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七章 冥河擺渡 三 月夜棹孤舟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七章 冥河擺渡 三 月夜棹孤舟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七章 冥河擺渡 三 月夜棹孤舟

推薦閱讀:

    一秒記住【www.】,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不好!”

    楚留仙覺得如在云中一般,眼睜睜地看著龍神廟炸開,一個龐大的虛影凝立虛空,滾滾妖氣,無盡怨恨,恣意宣泄。[本文來自www.]

    恒河,靈龜!

    靈龜童子前世的怨念與不甘太重,即便是轉世為人亦不能消磨,此刻徹底爆發出來,竟然憑空凝成恒河靈龜本相。

    霎時間,道人面無人色,愚民四處奔逃()。

    靈龜龐大身軀砸落在地上,憤怒地揮舞著兩只前臂,轟然砸在地面上。

    頓時,大地龜裂,大片的土石掀起,不知道多少愚民被站立不穩,跌倒在地,再不能逃跑。

    “嘶~~”

    靈龜深吸一口氣,陰風陣陣,那道人被吸入口中,撕扯成數段哀嚎而死。

    “還有你們!還有你們!還有你們!”

    靈龜的如同燈籠般的雙眼都在冒著紅光,腦海中回蕩著它驟得希望,卻是絕望;它無盡痛苦時候,愚民們震天的歡呼聲……

    “不要!”

    楚留仙在大喊著,拼命地觀想著岸邊數百民眾,都有著自己的子女在倚門相望,等待父母的歸來;觀想著河畔無數村落,不知道多少無辜生命……

    遠在時空另外一頭的靈龜聽不到,也感受不到,它仰天咆哮著,盡情地宣泄著它的恨,它的怨!

    “隆隆隆~~~”

    漫天烏云匯聚,電閃雷鳴不止,上有暴雨傾盆宰割天地,下有一河碧波席卷,化作百丈高的巨浪,一沖而下。

    頃刻之間,大地水洗,水淹三百里。

    不僅僅是河邊村民,河畔百八十村。數十萬生靈,盡為那魚蝦腹中食。

    漫漫洪水過后,天地間一片白茫茫真干凈。

    靈龜眼中的血紅之色褪去,化作一片茫然之色,龐大的身軀伴著楚留仙一聲嘆息,漸漸消散。

    一聲驚雷,炸破天地,

    火紅色的雷光天降,擊散了靈龜最后一點意識,摧毀了龍神廟。將一切抹去得干干凈凈。

    楚留仙在嘆息聲中閉上了眼睛。

    先前那一幕是如此的熟悉,與昔日的邪佛童子又是何其的相似?

    楚留仙心如磐石,不受靈龜負面情緒沖擊,這才能在最后時刻把握住靈臺清明,觀想諸般景象意圖阻止。

    阻止自是不能夠,但這一關,他無疑是過了。

    從那一道包含憤怒的天雷可以看出,恒河靈龜若是能把持靈臺清明,只懲首惡不傷無辜。想來或許便是它的機緣到了。

    可惜,一點機緣,終在滔滔洪水,一柱雷火中消散。

    “哎~~”

    楚留仙嘆息一聲。再睜開了眼睛。

    “咦?!”

    他本以為,這一睜眼,當能看到中天銀月,熒惑星羅。不錯,他是看到了,當又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銀月依然是那個銀月。只是愈發地大如圓盤,清輝遍灑;

    熒惑還是那個熒惑,數以億萬,無窮無盡。

    不同的是,前面沒有那座高山,楚留仙并沒有如想象中的一般,回到臥龍陰墟當中。

    “這是哪里?”

    “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

    楚留仙先是疑惑,再是恍然,“竟然還有后續!”

    “這恒河靈龜,究竟是什么品階的靈鬼?”

    楚留仙開始懷疑它是三品靈鬼這個說法了。

    何曾聽過三品靈鬼,能有如此復雜的經歷,如此龐大的魘境,直如無窮無盡一般。

    先是恒河靈龜,淪為佛陀掌中一枚棋子,曾掀翻取經人于恒河,沾濕了真經;

    再是俗世一童子,欲求仙道不可得,落在江湖騙子手中悲慘絕倫……

    還有什么?

    楚留仙留心觀察,發現四面皆是滔滔水波而無聲,更遠的地方,一下能看到兩岸,卻無一個行人。

    天上銀月、熒惑星倒映在水面上,亙古不變,除此之外,就是永恒的靜。

    楚留仙并著恒河靈龜,在永恒的靜謐當中不住地漂流著。

    “這是當年的冥府,昔日的冥河!”

    “我們是在冥河中漂流!”

    楚留仙為這個結論悚然而驚。

    恒河靈龜分明是在那條河流旁殞身,縱是為水流沖刷而去,怎么會流入冥河當中呢?

    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會有答案了。

    靈龜童子現在依然是童子之身,就好像它的肉身沒有被那江湖騙子燒成灰燼,摻入龍神童子像中一般,以童子的姿態,安詳地閉著眼睛,不住在冥河中漂流。

    在魘境中與靈龜童子是一體的楚留仙能清晰地感受到,童子心中何嘗平靜過?恰似冥河上空處陣陣陰風,它的內心處也在咆哮,也在痛苦。

    孤獨、寂寞,沒有聲音,沒有陪伴,沒有親人,沒有朋友……

    什么都沒有!

