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十六章 心性 下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十六章 心性 下

第九卷七罪之訣 第十六章 心性 下

推薦閱讀:

    “力量啊,如醇酒醉人,亦如酗酒有癮,更容易讓人在醉中癡狂,迷失了自己。”

    狄老的聲音在楚留仙耳中悠悠地回響著。

    楚留仙暗暗點頭。

    他能理解那個百戰老兵的想法。

    曾經縱橫沙場,百戰余生,一手殺人術,普通人在他的眼中,與那引頸就戮的雞鴨有什么區別?

    看人時候,見得脖子,想的是用多大力氣,發力在哪里能致人死命;一人靠近之際,第一反應是jing惕,是先下手為強。

    百戰老兵,回歸城鎮,卻再也適應不了普通人的生活。

    楚留仙收回目光,那個百戰老兵看人的眼神讓他難受。

    曾幾何時,他也有過類似的想法,掌能移山填海之法器,可呼風喚雨之法術,回頭再看凡人,乃至于孱弱一些的修士,感覺就好像是在看砧板上的魚。..

    楚留仙畢竟是修士,坐擁神霄楚氏和道宗典籍,又有名師指導,他能知道那是心魔,是心xing失衡,于是克制,于是扭轉。

    那個百戰老兵則不同。

    他完全不知道自身出了什么問題,只是看其他同類如螻蟻,格格不入,平靜中掩藏著瘋狂。

    “這樣下去,此人早晚迷失,為心魔所趁,做出讓自己后悔終生的事情來。”

    楚留仙心中剛剛閃過此念,城鎮中百戰老兵走到一處巷子口,“哎呦”一聲,一個穿著一身紅,像火一樣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歡笑著從中沖了出來,撞在了老兵身上。

    楚留仙“咯噔”一下,知道不好。

    在那一瞬間,他能看到老兵如受驚的戰馬,眼睛一下就紅了。本能出手“扶”住了小女孩。

    一手握住小女孩纖細的脖頸,渾身肌肉繃緊,就待發力!

    眼看著不忍言的事情就要發生,百戰老兵忽然怔住了,如六片頂陽骨全開,一盆冷水灌入,打了一個寒顫,冷靜了下來。

    他放松繃緊的肌肉,原本作勢要扭斷小女孩脖子的手下滑,把嚇呆了的小女孩攙扶起來。

    從頭到尾。除了高處的楚留仙和狄老外,包括那個小女孩自己都沒有發現異常,人群依舊川流不息,小女孩站直了,甜甜笑著道謝揮手告別。

    喧鬧的街市中,百戰老兵心有余悸,呆呆地站在那里,說不盡的落寞……

    楚留仙長吁出一口氣,從老兵身上收回目光。瞥了身旁狄老一眼。

    狄老正將手重新納回袖中。

    在那千鈞一發之際,若非他隱秘地出手,怕是街市中已經喧鬧成一片,一個花蕾般的生命消失。一個老兵沉浸在悔恨當中,悲劇不可挽回。

    “走吧!”

    “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狄老重新出手把住楚留仙的胳膊,再次騰云而起。

    一直到兩人騰云駕霧,街市的喧鬧聲漸不可聞的時候。那個百戰老兵依然雕像一般地出著神。

    楚留仙這次沒有再多問什么,隱隱約約地把握住了神霄楚氏長老會以及狄老的目的所在。

    甚至,他隱隱地還有著一種期待的感覺。

    默然跟著狄老。他們去到了下一處。

    湖如明鏡,水鄉如畫,有拱橋似天上彩虹,烏篷船狀水中彎月,美不勝收。

    水鄉人家,不如城鎮中繁榮喧嘩擁擠,卻多了幾分悠然自在淳樸。

    循例找了一個高處,狄老與楚留仙落了下來。

    這一回,狄老并沒有給楚留仙指明要觀察什么,只是在他身旁靜靜地負手而立,似也陶醉在這水鄉風光當中一般。

    狄老不言,楚留仙亦不問,只是凝神望向下面。

    水鄉小鎮,稀稀落落人群,多有賣魚兒,棱角一類水產者走街串巷。

    有少女,與老翁,亦有一個老乞婆滿臉愁苦,連乞討都顯得心不在焉,不住地在街旁張望著什么。

    頃刻之間,楚留仙在那個老乞婆堆滿了褶子、塵土的臉上,看盡了痛苦、絕望、不舍、痛恨等諸般神sè。

    不由自主地,他就將絕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老乞婆身上,懷疑她就是狄老想讓他看到的。

    好半晌,楚留仙見得老乞婆佝僂的身子一下子僵硬,挺直。

    街的另外一邊,幾個衙夜著一個帶著刑拘的年輕人,由遠及近而來。

    年輕人渾身是傷,跌跌撞撞,滿臉悲憤,卻只能拖著鎖鏈,勉力跟上衙役的腳步。

    經行處,血滴落在青石板上,幾乎要暈出一個“冤”字來。

    “我的兒啊~~~~”

    老乞婆如遭雷擊一般地蹦了起來,哭喊著撲上去,為衙役所止不能靠近,任由她如何伸長了胳膊,還是觸碰不到年輕人。

    母子之間,數尺之隔,直如天塹。

    高處,楚留仙的眉頭皺了起來。

    “留仙。”

    狄老的聲音適時地響起,“你看那邊。”

    楚留仙循著狄老所指方向望去,但見得湖面拱橋上,一個八抬大轎正在上橋。

    八抬大轎前后都是仆人,肆意地驅趕著路人,其兇橫暴虐,讓眾人皆不敢上橋與其爭道。

    寬大的橋面上,只有轎子在晃晃悠悠地前行著。

    似<!--中间广告位置-->乎是聽聞到了老乞婆的哭喊聲音,轎子里伸出一只手來,撥開帷幕,向著街中望了一眼。

    “哼!”

