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三十六章 道兵 下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三十六章 道兵 下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三十六章 道兵 下

推薦閱讀:

    “天兵、道兵?”

    楚留仙在真龍皇座上坐直了起來。

    他當然聽說過。

    天兵,是神道時代,神靈手中的一張王牌,今時今日佛門之護法,道門之力士,多少都與其有關。

    神道時代,當時的神靈以香火愿力,侵蝕人體,將信徒中身強力壯者轉化為傀儡一樣的存在,并以之修煉法術,演練陣法,謂之天兵。

    天兵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是可以不斷進步,一樣能吸收香火愿力,馭使神力,天兵天將中的佼佼者,甚至有超過大部分神靈的力量。

    雨師妃是那個時代殘存下來的神靈,她懂得制造天兵之法并不奇怪,但今時今日的她,早就沒有了制造天兵的能力。

    再說,神道時代的天兵天將重現人間,楚留仙想也知道會引起什么反應,他可一點都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不過楚留仙并沒有莽撞地開口,而是沉吟起了道兵之說。

    所謂道兵,是道門崛起后,從神靈的天兵天將中得到啟發,將妖族的妖氣轉化,自小培養,最終形成的道門一支力量。

    當今天下宗門,豢養有道兵的不在凡幾,道宗便有。

    只是要培養一支道兵難道極大,要以宗門之力方才能夠成就,且是妖族大忌,不是輕易能成的。

    楚留仙沉聲問道:“雨師妃,你詳細道來。”

    雨師妃將小半截鬼方面具托在白嫩的掌中,微笑道:“公子請看。”

    神力光輝從她的掌中蔓延入鬼方面具,原本灰沉沉如死物的鬼方面具猛地一顫,幽黯之光浮動,似要從她的掌中掙扎而出一樣。

    “咦,還有靈性?”

    楚留仙心中一動。隱約把握住了雨師妃的用意。

    雨師妃小手一攥,鬼方面具殘片就如被束縛住了翅膀的鳥兒,再不能掙扎。她笑著說道:“鬼方面具大半破碎,其主身死,唯獨這部分殘片不碎,自有其道理在。”

    楚留仙面露恍然之色,心想:“倒是忽略了。山河珠下,這部分鬼方面具殘片能不破碎,豈能無因?看上去如死物一般。無非是寶物有靈,神物自晦,自保之道罷了。”

    “幸有你在,不然還真忽略了過去。”楚留仙贊了一聲,接著道:“只是這鬼方面具。又與天兵、道兵有什么關系?”

    雨師妃神色一正,愈發地顯露出神圣不可侵犯的靈光來,旁邊“啪啪”有聲,那是小胖子連口水都滴下來了。

    楚留仙和雨師妃都直若未見,注意力全在鬼方面具殘片上。

    雨師妃的手掌在殘片上抹過,柔聲道:“昔年為神祇時候的記憶已經不全,不過妾身倒還記得天兵之法。”

    “天兵之法門。重在轉化,將鬼方面具中的鬼物以神力洗練,香火淬體,未嘗不能轉化為天兵的胚子。”

    楚留仙凝神聽著。不曾打斷。

    隱隱地,他似乎能看到一扇大門在面前轟然打開,門后面的風光是他不曾見過的恢弘壯闊。

    雨師妃的述說還在繼續:“鬼方面具中的鬼物,本就是小陰山產物。于其中存在無數年,非尋常鬼物能比。以此鬼方面具殘片煉制成兵符,就能控制它們如臂使指。”

    “如此一來,經過妾身洗練后,公子便能將其以道兵之法操練,可一步功成,掌控自如!”

    “嘩”地一下,楚留仙從真龍皇座上站起,小胖子也將目光從雨師妃曼妙的身段上移開,落到了鬼方面具殘片上。

    “道兵,現成的道兵!”

    楚留仙眼中閃過一道亮光,幾讓人不能直視。

    道兵有兩難,一是本質,本質若不強大,即便是練成道兵,結成陣法,亦不過如是;二是掌控,神兵再是鋒利,若無把可握,未傷人先傷己,那還不如無。

    按雨師妃所說的,這鬼方面具殘片中蘊含的可說是一個寶藏,天然就解決了道兵最難的兩道關卡,后面就是水磨工夫而已。

    楚留仙深吸一口氣,諸般念頭閃過,緩緩平靜下來,道:“雨師妃,這樣你的損耗不小吧?”

    雨師妃端莊的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笑,盈盈一拜道:“妾身積蓄的所有力量將為之一空,運氣不好的會被拉入黃昏界,繼續沉睡。”

    楚留仙暗暗點心,心道果然。

    這世上,多大的成就,多大的造化,往往對應的就是多大的代價,概莫能外。

    雨師妃現在的積累,太半都是當初在千山泊里楚留仙近乎搶來的,想要再有這種機會難之又難。

    一念及此,楚留仙沉聲問道:“那你還愿如此?”

    雨師妃直起身來,云淡風氣地道:“妾身若想久駐人間,只有依靠公子。公子越安全,越強大,妾身才有越多的機會。”

    “為此,縱然是再次沉睡,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想來公子不會坐視吧?”

    雨師妃說到后來,面上露出笑容,恰似千樹萬樹梨花開,燦爛得不能逼視。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隱約能感覺到她的堅定與心意。

    “好一個聰明的女人,不,是神<!--中间广告位置-->祇!”

