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五章 冥河擺渡 一 恒河靈龜 - 公子留仙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公子留仙 >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五章 冥河擺渡 一 恒河靈龜

第八卷絳珠草 第二十五章 冥河擺渡 一 恒河靈龜

推薦閱讀:

    “嗚嗚嗚~~嗚嗚嗚~~~~”

    楚留仙吹響了葫蘆絲。<>

    如泣如訴,如怨如慕,如家的呼喚,如過去的招手。

    在奇異地,震顫神魂的葫蘆絲聲中,方圓十余里地內的陰魂都在同一時間停下了動作,凝望向聲音的源頭處。

    楚留仙的面前,盤繞成圈的安息香在靜靜地燃燒著,淡淡煙裹挾著清幽香,不住地向遠方散發出去。

    葫蘆絲加安息香,楚留仙所在的地方,恍若是一個巨大的漩渦,不住地吸引著陰魂們游走過來。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著。

    不停吹響著葫蘆絲的楚留仙緊閉著眼睛,真靈震蕩神魂,強大的威壓輻散開來,弱小陰魂徘徊在外圍,不敢前。

    他這是在做一個選擇。

    若是擅長鬼道的修士來此,往往還有在面前樹立一桿招魂幡,這些陰魂都會被吸入幡中,成為招魂幡中萬千陰魂中的一員。

    楚留仙畢竟對鬼道沒有足夠研究,只能通過震蕩真靈神魂,產生威壓讓那些陰魂不敢靠近過來。

    不過片刻功夫,內三圈外三圈,不知道多少陰魂聚集過來。

    楚留仙想要等的兇厲三品靈鬼,始終不曾出現。

    “難道地方不對?”

    楚留仙略微蹙起眉頭,“還是說我的威懾驚到了對方,不敢靠近?”

    后一個念頭,很快被他否決。

    “能讓陰神尊者無功而返的靈鬼,決計不會怕這點威壓,正相反,它們當會將其當做是一種挑釁,愈發會現身出來才是。”

    楚留仙疑惑不解,不過箭在弦上,只能繼續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面前的安息香燃燒過半,葫蘆絲的聲音漸漸微弱下來。哪怕他再鼓足氣,葫蘆絲聲還是在不住地消散。

    “方大同來歷怕是非同尋常啊。”

    楚留仙放下葫蘆絲,將這件光澤暗淡下來,不住地“沉”下去的樂器放在掌中。

    威能散盡,葫蘆絲中屬于陰靈之物的靈材消散。漸漸不能被楚留仙的真靈之身所握持。在他的掌中呈現出一種奇異地“沉”。

    一點一點,透過手掌下沉,好像是沉香木在水中時候模樣。

    當葫蘆絲“沉”過了楚留仙的手掌,陡然加速。“啪”的一聲墜落到地上的時候,“嘩啦啦”的水聲由遠及近,彌漫而來。

    “咦?!”

    楚留仙第一時間感覺到不對,“陰墟中哪里來的流水聲?方圓百里之內,決計無河流存在。”

    他先去一路飞来。路上景象看得分明,方圆百里之内,眼前高山威压所有,四面皆是平原,何曾有过流水?

    那这流水声音又是哪里来的?从水声判断,分明是奔涌不息,宽逾百丈的长江大河才有此涛涛水声。

    “是它吗?”

    楚留仙依然盘膝不动,精气神高度凝聚,向着四面八方眺望过去。

    但见得。黑压压围拢过来,又为他威慑不敢前的阴魂们,或是惊叫着四散,或是如冰消雪释般消融,无声的咆哮。涛涛的水声,铺天盖地而来。

    “果然是你!”

    楚留仙抬起头来,只见得虚空中阴云聚拢,朦胧间。幻化出了滔天巨浪席卷而至,在大浪中。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起伏着,向着他直扑而来。

    强忍住本能闪避的冲动,楚留仙心中有数,这滔天河流,河中起伏的庞然大物,概是虚幻。

    “这,就是真正的魇境吗?”