    靈龜童子追求兩世,分別為龜為人,到頭來,落得空空落落,什么<!--中间广告位置-->都沒有。

    它想要的成妖入佛為仙,沒有;

    它想守護著的一切消散。

    到頭來,一場空!

    這“空”之一字,幾乎將它逼得瘋狂,不,或許是萬年的漂流,讓它真正的瘋狂了。

    又是一萬年,在楚留仙的腦海中倏忽而過,只有那無盡的寂寞和痛苦,永遠地定格,化作冥河水,滔滔沖擊在楚留仙神魂上。

    “無想,空念!”

    楚留仙拼命地運轉著鎮族秘法,空卻一切念,承受著這無邊的寂寞。

    這世上,為“空”字難,一片空蕩蕩,自然時間易過,寂寞難纏。

    某一日,一聲嘆息,在天地間回蕩,無形的力量震蕩著,加諸于靈龜童子的身上。

    頓時,冥河水滔滔,托著它的身軀起來,一陣奇光閃爍。改換了模樣。

    從水中倒影里,楚留仙看到了這個時候的靈龜童子,不,應該叫做:冥河童子。

    此刻的冥河童子一身蓑衣如墨,點綴熒惑;頭頂一襲斗笠,紋飾銀月;手中一根棹楫,能撐冥河床。

    在童子的腳下,有孤舟一艘,中空出一個大洞來,赫然是一艘無底船!

    楚留仙看著無底船。看那大洞,怎么看怎么覺得眼熟無比,一直到感受到童子內心深處的懷念,還有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這才恍然大悟了過來。

    “這艘無底船,竟然是童子第一世為恒河靈龜時候的龜殼。”

    “無底船上大洞,不正是那金翅大鵬鳥一喙鑿出來的嗎?”

    楚留仙明白過來的時候,心神劇震,想起了一個傳說中的人物。

    “冥河上擺渡。無底船,善惡有報……”

    “這不是……冥河擺渡人?!”

    楚留仙很想駭然地望向冥河童子,可惜現在他就是它,自然做不到。看不到。

    冥河擺渡人可不是某個默默無聞的存在,那是冥河上的一個傳說,是冥府未曾崩潰前,一尊特別的存在。

    靈龜童子。怒妖、逆佛、謗仙,最終流入了冥河,成為冥府中獨一無二的一個存在。一個永恒擺渡冥河的擺渡人。

    興許是見識不夠,這還是楚留仙第一次遇到,乃至于第一次聽說,靈鬼里有這樣傳說中的存在。

    冥河童子擺渡冥河上,以待有緣。

    無論是仙、佛、妖、魔、人,它全無好感,只是以無底船接人,渡至冥河中,然后一頓手中棹楫。

    由龜殼化成的無底船上就會大放光芒,善者,有金光、白光、清光;惡者,有紅光、黑光、綠光。

    善者自達對岸;惡者沉淪冥河。

    若遇那佛門中人,仙道修士,妖族大妖,冥河童子偶爾會忘了它的身份,沉浸在過往當中瘋狂,化身冥河靈龜翻江倒海,誓要將其沒入冥河當中,受它曾受過的無邊痛苦。

    無論善惡,不管因果。

    正因為冥河童子這番作為,它受冥府意識懲罰,永生無法踏上岸上一步,須得做那永恒的冥河擺渡人。

    于此,楚留仙只能嘆息。

    仙家有為眾生疾苦,舍去一生五氣朝元,頭頂金花慶云的道德真仙;

    佛門有為普度眾生,度盡一切世間罪惡、苦厄,舍身入冥府,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薩……

    ……

    這世上,不管走的是何大道,終究各有善惡,豈能一概而論?

    冥河童子擺渡冥河又是萬年,始終擺脫不得過往的怨與恨,痛與執,只能永生永世地漂浮在冥河之上,擺渡無底船,渡盡善惡有緣。

    它擺渡無底船的身影,凝固在那過往的傳說當中;凝固在冥府破碎,化作無盡陰墟碎片,毀天滅地威能將它撕碎的一瞬間……

    ……

    “刷!”

    楚留仙睜開眼睛,頭上銀月比魘境中晦暗,也沒有了時不時就會出現的熒惑流火,重新置身在臥龍陰墟當中。

    他的身體半明半暗,似乎隨時可能消散。

    魘境中數萬年倏忽而過,現世當中不過一瞬,但對神魂之力的消耗卻如滔滔冥河一般,無始無終,無有窮盡。

    楚留仙強橫到讓極道子譽為生平僅見的神魂之力,都險些為之枯竭。

    在他的對面,有一個童子,熒惑蓑衣,銀月斗笠,手持棹楫,雙目漆黑如墨,在靜靜地看著他。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手來,按向它的額頭,道:

    “以后跟著我吧。”

    “我帶你走一條,不為仙佛棋子,不做他人玩物,沒有孤獨寂寞的超脫大道!”

    “轟~~~”

    楚留仙和童子全身上下皆是一震,無形的聯絡分別系在各自神魂深處。

    在童子的額上,一個游龍般的烙印深深地沉下,再不見影蹤。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有那么一瞬間,楚留仙看到童子黑夜般深邃的雙眼中,閃過了一抹亮色,名為希望。

    “以后就叫你冥河了。”

    楚留仙面露笑容,“現在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幾品靈鬼?”(未完待續。。。)&lt;!--over--&g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2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