    楚留仙心中暗嘆,他知道這雨師妃完全是在下注。

    這段時間,有意無意地,他的確是有些忽視了雨師妃的存在,畢竟雨師妃是神祇身份,在當今修仙界,儼然是禁忌的存在。

    楚留仙自有光明前途,本能地就不想與這公敵糾纏太深。

    雨師妃如此做法,看似將自身擺入最危險的境地,卻也是下大注,近乎投名狀一樣的存在。

    “道兵啊道兵!”

    楚留仙搖了搖頭,自問這個投名狀不可謂不大。

    現今知名的道兵幾乎都掌控在各大宗門手中,若非宗門允許,得到調令,難有私人能掌控一支道兵的。

    道兵之強,不僅僅是在作戰。哪怕是修煉,縱然是防身,都有無盡之妙。

    “好!”

    楚留仙稍一猶豫,便干脆利落地答應下來,接著補充道:“雨師妃你就放手施為吧,回頭我會為立祀,享受人間香火。”

    雨師妃激動得聲音發顫,再次下拜:“妾身,謝過公子再造大恩!”

    立祀。香火,如此一來,雨師妃才有可能真正掙脫黃昏界,以神祇之身再現人間。

    “你去吧!”

    楚留仙一揮手,決斷既下。他就不會再遲疑,讓雨師妃帶著鬼方面具碎片回到黃昏界中。

    等她再現時候,想來他也準備好了道兵其他事宜,將擁有一支全新的,未曾在修仙界中出現的道兵。

    雨師妃退下后,小胖子哪里還有之前色授予魂的樣子,擔憂地道:“楚哥。你真要給她立祀?”

    各中大忌,小胖子只是一想就覺得不寒而栗。

    楚留仙微微一笑,在真龍皇座上放松地坐著,指節敲在扶手上。淡然道:“沒有你想的那么嚴重,我已經想好了一個立祀的好去處。”

    “好去處?”

    小胖子疑惑不解,這為神祇立祀是大忌諱,至于立在哪里有區別嗎?

    楚留仙卻沒有解釋太多。念頭飄到了那個他化身雷澤鱷龍的地方。

    不錯,那個地方。就是雷澤!

    在那一瞬間,楚留仙想到的就是他雷澤鱷龍化身所在的山崖下,漸漸興旺的祭祀。

    “那里,就是最好的選擇!”

    楚留仙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再好不過,心道:“雷澤本就是洞天小方域,為我神霄楚氏掌控,消息不虞走漏。”

    “再來,雷澤世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衍化混沌,重頭再來,也無須擔心神祇尾大不掉。”

    “有這般保障在,就是消息走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這世上宗門太半都圈養有神祇,只是嚴格控制而已。”

    “雷澤有這個特性,我神霄楚氏的牌子,也足以擋住那些非議!”

    錯非如此,楚留仙還真未必會為了一支道兵,冒如此大險。

    “好啦!”

    楚留仙沒有跟小胖子解釋太多,伸了伸懶腰道:“鬼方尊者既除,白玉京重開前,我們還有幾天輕松日子過。

    走,跟我回一趟宗門。”

    楚留仙不說,小胖子也就不問,轉而奇道:“回宗門干嘛?”

    “道兵豈是輕易可成的?道兵使用的法器,道陣,禁術,自是得找尋一番。”

    楚留仙一邊說著,一邊連躲懶的機會都沒給小胖子留,拽著他就離開了白玉京,向著道宗山門處去。

    稍頃,秦伯氣喘吁吁地趕過來,只來得及看到他們的背影。

    “公~公子~~”

    秦伯緊趕慢趕,還是差了一步,滿臉郁悶之色,喃喃自語:“這可如何是好?”

    ……

    “什么,外出?”

    秦伯一臉尷尬,對面則是鶯鶯燕燕,更有一個人比花嬌的女子臉上堆滿了不敢置信之色。

    “不會是不見吧?”

    那個女子挑了挑秀氣的眉毛,質疑道。

    “姑娘哪里話。”

    秦伯胸膛一挺,這話可不能隨便接,目光不卑不亢地越過女子,道:“我家公子的確是外出不在,默公子來得不巧,不如改日再來。”

    他口中的“默公子”軟軟地倚靠在椅子上,旁邊好幾個花季少女或是捧著瓜果,或是端著香茗,或是持著扇子……,服侍得再周到不過,儼然是置身在百花叢中。

    秦伯話音落下,對面嘰嘰咋咋如麻雀的聲音頓止,整個玲瑯閣都安靜了下來。

    “公子留仙,哼哼,果然眼高于頂。”

    百花叢中,一個清亮的聲音傳出:“罷了,小清,留下名刺,我們改日再來。”

    旋即,一群鶯鶯燕燕簇擁著“默公子”,灑落花瓣朵朵,離開了玲瑯閣。

    秦伯苦笑著拍落掉在他身上的花瓣,從窗戶往下望去,但見得一座粉紅色的軟轎遠去,連抬轎子的都是嬌美少女。

    “怎么就惹上了這一位?”

    秦伯低頭看了一眼手中名刺,上面三個花體字在陽光下竟顯得有些刺眼:

    “公~子~默~!”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3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