    轎中人冷哼一聲,似有不屑,垂下簾子吩咐轎夫快行。

    楚留仙借著那一掀簾子的功夫看得真切,轎子中是一個體胖如豬的中年人,無怪八個壯漢轎夫依然抬得氣喘吁吁,其分量之重可想而知。

    本來他還沒有太過在意這個轎中人,關鍵時刻狄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此人是老乞婆的長子,刑徒的大兄!”

    “嗯?!”

    楚留仙愕然回首,不敢置信地望向狄老。他從轎中人的反應中沒有看出哪怕一丁點兒血脈至親的感覺,有的只是無盡的冷酷、不屑,乃至得意。

    狄老對他的目光恍若不覺,繼續慢悠悠地道:“其人傾盡家財,豢養強人以為寇。洗劫數個村莊,明面上則是一個大商人。”

    “他驅趕老母出門,誣陷自家兄弟囹圄,為的不過是些許錢財,以及他們兩人的規勸讓其厭煩。”

    “其人之狠毒,為了財勢泯滅人xing,可謂之曰:‘人魔’。”

    楚留仙默默地聽著,大致明白了狄老讓他看這一幕的意思。

    若是之前那個百戰老兵是身有力量,從而迷失在力量當中不可自拔,那么這個“人魔”就是為了力量。泯滅人xing,孜孜以求,為心魔吞噬。

    “下一個,又會是什么呢?

    楚留仙心中好奇,口中卻是淡淡地道:“狄老,我們走吧。”

    說話時候,他輕輕地一揮衣袖,似是要甩去落在衣服上的塵埃一般。

    此刻,八臺大轎至橋zhong yāng。下面是萬頃波濤;老乞婆被衙役一推倒地,年輕刑徒使命掙扎亦無法去攙扶自家母親一下。

    下一刻,隆隆之聲如雷,湖上橫跨的拱橋毫無征兆地坍塌。八抬大轎墜入湖中,連帶著其中體胖如豬的人魔一起再沒有浮起來;

    纖細的電光游走,幾個衙役僵硬不能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年輕刑徒的刑具斷裂開來。脫離他們的掌控。

    最后,當湖中恢復平靜,年輕刑徒扶著老母遠走。原本楚留仙和狄老所在地方空蕩蕩的,再無一人……

    ……

    “這又是要看什么?”

    楚留仙有哭笑不得之感。

    看過了百戰老兵與人魔之后,他可是抱著很大期待,也是做好了再見人間慘劇的心理準備,結果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幕卻是一群放課孩童從私塾中涌出,嬉戲著、打鬧著。

    “這是什么情況?”

    楚留仙很是無語地望向狄老,卻見得狄老也在東張西望,有點失望的樣子。

    “怎么會沒有呢?”

    狄老撓頭,一拽楚留仙的胳膊,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走遍了數十個私塾,總算在一處族學上空停了下來。

    他長出了一口氣,訕訕然道:“很常見的啊,今天真是見鬼了,你看!”

    狄老伸手一指下方。

    按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楚留仙只見得有七八個男孩子躲開塾師的目光,在角落處打鬧著。

    一看之下,他愈發地無語,腹誹道:“是常見,能不常見嗎?一群小毛孩子打架……”

    狄老想讓楚留仙看的,的確是一群孩子的打鬧。

    “看出點什么來了嗎?”

    狄老恢復云淡風輕樣子,若有所指地問道。

    “嗯!”

    楚留仙自然知道狄老這般人物不會無的放矢,靜下心來觀察,很快就發現了狄老想讓他看什么了。

    在那群孩子當中,有一個滿臉稚氣,但身高體壯如成年人的孩子,正一臉無辜,被另外一個孩子推在肩膀上步步后退,很快退無可退地困到了墻角處。

    讓人吃驚的是那個動手推搡的孩子個子只是到那個高大孩子的胸口處,卻一臉兇悍,將高大孩子逼到墻角后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那個高大孩子完全不敢還手,雙手抱頭任由踢打,最后還嚎啕大哭了起來。

    小個孩子打得累了,得意洋洋地在其他孩子簇擁下揚長而去,留下高大孩子抽泣不止。

    楚留仙看到這里,除了為那個高大孩子怒其不爭外,大致悟到了狄老的用意。

    這些孩子都是一族中人,觀其服飾也無高低貴賤之分,導致這個結果的只能是個人心xing問題。

    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任是誰人都曾見過。

    “你明白了嗎?”

    狄老面帶微笑地問道。

    “嗯。”楚留仙微微頷首,道:“空有力量,無有匹配的心xing,為人所欺。”

    “還有呢?”

    狄老刨根問底地追問。

    楚留仙心知肚明,狄老想聽的是他對所見三個場景的評論與感悟,不過這回他卻是不打算按照對方的戲本子走了。

    他看著狄老的眼睛,問:

    “雷澤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未完待續……)

    ps:推薦《穿入聊齋》《人神》作者:南朝陳的新書《誰與爭鋒》,書號:2526085。

    文筆優美,嫻熟老道,老作者的新書,值得期待。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3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