    “确与被捕捉到的灵鬼散发出来的魇境大不相同。”

    &amp;#x695a;&amp;#x7559;&amp;#x4ed9;&amp;#x4ee5;&amp;#x4e00;&amp;#x79cd;&amp;#x6b23;&amp;#x8d4f;&amp;#x7684;&amp;#x773c;&amp;#x5149;&amp;#xff0c;&amp;#x770b;&amp;#x7740;&amp;#x6c5f;&amp;#x6cb3;&amp;#x6d9b;&amp;#x6d9b;&amp;#xff0c;&amp;#x503e;&amp;#x8986;&amp;#x5929;&amp;#x5730;&amp;#xff0c;&amp;#x770b;&amp;#x7740;&amp;#x4e00;&amp;#x4e2a;&amp;#x5927;&amp;#x6d6a;&amp;#x6253;&amp;#x6765;&amp;#xff0c;&amp;#x5c06;&am<!--中间广告位置-->p;#x4ed6;&amp;#x6253;&amp;#x843d;&amp;#x5230;&amp;#x6cb3;&amp;#x5e95;&amp;#x2026;&amp;#x2026;

    &amp;#x2026;&amp;#x2026;

    &amp;#x695a;&amp;#x7559;&amp;#x4ed9;&amp;#x4ece;&amp;#x6cb3;&amp;#x5e95;&amp;#x4e2d;&amp;#x98de;&amp;#x5feb;&amp;#x5730;&amp;#x6d6e;&amp;#x51fa;&amp;#xff0c;&amp;#x201c;&amp;#x562d;&amp;#x201d;&amp;#x7684;&amp;#x4e00;&amp;#x58f0;&amp;#xff0c;&amp;#x6c34;&amp;#x82b1;&amp;#x56db;&amp;#x6e85;&amp;#xff0c;&amp;#x65cb;&amp;#x5373;&amp;#x6620;&amp;#x5165;&amp;#x773c;&amp;#x4e2d;&amp;#x7684;&amp;#x5929;&amp;#x5730;&amp;#x95f4;&amp;#x666f;&amp;#x8c61;&amp;#xff0c;&amp;#x8ba9;&amp;#x4ed6;&amp;#x6574;&amp;#x4e2a;&amp;#x4eba;&amp;#x5446;&amp;#x4f4f;&amp;#x4e86;&amp;#x3002;

    &amp;#x773c;&amp;#x524d;&amp;#xff0c;&amp;#x5df2;&amp;#x4e0d;&amp;#x662f;&amp;#x9634;&amp;#x589f;&amp;#x4e2d;&amp;#x94f6;&amp;#x6708;&amp;#x5f53;&amp;#x7a7a;&amp;#xff0c;&amp;#x8367;&amp;#x60d1;&amp;#x661f;&amp;#x8000;&amp;#x7684;&amp;#x666f;&amp;#x8c61;&amp;#x4e86;&amp;#x3002;

    &amp;#x5165;&amp;#x76ee;&amp;#xff0c;&amp;#x5148;&amp;#x662f;&amp;#x6ed4;&amp;#x6ed4;&amp;#x6c5f;&amp;#x6cb3;&amp;#xff0c;&amp;#x6eda;&amp;#x6eda;&amp;#x6d41;&amp;#x6dcc;&amp;#xff0c;&amp;#x65e0;&amp;#x8fb9;&amp;#x65e0;&amp;#x9645;&amp;#xff0c;&amp;#x65e0;&amp;#x6709;&amp;#x59cb;&amp;#x7ec8;&amp;#x3002;

    &amp;#x518d;&amp;#x662f;&amp;#x76ee;&amp;#x4e4b;&amp;#x6781;&amp;#x5904;&amp;#xff0c;&amp;#x6709;&amp;#x5d07;&amp;#x5c71;&amp;#x5cfb;&amp;#x5cad;&amp;#xff0c;&amp;#x6709;&amp;#x6c83;&amp;#x571f;&amp;#x4e07;&amp;#x91cc;&amp;#xff0c;&amp;#x7686;&amp;#x5bfa;&amp;#x5e99;&amp;#x6797;&amp;#x7acb;&amp;#xff0c;&amp;#x4ead;&amp;#x53f0;&amp;#x697c;&amp;#x9601;&amp;#xff0c;&amp;#x96fe;&amp;#x9690;&amp;#x7075;&amp;#x5c71;&amp;#x3002;

