逝。

    楚留仙他們進入仙緣鎮,赫然已經過了三天。

    區區三天三十六個時辰過去,除了楚留仙外,其余的五個人幾乎都跟仙緣鎮尋常村民看上去沒有太大區別,甚至還要灰頭土臉不少。

    第一天晚上,小胖子還能興致勃勃,踩著飯點過來尋楚留仙,將猩猩他們三個餓得半死不活,不得不放下高傲,求著鎮民們給活干。

    繪聲繪聲地描述那個場景時候,小胖子那叫一個幸災樂禍啊,最后樂極生悲被英雄樓的陳英雄給趕了出去,說他的飯菜專供楚留仙楚英雄,旁人要吃請付錢。

    錢什么的,小胖子等人別說沒有。見得沒見過,不得不一步三回頭地灰溜溜離開了。

    總算中午時候楚留仙的話起了作用,小胖子到最后也沒起用武力解決問題的想法。

    當然,在楚留仙看來,是猩猩他們三個的遭遇給了小胖子警示,不然這胖子可沒那么聽話。

    想也知道,猩猩、兔子、小貓三人在走投無路,不得不低頭求鎮民收留前不可能沒動過其他念頭,最后還是選擇這個最不能接受者。就不難知道武力在這個鎮子里,怕真是一文錢不值。

    第二天,第三天……,時間如一捧水,在指縫間流淌得飛快。

    這三天里。楚留仙大異于尋常時候行事作風,每天早上晃悠到沒人形的雕刻鋪子里露個臉,隨后就不見了影蹤。

    連續幾日,都是如此。

    說是給雕刻鋪子干活,實質上楚留仙這幾日里除了弄清楚了“沒人形”真名叫做“梅仁醒”外,連刻刀都沒有摸過。

    頹廢男子沒人形看向楚留仙的目光愈發地不對了。

    到了第三日午后,沒人形的雕刻鋪子里。“沙沙沙”的刻刀走過木料聲音外,只有幾個壓低的呼吸聲音在若隱若現。

    三個呼吸聲音,鋪子里有三個人。

    “楚哥怎么還沒有來啊?”

    小胖子憔悴得跟“沒人形”有得一比,區區三天。掉膘了一圈子。

    他那話是沖著云想容說的。

    云想容依然是帶著面紗,只是面紗也遮擋不住她明顯的清減。

    與楚留仙優哉游哉相比,他們兩個的苦頭明顯沒少吃。

    云想容不答,不是不想答。只是她剛要開口說話呢,就看到沒人形在聽到小胖子那句話后。刻刀明顯不走了。

    下一刻,兩人都覺得整個雕刻鋪子里冷了不少,好像一下子有冷風從北方席來,剎那寒冬一樣。

    “有殺氣……”

    小胖子瑟縮了一下脖子,緊接著眼前一亮,看到楚留仙晃晃悠悠地,踏著午后溫暖的陽光,踏入了鋪子里。

    “梅師早啊!”

    楚留仙好像感覺不到鋪子里的冷意,熱情地招呼著。

    嚴格說來,他算是沒人形鋪子里的雕刻學徒,自然當以“師”稱之。

    “早?”

    小胖子不禁抬頭望天,艷陽高照,正是當午時分,這個時候能喊出一聲“早”來,讓人不能不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臉皮……,不愧是我哥啊!”

    且不提小胖子在這高山仰止,沒人形臉上完全結冰了,冷冷地道:“早?哼,第一天你說尋找上好的雕刻木料,遲到;

    第二天你說要找趁手的刻刀,磨刀不誤砍柴工,早退;

    今天呢?今天你又有什么借口?”

    沒人形緩緩站起,明明尋常身量,陰影卻遮蔽了整個鋪子,陽光都無法穿透。

    “怎么好恐怖的樣子……”

    小胖子不著痕跡地往鋪子門口那挪了挪,做好情況不妙就撒丫子的準備。

    楚留仙恍然不覺,用很理所當然的語氣,理直氣壯地道:“梅師,弟子只是在采風的路上迷失了方向。”

    “采風……路上……迷失……方向……”

    恍若一道雷霆砸落下來,沒人形、小胖子、云想容,三人同時僵住了。

    “你……你……”

    沒人形風中凌亂,不敢相信這樣的話竟然有人能如此坦然地說出口來,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楚哥就是楚哥,不愧是我哥啊,真是……太無恥了……”

    小胖子心中在吶喊,高山仰止,卻沒敢露出來,還小心地把龐大的身量往角落里縮了縮。

    “混蛋!”

    沒人形拍案而起,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暴怒。

    “你倒是跟我說說,喝風飽家的凳子腿是什么上等木料?你以為我認不出來嗎?這凳子還是我給他做的!”

    “還有,老鐵打出來沒人要的破鐵片,是什么趁手的刻刀?你倒是刻給我看看?削個果子都嫌它太鈍!”

    沒人形痛心疾首,楚留仙依然是神情自若,隨手接過沒人形暴怒中砸過來的凳子腿和破鐵片。

    下一刻,他身上的氣質忽然就變了……

    (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4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