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四十章 一唱三嘆 四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四十章 一唱三嘆 四

第八卷絳珠草 第四十章 一唱三嘆 四

推薦閱讀:

    “不好!”

    楚游龍等神霄楚氏一方的人馬大急之余,心中皆是一沉。

    與他們截然相反,散修聯盟一方則精神一振。

    在眾人看來,突然遭到這全無征兆的襲擊,楚留仙怕是無幸。

    詭異的是,散修聯盟一方眾人也沒有太大的歡喜,臉上神色似乎還帶出了幾分沉重。

    除了估計早就知道這血影存在,全無驚異之色的龍天楓和陰山雙魔外,其余眾人,無不如此。

    原因很簡單,他們的同伴實在是死得太過冤枉了。

    時間,往回倒退一兩個呼吸,在那血影乍現的一瞬間,散修聯盟中一個入冥散人真靈直接炸開,在天地間被抹去得干干凈凈。

    這種情況,即便是在陰墟這個特殊環境下也是絕無生理。

    更何況,認出那血影來歷的如楚游龍等人,更是清楚無比,怕是早在很久之前,那個入冥散人就已經死了。

    之前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只是一個軀殼,一個容器罷了。

    “血神君!”

    “鄭隱!”

    楚游龍咬牙切齒念出的名號,正是此刻在場中眾人心中回蕩的大恐怖。

    先不說這血神君,只說在那一個剎那間,眼看著血影即將與楚留仙的身影重合在一起,撲入他的真靈體內,異變突生。

    強大的金光在清冷的陰墟中迸發出來,楚留仙背影模糊了一下,金光于虛空中閃爍,他再出現時候,已然在青銅棺槨的另外一邊。

    血影在虛空中頓住,隔著一具青銅棺槨與楚留仙對峙。

    一直到了這個時候,楚留仙留在原地的殘影才漸漸消散開來。

    之前那千鈞一發際,楚留仙還是相信了他的“運氣”,以靈氣環施展出了自創的一氣元磁破空閃。

    現在結果證明,他的運氣。實在是夠可以的。

    果然是但凡可能出現壞的結果。就定然會向著那個方向發展。

    形勢,在數般波折后,又出現了逆轉。

    那道血影,以及血影前后隱藏的噩夢般響亮名號,就足以讓所有人認定這一點了。

    “一氣元磁破空閃?”

    血影在虛空中凝立不動,一點一點地清晰了起來,“果然是好法術啊!”

    “可惜此地無美酒。不然當浮一大白,方才不負此法。”

    血影出口之言溫文爾雅,不盡贊譽,讓人完全無法將其與之前讓要一口把楚留仙吞下去的一撲聯系在一起。

    “血神君,鄭隱?”

    楚留仙的神色凝重無比,即便是有青銅棺槨相阻隔。依然有遍體生寒之感。

    想到之前與這個恐怖人物距離如此之近,他就禁不住寒毛卓豎。

    血神君鄭隱,簡簡單單的五個字,代表的卻是無限恐怖。

    楚留仙不是當初那個初踏入修仙界的山野少年了,對修仙界中那些名聲顯赫的老怪物多少都知道一些,眼前這個就是其中一位。

    “正是本座。”

    血影模糊了一下,徹底清晰起來,連傳出來的聲音也帶出一種如玉溫潤感覺。男子當中算是相當動聽的了。

    他周身上下。一襲血袍及地,上有繁復華麗的紋路。衣襟高高豎起,烘托著一張俊美的臉龐,舉手投足間更是顯得雍容華貴,賞心悅目。

    就是這么一個人物,卻讓包括楚游龍在內的眾人無不生出濃濃的忌憚感覺。

    這個人,可是一個傳奇!

    散修大聯盟中,有三大巨頭,聲名垂天下數百上千年,血神君鄭隱,就是其中之一。

    楚留仙在確定了此人身份后,腦海中不由得就浮現出了曾經看到過的一部典籍中,一位陰神尊者對血神君鄭隱所下的評價:

    “鳥,吾知其能飛;

    魚,吾知其能游;

    獸,吾知其能走。

    飛者,可以射;游者,可以網;走者,可以縛!”

    “至于龍,合而成體,散而成章,乘乎云炁,養乎陰陽,吾不能測也!”

    “血神君者,其猶龍乎!”

    楚留仙依稀記得,那是一個橫行一時的陰神尊者,實力之強不讓陰神無雙楚天歌。可就是這么一個人物,在血神君鄭隱手上吃了大虧,甚至留下了陰影,再不能前進一步,最后留下了這么一番評價郁郁而終。

    更可悲的是,那位陰神尊者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過血神君鄭隱真身,事實上血神君鄭隱名垂天下千年,也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真身本體到底是什么模樣。

    血神君鄭隱,修血神**,能化身億萬,但凡被他在神魂中種下血神子者,只要他一念之間,就能以血神子瞬間吞噬其神魂、真靈,乃至陰神,成為他的一個分身。

    就是用這樣的方法,血神君鄭隱真身不現,縱橫天下,得享大名,受無數人忌憚,敗亡其手下的強者更是不知凡幾。

    哪怕是偶然失敗,血神子為人所滅,他也不過是損失一個分身罷了。

    這近千年來,不知道多少修士遇害于血神**下,若非血神子的修為境界取決于被吞噬者的修為,血神**簡直就是無敵的**門。

    想到這里,楚留仙稍稍松了一口氣。

    他記得清楚,<!--中间广告位置-->除了楚游龍、風信子、龍天楓、陰山雙魔外,雙方再沒有一個陰神尊者。

    不然的話,要面對陰神尊者級別的血神子,楚留仙再是自負,也不認為自己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即便是現在這種情況,他的情況也危急到了極點。