    &amp;#x695a;&amp;#x7559;&amp;#x4ed9;&amp;#x5e76;&amp;#x4e0d;&amp;#x662f;&amp;#x7b2c;&amp;#x4e00;&amp;#x6b21;&amp;#x8fdb;&amp;#x5165;&amp;#x7075;&amp;#x9b3c;&amp;#x7684;&amp;#x9b47;&amp;#x5883;&amp;#x4e86;&amp;#xff0c;&amp;#x5bf9;&amp;#x53ea;&amp;#x80fd;&amp;#x770b;&amp;#xff0c;&amp;#x53ea;&amp;#x80fd;&amp;#x611f;&amp;#x53d7;&amp;#xff0c;&amp;#x5374;&amp;#x4e0d;&amp;#x80fd;&amp;#x4e3b;&amp;#x5bb0;&amp;#x8eab;&amp;#x4f53;&amp;#x7684;&amp;#x611f;&amp;#x89c9;&amp;#x5e76;&amp;#x4e0d;&amp;#x964c;&amp;#x751f;&amp;#x3002;

    &amp;#x5c31;&amp;#x5728;&amp;#x4ed6;&amp;#x4e3a;&amp;#x773c;&amp;#x524d;&amp;#x666f;&amp;#x8c61;&amp;#x6240;&amp;#x9707;&amp;#x60ca;&amp;#x7684;&amp;#x65f6;&amp;#x5019;&amp;#xff0c;&amp;#x4ed6;&amp;#x9644;&amp;#x8eab;&amp;#x7684;&amp;#x8fd9;&amp;#x4e2a;&amp;#x751f;&amp;#x7075;&amp;#x5df2;&amp;#x7136;&amp;#x5728;&amp;#x6cb3;&amp;#x4e2d;&amp;#x6e38;&amp;#x52a8;&amp;#x4e86;&amp;#x5f88;&amp;#x5927;&amp;#x7684;&amp;#x4e00;&amp;#x4e2a;&amp;#x5708;&amp;#x5b50;&amp;#xff0c;&amp;#x56db;&amp;#x5468;&amp;#x5c3d;&amp;#x6536;&amp;#x773c;&amp;#x5e95;&amp;#x3002;

    &amp;#x201c;&amp;#x7b49;&amp;#x7b49;&amp;#xff0c;&amp;#x8fd9;&amp;#x7adf;&amp;#x7136;&amp;#x662f;&amp;#x4e00;&amp;#x53ea;&amp;#x2026;&amp;#x2026;&amp;#x201d;

    楚留仙心生哭笑不得之感,從水中倒影,他清楚地見得自己附身的生靈不是別的,竟是一只烏龜。

    “還有烏龜化成的靈鬼,還兇厲到陰神尊者都不能降服?”

    楚留仙覺得自己以前的見識實在是太少了,這世上還有無數的新奇,實在不是坐臥書齋中就能空想出來的。

    “只是,區區一頭尋常烏龜,又是怎么變成一只兇厲靈鬼的呢?它能經歷什么?”

    楚留仙愈發地好奇起來,不過現在他什么也做不得,只得收拾情緒,隨著這只無憂無慮的烏龜在河中游動,嬉戲,視滔滔大河為家園。

    這種隨波逐流的閑適,一直到烏龜鬼使神差地游到岸邊,看到一面古樸界碑以及上面的字跡為止。

    “什么?!”

    楚留仙很有圓瞪眼睛的沖動,在石碑上,他赫然看到了兩個字:“恒河”!

    不久前,在樂山大佛掌上,佛宗山門小雷音寺里,他可是剛聽六祖慧能提及過這兩個字。

    絳珠草,生長于凈土靈山腳下恒河邊上,三生石畔!

    恒河,也是佛陀沐浴過的地方,是初入靈山的信眾洗盡俗世塵埃的地方。

    楚留仙在魘境中附身的這頭烏龜,赫然是恒河中一個不起眼的生靈。

    “這么說來,這頭烏龜有所際遇,最后化生靈鬼,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楚留仙總算找到了一絲可能。

    雖說恒河上烏龜也是烏龜,不會變成玄武,到底比其他地方生靈,多出了不少機會。

    楚留仙還想著,是否能透過這頭烏龜的眼睛。看到佛陀、菩薩沐浴洗凡塵,看到佛門信徒凈俗念的景象呢,不曾想這頭渾渾噩噩的烏龜始終沉浸在嬉戲玩樂當中,完全不曾注意到那些景象。

    時間,在魘境中被無形地加速。

    在楚留仙的眼中。這頭烏龜的一生飛快地向前。比起那滔滔恒河水流淌得還要來得快些。

    漸漸地,它的無憂無慮不在,它眼睜睜地看著父母老去,先是慢慢游不動了。再是某一日突然就永遠地閉上了眼睛;再是它的兄弟姐妹、它的朋友,不管是魚兒、是蝦,還是同樣的烏龜,或是被更大的魚吃掉,或是被某些其他生靈吞食。或是被人釣走……

    某一日,一直渾渾噩噩的它突然驚覺過來,身邊竟是在沒有一個朋友,一個親人,不知不覺中,什么都沒有了。

    “我要成妖!”

    “我要入佛!”

    “我要擺脫這一切,我要長生天地間,我要讓我所有關心的,所有看重的。皆自由自在,長生久視,不與草木同朽!”

    那一天,靈龜——現在已經可以稱之為靈龜了——它在心中怒吼著,指天立誓。黃鐘大呂般的聲音回蕩著,震蕩于楚留仙的神魂當中,不讓外面暴雨傾盆,雷電轟鳴的巨響。

    用佛家的話來說。靈龜悟了!

    它開始孜孜以求,想要成妖成佛。

    一開始。它想成為的妖,畢竟它只是一頭靈龜。

    一天,它遇到了一頭歸順了佛門的妖——靈山上的妖族,本就全是佛門中人,或是為佛門中人所圈養。

    它誠心地求教,卻換來對方不盡譏誚:

    “就你,一頭普通恒河烏龜,也想成妖?笑話!”

    那是一只金色鯉魚,它笑得魚鰓都合不攏了,“妖也是要看根腳了,你區區一頭普通烏龜,還是乖乖曬曬太陽,享著你的萬年壽數,然后乖乖去死吧。”

    “哈哈哈,笑死我了,這笑話夠我頂一年了。”

    金色鯉魚狂笑而去,留下靈龜黯然神傷。

    這條金色鯉魚據說是某一位菩薩圈養在蓮池當中,日日能聽得菩薩講法,它說的,應該是真的。

    正因為如此,靈龜絕望了。

    “不能成妖,我便入佛!”

    靈龜想得很好,哪怕是像金色鯉魚一般稱為菩薩圈養的寵物,像那些什么白象、什么青獅,稱為菩薩、佛陀的坐騎,它也甘愿。

    只是,恒河上偶爾會有羅漢、菩薩路過,卻從來沒有哪一個愿意多看它一眼。

    萬年時光,匆匆流逝,靈龜依然是恒河上一頭普通的靈龜。

    哪怕成長得方圓丈許,能興風作浪,能鳧渡恒河于翻掌之間,它依然沒有達成它的大愿。

    在這漫長的時間里,它仗著身軀龐大,不住地馱著生靈般度過恒河,賺取所謂的功德,希望有朝一日,能入得那些高高在上的羅漢、菩薩們眼界。

    它,始終沒有能如愿。

    眼看著,壽元將盡,垂垂老矣,靈龜遇到它這輩子最大的一個機緣。

    當靈龜遇到從人間度過無數考驗,步入靈山,要前往大雷音寺取經的一行人時候,楚留仙的心提了起來。

    他知道,最關鍵的轉折點到了。

    “我渡你們過河,不求其余,只愿你們在佛祖前提我一句,就說有恒河靈龜一頭,虔誠萬年,求佛祖憐憫。”

    “成敗不論,回時路上,我依然渡你們回去。”

    靈龜以最濃烈的感情,將最后的希望寄托到了這行取經人的身上。

    恒河上萬年,經見過不知道多少羅漢、菩薩,就是連某一尊佛陀也曾遠遠地看過,靈龜清楚地感知到了取經人一行身上不滅的靈光。

    那是佛光!

    這行人,受佛祖注視,終將成佛做祖。

    靈龜壓下心中濃濃的羨慕,以最低的姿態提出了它的要求。

    取經人一口答應了。

    靈龜興高采烈地渡他們過恒河,竭力保持著平穩不讓他們受一點顛簸,更不曾濺起一滴恒河水沾濕他們的衣裳,最終目送著他們入靈山,然后滿懷著希望,等著他們歸來。

    不幾日,取經人一行真的歸來了。

    靈龜知道他們身上始終有佛祖的注視,強自按捺住焦急,渡他們將至對岸,終于忍不住萬年渴望,問道它之前的托付。

    取經人愕然:“忘記了!”

    “忘記了……忘記了……忘記了……”

    靈龜傻了、愣了、怔了;怒了、瘋了、狂了!

    它萬年的期待,萬年的夢想,萬年的大愿,它漫漫長一生中可能唯一的一個機會,就這么被“忘記了”!

    無盡的絕望,如滔滔恒河水將靈龜淹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87/3112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