    同樣是入冥散人修為,血神君鄭隱操控的分身跟尋常的入冥散人,相距無異云泥。

    楚留仙神色凝重無比地望向一棺之隔的血神君鄭隱,心神繃緊到極致。

    修仙界中不少人猜測,這血神君鄭隱其實已經度過雷劫,是貨真價實的陽神真人,只是成也血神**,敗也血神**,才讓他始終只能以血神子分身這種詭異的法門現身人前。

    如果這個判斷是真的話,對面這個人,就是楚留仙遇到的第一個陽神真人級別對手。

    面對如此人物。楚留仙哪里還敢有半分保留?第一時間就暗運指間沙秘法。將其作為殺手锏。

    “鄭隱!”

    楚游龍從震撼中回過神來,怒吼出聲:“你名垂天下千年,今天要對一后生晚輩出手嗎?”

    他現在擔心的已經不是六道輪回盤了,而是楚留仙的安危。

    楚游龍想不通的是,血神君鄭隱何等人物,怎么會安插一個血神子分身在隊伍中?是巧合,還是有意而為?

    六道輪回盤或許對龍天楓等根基不穩。前進無路的散修來說有巨大的意義,可對血神君鄭隱這般公認應當是陽神真人級別的大能來說,又算得了什么呢?

    血神君鄭隱不為所動,邪魅地一笑道:“本座現在只是散人修為,你們神霄楚氏的公子留仙可是謫仙人,正是棋逢對手。又怎么能算是欺負晚輩呢?”

    “楚尊者你說笑了。”

    這話一出,連不住偷偷摸摸往后面移,心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小胖子都為他的無恥震驚了,徹底甘拜下風。

    “你……”

    楚游龍是一個剛直之人,頓時說不出話來,若不是還在靈力震蕩當中不能動彈,怕是就要用法術說話了。

    “好!”

    楚留仙忽然斷喝出聲:“那留仙就領教神君**了。”

    到了這個地步,言語已是無用。再讓楚游龍說下去。萬一血神君鄭隱對他們出手,楚留仙卻是鞭長莫及。不以為能救得了他們。

    “痛快。”

    “后生可~畏~~”

    血神君鄭隱悠然出聲,話音未落,尾音猶在,整個人突然憑空消失,唯有一道血影掠過五濁之水,掠過青銅棺槨,直撲楚留仙所在。

    血影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三分。

    在知道來者是血神君鄭隱后,楚留仙就知道他為什么不懼五濁之水了。

    五濁之水能污天下法身不錯,不管是仙、佛、魔、妖,幾乎都對其避之不及,但血神君鄭隱不在其中。

    血神君的血神**,本就是以天下至污之血為本,何懼污穢?

    他剛剛一動,楚留仙心中咯噔一下,本能地一個一氣元磁破空閃施展出來,閃爍無蹤。

    此后的幾乎呼吸間,不管是神霄楚氏一方還是散修聯盟一方,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滴溜溜地轉著,幾乎跟不上不住在沃石區域上閃爍的兩道身影。

    不管是施展出天品遁術的楚留仙,還是血影掠空的血神君,兩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極限,觀者一個恍惚便會跟不上他們的節奏。

    天上地上,前后左右,殘影處處,仿佛有幾十個楚留仙和血神君在彼此追逐著。

    偶爾,一道道奇光,一聲聲轟鳴,一道道法術,會毫無征兆地迸發出來,砸落在地上,濺起煙塵無數,灑落在眾人身上。

    兩人之間的碰撞只是偶爾為之,其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追逐中流逝。

    楚留仙即便是且戰且退,一樣感覺到無限大的壓力上一樣壓下來,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血神君鄭隱此刻縱然不過是入冥境界修為,對他產生的壓迫感覺卻比一個陰神尊者還要恐怖。

    楚游龍等人面沉如水,無不看出情況不妙了。

    楚留仙若不是遁術精妙,又避其鋒芒,怕是早就被血影撲在身上,被吸干精血而亡了。

    事實上,不知道有多少次楚留仙都被逼到角落,連想用一氣元磁破空閃暫避鋒芒都做不到。每逢得那種時候,他都會退到冥河上,冥河童子的無底船都會適時地接應他。

    冥河可不是五濁之水,哪怕是血神君鄭隱的血影之身,依然不敢踏足。

    在壓抑得讓人窒息的緊張氣氛下,上百個呼吸的時間悄無聲息的流走。

    楚留仙堅持到這個地步,差不多也到了極限了。

    “不能這么下去!”

    在一次險些沒來得及退入冥河后,楚留仙準備顧不得上等待好時機,要動用指間沙了。

    就在這個時候,“咔嚓~~咔嚓~~”的響聲傳出,在沃石上所有人屏氣斂息的情況下,顯得是那么的清晰與刺耳。

    楚留仙和血神君鄭隱同時停下動作,恢復成隔著青銅棺槨對峙的樣子,仿佛從頭到尾他們兩個就沒有動過一般。

    他們住手的原因不是其他,正是那聲音傳出的地方

    ——青銅棺槨!(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2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